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2章 撒下火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02章 撒下火种

相机?这是个鬼子战地记者?

  冷铁锋当即心头一动,因为鬼子的战地记者、经常会用相机将小鬼子在中国战场上犯下的一些反人类的暴行、作为炫耀的资本记录下来,比如向井敏明、野田毅两人的杀人比赛,就是通过记者的照片,刊载在日本国内的报纸上。

  当下冷铁锋便拿起相机挎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眼前这个鬼子记者的相机里,或许也保存着鬼子的暴行照片。

  然而刚要转身离开时,冷铁锋却又顿步回头,然后跳下水沟将那个鬼子战地记者的尸体翻转过来,果然,在他的身下还压着一个帆布包,冷铁锋捡起那个帆布包,把手伸进挎包随便一扒拉,便触碰到了几十个装着胶卷的包装盒。

  除了装胶卷的包装盒,甚至还有几个日记本!

  这些,可都是好东西,老徐明显是要拿鬼子的暴行以及他们察哈尔独立团的营救来做文章,这个鬼子记者的胶卷以及日记本没准有大用!当下冷铁锋便将帆布包也挎在脖子上,然后端着刺刀加入到了战团。

  白刃战很快就结束了。

  看押人质的这个鬼子步兵中队虽然非常厉害,但是再厉害也终究只有一百多个鬼子,而围攻他们的中国兵却足足有一千五百多人,此外还有三百多个东三省的老爷们,面对将近二十倍于己的敌人,在抵抗了一刻多钟之后,这一个中队的鬼子还是全军覆灭了。

  冷铁锋从人群中找到了十营营长潘勇,这家伙的胳膊上挂彩了,卫生员正给他包扎。

  看到冷铁锋向他投来关切的眼神,潘勇便立刻有些腼腆的说道:“没事,蹭破点皮。”

  冷铁锋轻嗯了一声,正要说话时,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汉子却忽然冲到了他的面前,然后噗的就跪倒在他面前,大声哀求道:“老总,救救俺爹还有俺娘吧!”

  年轻汉子的这一跪,立刻就引发连锁反应,下一刻,刚刚还在跟鬼子殊死搏斗的三百多个人质便纷纷跪倒在地,大声的哀求。

  “老总,救俺媳妇,求求你们了!”

  “老总,救救俺娃,俺给你们当牛做马!”

  “老总,救救俺闺女吧,俺给你们立长生牌。”

  冷铁锋被搞得手忙脚乱,扶起这个那个却又跪下了。

  看到这一幕,潘勇便再按捺不住,扯开嗓子大吼道:“救!乡亲们放心,我们一定救!就算是拼上整个十营的弟兄,也一定把你们的亲人给解救出来!”

  人质千恩万谢的站起身,然后在潘勇的示意下,在前面带路。

  趁着行军的时候,潘勇来到冷铁锋身边,小声说道:“冷队长,营救人质的事,你不会怪我擅做主张吧?”

  “当然不会,你做的对。”徐锐摇了摇头,又道,“何况你才是十营营长,临机决断原本就属于你的职责,我这次来,不过只是保护项记者。”

  潘勇嘿嘿一笑,也不知道是信了,还是压根不信。极品神偷

  冷铁锋也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潘勇这个原伪满洲国军的少校副官,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八路军指挥员。

  伏击地点距离关押人质的三台子屯还不到五里路。

  走了一刻多钟,三台子屯便已经近在眼前,不过,三台子屯的小鬼子早已经得到消息并且提前做好了准备,尽管留守三台子的鬼子已经不多,充其量也就一个小队,但问题是鬼子已经组织好了防御,这就有些棘手了。

  不过潘勇没有一丝的犹豫,当即就下令发起冲锋。

  于是,一队队的十营官兵就迎着鬼子密集的火力,向着三台子屯的看守营地发起了潮水般的冲锋,前面的官后倒下了,后面的便立刻顶上去,前赴后继,至死方休!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三台子屯的周围便躺满了十营官兵的尸体。

  ……

  奉天城内,察哈尔独立团的团部。

  王沪生已经安排好了所有的工作,并且回到团部。

  回来之后,王沪生终于按捺不住,拉住徐锐问道:“老徐,你快告诉我,你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徐锐不答,反问道:“老王,干柴烈火这个成语,你知道吧?”

  “你这不是废话么。”王沪生翻了下白眼,说道,“三岁娃娃都知道这个成语。”

  徐锐嘿嘿一笑又道:“如果打个比喻的话,九一八事变之后的东三省就是个干柴堆,因为蒋委员长的攘外安内、以及张少帅的不抵抗,整个东三省三千多万父老乡亲的心里都窝着火,这个时候只需要一丁点的火星,整个东三省就能被彻底点燃!”

  “说的是,所以马占山一挑头,整个东三省的各种抵抗武装便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不过很可惜的是,由于蒋委员长始终奉行攘外必先安内的错误决策,迟迟不能给予东三省的抵抗武装任何实质性支援,所以最后都被鬼子镇压下去,到了现在,偌大的东三省,已经再也找不出一支抵抗武装了。”顿了顿,王沪生又道,“要不然我们也不用孤军奋战了。”

  “是啊。”徐锐的表情冷下来,又接着说道,“如果说九一八事变之后的东三省是一个巨大的干柴堆,那么此时的东三省,虽然仍旧还是一个巨大的柴堆,但是这个柴堆却已经被冷雨给浇透了,已经被彻底打湿了,很难再点燃!”

  顿了顿,徐锐又道:“正常情况下,东三省这个巨大的柴堆是很难再点燃了,但如果往这个大柴堆上浇上汽油,却还是有机会点燃的!”

  “浇上汽油?”王沪生心头微动,恍然道,“老徐,你是说?”

  “不,老王你错了。”徐锐摇摇头,又说道,“我们现在做的,并不是浇汽油,因为我们手上并没有汽油,我们手上只有火星,如果鬼子不往东三省这个大柴堆上浇汽油,凭我们手中的火星,是无论如何也点不燃这个大柴堆的。”

  王沪生说道:“鬼子?往东三省这个大柴堆浇汽油?”凰命嫡女

  “对。”徐锐点头道,“唯一能够往东三省这个巨大的柴堆上浇汽油的,只能是手握汽油的小鬼子!只有小鬼子往这个柴堆上浇了汽油,我们才有可能凭借手中的这点微弱火星彻底点燃东三省这个大柴堆,使得抵抗之火再一次成为燃遍东三省的燎原大火!”

  说完,徐锐又扭头对杜俊杰说道:“阿杰,你还记得闪击东三省之前,你曾经问过我的一句话吗?”

  “记得!”杜俊杰道,“如果闪击东三省后,鬼子大举回援,我们察哈尔独立团有多大机会反败为胜?”

  徐锐又道:“我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杜俊杰道:“当时,团长你说,我们的机会甚至不足一成!”

  “对,正常情况下,如果鬼子大举回援,我们反败为胜的机会不足一成,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剩下少部分兵力,窜入长白山打游击!”徐锐点了点头,又道,“但是,我为什么要说这个一成?因为我们其实还是有一丝机会的!”

  杜俊杰道:“这个机会就是点燃东三省这个大柴堆?”

  徐锐点点头又说道:“没错,只要点燃东三省这个大柴堆,回援的鬼子就会被这把燎原大火烧为灰烬,我们察哈尔独立团就能彻底控制东三省!”停顿了下,又道,“本来,我们是没有机会点燃东三省的,可是现在,由于石原莞尔这个老鬼子使出了昏招,却是等同于将大桶的汽油浇在了柴堆上,这却给了我们点燃这个柴堆的机会!”

  王沪生道:“老徐你说的昏招,是指驱赶老百姓充当人质?”

  “没错。”徐锐点点头,又道,“石原莞尔这老鬼子在战术层面的造诣其实不错,但是在战略层面的造诣却简直一塌糊涂,他驱赶东三省百姓充当人质,自以为是狡计得售,却不知道是在玩火,是在把大桶的汽油往东三省这个巨大的柴堆上浇!”

  王沪生顿时精神一振,急道:“老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徐锐道:“首先弄到大量第一手资料,尤其是揭露鬼子暴行的照片!然后就是将这些照片辅以文字,做成大量宣传资料,然后组织大量的精干宣传队,带着这些宣传资料,前往东三省的各地,争取各地伪军反正!”

  顿了顿,徐锐又说道:“据我所知,东三省的伪满洲国军,大多都是滞留在东三省来不及撤入关内的奉军就地改编的,他们中间确实有像于芷山这样的铁杆汉奸,并且数量还颇为不少,但良知未泯的官兵更多,广大基层官兵的内心仍旧还是向着祖国的!当他们知道鬼子如此对待他们的父母妻儿之后,起兵反正就是大概率事件!”

  王沪生一拍大腿说道:“东三省的老爷们素来重情重义,这是肯定的!”

  徐锐脸上表情却又冷下来,说道:“但是这得有个前提,我们必须得弄到照片,揭露鬼子在铁岭以及奉天城外的暴行!只有通过这些照片,我们才能让东三省的百姓相信,小鬼子一直说的中日亲善只是在忽悠,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在东三省的黑土地上撒下火种!然后这点火星才有可能成为燎原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