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1章 烽火燎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11章 烽火燎原

蒲河镇,鬼子第七军司令部。

  因为首次派出去抓捕人质的四个步兵联队进展不顺,甚至还在刚开始以步兵小组、步兵小队为单位分头行动时遭到重创,所以石原莞尔又从另外四个师团调了四个步兵联队,继续加强抓捕人质的行动的军事力量。

  在等待人质的同时,第七军也再次向奉天城外的街区发起了猛攻,不过由于没有人质的庇护,鬼子的进攻遭到了察哈尔独立团官兵的迎头痛击,激战一下午,鬼子非但没能在奉天城外的几个街区站住脚,反而遭受了惨重的伤亡。

  不过这也更加坚定了石原莞尔抓人质的决心。

  然而让石原莞尔很恼火的是,直到傍晚时分,都没有任何的消息,不仅之前派出的四个步兵联队没有消息回来,甚至就连中午时增派的四个步兵联队也是消息全无,这就只有一种可能,抓捕人质的行动很不顺利。

  这也就是说,直到现在为止,出击的八个步兵联队都没有抓到什么人质。

  随着天色越来越暗,石原莞尔脸上的神色也变得越来越难堪,难堪极了!

  小泉纯三郎看出石原莞尔心情不好,便劝道:“司令官阁下不用太过担心,在我们第七军兵临城下之前,察哈尔独立团只来得及将奉天周围五十里内的百姓转移入城,更远距离的百姓却根本来不及转移,所以皇军不愁无人可抓。”

  矢野音三郎沉声道:“满洲国有三千多万人口,辽中平原更是人口密集区,皇军的确不用发愁没有老百姓可抓,但是小泉君,你想过没有,我们派出这么庞大的部队,在辽中平原大肆抓捕老百姓,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小泉纯三郎冷然道:“参谋长阁下,我必须承认,皇军在辽中平原大肆抓捕百姓,影响确实不好,但是中国有一句老话说的好,两害相权取其轻,跟察哈尔独立团的威胁比,辽中百姓的怨恨甚至于反抗,就不算什么了。”

  “够了!”看到两个人又要争吵起来,石原莞尔只能大声喝止,然后冷哼一声说,“现在的问题不是哪个对皇军的威胁更大,而是为什么迟迟抓不到人质?”顿了顿,又道,“从时间上来看,出击的部队早该抓到人质了!”

  “这只有一种可能。”矢野音三郎分析道,“就是奉天周围百里内甚至两百里内所有村庄的百姓都已经组织起来,互相之间通风报信,而皇军为了途中免遭伏击又是以步兵大队为单位行动,目标大,很容易被对方的眼线发现。”

  停顿了一下,矢野音三郎又说道:“这样,等皇军包围村庄时,村庄里的老百姓早就已经提前转移走了,所以,出击的皇军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扑空,所以,直到现在,出击的八个步兵联队都还没有成功的抓到哪怕一个人质!”

  “这不可能!”小泉纯三郎沉声道,“按参谋长阁下所说,奉天周围这些村子的老百姓的组织性、纪律性已经不亚于正规军了,只不过是一群泥腿子,他们怎可能拥有这样强大的组织能力?这完全不符合逻辑,不可能!”修真狂少混花都

  矢野音三郎道:“如果只是老百姓,当然不可能拥有这样的组织性、纪律性,但是如果有察哈尔独立团派谴过去的军事干部呢?毕竟,组织百姓转移并不是太复杂的事,稍有组织能力的军事干部就足以胜任。”

  “这个……”小泉纯三郎顿时语塞。

  石原莞尔说道:“矢野君,你是说察哈尔独立团参与了百姓的转移?”

  “哈依!”矢野音三郎重重一顿首,又道,“司令官阁下,从目前看,察哈尔独立团恐怕不仅仅只是参与了百姓转移这么简单,如果卑职没猜错的话,此前奉天周围好几个县的满洲国军的反水,背后只怕也有察哈尔独立团的影子!”

  “八嘎!”石原莞尔说道,“可是,并没有部队从奉天城内突围啊?”

  矢野音三郎道:“也许是从地道出城的,也许本来就在外留有部队,谁知道呢?”

  三人正说话间,一个作战参谋便急匆匆的走进了休息室,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参谋长阁下,还有次长阁下,你们快去看看吧。”

  石原莞尔心头猛一凛,当即带着矢野音三郎和小泉纯三郎回到作战室,在进门之后,石原莞尔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摆在作战室正中心的大型摸拟沙盘,然后整个人便立刻懵掉了,这什么情况?怎么突然之间多了这么多小蓝旗?

  矢野音三郎和小泉纯三郎也是瞠目结舌,他们离开作战室到隔壁休息室里讨论战局,撑死了也就一个小时,结果,就这大半个小时,沙盘上的小蓝旗就多了一倍?这什么情况?这说明满洲国军的反水正在加速向着外围漫延!

  就在一霎那间,石原莞尔脑子里有一道亮光闪过,他突然间就明悟了!

  “八嘎!”石原莞尔目光扫过矢野音三郎、小泉纯三郎脸上,沉声说道,“矢野君,还有小泉君,你们可能已经干了一件最蠢的蠢事!”

  “纳尼?”矢野音三郎还有小泉纯三郎面面相觑。

  “我们不该抓人质的!”石原莞尔懊悔不已的说道,“关东军花了整整九年的时间,好不容易才把满洲国的各路抵抗武装给镇压下去,可是现在,却让我们轻率的行为,又把这个巨大的火药桶给点燃了,麻烦了,这下麻烦了。”

  小泉纯三郎还是心存幻想,依然坚持说:“司令官阁下,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眼下受到影响的充其量不过只是奉天周边的十几个县、三五百个村屯而已,退一万不来讲,既便这十几个县、三五百个村屯全反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到时候无非就是从奉天战场调一个步兵师团前往镇压,分分钟就可以将造反的这些满洲国军以及老百姓剿灭。”

  停顿了下,小泉纯三郎又道:“当务之急,或者说对于第七军来说威胁最大的,却还是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所以,卑职依然以为应该继续坚持人质的抓捕,以尽快将察哈尔独立团赶出奉天城,再将其歼灭……”苍宫乱

  “八嘎牙鲁。”小泉纯三郎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矢野音三郎粗暴的打断了。

  打断小泉纯三郎之后,矢野音三郎又大声咆哮道:“小泉君,你还要误导司令官阁下到什么时候?因为你的建言,已经让奉天周边的局势陷入十分被动,如果继续听信你的建言的话,要不了多久,恐怕整个辽宁乃至整个满洲国就会烽火遍地了!”

  石原莞尔摆了摆手,幽幽的道:“矢野君,你错了,不是恐怕,而是事实,事实上我们已经点燃了满洲国这个巨大的火药极,整个满洲国很快就要烽火遍地了,八嘎,我们真的不应该抓捕人质的,这下却有大麻烦了。”

  必须得承认,石原莞尔这老鬼子还是厉害,因为战略眼光的缺乏,他预料不到小范围抓捕人质的恶劣行为有可能影响到东三省的民心,但是一旦反应过来后,这老鬼子对于未来的局势立刻就有了一个非常清醒的预判。

  小泉纯三郎直到这个时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额头一下就冒出了冷汗。

  小泉纯三郎颤声道:“司令官阁下,如果问题真的有这么严重的话,那我们恐怕得立刻派部队前往镇压,好在这次回援我们第七军乃是全师回援,而且大本营还把第一师团、第三十四师团及第三十五量团都给了我们,现在兵力还算充裕。”

  然而,石原莞匀听了后却摇头说:“小泉君,如果我们真的这么做,那就又错了。”

  停顿了一下,石原莞尔接着说道:“眼下东三省的这个火药桶已经被我们所点燃,但是距离最后真正爆炸却还是有一段时间,这个时候派兵镇压并不是好时候,因为这些反抗分子分散在各个县城、各个村屯,皇军如果以小部队前往镇压的话,反而会被他们所消灭,但如果以大部队镇压,则根本就忙不过来。”

  “索代斯奈。”矢野音三郎点点头,又道,“那么以司令官阁下的意见呢?”

  石原莞尔眸子里掠过一抹狰狞之色,说道:“小泉君关于抓捕人质的建议虽然错了,但是刚才有一句话,他却说的十分在理!对于我们第七军乃至整个大日本帝国而言,察哈尔独立团的威胁要比满洲国的叛乱分子大得多,只要我们剿灭了察哈尔独立团,这些叛乱分子根本就成不了气候,所以当务之急,我们还是要尽快歼灭察哈尔独立团!”

  “索嘎!”矢野音三郎深以为然的道,“司令官阁下所言极是,那么该怎么做?”

  石原莞尔眸子里有莫名的凶光一闪而逝,狞声说道:“命令第一师团、第二师团以及第三十四师团,立刻向奉天西门、北门以及东门外的街区发起强攻,告诉各师团长,今天天黑之前务必拿下奉天城外的街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