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5章 伪军反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05章 伪军反了

    “纳尼,驻海城的满洲**第七团反水了?”石原莞尔闻言立刻蹙紧了眉头。



    军事上,满洲**第七团的反水威胁不大,无非就是满洲**的一个团而已,又不是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对第七军根本构不成威胁,但是比较麻烦的是,海城正好处在奉大铁路以及公路的节点上,切断了来自大连港的补给。



    因为从海拉尔要塞带回来的物资并不充裕,尤其是航空燃油的储备已经告急,所以石原莞尔正在着手恢复从大连到辽阳的铁路运输线,可是现在海城一丢,要想恢复从大连到辽阳的铁路运输线就基本上不可能了。



    只不过,石原莞尔并未太把这事放在心上。



    区区满洲**的一个团,实在是无足轻重。



    如果整个满洲**反水,石原莞尔才有可能感到紧张。



    想了想,石原莞尔说道:“从第三十四师团抽调一个步兵大队前往海城镇压,一定要予以残酷镇压,籍此警告满洲**的十五万官兵,最好不要心存侥幸,不然驻海城的第七团就是他们榜样,去吧。”



    矢野音三郎哈依一声,转身走了。



    目送矢野音三郎离开,石原莞尔立刻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眼前的奉天战场上,举起望远镜开始观察十里外的战场,此时此刻,这个老鬼子丝毫没有意识到,一场即将席卷整个东三省的燎原之火,正在快速的酝酿之中。



    ……



    与此同时,在新宾县。



    察哈尔独立团派出的另一个工作组已经顺利抵达,并且成功的见到了驻扎在新宾县的伪满洲**营长,新宾因为是个小县城,所以只驻扎了伪满洲**的一个营,相应的,鬼子更是只驻扎了一个班十五人。



    不过,驻防新宾县的这个伪满洲**的营长陆小宁却是一个铁杆汉奸。



    一开始陆小宁还以为,来自伪满洲**第一团的旧识是来找他叙旧的,所以表现得还比较的热情,但当工作组道明来意之后,陆小宁的脸色就立刻垮下来。



    “妈拉巴子!”陆小宁冷森森说道,“敢情你们是八路军的说客?!”



    带队的政工干部指着桌上的宣传手册说道:“陆营长,我们是谁的说客不重要,重要的是手册上的照片,你就不准备看看吗?”



    “老子不看。”陆小宁道,“老子才不上你们的当呢!”



    陆小宁不看,但是陆小宁身边的那个伪军连长却拿起了宣传手册,只看了一眼,那个连长便立刻黑了脸,因为他看到了鬼子拿刺刀挑着一个中国婴儿并且满脸笑容的照片,这样的一张照片,绝对逾越了正常中国人的心理底线。



    当下那个连长沉声说道:“营长,你还是看看吧。”



    “看什么看?”陆小宁立刻回头训斥道,“这是**的伎俩,知道吗?”



    趁着这间隙,带队的政工干部回头给随行的狼牙队员使个眼色,那名狼牙队员便立刻身形一动,鬼魅般欺近陆小宁,再伸手摁住陆小宁的脑门以及下巴再发力一拧,只听得喀巴一声脆响,陆小宁的颈骨便被整个拧断。总裁逼我玩闪婚:逃嫁99次



    这下变起突然,快到会客厅里的几个伪军军官以及警卫根本来不及反应。



    过了好几秒钟,几名伪军警卫最先反应过来,一下举起步枪对准工作组,不过就在他们准备开枪时,却让伪军连长给制止了。



    只因为,这个伪军连长的良知仍然还没泯灭。



    事实上,不仅是这个伪军连长,大多数伪满洲**的官兵都没有忘记自己是中国人,他们中的多数人也仍然愿意为了中国而跟鬼子拼杀,唯一缺的就是契机以及缺个带头的人,只有契机到了,并且有人带头,他们立刻会站出来!



    而现在,石原莞尔这个老鬼子给了一个契机,而徐锐派出的工作组就是那个带头的,所以新宾县的这一个营的伪满洲**立刻就反水了!那个伪军连长当时就宣布接管整个营,然后迅速出兵灭了就驻扎在隔壁的十几个鬼子宪兵。



    ……



    双辽县,伪满洲**第八团驻地。



    双辽县是由双山县和辽源县合并而来的。



    辽源县起初是以郑家屯为中心而发展起来的,到了民国初年已经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奉系军阀中的大军头吴俊升还曾在郑家屯大举土木,建了大帅府,张少帅的发妻于凤至女士也曾经在郑家屯的小学校读书。



    小日本侵占东三省之后,将辽源县和双山县合并为双辽源,合并后的双辽源也成为了所谓的“四平省”的一个大县,不仅人口众多,而且商贸业兴盛,所以关东军专门在双辽县驻扎了一个宪兵中队,外加伪满洲**一个团。



    伪满洲**第八团的团长叫余奇,绿林出身。



    清末民初年间,绿林出身的军阀数量非常多,这些人身上有个很大的共同点,大多都比较讲义气,但是缺乏起码的是非观念,举个例子,他们从来不认为贩卖鸦片不对,也不认为拦路打劫有何不妥,但是他们又非常的看重义气。



    伪满洲**第八团团长余奇就是这样一个人。



    正因为这一点,所以前来双辽县的工作小组,由潘勇带队。



    潘勇虽然不是绿林出身,却跟余奇交情匪浅,两人甚至还上过香、拜过把子。



    听闻潘勇来访,余奇便立刻亲自迎到大门外,然后将潘勇一行三人迎入团部。



    进了团部之后,还不等余奇说话,潘勇便反客为主先说道:“余大哥,你还当不当我是你兄弟?我们的金兰之约还算不算数?”



    “兄弟你这说的什么话?”潘勇一句话就把余奇给拿住了,作色说道,“我们的金兰之约当然算数,你一辈子都是我的兄弟,除非是兄弟你先不要我这个大哥了,不然,我这个大哥无论到哪,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认你这个兄弟!”夫君大人在上



    “那好!”潘勇开门见山的说道,“现在兄弟我遇到难事了,大哥你帮是不帮?”



    “这个……”余奇便立刻有些犹豫,这家伙能够从一个土匪混到现在的团长,绝对是人精中的人精,刚才潘勇一进门、一说话,再看看潘勇身后的两个随从的言行举止,余奇便已经基本猜到了潘勇此行的来意。



    余奇之所以能够从土匪混到现在,一条核心宗旨就是见风使舵,站队要正确!



    如果察哈尔独立团真的能够席卷东三省,余奇并不介意带着队伍投奔八路军。



    问题是,现在石原莞尔的第七军已经兵临奉天城下,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眼瞅着就快要坚持不住了,在这个时候投靠八路军,那岂不是犯傻么?



    看到余奇这个表情,潘勇便说道:“余大哥,你是不是以为我们察哈尔独立团已经没有希望守住奉天,更不可能光复东三省?”



    “这个嘛……”余奇顾左右而言他。



    潘勇便直接甩出宣传手册,沉声道:“余大哥,你错了!东三省三千多万父老乡亲的怒火,即将被彻底的点燃,一场席卷东三省的燎原大火正在快速的酝酿之中,要不了多久,石原莞尔的第七军甚至于关东军,都将会被烧为灰烬!”



    余奇听得有些发懵,问道:“兄弟,你这话是几个意思?”



    “几个意思?”潘勇说道,“大哥,你还是自己看手册吧。”



    余奇便赶紧从桌上拿起宣传手册,随便翻阅了几页之后,脸色立刻就变了。



    前文说过,余奇这家伙能够从一个土匪混成现在的团长,察颜观色、见风使舵的本领那是非常强大的,这样的聪明人,看问题也往往比普通人深远,正因为这,余奇一眼就看出了手上这本宣传手册的厉害之处。



    翻完手册,余奇沉声说道:“兄弟,这手册上面的照片,都是真的?”



    “你这说的什么话?”潘勇作色道,“我们八路军宁可迎着鬼子的机枪冲锋,也不愿意把枪口对准东三省的父老乡亲,难不成还会为了骗你干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来?我们八路军真要是这样一支军队,不用鬼子动手,全国人民就先把我们给灭了!”



    “干,大哥答应你,反了!”余奇霎那间就做出了决断,这还真是个聪明人,一下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厉害之处,知道潘勇并没有瞎说,从手中这本宣传手册,他的确看到一场席卷东三省的燎原大火正在快速的酝酿之中,所以,越早加入到这场风暴就越有前途。



    当然,如果行动不顺或者这场燎原大火并没有烧起来,像余奇这样的投机者,只怕立刻又会反水,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当下余奇便开始部署行动。



    很快,余奇便以过小妾生日的名义,在双辽县最大的酒楼摆了一桌,将驻扎双辽县的鬼子宪兵队的所有曹长以上军官全都邀请了过去,几十个鬼子军官毫无防备的赴宴,结果被余奇一锅端,接着余奇又亲自率领伪满洲**第八团的主力,向鬼子宪兵队驻地发起进攻,猝不及防并且丧失指挥的鬼子很快就遭到了全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