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6章 人质反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06章 人质反了

察哈尔独立团派出去的五十个工作组分别奔赴不同的目的地,紧锣密鼓的展开了策反伪满洲国军的行动,并且在海城、新宾以及双辽等地已经有了成果,但是奉天的局面却并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仍旧还处于极度的被动境地。

  不过,这一切很快也要发生根本的逆转了。

  奉天东门外,小鬼子的两门37mm口径的战防炮,正在有一下没一下的对着东门城垣薄弱处发炮,试图将城墙给轰塌,在鬼子的战防炮及炮兵的周围则站着一百多个人质,负责给鬼子炮兵当肉盾,这样城垣上的守军就不敢贸然开枪。

  既便是狼牙大队的狙击手,也是不敢开枪,狼牙的狙击手可以保证击中小鬼子,但是没办法保证,子弹在射穿了鬼子兵之后不会拐弯,不会误伤鬼子身边的百姓,这万一要是误伤到了百姓,他们可就是跳进黄河也是洗不清了。

  所以,守在城垣上的独立团官兵一个个双目喷火,却没一个人敢开枪。

  城垣上的独立团官兵越是不敢开枪,城垣下的鬼子就越是嚣张,有个鬼子炮兵甚至还故意解开自己裤裆,当着城垣上上百个独立团官兵的面,摇晃着撒尿,一边还从嘴巴里哼着不知名的东瀛小曲,简直别提有多嚣张了。

  小鬼子这么做其实是为了转移城垣上独立团官兵的注意力,包括战防炮的炮声,都是为了掩护地道的挖掘工作,因为往前挖掘地道时难免会发出声音,尤其挖到城墙下时,如果周边环境太过安静,很容易就会被四门瓮城上的守军官兵监听到。

  那小鬼子撒完尿后,还刻意对着城垣抖了抖胯下的那话儿。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城垣上陡然间响起“嗵嗵”两声。

  刚刚还在得瑟的小鬼子便立刻吓得一哆嗦,胯下那话儿也顷刻萎缩成了小豆丁,不是吧?中国兵开枪都不敢,竟然还敢开炮?

  不仅是撒尿的这个鬼子,其余的鬼子也是吓得够呛。

  有好几个鬼子更是在第一时间就缩到了人质的身后。

  不过炮声响过之后,却并没有炮弹落下来,掉落下来的却是纷纷扬扬的纸片子,无数的小纸片子就跟下雪似的,从城头上纷纷落下来,一下铺满地面,其中的不少纸片子还掉落到了鬼子炮兵以及周围的人质的身上。

  刚才撒尿的那个鬼了身上也落了不少纸片,这个小鬼子顺手便抄起一张纸片子,却只见纸面上是一张照片,是一个鬼子兵拿刺刀挑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看到这照片,这小鬼子便立刻怪叫起来:“哇哦,这照片拍的不错。”

  “你们快来看,我这里还有一张更精彩的!”

  “哇哇,哇哇,我这张照片才精彩,简直捧极了!”

  “八嘎,你们的算个屁,我的这张照片真是绝了!”

  当下十几个鬼子炮兵也顾不上发炮,围在一起比较照片上的画面。

  这些照片上都是些令人发指的画面,比如用刀挑着襁褓中的婴儿,又比如鬼子****完了中国妇女之后、还拿高尔夫球杆桶进下体,又比如砍下中国人的人头摆在一起,又比如一个赤身果体的中国女人被鬼子当街斩首等等。大唐虎贲

  照片上记录的都是些让人发指、只有畜牲、野兽才能做得出的事,在场的十几个鬼子炮兵却看得津津有味,当成娱乐消谴!

  正在比较照片的十几个鬼子完全没有发现,周围人质的表情已经变得异常狰狞。

  被鬼子押上前沿阵地充当肉盾基本都是些青壮年,因为父母妻儿遭到鬼子劫持,他们只能昧着良心替鬼子当肉盾,变相的帮助鬼子打八路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内心就没有挣扎、没有愧疚,事实上,他们的内心是非常煎熬的。

  而从城楼上落下的这些纸片子,确切点说,是纸片上印刷的照片,更是将这些人质的内心的这种煎熬推向了极致,他们不仅开始严重怀疑自己行为的正当性,也开始担心他们父母妻儿的生命安全以及尊严,鬼子真的不是人啊!

  就在这些人质的内心承受极度煎熬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间响起。

  一个明显经过扩音喇叭放大的声音顷刻间就响彻东门内外:“城外的老少爷们,这些照片你们都看见了,小鬼子就不是人,他们就是一群畜牧啊,不,他们连畜牲都不如,因为畜牲也干不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啊!”

  “为了父母,为了妻儿的性命,你们迫不得已只能替鬼子当人质,这不怪你们,既便你们的行为给我们察哈尔独立团造成了严重伤害,我们也仍旧不怪你们,因为你们这么做是为了自己父母妻儿,但你们想过没有?”

  “你们做了鬼子人质,你们的父母妻儿真就安全了吗?”

  “看到照片上那个小女孩了吗?她才七岁,不久前被鬼子从犁树县抓来当人质,她的父亲心甘情愿充当鬼子人质,帮助鬼子进入铁岭,给我们察哈尔独立团造成惨重损失,可是他这么做保住自己女儿了吗?”

  “没有,就在那个可怜的父亲帮助鬼子进入铁岭之时,他的还只有七岁的女儿,却遭到了十几个鬼子的反复蹂躏,再还有那个老大娘,你们看见她照片了吗?她今年都已经七十多岁了,都已经是一个三岁孩子的太奶奶了,可既便这样,小鬼子也没有放过她。”

  “小鬼子就是一群畜牲,哦不,我又说错了,小鬼子甚至连畜牲都不如啊!”

  “你们以为按照他们的意思做,就能保护父母妻儿的安全,却是大错特错!”

  城楼上的演讲仍在继续,不过城外的鬼子终于意识到不对,一个鬼子少尉便立刻拔出军刀对准城头咆哮起来,一个鬼子兵便立刻举起三八大盖,瞄准城楼上面的扩音喇叭连续开了两枪,但只是将喇叭打出两个小洞。

  鬼子少尉便立刻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城外的人质身上,用日语大声咆哮道:“将照片统统的扔到地上,快快滴,全都扔地上!”万恶大领主

  周围的人质根本听不懂,只是冷冷的看着鬼子少尉。

  事实上,既便这些人质能听懂,只怕也是不会理会。

  “八嘎!”鬼子少尉便立刻怒了,挥舞着军刀咆哮道,“我命令你们立刻扔掉照片,不然死啦死啦滴!”

  伴随着鬼子少尉的愤怒的咆哮,十几个鬼子兵便立刻凶神恶煞般扑上来,将手中抓着照片不放的人质逐一砸倒在地,其中好几个人质甚至被鬼子用枪托砸破了额头,顷刻之间血流如注,这下,人质终于彻底的怒了。

  “狗曰的,爷爷跟你们拼了!”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首先按捺不住,大吼一声便猱身扑向一个鬼子兵,那个鬼子猝不及防,一下就被扑倒在地,然后两人倒在地上撕打起来,但是很快,就有另外一个鬼子冲上前来,照着那个汉子背心就是噗的一刺刀。

  那个汉子便立刻悲鸣一声倒在血泊中,然后,这一刀却像一颗火星投入到干柴堆,瞬间就点燃了剩下一百多个人质的怒火,下一个霎那,这一百多个人质便立刻咆哮了起来,然后状如疯虎般扑向中间的十几个鬼子。

  ……

  城楼之上,九营官兵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看到城外的人质终于奋起反抗,九营营长高楚一声令下,几十条麻绳便立刻从城楼垛堞上嗖嗖扔下来,下一刻,第九营的几十个老兵便立刻顺着麻绳飞一般的下到了城墙根,遂即便加入到战团,不片刻,城门外的十几个鬼子兵便遭到全歼。

  这个时候,留在后面负责警戒的鬼子步兵便纷纷扑上来。

  但是第一批下来的九营官兵已经占据了城外的几栋民房,跟支援上来的鬼子步兵展开了激战,紧接着,更多的官兵便顺着麻绳从城垣上飞降了下来,前后不到半个小时,整个九营两千多官兵便已经全部降到了城外,并且向鬼子发起了猛攻。

  在之前几天的对峙中,九营官兵早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但是因为有人质在,他们再是火大也没有办法发作,但是现在鬼子已经没有了人质,他们却是可以放开手脚了,当下一个个就跟下山的猛虎般,向着鬼子发起了排山倒海一般的猛攻。

  反过来再看鬼子,因为之前的几天没有遭到像样的抵抗,所以显得有些大意,当下被突然发起反击的九营打了个措手不及,不仅破坏东门城墙的鬼子炮兵小队遭到全歼,甚至连后面提供支援的步兵中队也遭到重创。

  等到更多的鬼子步兵增援上来,高楚的九营已经占据了东门外的半个街区了。

  这下,战局却又回到了最开始,双方再次围绕着城外的街区展开反复的争夺。

  东门外的情况是这样,北门外和西门外的情况也差不多,其中北门外的情况甚至还要糟糕,因为二营官兵都是东三省子弹,对鬼子的恨意更加浓烈,反击时就更加凌厉,居然一举夺回了北门外大半个街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