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9章 危机即转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99章 危机即转机

迎着众人惶急的目光,徐锐显得镇定如恒,但其实,他的内心同样充满了焦虑。

  对于鬼子采用的这手,徐锐其实并不陌生,作为一个穿越者,就算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先不说别的,单是在那年代的网络小说中,这种毒招就不知用了多少,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样的阴狠毒计还真是很难破解。

  小说中,最普遍的做法就是无差别的攻击,只要下得了决心,展现出不惜一切代价的决心,敌人也就不会再用这种毒计了,这样其实反而是在保护人质,以牺牲小部分人质的生命来保证大多数人质的生存。

  事实上,在中国古代,驱赶百姓充当人质进行攻城,这种例子并不鲜见,却鲜少有奏效的,因为在古代,几乎不会有将领体恤小老百姓的生命,既便是那些满嘴仁义的儒家官员将领,必要的时候,杀起老百姓也是丝毫不手软。

  但是共产党的部队显然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共产党的部队,是五千年历史上第一支真正的人民子弟兵。

  当下徐锐深吸了口气,沉声道:“走,我们先到前线看看去。”

  很快一行人乘车来到北门阵地,内因为有严密的防空火力网保护,所以城内可以乘车,但是城外却没有防空火力网的保护,所以只能步行,到了北门城楼下,一行十余人便只能下车步行,穿过北门之后便进入到北门外的巷战战场。

  何书崖很快就迎了上来,急声说道:“团长,阵地要丢!”

  “书崖,不要急!”徐锐摆摆手说道,“别急,你慢点说。”

  何书崖却苦笑说:“我就啥都不说了,团长你自己去前面看吧。”

  当下何书崖带着徐锐一行来到了前沿观察哨,这个前沿观察哨设在一栋三层小洋楼的天台顶上,隐蔽性较好,视野更是极其开阔,距离双方交战的第一线也是不远,所以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此时前方战场正在上演的一幕。

  只见大约一个班、十几个鬼子正押解着一百多个老百姓顺着大街往前走。

  十几个鬼子混迹在一百多个百姓中间,隐蔽性极高,察哈尔独立团的官兵因为担心误伤老百姓,根本不敢开枪,既便是像老鹰这样的狼牙狙击手也是不敢轻易开枪,人命关天,万一误伤了无辜百姓,那他们可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小鬼子却早有准备,每经过一栋民房,便会往一楼或者二楼房间扔手雷,每个房间都会扔进一枚或者两枚手雷,绝对不会有遗漏,扔过手雷后,又会分出几个鬼子,押着百姓充当肉盾进入民房打扫战场。

  这种情形之下,隐蔽在民房内的察哈尔独立团官兵根本就没有办法还击。

  不能开枪还击,就只能够一步步后撤,许多官兵因为撤退不及,纷纷遭到鬼子射杀,后方的支援火力还不能提供一丝一毫的支援。

  有个班长自认为想到了一个破解办法,躲在废墟后面高声喊道:“对面的老少爷们,我知道你们是被迫的,所以现在,听我口令!等我数到三,你们就赶紧的卧倒,一定要快,记得一定要赶快卧倒,现在我开始数数了啊。”快穿之男主是我摘

  说完,班长又示意身后四十多个官兵做好射击准备,四十多个官兵便立刻举起步枪,拿黑洞洞的枪口瞄准前方的鬼子,只等挡在鬼子跟前的百姓卧倒在地,他们就会果断开枪,将那十几个该死的鬼子打成筛子。

  “一……二……三,卧倒!”班长大吼。

  然而遗憾的是,没有一个百姓卧倒在地。

  百姓没有卧倒,做好了射击准备的四十多个官兵也就不敢开枪。

  班长当场愣住,好半晌才无比悲愤的道:“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不卧倒?”

  班长一连责问了三遍,对面终于有一个汉子回答道:“老总,我们也是实在没办法,小日本抓走了我老娘,我要是不照着他们的意思做,他就要杀了我娘,老总哪,我们也是没有法子,真的是没有法子啊……”

  汉子才刚说完,剩下的汉子也纷纷悲呼起来。

  “是啊,老总,小日本抓了俺媳妇还有俺娃。”

  “老总,要是不配合,他们就要杀了俺闺女。”

  “老总,不是我们不想帮你们,实在是,帮不了哇。”

  被抓为人质的百多个老少爷们一片哀叹,不少还嚎啕大哭起来,很显然,他们也知道这么做是在助纣为虐,他们的内心也非常内疚,但是小鬼子捏住了他们的软肋,使得他们连一丁点儿的反抗余地都没有。

  班长继续悲愤的责问:“你们有父母双亲,难道我们就没有吗?你们有媳妇闺女,难道我们就没有?你们可以为了父母双亲帮着小鬼子杀同胞,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为了父母双亲和媳妇闺女,向你们开枪?你们这么做,良心不会疼吗?”

  听到这,一个汉子便立刻跪倒在地,满脸羞愧的道:“老总,俺们知道你是英雄,俺们对不起你们,俺们下辈子给你当牛做马。”说完连连叩头,下辈子当牛做马,言下之意就是这辈子为了他们的父母妻儿,还是要昧着良心帮小鬼子。

  看到这,一个鬼子便立刻抡起三八大盖砸向那汉子。

  那汉子顿时被砸倒在地,那个鬼子兵却犹不肯罢休,继续抡起三八大盖、劈头盖脸的砸向那个汉子,只片刻,那个汉子便已经被砸得头破血流,隐在暗中的察哈尔独立团官兵也不敢随便开枪,万一子弹打穿鬼子之后又射中后面的百姓,怎么办?

  一句话,八路军的纪律不允许他们把枪口对准同胞!无论什么情形之下,都绝不允许将枪口对准无辜的同胞!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中虽然并没有这一条,但是你想,就连打人骂人都绝不允许,更何况拿枪打群众?

  在鬼子的威逼下,被抓为人质的老百姓再不敢跟独立团官兵多过多交流,只能闭紧嘴巴慢慢的前行,帮助鬼子将一栋又一栋的民房陆续的占领,没多久,鬼子就已经占领了北门外的半条主街,距离徐锐他们所在的前沿观察哨已经不到一百米远。鼎盛满堂

  不仅仅只是主街,主街两侧的十几条小巷中,同样的一幕也在不断上演。

  何书崖急得嘴巴都起水泡了,问徐锐道:“团长,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

  杜俊杰目光一闪,忽然说道:“团长,要不然下令开枪吧,不然这仗就没法打了。”

  “不行!”不等徐锐说话,何书崖就断然拒绝了,沉声道,“别忘了我们是八路军,是群众的子弟兵,要没群众支持,我们八路军如何生存?又如何壮大?所以无论什么情形,都绝不能将枪口对准群众,更不能开枪打群众!”

  “那怎么办?难道跪下来求这帮大爷?”杜俊杰惨然哀嚎道,“可刚才的情形你们也都看见了,就算跪下来求他们,也根本没用!除非救出他们的亲人,否则这帮大爷就不可能幡然醒悟,就一定会继续帮着鬼子来打我们。”

  杜俊杰言者无心,徐锐听了却是眼前猛然一亮。

  是啊,小鬼子的这一手虽然足够阴毒,但也并不是无从破解,只要将这些人质的父母妻儿救出来,他们就不可能再听命于小鬼子,就算最后救不出人质,只要找几个人物典型进行大肆宣扬,也一样可以造成极大的影响力。

  要是宣传再跟上,甚至可以让东三省地动山摇!

  危机,危机,危机中往往蕴含着转机,老祖宗这话真是在理!石原莞尔这个老鬼子自诩日军之智,这次,却居然使出这样的昏招!

  当下徐锐扭头对何书崖说:“命令一营,立刻放弃城外阵地,退入北门城垣!”

  何书崖便将徐锐的命令迅速传达了下去,很快,一营官兵便全面放弃了北门城垣外的全部的街区,退入城内继续坚守!几乎是同时,七营还有九营也放弃了东门以及西门城垣外的所有街区,同样退入到了城内。

  因为有城墙阻挡,鬼子的肉盾毒计暂时遭到了遏止,因为就算人质愿意配合,就算守军不敢开枪,人质也是没有办法徒手爬上城楼。

  不过,鬼子也是早有准备,在察哈尔独立团全面收缩撤入城内之后,便立刻调来了大量的战防炮,对奉天北、西、东门的城门及严重破损的墙段进行抵近射击,试图将城门轰塌或者在城墙上打出一个缺口,再驱赶人质进城。

  鬼子炮兵几乎将战防炮推到了城墙跟下,城头守军甚至不需要瞄准,就能轻易命中城楼下的鬼子,但是仍然没有一个人敢贸然开枪,因为步枪子弹穿透力太强,这么近的距离很容易打穿鬼子的身体,再误伤充为人质的百姓。

  值得庆幸的是,奉天的城墙非常的厚实,城门也被守军用砖头砌死,再加上鬼子暂时又只有37mm口径的战防炮,暂时还不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