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0章 营救人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00章 营救人质

回到城内,徐锐立刻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

  团政委王沪生也从工地上紧急赶回了团部。

  徐锐的开场白就是:“现在的形势有多危机,就不用我多说了,小鬼子抓了大量百姓充当人质和肉盾,搞得我们打不能打,守又不能守,如果再不想办法,等鬼子的战防炮打开了城墙,押解着人质和肉盾进入城内……”

  停顿了下,徐锐又道:“那时我们就只有两个选择,或者开枪,或者……等死!”

  王沪生立刻接着说道:“我这里再强调一遍,我们八路军是人民子弟兵,记住,先有人民,然后才有我们八路军,所以无论什么情况下,我们都绝不能够拿枪口对准人民,更不能朝着人民开枪,这是原则!绝不允许有半点折扣!”

  徐锐说道:“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破解鬼子的毒计。”

  停顿了下,徐锐又道:“什么办法呢?解救出人质!”

  “救人质?”石长庆瞠目结舌的说道,“团长,这怕是不行吧?”

  五营长岳振生也说道:“是啊,小鬼子对人质肯定会重兵看守,这其实没什么,小鬼子再是重兵看守,我们也能收拾得了,可是,问题是,在解救的过程当中,小鬼子肯定也会拿人质充当肉盾,那时候又该怎么办?”

  七营长奉刚皱眉说道:“说的是,如果鬼子再拿人质充当肉盾,我们是接着救,还是放弃呢?如果放弃的话那就前功尽弃了,可如果接着救,又该怎么救?以救人的名义,难道就可以开枪了吗?难道就可以不在乎误伤了?”

  王沪生立刻说道:“这当然不行,绝对不能开枪!”

  九营长高楚说道:“那这办法根本不行,救不了!”

  “救不了也要救!”徐锐一拳重重砸在大板桌上,恶狠狠说道,“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们也要全力救!”停顿了一下,徐锐又将目光转向步兵十营营长潘勇,语重心长的说道,“潘营长,这次营救行动,由你们十营负责执行。”

  徐锐这句话一出,包括潘勇在内,与会的十几个营长尽皆侧目。

  奉天城内的伪军第一团反正之后,徐锐并没有按照惯例将其打散,并分别编入到察哈尔独立团的各个主力营,而是单独编成了一个营,并且由潘勇担任营长,当然派谴营教导员还有连指导员是必须的,党领导枪这是原则问题。

  潘勇便立刻起立,满脸激动的应道:“是!”

  显然在潘勇看来,这是徐锐对十营的信任!

  徐锐深深的看了潘勇一眼,沉声道:“希望十营不要让我失望。”

  潘勇立刻把胸膛挺得老高,扯开嗓子吼道:“报告团长,十营保证完成任务!”

  必须承认,察哈尔独立团这支部队的感染力确实非常强,不过本来就是这样,一支经常打胜仗的部队,总是很容易获得别人认同,虽然潘勇加入察哈尔独立团时间不长,但是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曾是伪军的过往,完全融入到了独立团的集体。

  此时此刻,潘勇从骨子里就认为自己是察哈尔独立团的一员!
我的吸血獠女王
  徐锐又把目光转向“应邀”列席会议的中央通讯社记者项影,说道:“项记者,你不是一直嚷嚷着上前线,想要拍摄一些能展现战争残酷的战地画面吗?现在,机会来了,我允许你随军参加这次的营救行动。”

  向影心惊喜的道:“徐团长,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徐锐轻轻颔首道,“我只希望项记者你能够多拍些好的照片,然后通过你的照片以及文字,将鬼子的凶残以及毫无人情,将我们八路军的英勇以及无畏,展现出来,如果能将东三省百姓在鬼子铁蹄下的苦难也展现出来,那就更好不过了。”

  “好的。”向影心激动的道,“徐团长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的。”

  徐锐又转过头对冷铁锋说道:“老兵,派几个狼牙保护项记者的安全。”

  冷铁锋点点头说:“这么重要的行动,别人去我不放心,我会亲自去!”

  “你去也好。”徐锐点点头,又说道,“在营救开始之前,先由狼牙大队实施侦察,确定人质的关押位置,在营救行动开始之后,三营、四营、五营负责佯动,把人质逼出来,各炮连还要加大炮击力度,尽可能制造混乱。”

  “是!”被点到的营连长齐齐起立,大声应喏。

  徐锐跟着起身,环视一周后说道:“现在散会!”

  待与会的营连长们纷纷离去之后,王沪生问道:“老徐,这次营救能成吗?真能把被鬼子劫持的人质解救出来吗?”

  徐锐摇了摇头,说道:“不能。”

  “啊?”王沪生没想到徐锐竟回答得这么干脆,当下瞠目结舌的道,“那你还搞出这么大的阵仗?这不是徒劳么?”

  “这当然不会是徒劳!”徐锐眸子里掠过一丝异样的精芒,沉声说道,“这次营救,不在于能不能救出人质,而是在于我们有没有付诸行动,在于我们有没有为了营救人质而做出牺牲,有没有付出血的代价!”

  王沪生茫然道:“老徐,我不太明白。”

  “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了。”徐锐说道,“老王,你现在马上去趟印刷厂,让他们准备好印版、油墨还有纸张。”说完又扭头对卓力格图说,“阿图,你再去一趟飞行大队的驻地,让鲍里斯尽快准备一架战斗机,再把跑道清理出来。”

  “是!”卓力格图答应一声,转身匆匆去了。

  目送卓力格图远去,王沪生却是更加茫然。

  ……

  与此同时,在蒲河镇鬼子第七军的司令部。

  石原莞尔难道有这样的时候,很早就睡了,不过在睡梦之中,老鬼子忽然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爆炸惊醒,当时就翻身坐起。

  走出门外,迎面就看到矢野音三郎走过来。

  石原莞尔立刻问道:“矢野君,怎么回事?”

  矢野音三郎淡然道:“司令官阁下不必担心,就是中国炮兵的骚扰性射击而已,基本就是毫无目标的瞎打一气。”

  “索代斯。”石原莞尔闻言不由得松了口气。满天星的传说:恋人未满

  遂即石原莞尔又道:“哦对了,人质那边可得加强看守力度。”

  “司令官阁下放心。”矢野音三郎顿首说道,“关押人质的每处营地都派了重兵,人质要想逃跑根本是痴心妄想。”

  石原莞尔沉声说道:“除了提防人质逃跑外,还要提防营救。”

  停顿了下,石原莞尔又道:“还有,宣传工作一定要做到位。”

  “哈依!”矢野音三郎重重一顿首,并没有跟石原莞尔争执,不过心下却是有些不以为然,因为徐锐的部队不敢向人质开枪,就算他们真的派人来救,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到时候只需要把人质往前一顶,就能够轻易逼迫前来营救人质的部队。

  嘱咐了矢野音三郎一遍之后,石原莞尔便又回去接着睡觉。

  矢野音三郎不认为徐锐会派人来解救人质,但是对于石原莞尔吩咐的宣传工作,却不敢有一丝的疏忽,回到司令部之后,他便立刻派了一个战地记者,带着相机前往其中一个关人质的看守营地,让摆拍一些照片。

  ……

  回头再说察哈尔独立团那边。

  狼牙大队的办事效率非常高,子夜之前便找到了其中一处关押人质的看守营地,就在距离北门不远的三台子屯,狼牙大队甚至还摸清楚了,三台子屯关着大概五百多百姓,其中的一大半都是些老幼妇孺。

  获得确切情报之后,潘勇便立刻率领十营从地道悄然出城,悄然埋伏在三台子屯的看守营地外面,随行的还有向影心以及中央通讯社的一个摄影记者,冷铁锋带着钻山豹负责保护向影心和摄影记者安全。

  ……

  与此同时,在三台子屯的看守营地。

  矢野音三郎安排的鬼子战地记者已经过来了,这会正让营地的十几个鬼子拿着刺刀,威逼营地里边的一群老幼妇孺摆好了造型给他拍照,拍照的主题没有任何创新,依然是一成一变的中日亲善,就是找个鬼子兵背个老妪走几圈,老妪的脸上还得露出笑容,不然就是派个鬼子兵挎个包,给围在身边的中国小孩分发糖果。

  看守营地里的妇孺但凡有疏漏,或者不配合,立刻就会招来好一顿毒打,既便是三五岁的小孩子也是不能幸免,比如刚才,一个才三岁的孩子因为懵懂不知,没有按着鬼子的意思露出笑脸,立刻就挨了鬼子一耳光。

  孩子疼得哇哇大哭,鬼子居然还拿刺刀恐吓,看到三岁的小娃娃因为害怕而吓得硬生生止住哭声,端着刺刀的两个鬼子兵甚至还得意的哈哈大笑,而这一切,都被那个鬼子记者拿着照相机给拍摄了下来。

  不要以为鬼子记者拍这些照片,是为了揭露日军兽行,正好相反,鬼子记者拍摄这些照片只是为了向同行炫耀,意思是说,你们看老子拍的照片,多么牛掰?而且,鬼子记者拍下了这些照片寄回到国内,是可以换得丰厚报酬的。

  这可不是胡编乱造,当时整个日本的氛围就是以屠杀、虐待中国人为荣,向井敏明还有野田毅这样的杀人魔王,甚至都成了日本的明星,受到了整个和人族的追捧,所以前线的鬼子记者才会变着法的拍摄各种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