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9章 军民合流-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09章 军民合流

几乎相同的一幕,也在奉天西北五十里外一个名叫公主屯的屯子里上演。

  回到公主屯的十营的一个班长,乳名阿九,这次还带回来了一个班的兵。

  “阿九,你现在可算是出息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欣慰的拍了拍阿九的肩膀,然后点点头说,“现在我就把公主屯三百多口子全都交给你了。”

  “叔公,你放心。”阿九肃然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让小鬼子祸害公主屯的父老乡亲!”

  老者点点头说道:“嗯,我放心。”

  “那好。”阿九又说道,“叔公,你先跟着乡亲们转移吧。”

  老者再次点头,然后转身把大手一挥,说:“乡亲们,走!”

  老者在公主屯明显有很高威望,一声令下,公主屯的三百多老幼妇孺便立刻跟着老者转移进了屯子旁边的苞米地里,这时候的苞米已经长到两米多高,而且延绵无际,三百多老幼妇孺往里一钻,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剩下的一百多个却都是青壮牛了。

  其中一个壮得跟牛犊似的青年上前问道:“九儿,现在咋整?”

  阿九回头扫了一眼通往屯子里的唯一的一条土路,狞声说道:“咱们到前边找个地儿躲起来,等鬼子过来了,打他们的伏击!”

  “行,你说了算,我们都听你的!”

  当下阿九便带着手下一个班的兵,再加上公主屯的百余青壮,来到前方土路的两侧埋伏下来,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果然就有十几个鬼子兵端着上好刺刀的三八大盖,气势汹汹直扑公主屯而来,这些鬼子完全没想到,他们已经踏入到伏击圈中。

  没有人质,阿九他们就再无顾忌,当鬼子完全进入伏击圈中,阿九率先开火,一枪把走在最前面的鬼子曹长给摞倒,下一刻,阿九手下的十几个弟兄也纷纷开火,土路上的十几个鬼子猝不及防,瞬间就倒下了一大半。

  紧接着公主屯的一百多青壮便一拥而上,剩下的几个鬼子很快就被彻底淹没,整个战斗持续了还不到一分钟,气势汹汹前来公主屯准备抓人的十几个鬼子就全部被干掉,面对有组织的武装抵抗,十几个鬼子根本就不堪一击。

  战斗结束,阿九让屯里的青壮打扫战场,然后将手下的十几个老兵叫到跟前,让他们配合宣传部的同志分别前往周边屯子发动群众,却把其中一个老兵派到了距离公主屯最近的法库县城,让他去联络法库县城的伪满洲国军。

  这个时候,法库县城的伪军早已经反正。

  ……

  在蒲河镇,鬼子第七军的司令部。

  因为人质不是被人救走就是被杀,对奉天的攻击已经完全陷入停滞。

  矢野音三郎铁青着脸走进作战室,先是冷冷的瞪了小泉纯三郎一眼,才向着石原莞尔重重一顿首,沉声说道:“司令官阁下,步兵第七联队的一个步兵大队在半路上遭到伏击,损失惨重,松井君请求立刻撤回铁岭县。”

  “纳尼?”石原莞尔瞠目结舌道,“步兵第七联队的一个步兵大队遭到伏击?”

  石原莞尔完全无法想象,步兵第七联队居然也会遭到伏击?就凭那些个泥腿子,居然也敢伏击成建制的皇军?而且还是大队!

  事情还得从今天的一大清早说起。

  早在天亮之前,石原莞尔就分别从第七师团等四个师团中抽调了四个步兵联队,以步兵小队甚至步兵小组为单位,四散出去抓捕百姓,然后将抓到的百姓押解到奉天城外,准备再次充当攻城的肉盾,以迫使察哈尔独立团弃城。

  石原莞尔以为,这件事不可能出任何意外。

  因为随着民主抗联的覆灭,东三省的抵抗已经烟消云散,在日军的残酷镇压下,东三省的百姓已经基本丧失抵抗意志,所以,派去抓捕老百姓的步兵小组不可能遭遇意外,哪怕只是一个日本兵,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抓来一个屯子的中国百姓。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给了石原莞尔沉重一击,奉天周边的屯子的百姓不仅反抗了,而且是大面积的反抗!一个上午之内,便有几十个步兵组遭受攻击,这还是有人逃回来的,还有更多的步兵小组直接就失去联络,想来是遭到当地百姓全歼了。

  不过既便是这样,石原莞尔也不怎么担心,一群手无寸铁的百姓能掀起什么浪?当下石原莞尔便命令出击的那四个步兵联队收缩兵力,以步兵小队为单位集中攻击大屯子,因为大屯子里的百姓人数多,抓捕三五十个屯子的百姓也就够数了。

  然而让石原莞尔万万没想到的是,收缩兵力以步兵小队为单位出击之后,居然还是遭到了百姓的攻击,而更令石原莞尔没有想到的是,出击的几十个步兵小队在与百姓的交锋中居然还处于下风,其中还有好几个步兵小队甚至还遭到了重创。

  至于原因,却是因为各地百姓与反水的满洲国军合流了。

  有了满洲国军的支援,各地百姓的威胁立刻几何级等加。

  直到这个时候,石原莞尔都还是不肯放弃,果断命令出击的四个步兵联队进一步收缩兵力,以步兵中队为单位出击,在石原莞尔看来,日军以步兵中队为单位出击,差不多就可以抵得上满洲国军的一个团了,怎么也没问题了。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再次给了石原莞尔当头一捧!

  满洲国军给石原莞尔的印象是基层官兵素养不俗,但是高级军官的指挥却很烂,基本上就没几个懂得怎么指挥打仗,但是在这次的交战当中,反水的那几个满洲国军团长,居然展现出了非常高超的指挥造诣,连续重创了好几个出击的日军步兵中队。

  尤其是攻击公子屯的一个步兵中队,更是遭到了中国军民的全歼!

  石原莞尔一看形势不对,赶紧命令出击的日军步兵中队收缩靠拢,以免被逐渐有“打疯了”迹象的中国军民,抓住机会实施各个击破。

  结果却还是没有卵用,命令下达不久,矢野音三郎便进来报告说,步兵第七联队的一个步兵大队半途遭到了伏击,而且在百姓和满洲国军的围攻下损失惨重,步兵第七联队的联队长松井次郎甚至发回电报,要求撤回铁岭。

  由此可见,步兵第七联队现在处境已经十分危险,甚至可能遭到中国军民全歼。

  矢野音三郎说道:“松井君的性格卑职还是了解的,如果不是局面实在太过恶劣,他是绝对不会萌生退意的!所以,还是赶紧命令出击的四个步兵联队撤回来吧,当务之急,还是先搞清楚奉天周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再进行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吧。”

  停顿了下,矢野音三郎又接着说道:“卑职总觉得,我们似乎已经落入到了一个无比巨大的阴谋之中,如果再不及时反省的话,将会有大麻烦!”

  “大麻烦?巨大的阴谋?参谋长阁下危言悚听了吧。”小泉纯三郎哂然一笑,又扭头对石原莞尔说道,“司令官阁下,奉天周边各个屯子的百姓应该是听到什么风声了,所以才会纷纷起来反抗,再加上又有反水的满洲国军的支持,所以才给前去抓人的四个步兵联队造成了一定的压力,但是这对于皇军来说是微不足道的。”

  停顿了下,小泉纯三郎又道:“卑职以为,抓捕人质的行动绝不能停,相比察哈尔独立团的巨大威胁,奉天周边上百个屯子的百姓的反抗,实在是太过微不足道,所以,派谴更多部队前往增援,抓捕更多的百姓前来充当人质,并通过这些人质将察哈尔独立团逐出奉天城才是当务之急!”

  矢野音三郎道:“司令官阁下,卑职以为,还是应该先搞清楚具体情况!”

  小泉纯三郎道:“参谋长阁下该不会以为,奉天周边那上百个屯子的百姓还有反水的几个满洲国军步兵团,能够对第七军构成致命威胁吧?”

  矢野音三郎顿时间哑口无言,因为他没办法反驳。

  矢野音三郎认为奉天周边上百个屯子的突然造反,还有周围好几个县城的满洲国军也在突然之间反水,其中肯定有内幕!甚至不排除这是徐锐的阴谋,但是要说奉天周边上百个屯子的百姓还有反水的几个团的满洲国军能够对第七军构成威胁,却是天方夜谭!

  第七军可是下辖八个步兵师团加两个装甲师团的重兵集团,要不是有察哈尔独立团这块硬骨头在挡着,就凭这样一个重兵集团,足可以推平整个华北!所以说,不要说奉天周边的一百多个屯子,或者满洲国军的几个团,就是上万个屯的百姓、上百个团的满洲国军,在他们第七军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石原莞尔沉吟片刻后说道:“矢野君,再派四个步兵联队去增援遭到攻击的部队,抓人质的任务继续,而且数量加倍!”

  “哈依!”矢野音三郎顿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