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3章 五十个工作组-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03章 五十个工作组

舍得、舍得,要想有所得,就必需要有牺牲。

  为了让向影心和随行的摄影记者拍下更多清晰的照片,十营甚至不惜主动发射照明弹照亮官兵们的冲锋,因为黑暗中根本无法拍摄照片,只有有强光的照耀下,相记才能够通过胶卷将十营官兵为了解救人质所做的努力展现出来。

  “咻~~”一颗照明弹刚熄灭,第二颗照明弹立刻又尖啸着升上夜空。

  借着照明弹发出的耀眼强光,向影心和随行摄影记者连续摁动快门,将十营官兵的冲锋场面定格成成一张张悲壮的照片。

  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向影心的眼泪就没停过。

  说起来向影心也是受过特训的军统精英,也经历过生见,也见识过战争的残酷,但是她还是被眼前的场面给震撼到了,她从未想过,一支军队居然可以做到这样,说不开枪,就是不开枪,为了不误伤到老百姓,宁可死在小鬼子的枪口之下,也绝不开枪!

  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在支撑着这支军队?这样一支军队,还有什么敌人战胜不了?就在这一刻,向影心深刻的意识到,在这场民心向背的争夺战中,国民党已经输给共产党!因为共产党的部队是真真正正为了老百姓在战斗!

  向影心一边按快门,一边流着泪往前走。

  忽然,向影心感到裤腿被什么给拽住了,低下头一看,却是十营的一个普通小兵,这个小兵最多也就十六七岁,而且已经负了重伤,甚至于就连卫生员都放弃了,优先给别的更需要的伤员包扎伤口去了,只留下他一个人无助的躺着等死。

  “项记者,项记者……”小兵连说话都十分的困难了,一张口就会有大量的鲜血往外汩汩的涌出,向影心便赶紧腾出右手拿出手绢,给小兵擦血,但是嘴角的血还没有擦尽,更多的血就立刻又涌了出来,原本洁白的手绢很快就被染红了。

  “项记者,不用了。”小兵费力的摇摇头,又费力的说,“你能不能,给我照张相,我长这么大,还没照过相呢,我想给我娘留,留……”话还没有说完,小兵的脑袋便向着一侧轻轻一歪,咽下了最后生命中最后一口气。

  向影心便再控制不住,恸哭了起来。

  一边哭,向影心一边又替小兵整理好遗容,然后摁下快门,连续照了好几张照片,最后又从小兵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他的士兵证,记录好姓名之后又将士兵证放回他的口袋里,然后饱含着热泪,继续跟拍十营官兵的冲锋。

  ……

  尽管付出了惨重代价,但是十营还是在鬼子援军赶到之前,攻占了三台子屯营地,将关押在里边的妇孺救了出来,在整个营救过程中,十营官兵从始至终,真没有开过一枪,硬是拿人命生生铺开一条血路,然后用刺刀拼掉了驻守在营地里的鬼子。

  向影心和随行的摄影记者通过相机,将这悲壮一幕记录了下来。

  除了向影心和随行摄影师记者拍摄的照片,冷铁锋的收获更大!
衰神天下
  被冷铁锋无意中干掉的那个小鬼子,竟是朝日新闻的战地记者,保存在他挎包里的几十筒胶卷里,留存了大量日军暴行的照片,除了照片,这小鬼子的几个日记本里,还对拍摄的照片做了大量的说明,将照片的拍摄时间以及地点,做了详细的记录以及说明。

  根据日记的记录,整个拍摄的时间跨度竟然是超过了十年,从九一八事变直到三天前的铁岭之战,都有照片,这中间还有淞沪会战到南京保卫战中间,鬼子华中方面军在向南京进军时一路上对沿途百姓施暴的大量照片,简直是让人触目惊心!

  这下,却是收获大了,徐锐当即从向影心、随行摄影记者以及鬼子战地记者拍摄的几千张照片中,挑了一百多张,再让政治部的同志连夜做好了宣传样本,再让印刷厂抢在中午之前印刷好几千册宣传手册。

  宣传手段印刷好之后,徐锐便立刻召集王沪生、冷铁锋还有潘勇前来开会。

  徐锐首先给冷铁锋和潘勇各发了一本宣传手册,王沪生已经看过就不用了。

  潘勇跟冷铁锋拿到宣传手册之后,只是随便翻了几页,脸色便立刻变了,冷铁锋更是气得脸色铁青,看得出整个人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既便冷铁锋早已经见多了,可是这个宣传手中的照片,却仍旧刷新了他对鬼子兽行的认知。

  尤其是其中一张照片,一个鬼子兵竟然用刺刀挑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他的脸上还满是灿烂的笑,看到照片,冷铁锋瞬间肺都气炸了,如果真的有时空隧道的话,冷铁锋真想穿过时空隧道,回到事发现场将那个鬼子兵给撕了!

  徐锐没有理会冷铁锋,问王沪生道:“老王,工作组都安排好了吗?”

  “全都已经安排好了。”王沪生说道,“五十个工作组都已经到位了。”

  “好!”徐锐点了点头,又对潘勇说,“阿勇,政治部的同志虽然善于做统战工作,但是要想见到伪满洲国军的那些个团长营长,恐怕还得你们十营官兵的帮助,所以,你回去之后立刻分派五十个联络小组,配合政治部的同志行动。”

  “是!”潘勇啪的立正,轰然应喏道,“保证完成任务。”

  徐锐最后将目光投向冷铁锋,又说道:“除了政治部的同志以及十营的联络小组,你们狼牙大队也需要派出五十名队员配合行动,毕竟,谁也不能保证我们所争取的伪满洲国军的那些个团长营长全都还心存良知。”顿了顿,又道,“如果遇到了怙恶不悛的铁杆汉奸,就让狼牙队员果断的干掉他们,再策反低一级的军官!”

  “是!”冷铁锋沉声说道,“老徐你就放心吧。”

  徐锐大手一挥,沉声说道:“事不宜迟,行动吧!”

  冷铁锋和潘勇敬了记军礼,跟着王沪生转身走了。

  当天晚上,五十个工作组就通过地道悄悄的出了奉天城,然而向着四周的海城、盘锦、通化、辽源以及通辽等大小县城四散而去,在这个过程当中,鬼子并没有停止对奉天城墙的破坏,不过好在奉天城墙已经专门加固过。微风吹过的夏天水瓶座

  ……

  蒲河镇,第七军司令部。

  小泉纯三郎走进作战室,对石原莞尔说道:“司令官阁下,奉天城的城墙经过张家父子的反复加固,原本就极坚固,察哈尔独立团占领奉天之后又进行了再一次的加固,现在已经极其的坚固,如果一味用战防炮进行轰击的话,太耗费时日了。”

  “索嘎。”石原莞尔深以为然的道,“小泉君可有什么高见?”

  “高见谈不上,愚见倒是有一点。”小泉纯三郎摇了摇头,又道,“为什么不试着挖一条地道直通城墙底下,然后埋设炸药进行爆破呢?这样的话不仅可以节约几天时间,关键还可以节省大量的炮弹,毕竟皇军的炮弹并不充裕。”

  “哟西。”石原莞尔欣然点头道,“小泉君,此事就由你负责吧。”

  “哈依!”小泉纯三郎重重顿首,然后转身兴冲冲离开了作战室。

  ……

  在海城,伪满洲国军第七团驻地。

  海城距离奉天不过两百里,察哈尔独立团占领奉天之后,遂即分兵大肆攻略周边的辽阳、本溪、铁岭、抚顺等大小县城,那阵子驻守海城的鬼子宪兵着实紧张了一段时间,伪满洲国军的第七团跟着过了一段时间苦日子。

  不过自从石原莞尔率领第七军大举回援之后,东三省的局势已经极大的缓解,驻守海城的鬼子伪军终于可以过一段安生日子。

  金圣杰一大早醒来,没精打彩前往七团团部。

  金圣杰原本是东北军的一个排长,九一八事变之后,小鬼子大举进攻北大营,金圣杰在那一战中负了伤,然后阴差阳错的跟着于芷山当了汉奸,在伪满洲国军混了十年,凭着一手过硬的军事技能,很快就干到了团长。

  其实凭金圣杰的本事,早就应该干到师长了。

  然而,当年第一次淞沪会战之时,小日本抽调于芷山的旅前往淞沪战场助战,当时身为于芷山旅两个团长之一的金圣杰却托病不肯前往,因而惹恼了小日本,从那之后,金圣杰就一直在团长的位置上徘徊,再无寸进。

  不过金圣杰对此却丝毫不以为意。

  一句话,金圣杰参加伪满洲国军,只不过是迫于无奈,并不是为了升官发财,所以只要能守护老娘和妻儿的安全,还能保证海城父老乡亲的尊严,他就情愿当个小团长,他才不愿像于芷山那样当个大汉奸。

  没多久,金圣杰就来到他的团部。

  这时候,金圣杰的副官迎了上来,压低声音说道:“团长,有个客人要见您。”

  “客人?”一看副官的这副表情,金圣杰就意识到找上门来的客人并不简单,当下便脸色微微一凝,沉声道,“让他去后院。”

  “是!”副官答应一声,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