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2章 狂轰滥炸-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12章 狂轰滥炸

奉天城内,察哈尔独立团团部,徐锐正低头研究东三省的巨幅地图。

  王沪生兴冲冲的走进了作战室,对正低着头在研究地图的徐锐说道:“老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在工作组的努力下,大石桥县的伪满洲国军第六团已经反正,还有大石桥的几十个屯的老百姓也已经全面发动,在短时间内就组建了十几支农民自卫队!”

  停顿了下,王沪生又说道:“要不了多久,整个大石桥县的鬼子就会全部肃清,鬼子从大连旅顺方向的补给线就会被我们完全切断!”

  然而,徐锐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兴奋之色,闻言只是轻轻哦了一声。

  王沪生发现了徐锐的异常,上前一步问道:“老徐,你似乎不太高兴?”

  徐锐摇了摇头,沉声说道:“老王,我不是不高兴,而是有些担心。”

  “担心?”王沪生愣了下,问道,“你在担心什么?”

  徐锐道:“担心下面的营主官会因为东三省的大好局面而心生懈怠,一旦鬼子在这个时候全力猛攻,说不定我们就会吃大亏!”

  王沪生凛然道:“这个倒不能不防。”

  徐锐道:“这样,老王你马上去西门,我去北门!”

  顿了顿,徐锐又回过头对冷铁锋道:“老兵,你去东门!”

  “行!”王沪生和冷铁锋点了点头,然后三个迅速离开团部,分别前往奉天的北门、西门及东门。

  ……

  负责防御北门外街区的部队,现在已经换成了石长庆的四营。

  徐锐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小鬼子在上午的进攻绵软乏力,再加上现在奉天周围的局势又是一片大好,所以石长庆就想当然的认为,鬼子这个时候已经被风云起涌的伪军反正以及百姓的揭竿而起搅得焦头烂额,已经没有精力再对奉天发动强攻,所以心下就难免有些松懈,还是大中午,居然就睡着了。

  徐锐带着卓力格图上到北门外的阵地上时,并没有见着石长庆。

  一问才知道,石长庆这个家伙居然找地方睡觉去了,当下徐锐便让四营的副营长带他去找,找了好半天,才终于在一栋民房里边找到了石长庆。

  徐锐找到时,石长庆这家伙睡得正香,哈喇子都流了一地。

  “嗳,醒醒。”徐锐拿脚踢了一下石长庆的屁股,“快醒醒。”

  “嗳,干吗。”睡梦中的石长庆却很不满的一把推开徐锐的脚掌,不高兴的道,“小鬼子又没上来,别闹,你让我再睡会。”

  说完,石长庆一个翻身又睡着了。

  见状,徐锐的脸色便立刻黑了下来。

  四营的副营长是丁力,这也是个身经百战的老兵了,看到石长庆这样子,额头上便立刻渗出冷汗,有心想上前摇醒石长庆,却又不敢轻易造次。

  徐锐左右看了一眼,发现不远处有一堵摇摇欲坠的断墙,便冲卓力格图使个眼色,卓力格图会意,当即走到那堵断墙下面,然后一个健步腾空而起,腾起空中后再猛的侧踹,那堵原本就快要垮塌的断墙便立刻垮塌下来,发出轰的一声巨响。美女市长老婆

  这声巨响立刻将睡梦之中的石长庆惊醒,一下翻身坐起,顺手还把插在腰间的二十响盒子炮给拔了出来,老兵不愧是老兵,素质还真是杠杠的,既便是刚从睡梦中醒来,也还是凭着本能第一时间就把武器抄在手里。

  “怎么回事?”石长庆第一时间翻身坐起,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呢,嘴里就先大声嚷嚷开了,“鬼子又进攻了?是不是小鬼子又摸上来了?这些狗曰的,还真不让人消停,老子睡个觉容易吗,他妹的又来捣乱,看老子不灭了他们!”

  徐锐见状气不打一处来,怒道:“还灭了鬼子,就像这样,不等你灭了鬼子,鬼子就先上来把你给灭了!”

  石长庆闻言,顿时一个激泠惊醒过来,叫道:“团长?你咋来了?”

  徐锐冷然道:“我要是再不来,北门阵地就让你稀里糊涂的给丢了。”

  “那不能够。”石长庆立刻涎着脸说道,“小鬼子现在已经被反水的伪军还有造反的东三省父老给搅得焦头烂额了,这几天怕是没功夫来打我们,就算来打了,那也只能是挠痒痒的进攻,三两下就让我们给打退了。”

  “挠痒痒?”徐锐冷然道,“待会你就知道厉害了……”

  话音未落,前方天空中便陡然传来了飞机引擎的轰鸣声。

  石长庆和丁力抬起头一看,两人便顿时之间倒吸了一口冷气。

  “驴日的!”石长庆倒吸了一口冷气,瞠目结舌的道,“这不科学,小鬼子今天不会是疯了吧?一下家出动这么多飞机?!”

  情急之下,石长庆把从徐锐那学的口头禅都说出来了。

  平常时候,石长庆可是只敢背着徐锐,学他的口头禅。

  徐锐的脸色也瞬间垮下来,他已经预料到石原莞尔这个老鬼子一定会在东三省的局面彻底失控之前发动抢攻,争取尽快解决掉他们察哈尔独立团,然后再回头收拾各地风起云涌的反抗武装,但是,徐锐还是没有想到,老鬼子的手笔会如此之大!

  只见,北方天空中几乎都被鬼子的飞机给充满了,除了有大型水平轰炸机,还有小型俯冲轰炸机,甚至还有侦察机及战斗机,当然了,无一例我的这些侦察机或者战斗机的机腹以及机翼下,全都挂载着二十公斤级的航空炸弹。

  只是最保守的估计,前方天空中的鬼子飞机就有上百架之多!

  这还只是北门外的,完全能想到,在西门、东门外的飞机数量也是差不多!

  这也就是说,小鬼子只一次进攻就投入了至少三百架轰炸机,或者战斗机!

  “传我命令,隐蔽,快隐蔽!”石长庆反应过来后,第一时间下达隐蔽命令,又扭头对徐锐说道,“团长,我们也隐燕吧。”
至强弃少
  徐锐闷哼一声,当下跟着石长庆来到了地下掩蔽部。

  几乎是徐锐他们几个人刚刚进入地下掩蔽部的瞬间,一排排的航空炸弹就挟带着刺耳的尖啸从天上落下来,遂即轰然爆炸,置身在地下掩蔽部,看不到此刻地面上是个什么样的景象,但是徐锐他们完全可以通过地下掩蔽部顶部的颤动,去感受鬼子轰炸的烈度。

  连续不断的爆炸中,整个地下掩蔽部都在微微晃动,更有大量砂粒从横架在地下掩蔽部顶部的圆木缝隙间落下,只是片刻,徐锐、石长庆他们几个就已被弄得灰头土脸,就跟刚刚从灰堆里边爬出来似的。

  就这还不是最丧心病狂的。

  轰炸持结了大约一刻钟后,躲在地下掩蔽部里的徐锐、石长庆等人忽然间感觉到莫名的燥热,只片刻,众人的额头上、脸上还有身上便已经渗出豆大的汗水,整个地下掩蔽部更是燥热得就跟个蒸茏似的。

  “驴日的!”石长庆骂道,“小鬼子这是扔了硫磺弹了!”

  “肯定的!”丁力沉声道,“小鬼子这是在公然违背日内瓦公约啊!”

  “日内瓦公约?那玩意就是约束君子,不约束小人的!”徐锐说道,“像小日本这样的流氓国家,流氓民族,才不会遵守这种东西。”

  “这下可麻烦。”石长庆皱着眉头说道,“这大火一烧,地面建筑十不存一,就只剩一片废墟了,这样一来,我们的掩蔽物就基本上被摧毁大半了,剩下的建筑物也摇摇欲坠,很难再提供掩护功能了,鬼子再出动坦克强攻,这仗就难打了。”

  徐锐冷冷的道:“怎么,天不怕地不怕的石头,也怕了?”

  “怕?”石长庆脱下帽子,理了理头上的短发,哼声说,“咱老石自打来到这个世界,就从来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两人说话之间,地下掩蔽所的颤动逐渐停止了。

  不过无论徐锐还是石长庆,都没急于回到地面。

  这中间的原因,也很简单,一是小鬼子投掷了硫磺弹,这时候地面上的民房建筑还在剧烈的燃烧,在这样的滔天大火之中,他们就算是上到地面,也是根本呆不住的,所以,只有等到火势稍微变小,他们才可以再次回到地面。

  再然后按照小鬼子的一贯作风,在航空兵的轰炸结束之后,紧接着就一定是炮兵部队的炮火准备,炮击结束后,才会出动步兵展开最后的进攻,所以,现在着急忙慌的回到地表上去,正好让小鬼子的炮群炸个正着。

  他们察哈尔独立团,才不会干这样的蠢事。

  果不其然,片刻后,地下掩蔽所便再一次颤动起来。

  鬼子的炮击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看起来这次小鬼子也是动了真格了。

  半个小时之后,鬼子的炮声终于稀疏了下来,石长庆对着徐锐嘿嘿一笑,然后抓起钢盔扣在自己脑门之上,第一个登上上到地面的木梯,紧接着,徐锐带着卓力格图也顺着木梯上到了地面,这时候,整个地表的建筑早已经变得一片狼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