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8章 最大的危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98章 最大的危机

白天是小鬼子进攻,可到了晚上,却轮到察哈尔独立团打反击了,尤其是参战的狼牙狙击手们,更是如鱼得水。

  老鹰端着加装了销声器的毛瑟98K狙击步枪,蹑手蹑脚的走在一道楼梯上。

  黑夜给老鹰提供了绝佳的掩护,老鹰的身影已经与周边环境完全融为一体,除非走到很近的距离,否则根本就发现不了他。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夜间基本就丧失了行动能力。

  但是对于狼牙来说,黑夜对他们的影响微乎其微,因为除了视觉,他们还有拥有极敏锐的听觉、触觉以及嗅觉,少数狼牙队员甚至还拥有极其敏锐的第六感!比如说地瓜、冷铁锋他们俩,就拥有极其敏锐的第六感。

  老鹰并没有第六感,触觉和嗅觉也是一般,但是听觉却极其敏锐。

  将呼吸调到最平缓,老鹰顺着木制的楼梯蹑手蹑脚的往上走,期间还要小心的发现并避开散落在楼梯上的瓦砾,不过这对于老鹰来说,或者说对于每一名接受过特种训练的狼牙队员来说,并非什么难事。

  片刻之后,老鹰便摸上了二楼。

  二楼前面的窗门已经被炸飞了,微弱星光透过敞开的窗户照进来,不过仅能够照亮不到半米远,半米开外仍旧是漆黑一片,所以老鹰无法通过视觉确定二楼房间是否有人,但是他有听觉,闭上眼睛将听力释放出去。

  很快,老鹰就听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呼吸。

  有人!而且还不只一个!老鹰嘴角便立刻绽露出一抹冰冷的杀机。

  这里已经深入鬼子的控制区域,所以只能是鬼子,而不会是友军!

  老鹰悄无声息的将毛瑟狙击步枪挎到肩上,然后悄无声息的从腰间擎出了刺刀,再然后悄无声息的顺着呼吸声慢慢摸过去。

  很快,老鹰便摸到了其中一个鬼子的身后。

  然后,老鹰便毫不犹豫的伸出右手捂住鬼子嘴巴,几乎同一时间,左手所持的刺刀也从鬼子的左肋下轻轻的刺进去,老鹰并没有抹喉,因为抹喉会发出声音,虽然很细微,但在这么个寂静的夜晚却还是显得很突兀,会暴露的。

  刺刀瞬间就刺穿了鬼子的心脏,鬼子挣扎了两下便再也没有动静。

  又过了十几秒,确定鬼子已经彻底死透了,老鹰才轻轻的松开手,将鬼子的尸体慢慢放在楼板上,又操着滴血的刺刀摸向另一个鬼子,然而,意外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到来,相距不到两米时,那个鬼子忽然喊了一声:“河野君?”

  显然,那个鬼子已经感觉到有人在向他靠近。

  暴露了吗?老鹰心下咒骂了一声,旋即猱身猛扑过去。

  “八嘎,敌人!”那个鬼子便立刻大叫了起来,同时伸手去拿枪。

  却已经来不及了,不等鬼子操起三八大盖,老鹰便已经猱身扑到鬼子兵的面前,只一刀便刺穿了鬼子的胸口,不过这一刀没刺中心脏,鬼子兵便立刻杀猪般大声哀嚎起来,老鹰只好又拔刀再补了一刀,割断了那鬼子兵的喉管。捉鬼金莲

  但是,这个鬼子兵临死前的哀嚎已经将周围的鬼子全惊动。

  两束手电光几乎是同时亮起,并照射过来,老鹰的身影一下就暴露在光亮之下。

  不过老鹰反应快,迅即扔掉刺刀又将肩上的毛瑟98K狙击步枪拿下来,然后叭叭就是两枪,两束手电光便立刻被打灭掉,但是更多的手电筒从对面还有两侧的民房中亮起,都纷纷向着老鹰所在的民房照射了过来。

  而且,除了手电,还有机枪火力倾泄过来。

  老鹰所在民房顷刻间就被璀璨的弹道充满。

  在这样的情形下,强如狼牙,也只能逃命!

  老鹰怪叫了一声,一个空翻便从身后楼板上炸开的一个窟窿倒翻下去,转眼间,便已经来到一楼,但是借助弹道的流光,老鹰的一举一动都在小鬼子的监视之下,于是乎,鬼子的轻重机枪还有步枪火力便立刻紧跟着追逐过来。

  不过,你大爷终究是你大爷,在落地之后,老鹰紧接着又是一个前扑,便躲藏到了一堆废墟后面,追逐过来的鬼子火力便立刻被遮挡,弹雨打在废墟上烟尘四溅,但是连老鹰身上的半根毫毛都没伤着。

  老鹰却不敢大意,因为他仍然处在危险中。

  借着子弹的流光,老鹰很快发现废墟后面的泥墙已经被炸得塌了一块,当下便奋力一脚踹在墙上,原本就已经松动的泥墙再遭此重击,便立刻塌下一大块,露出一个可供人弯腰通行的墙洞,老鹰毫不犹豫的从墙洞里钻了过去。

  几乎是老鹰钻出墙洞的瞬间,一发火箭弹便打中了他赖以藏身的废墟,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废墟顷刻之间就被炸散,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民房也垮塌下来,老鹰要不是提前穿过墙洞逃离了,这会就已经被活埋在废墟下。

  墙洞的后面,是一条排污水及雨水的阴沟。

  老鹰顺着阴沟爬行了几十米,彻底摆脱鬼子的追逐火力,正要反击时,便陡然看到头顶的夜空中腾起了一发绿色信号弹。

  这什么情况?小鬼子要撤了?

  没错,小鬼子的确要撤退了。

  因为入夜后,察哈尔独立团组织的反击实在是太凌厉了,尤其是狼牙大队派出的三个狙击手中队,更是给盘踞在白天所占领的几个街区中的鬼子造成了大量杀伤,在接到前线鬼子的报告后,石原莞尔便果断决定放弃白天所占领的所有街区。

  鬼子要撤退,老鹰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当下老鹰迅速找到附近最高的一栋楼房,然后不走楼梯,直接两个跨步腾空而起,伸手攀住民房的滴水檐然后倒翻上去,接着依葫芦画瓢翻上房顶,然后以跪姿跪在房顶上,举枪对准下面巷子里、仓皇后撤的鬼子连续开火。

  因为天太黑,再加上老鹰的毛瑟狙击步枪又装了销声器,而且老鹰非常狡猾的专门狙杀落在后面的鬼子,所以,直到被老鹰连续狙杀了十几个鬼子,才终于被别的鬼子发现,然后仓忙架起重机枪,对准老鹰藏身的房顶扫射。执掌娱乐圈

  老鹰却以最快的速度翻过了房顶的屋脊,找到另一侧小巷子里的鬼子,继续开火,转眼之间又被老鹰摞倒了十几个鬼子。

  到了这时候,大部分鬼子已经撤出街区。

  但是老鹰并不打算就此放过撤退的鬼子,直接从民房顶上飞奔了过去,一路追杀到了最外侧的民房顶上,追击的过程中,老鹰又击毙了至少十个鬼子,转眼之间,老鹰就追逐到了整个街区的边缘,前方就是无遮无掩的旷野。

  老鹰便没有继续往前追,因为他看见了,前面千米开外就停着鬼子的几辆坦克,而且还有探照灯片刻不停的来回扫,这样的情形下,再冲上去那就是找死了,就算是狼牙,也照样会被鬼子坦克的车载重机枪打成筛子。

  鬼子撤退后,也没有发动报复性的炮击,战场便逐渐沉寂了下来。

  老鹰趁着这个机会找了个地方眯了一会,等到他再次回到阵地上,天已经亮了。

  趁着撒尿的间隙,老鹰先是随意的瞥了前方的鬼子阵地一眼,然后又接着撕尿,再然后整个人便立刻愣住了,接着,便又霍然转身,再次看向鬼子阵地,然后老鹰的脸上,便流露出了极其吃惊的表情,坏了,要有大麻烦了!

  ……

  “团长,坏了!”梁一笑急匆匆的走到一夜未睡的徐锐面前,神情凝重的说道,“刚刚二营、七营还有九营同时报告,小鬼子劫持了大量的百姓充当人质,现在正在整队呢,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小鬼子肯定就要拿百姓当肉盾,发动进攻了!”

  “什么?小鬼子劫持了百姓当人质?”

  “我艹,狗曰的小鬼子也太无耻了吧?”

  “就是,小鬼子这可是公然违反日内瓦公约啊!”

  “坏了,这下可真坏了,我们可不能朝百姓开枪哪!”

  听完梁一笑的报告之后,整个作战室霎那间就炸锅了。

  徐锐也是心头猛然一凛,小鬼子竟然劫持百姓当人质?

  再然后,徐锐就明白了,他终于明白,一营为什么在铁岭只坚守了两天都不到,显然小鬼子早在铁岭就用过这招了!以徐锐对何光明禀性的了解,这家伙就算是憋屈到死,也是绝不会下令朝无辜百姓开枪的。

  当然了,徐锐也绝不会下这样的命令。

  事实上,随便哪个八路军的指挥员都不会下这种命令。

  “老徐,这下麻烦大了!”冷铁锋吸了口气,幽幽的道,“小鬼子找百姓当人质,我们的弟兄就只能挨打不能还手了,这个仗还怎么打?”

  “是啊,团长。”杜俊杰也道,“怎么办啊?”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徐锐的身上,不必讳言,这绝对是察哈尔独立团自打成立以来,所遇到的最大的危机,这要是处理不好,那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