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3章 猛攻不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13章 猛攻不止

    小鬼子这次对城外街区的轰炸,跟之前的那几次有着本质的区别。



    在之前的几天,鬼子轰炸的重点一直是奉天城垣之内的核心城内,由于密集的防空火力网的存在,鬼子航空兵的轰炸效果其实非常一般,但既便是这样,鬼子航空兵也仍旧还是尽可能的出动高空水平轰炸机进行轰炸,偶尔还会在夜间出动俯冲轰炸机进行俯冲轰炸,但是轰炸的重点一直城垣内的核心城区,尤其是奉天军械厂所在的区域。



    但是城外的街区并没有遭到鬼子航空兵的大规模轰炸,甚至都没有遭到集群炮击。



    但是这回,小鬼子已经明显的意识到时间的紧迫性,或者说已经彻底丧失了耐性,所以直接出动包括俯冲轰炸机在内的大机群,对奉天城外的街区进行了大规模的狂轰滥炸,甚至还投下了大量的硫磺弹,紧接着又是大规模的集群炮击。



    所以,等到石长庆和四营官兵从各个地下掩蔽所重新上到地表,发现地表上的民房建筑早已经被炸得七零八落,而且这些民房建筑大多都是土木结构的,所以还在熊熊燃烧,这样大的火势,别说进入到民房废墟中隐蔽,站在街上都能烫死个人。



    徐锐上来时,石长庆正叉着腰站在大街上,唾沫横飞的骂娘。



    “行了,别骂了,如果骂人就能把小鬼子给骂跑,还用得着我们军人上战场?”徐锐冷冷的扫了石长庆一眼,又转身从卓力格图手中接过莫辛纳甘步枪,环顾四周一圈,然后忍着灼人的热意,爬上了一栋火势已经熄灭的民房。



    石长庆挠了挠头,当下命令部队进入阵地。



    尽管地表上的民房建筑大多都已经被烧毁,不少民房甚至还在熊熊燃烧,但是好在大街小巷中也布满了他们察哈尔独立团的街垒工事,凭这些街垒工事,他们察哈尔独立团仍旧可以跟小鬼子展开巷战,仍可以让鬼子每前进一步都付出惨重代价。



    徐锐端着莫辛纳甘步枪,爬上了那栋民房的二楼,这是一栋砖木混搭结构的洋楼,框架是砖砌,所以尽管木质楼板和房梁已全部烧光,但是整栋楼的结构受损不大,丝毫不用担心它会突然之间塌下来,把人给活埋了。



    不过,尽管要里的火势已经熄灭,但是笼罩在屋子里的热浪却还是非常灼人,徐锐和卓力格图才刚进入房子里还不到半分钟,两人就已经热得满头大汗,徐锐伸手试了一下二楼走廊的温度,少说也是六十度,这么高的温度,人趴着是受不了的。



    当下徐锐从身上脱下自己的军装,又打开水壶将军装给浇湿,然后将濡湿了的军装铺在走廊上面,然后才俯身趴倒在军装上,这下终于可以勉强忍受了,再然后,徐锐就将莫辛纳甘的枪口从护栏的一个缺口处伸出去,对准了前方大街。



    卓力格图则半蹲在距离徐锐大约五米外,举着望远镜给徐锐充观察手。



    在战场上,狙击手的威胁往往是最大的,但是狙击手在射击时需要全神贯注,这就难免会疏忽了对周围环境的监视,所以很容易遭到对方狙击手的猎杀,这时候,给狙击手配备一个观察手,通过望远镜随时观察周围的环境就显得十分有必要了。锦绣农妇



    而且,观察手除了可以提供预警,还可以给狙击手搜寻目标。



    趴倒在地军装上面之后,徐锐便迅速调整好呼吸,进入到狙击的状态。



    卓力格图则转动望远镜,在前方大约一百米外的两个街口来回的移动。



    片刻之后,卓力格图低低的叫道:“团长,十一点钟方向,大约有一个步兵小队,或许更多,后面还有一辆九五式轻型坦克负责掩护。”



    徐锐闻言,便立刻掉转莫辛纳甘步枪,对准了十一点方向。



    透过护栏的缺口,徐锐便清楚的看到,大约一个小队的鬼子步兵正端着三八大盖,贴着大街两侧的民房墙根,弯腰着慢慢的前进,在大街的正中央则是一辆九五式轻型坦克,在坦克的后面还跟着一部分鬼子。



    鬼子摆出了一个标准的步坦协同攻击队形。



    不过在巷战中,这样的标准的步坦协同队形也不好使,因为巷战的地形太复杂了,既便是通过小鬼子航空兵以及炮兵集群的狂轰滥炸,使得北门外的街区遭到大面积的摧毁,但是残存的民房的废墟,仍旧可以给守军提供掩护。



    前进了大约五十米之后,一道火舌突然从大街右侧的一栋民房内射出,一下就命中了九五式轻型坦克左后而的油箱,只听轰的一声响,小鬼子的这辆九五轻型坦克便顷刻间绽放成了一团巨大的火球,片刻后,坦克炮塔的顶盖从里边打开,然后一个鬼子从里边钻出,但是才刚从里边钻出来,整个人便被大火完全吞噬,落地之后,那个鬼子还试图通过翻滚弄熄身上的烈焰,但这根本就是徒劳,滚了两下之后,便再没有动静。



    沿着大街两侧推进的鬼子,还有跟在坦克后面的鬼子步兵,根本就没有闲暇救援,事实上也没人愿意救援,因为他们已经自顾不暇了,几乎是在刚才那发火箭弹射出的同时,趴伏在前方街垒后面的四营官兵也是猛烈的开火了。



    小鬼子的步坦协同还是弱,这方面不要说跟有徐锐这个穿越者作为主官的察哈尔独立团相比,甚至就是跟欧洲的列强,甚至跟美军比,都要略逊一筹,石原莞尔的第七军要不是在赤塔经历了一场炼狱式的恶战,就更加的不堪。



    但是第七军在赤塔是防御,而不是进攻方,既便偶尔打打反击,也只是局部战场的小规模反击,所以对步坦协同战术的使用非常之少,所以既便是第七军,在步坦协同方面的水平也很低,跟徐锐一手训练的察哈尔独立团完全没办法比。



    要知道,察哈尔独立团可是凭着步坦协同,碾压了华北方面军,紧接着又碾压了东三省的第一师团。



    言归正传,小鬼子用来掩护步兵进攻的坦克并没有发挥出预期的作用,就遭到埋伏在街边的火箭筒给摧毁了,尽管鬼子步兵迅即反击,利用轻重机枪、掷弹筒以及火箭筒,打塌了中国火箭手藏身的那一栋民房,但是坦克没了。

傀儡师的幸福生活

    没了坦克的掩护,鬼子进攻就进入到之前的老套路。



    这时候,却是徐锐这样的狙击手大展身手的时候了。



    徐锐转动枪口,很容易就从小鬼子的进攻队列中找到了一个掷弹筒手,那个鬼子躲在一堵断墙后面,已经将一具掷弹筒给架了起来,看他瞄准的方位,应该就是四营设在大街上的第一道街垒,没有任何的犹豫,徐锐轻轻的扣下了扳机。



    前方八十米外,那个鬼子掷弹手刚刚才摆好掷弹筒,正准备招呼副射手装填榴弹,却突然往前一扑,再没有任何动静,副射手急忙凑过来看时,却发现掷弹手的后半个头盖骨都已经被掀飞了,红白相间的脑浆涂得满地都是。



    “八嘎!”副射手咒骂一声,毫不犹豫的从地上抄起掷弹筒,然后伸出大拇指对着前方中国兵驻守的街垒比对两下之后,旋即对掷弹筒的射角进行微调,但是不等他调整好,又一颗子弹高速旋转着飞射过来,一下子就洞穿了他的脑袋。



    “噗!”副射手的脑后瞬间腾起一团血雾,倒在了血泊之中。



    “八嘎牙鲁!”带队的鬼子少尉刚刚过来,举着军刀试图引导掷弹筒打掉架在对面街垒上的中国重机枪,却正好看到鬼子副射手被击毙的一幕,看到这,鬼子少尉立刻怒了,当即收刀回鞘,准备亲自操纵掷弹筒。



    然而,鬼子少尉很快也步了两个鬼子掷弹手的后尘,被徐锐一枪击毙。



    由于徐锐这个狙击手的存在,鬼子的掷弹筒以及火箭筒始终无法发挥应有的威力,而负责掩护的仅有的一车九五式轻型坦克又已经遭到了摧毁,所以鬼子步兵始终没有办法摧毁掉架在前方街垒上的那挺Dshk重机枪。



    面对火力全开的Dshk大口径重机枪,鬼子的九二式重机枪毫无办法,歪把子轻机枪就更不用提,所以从正面主街进攻的一整个步兵小队就被压制在大街的两侧,始终无法向前推进分毫,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鬼子的伤亡开始急剧增加。



    不过鬼子明显也是发狠了,既便伤亡这么大,也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



    僵持了大约一刻钟,就在出击的这个鬼子步兵小队快要顶不住崩溃时,前方街口终于来了一辆九七式中型坦克,而且,在这辆九七式中型坦克身后以及左右两侧,又有至少一个步兵小队鬼子步兵在跟进,敢情鬼子的援军上来了。



    而且这次,小鬼子往前推进时就要谨慎多了。



    距离四营的第一道街垒工事还有至少一百米,鬼子坦克就不再往前走,而是缓缓转动炮塔将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那挺、正在猛烈喷吐火力的大口径德什卡重机枪,石长庆意识到了危险,正要命令重机枪小组转移却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鬼子坦克主炮的炮口、有红光猛然一闪,旋即前方德什卡重机枪阵地上便腾起了一团巨大的红光,紧接着爆炸产生的气浪瞬间便掀起了大量的砂粒以及烟尘,烟尘又快速弥漫开来,迅速笼罩整个环形街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