第1997章 故伎重施-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97章 故伎重施

    前沿阵地,二营一连正跟鬼子巷战。



    一连长林蔚更是亲临一线指挥作战。



    “二牛,把对面的重机枪给我干掉!”



    “漂亮,二牛,你小子的枪法又精进了。”



    “不好,火箭筒!当心小鬼子的火箭筒!”



    “二牛?你他娘的别跟老子装死,卫生员?卫生员!”



    “大熊,看见前面那栋小洋楼没,二楼右边第三个窗户,打死二牛的那个鬼子火箭手就躲在窗后面,用你的重机枪把他干掉!”



    “漂亮,大熊干得漂亮,快转移。”



    “柱子,右边巷子里有两个鬼子过来了,你去干掉他们。”



    “火箭筒小组,赶紧的,前边又有一辆鬼子坦克过来了!”



    “我艹,狗曰的小鬼子从地道摸过来了,手榴弹,快往地道口扔手榴弹,给老子炸死他们,炸不死也活埋他们!”



    “对面楼顶上有鬼子狙击手,大家别露头!”



    林蔚正指挥得起劲,身后忽然响起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似有好几人顺着木制的楼梯快速上来,林蔚心头一沉,当即冲着身边的几个老兵打出手语,几个老兵便立刻掉转手中步枪的枪口,瞄准了楼梯口。



    不过楼梯口很快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林子,是我。”



    林蔚便立刻松口气,一边起身迎向楼梯口一边大声说道:“营长,你咋来了?”



    走到楼梯口上一看,好家伙,不仅是营长来了,甚至连团长和冷队长都来了,当下林蔚瞠目结舌的道:“团长,你们咋都来了?这里危险。”



    “说的我们没有打过仗似的。”徐锐轻哼一声,接着说道,“老子开始打仗时,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里穿开裆裤玩泥巴呢。”



    林蔚忍不住翻白眼,你好像也就比我大几岁吧?



    不过这话,林蔚终究没敢说出口,找不自在么?



    徐锐又道:“林连长,说说吧,现在什么情况?”



    林蔚脸上便立刻露出羞愧之色,低声说:“鬼子已经识破了我们地道的秘密,所以他们每攻占一栋民房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地道入口并破坏掉,所以现在我们已经没办法再通过地道进行渗透,只能跟小鬼子逐屋巷战,由于鬼子的支援火力远远超过我们,所以我们已经丢了三条横街。”



    丢了三条横街,也就是失守了三个街区。



    这个收缩情况,却在徐锐承受范围之内。



    何况,鬼子占领了三个街区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能稳住阵线,因为在入夜之后,二营一定会打反攻,夺回白天失守的街区并非不可能。

腹黑妈咪嫁到

    当下徐锐又走到窗前,透过窗户观看前方大街上面的战斗,战斗非常的激烈,大约一个班的鬼子步兵正沿着小巷子往前一点点推进,一连的一个战斗小组在前面打阻击,这只是能够看到的,在小巷子两侧的民房内,在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双方官兵在殊死拼杀。



    就在徐锐观察战场情势的这会,前方不远处的一栋民房内忽然发生猛烈爆炸,遂即两个浑身是血的身影互相抱着,从炸开一个大窟窿的二楼摔跌下来,落地后还在撕咬,其中一个把另一个的喉管给咬断了。



    被咬断喉管的那个很快不动了。



    然后,一声枪声响过,另一个身影也往前一扑再没有动静。



    直到最后,徐锐都没分辨清楚,这两个人哪一个是他的兵?因为两人的身上、脸上不是鲜血就是硝烟,已经完全分辩不清,不过刚才开枪的是个鬼子,因为只有鬼子会在不分敌我的情况下开枪,他们连自己人都杀。



    当下徐锐便从一个老兵手中接过莫辛纳甘步枪,只一枪就干掉了隐藏对面两百米开外一栋民房顶上的鬼子狙击手,紧接着,徐锐跟冷铁锋又连续开火,将沿着小巷往前推进的那一班的鬼子步兵全部都干掉。



    不愧是狼牙的狙击手,转眼就瓦解了鬼子攻势。



    不过,林蔚也没瞎说,小鬼子的步兵支援火力是真的凶残,发现这边出现了好几个厉害的狙击手,对面的鬼子步兵便立刻呼叫来了火箭筒,一看到好几个火箭筒小组同时出现在小巷的两侧,徐锐第一时间下令撤离。



    因为小鬼子的火箭筒可以躲藏在墙洞后面发射,但是他们的步枪子弹却不会拐弯,打不到墙洞后面的鬼子火箭手,所以就算他们身为狼牙,这个时候也只能够灰溜溜的撤离,徐锐可不会狂妄到认为他的肉身可以扛住火箭弹的轰击。



    徐锐他们前脚刚撤离,两发火箭弹便同时打到,只听轰轰两声,刚刚他们藏身的那栋三层小洋楼便被炸掉了半边,这要是慢了,就算不被炸死也会被活埋。



    不过徐锐也来了兴致,在撤离小楼之后当即给冷铁锋打出手语,冷铁锋回了一个了解的手势,然后两个人便挎着莫辛纳甘步枪,闪身隐入小巷两侧的民房,何书崖和林蔚张嘴想要阻止,可是话到嘴边却又硬生生咽回去。



    因为他们知道,根本阻止不了徐锐。



    他们阻止不了,但是有人能够阻止。



    当下何书崖便让人去找政委王沪生。



    一个多钟头后,王沪生带着警卫员田言气喘吁吁赶到,又赶紧让同样也是狼牙出身的田言到战场上把徐锐和冷铁锋给找了回来,听说王沪生到了,徐锐和冷铁锋只能作罢,不过这时候,由于两个狼牙王牌狙击手的参战,对面的鬼子已经损失惨重。



    既便保守估计,刚才一个多钟头内,徐锐和冷铁锋至少击毙了一百多个鬼子兵。



    徐锐和冷铁锋乖乖跟着王沪生走了,但是徐锐和冷铁锋回到团部就把狼牙大队的三个狙击中队全派了出去,徐锐不愿意狼牙参加大规模的阵地战,但参加巷战是没问题的,因为狼牙队员在巷战中的优势实在是太明显了。



    ……



    由于狼牙狙击手的参战,小鬼子的伤亡顿时急剧增加。掌控天下之我是NPC



    一天激战下来,到傍晚时分收兵时,鬼子竟然又损失了三个步兵大队,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后来的进攻中坦克损失的并不多,不过这并不是因为鬼子坦克忽然变得耐操,而完全是因为在后来的进攻当中,鬼子坦克不怎么参与了。



    第七军参谋部很快就把今天的伤亡数字给统计了出来。



    “司令官阁下,今天总共损失了六个步兵大队!”小泉纯三郎沉声道。



    经大本营批准,小泉纯三郎刚刚已经正式晋升成为第七军的参谋次长。



    “八嘎!伤亡怎么会如此之大?!”石原莞尔闻言脸肌剧烈的抽搐起来。



    这个数字确实把石原莞尔这老鬼子给震惊到了,一天损失六个步兵大队,那两天岂不是就要损失一个师团?第七军团总共也只有七个师团,就算把第一师团给算上,也不过只有八个,又能够撑几天?半个月?



    矢野音三郎道:“第一次进攻因为遭到了伏击,短时间内损失了三个步兵大队外加一个半战车中队,但是,在后来的进攻中已经有了防备,为什么损失还这么大?同样都是徐锐的部队,铁岭的部队和奉天的部队差别难道就这么大?”



    铁岭的那一战,第二师团在与守军的交锋中明显占据上风。



    既便是在没有采取小泉纯三郎的战法之前,也是处于上风。



    但是到了奉天,同样还是第二师团,可在与守军的交战中,却明显落入到了下风,这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小泉纯三郎道:“因为守军中有一批枪法极为惊准的狙击手,而且身后十分敏捷,皇军的支援火力在面对他们时显得无能为力,无论是火箭筒、掷弹筒还是战防炮,都根本追逐不到他们的准确方位,所以显得十分被动。”



    顿了顿,小泉纯三郎又道:“而铁岭之战中,守军并没有这样的狙击手。”



    矢野音三郎便扭头对石原莞尔说道:“司令官阁下,那应该就是狼牙的狙击手了,如果真是狼牙的狙击手,我们的狙击手只怕是对付不了他们,要不然,赶紧将井上大队的狙击手也都调到奉天来吧,不然皇军会吃大亏!”



    石原莞尔沉吟片刻之后却摇摇头说:“不行,调井上大队上来,哈尔滨的机场还有油料库,谁能保证安全?万一这是徐锐的调虎离山计,通过巷战把井上大队从哈尔滨调离,然后他再出动狼牙去袭击哈尔滨,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石原莞尔的脑子还是非常的清醒的,知道第七军最大的优势就是航空兵,别看现在察哈尔独立团只能被动挨打,只敢龟缩在奉天城内不敢出来,那是因为他们第七军有强大的航空兵团,如果没了航空兵,一旦让徐锐的部队获得制空权,则对方的坦克部队立刻就会引导步兵集群发起大规模反击,那时候第七军的麻烦可就大了。



    所以说,哈尔滨的机场还有油料库不能出任何纰漏。



    “哈依!”矢野音三郎一顿首,又道,“那就只能采用那个战法了。”



    “好吧,那就采用那个战法吧。”石原莞尔点了点头,又狞声说道,“狼牙狙击手的枪法是非常准么?倒要看看,面对他们的同胞,还敢开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