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8章 百姓反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08章 百姓反了

奉天东南五十多里外,有个叫三道屯的小村子。

  前文说过,在徐锐决定坚守奉天城的第一时间,为了使奉天周围的百姓免遭小鬼子的涂毒,就在第一时间将周边的老百姓全都撤到了城内,但是撤入城内的只是方圆五十里内的百姓,超过五十里外的百姓,却是没有更多精力顾及。

  而且距离奉天超过五十里的那些村子里的百姓,也未必愿意迁入城内,一来是因为距离奉天相对较远,遭受兵灾的可能性比较小,二来也是因为外围的这些村庄,跟察哈尔独立团之间的关系也没那么亲密。

  因为政工干部的稀缺,察哈尔独立团在占领奉天之后,只来得及对方圆五十里内的村庄展开清理工作,将这些村子里的鬼子侨民全都逐走,还把鬼子侨民霸占的熟地好地全都无条件的归还给了原先的主人。

  因为这个,方圆五十里范围内的村子的百姓对察哈尔独立团很有好感,自然的也就非常支持察哈尔独立团的工作,所以当察哈尔独立团建议大家迁入奉天城内时,方圆五十里范围内的老百姓也就扶老携幼、挑儿担女转移进了城内。

  但是五十里外的村庄,因为还没来得及开展清理工作,小鬼子的侨民还没驱逐,原本属于当地老百姓的熟地好地也没来得及收回,所以当地百姓对察哈尔独立团、对于共产党的认同感也就没有那么的强烈。

  老张头是三道屯出了名的庄稼好把式。

  天色才刚刚放亮,老张头便从挑着一副空桶出了院门,准备对东山脚下那片新开垦的旱地上种的烟苗浇点水,旱烟苗可娇嫩得很,水浇多了不行,浇少了更不行,所以老张头每天都会在大清早浇点水。

  走出院门,老张头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屯子东头的大院。

  那栋大院原本是屯子里的大户牛家的,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占了整个东三省,过了没几个月,十几户日本人便在一队日本武装侨民的保护之下,来到了三道屯,到来后,这些日本人直接住进了牛家大院。

  再然后过了没有多家,牛家就因为窜通抗联给镇压了,男的全部枪毙,女的也不知道被送到哪里去了,然后偌大的牛家大院就成了日本人的宅院,十几户日本侨民还有负责保护的武装侨民从此就长住下来。

  牛家的产业也就成了日本侨民的产业。

  老张头他们原本以为,日本侨民霸占牛家产业后就该收手了,不曾想,这才只是个开始而已,紧接着,那十几户日本侨民便开始“圈地”,但凡是三道屯子的土地,只要是他们瞧上的,随手一指立刻就变成了他们的土地。

  屯子里的百姓当然不肯,当然要反抗。

  但是反抗的结果却是招来日本武装侨民的一顿毒打!

  面对凶残的武装垦殖团,三道屯的村民很快就偃旗息鼓了,因为就在他们隔壁的四道屯的村民打死了一个日本侨民,结果招来了一大群日本兵,把整个屯子一百多口全都杀了,面对鬼子举起的血淋淋的屠刀,三道屯村民只能咬牙忍了。重归九天

  忍是忍了,但是三道屯村民心下的怨恨却日甚一日。

  所以扭头看向牛家大院时,老张头的目光是冷冷的。

  “沙拉。”脚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却把老张头吓了一跳,急低头看,却发现脚下踩了一张绿色的纸片,老张头便赶紧放下桶,伸手将绿纸片捡起来,定睛一看,老张头的脸肌便立刻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

  为什么?因为这张绿色的纸片上竟然印着一幅相片,照片上是一个面带笑容的鬼子,这并没有什么,让老张头感觉到不适或者说强烈不满的是,这个鬼子兵的刺刀上,竟然挑着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天杀的,这些该杀千刀的小鬼子!

  心中咒骂了一声,老张头随手扔掉纸片,弯下腰又把桶挑起来,虽然心下充满愤怒,但是小胳膊拗不过大腿,面对着小鬼子的刺刀,他们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隐忍,要不然,就只能像四道屯的乡亲,被鬼子杀个寸草不留。

  不过走了没几步,老张头又发现了一张红色的纸片,纸片上还是一张照片,却是几个鬼子兵站在一个下体赤裸的女人身边哈哈大笑,这也罢了,更让老张头生气的是,几个鬼子兵在糟蹋完后,还把这个可怜的女人的腹部整个都剖开来,肠了流淌得满地都是。

  看到这,老张头的额头上、脸上还有脖子上的血管便凸起来,眼睛也红了。

  再然后,老张头便立刻抽出扁担大步流星走向前方牛家大院,只不过,走了没几步,老张头的步伐便慢下来,最终更是彻底站住了,脸上露出挣扎之色,挣扎了片刻,老张头长长的叹息一声,又走回来拿扁担将水桶挑起来。

  老张头并不是缺乏跟小鬼子拼命的勇气,只是他上还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下还有嗷嗷待哺的幼儿,如果他被打死了,不仅老母亲没有养老送终,两个年幼的孩子也没人扶养,在这么个乱世,多半会活活饿死。

  叹口气,老张头又弯腰将水桶挑了起来。

  只不过,就在他弯腰将水桶挑起的时候,身后牛家大院忽然传来一声枪响,紧接着,又是叭叭两声,是枪声,老张头听得十分清楚,难道有人忍不住先站出来反抗了?想到这,老张头便立刻抽出扁担,飞快的冲向牛家大院。

  老张头抄着扁担大步流星冲向牛家大院,半路却遇到屯子里的好几个青壮,这些青壮大多抄着柴刀,有个还抄着火铳,显然存了跟老张头一样的心思,如果真的有人挑头反抗,他们就无论如何也要帮一个人场。

  转眼间,老张头便冲到了牛家大院门口,而聚集在他身后的青壮也超过了二十个人,这对于一个只有一百多口子的小村来说,已经是非常高的比例了,因为整个屯子将近一半的青壮年都已经赶过来了。

  老张头第一个冲到牛家大院的大门口,发现大门口躺着两个鬼子武装侨民,两人胸口都有一个血洞,鲜血正在汩汩的往外涌,看到其中一个鬼子侨民还在微微的挣扎,老张头不由分说抄起扁担就照着他的脑袋砸下去。修仙不累

  只几下,就将鬼子的脑袋砸碎了。

  这时候,一个身影端着步枪从院子里冲出来。

  老张头大吼一声,猛然举起扁担就要砸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身影却突然大叫一声:“老张叔?”

  老张头定睛一看,遂即惊喜莫名的大叫起来:“小榔头,是你?!”

  “是我,老张叔,是我!”那个小榔头自然就是连夜赶回来的十营官兵,又向着老张头身后的二十多个青壮打招呼。

  老张头惊讶的道:“小榔头,你不是在奉天当兵吗?”

  三道屯的消息还真的是闭塞,外头发生这么大的事,他们都一点不知道。

  “老张叔,你说伪满洲国军?我早就不干了!”小榔头朗声道,“我现在干八路了,就是专帮咱们穷人的队伍!”顿了顿,小榔头又说道,“我这次回到屯里,就是来帮助乡亲们打鬼子的,老张叔你快把大伙召集起来然后赶紧转移,鬼子说话就要过来抓人了。”

  “你等等。”老张头摆摆手,说道,“小榔头,你还没说这到底咋回事呢?”

  小榔头沉声说道:“老张叔,我们航空队散发的传单,你们都看到过了吧?”

  “看到了,这些小鬼子就是畜牲,不,连畜牲都不如!”老张头重重点头,身后的二十多个青壮也连连点头,他们也捡到了传单。

  小榔头便把小鬼子抓百姓当人质攻城的事情从头说了,当然了,小榔头着重强调了察哈尔独立团宁可自己死,也绝不朝百姓开枪的事实,还把他们十营为了营救人质,端着刺刀迎着小鬼子的机枪火力,冒死冲锋的事情也都说了。

  说完之后,小榔头又对其中的一个青壮说道:“大牛哥,你家二牛就是在那一战中,为了营救被关押在三台屯的人质而牺牲的。”

  那个叫大牛的青壮便哇的一声哭开了:“二牛,二牛啊~”

  “没出戏,哭啥!”老张头倒转扁担头桶了下那个青壮,又对小榔头说道,“小榔头,你在部队当过兵,你就带着大伙干吧,我们都听你的。”

  其余二十多个青壮也纷纷点头,表示愿意听小榔头的。

  小榔头也不客气,一点头说道:“那好,现在第一件事,就是把老幼妇孺转移到一个安全地方藏起来,然后,我们才能放开手脚跟鬼子干!我记得,屯子东头有个很大的山洞,我们先把老幼妇孺送到山洞里藏起来。”

  当下整个三道屯子便行动了起来。

  其实,屯子里有不少人因为胆小怕事,并不想掺和进来,但是当他们得知牛家大院里的十几户日本侨民都已经被打死之后,便只能无奈的参与进来,因为鬼子发现侨民被打死,一定会所复,所以他们已经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