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4章 激烈巷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14章 激烈巷战

第七军的鬼子坦克兵的素养原本就不错,经历过赤塔会战之后,无论战斗经验还是战术素养都有了蜕胎换骨的提升,只是一发炮弹,就准确命中前方五十米外的环形街垒,刚刚还在猛烈喷吐火力的德什卡重机枪便立刻哑了。

  德什卡重机枪火力一停,刚刚被压制得头都抬不起来的鬼子支援火力便立刻又重新活跃起来,先后到来的两挺九二式重机枪,外加六挺歪把子轻机枪同时猛烈开火,密集的子弹顷刻间雨点般倾泄到四营的防御阵地上。

  顿时之间,四营的火力完全遭到了压制。

  趁这机会,原本弯着腰贴着大街两侧墙根一点点往前挪的鬼子立刻加速。

  徐锐便立刻将目标转向了鬼子的机枪手,抬手只是一枪,便准确命中了百米开外的一个鬼子重机枪手,那个鬼子兵的钢盔正前方立刻多出一个窟窿,后脑勺却喷出一团血雾,然后整个人向前一扑便再不动了,刚刚还在喷吐火力的九二式重机枪便立刻歇菜了。

  卓力格图平举着望远镜,将鬼子机枪手毙命的场景看在眼底,舔了下嘴唇,说道:“这是第十一个了,团长好厉害!”

  “这算啥。”徐锐撇撇嘴,再一拉枪栓,一发滚烫的黄铜弹壳便立刻从枪膛弹出来,又掉落在废墟上,落地后发出叮的一声轻响,徐锐接着再一推枪栓,又一发子弹便立刻被推入枪膛,然后迅速瞄准第二个鬼子重机枪手。

  “噗!”加装了销声器的毛瑟98K狙击步枪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却被战场上吵杂的枪声以及爆炸声完全遮掩,除了近在咫尺的徐锐和卓力格图两人外,既便是相距不到二十米外的四营官兵也是听不到。

  卓力格图兴奋的道:“打中了,第十二个!”

  徐锐嘿嘿一笑,再拉开枪栓时,却发现里边的弹仓已经空了。

  当下徐锐便又从挎包里取出一个子弹桥夹,然后压进枪膛里,再轻轻一拍,枪栓便已经合上,旋即又瞄准了刚刚接替上来的第三个鬼子重机枪手,徐锐的优先射击目标是鬼子两挺重机枪的重机枪手,因为相比起九二式重机枪,歪把子威胁要小。

  “噗!”又是一声沉闷的声响后,第三个鬼子重机枪当场毙命。

  “准!”卓力格图低低叫了一声,反正战场吵杂,也不怕被对面的鬼子听到。

  徐锐拉栓退壳,将又一发子弹推入到枪膛,又接着锁定了第四个鬼子机枪手。

  前后不到片刻,徐锐便已经连续射杀了鬼子的八个重机枪手,直接导致鬼子的两挺九二式重机枪射击中断,完全没有办法发挥出火力的优势,这个时候,鬼子的好几挺歪把子轻机枪也出现卡壳现象,导致步兵支援火力出现短暂卡顿。

  趁着这个机会,四营防御阵地上的几挺轻机枪立刻猛烈开火,将密集的子弹狂暴的倾泄到贴着大街两侧推进过来的鬼子步兵,顿时间,正端着刺刀嗷嗷叫着往前冲锋的鬼子步兵便一片片的倒在地上,后面的鬼子步兵见势不对,赶紧趴倒在地上。鬼医王妃

  三层小洋楼上,卓力格图的报数已经到了十九个,徐锐转动手中的毛瑟步枪,再次锁定了一个鬼子机枪手,再轻轻扣下扳机。

  “哦耶,二十!”卓力格图兴奋的低叫起来。

  徐锐轻哼一声,又往枪膛里压入五发子弹,然后再次举起毛瑟步枪。

  不过这个时候,对面的鬼子终于发现徐锐,尽管徐锐隐蔽得非常好,使用的毛瑟98K狙击步枪又加装了销声器,再加上战场的噪音,致使对面鬼子完全无法通过枪口焰以及枪声来确定徐锐的方位,但是,鬼子最终还是发现了徐锐。

  第七军的鬼子步兵可都是参加过赤塔会战的老兵,既便听不到枪声也看不到枪口焰,但他们仍旧可以凭借经验大致判断出狙击手的藏身方位,再给合被狙杀的那些个鬼子步兵身上的弹道方向,就基本可以锁定徐锐的藏身地点了。

  说起来,鬼子这时候才发现徐锐的藏身方位,已经是有失水准了。

  几乎是在徐锐开枪的同时,一个鬼子少尉猛的举起了手中的军刀,刀尖遥遥对准了徐锐的藏身方位,下一刻,鬼子的两挺歪把子轻机枪,以及二十多个鬼子步兵的三八大盖便同时对准徐锐的藏身方位猛烈开火,密集的弹雨顷刻之间狂暴的倾泄过来。

  徐锐一个前滚翻,来到二楼护栏的中间位置,这是他选择的第二狙击位。

  这栋小洋楼的二楼走廊差不多有十米的长度,外侧的水泥护栏也有十米,至少可以给徐锐提供三个狙击位置,刚才徐锐选的是左侧位置,如果换成没经验的,在左侧的狙击位遭到鬼子机枪火力锁定时,一定会选择距离更远的右侧狙击位。

  但是徐锐却没有,他反而选择了距离较近的中间位置。

  果然,几乎是在徐锐直起身的同时,除了原先的左侧,最右侧的护栏也被攒射而至的鬼子机枪打得烟尘四溅,徐锐如果选择了右侧方位,这个时候正好被打个正着,不过徐锐选了中间方位,因此躲过了鬼子的机枪火力。

  说时迟,那时快,徐锐又从第二狙击位跪坐起身,再然后抬手就是一枪,对面那挺打得最凶的九二式重机枪立刻又哑了,徐锐接着拉栓退壳、推弹上膛再举枪射击,刚刚替补上来的另一个鬼子机枪手再次遭到徐锐击毙。

  这时候,防御阵地上的机枪再次猛烈开火,将鬼子的机枪火力压了下去,这下徐锐就显得更加从容,选定好下一个目标再次扣动扳机。

  “哦耶,二十三!”卓力格图再次兴奋的叫嚷起来。

  徐锐推弹入膛,再次从护栏后面跪坐起身,正欲寻找下一个合适目标时,眼角余光忽然发现有个物体正在慢慢旋转过来,急扭头看时,却正好看到前方那辆九七式中型坦克的炮塔已经转过来,57mm口径的短身管主炮正在慢慢的上扬。五行术之落席情潇潇

  “阿图,快跳楼!”看到这,徐锐浑身的汗毛顷刻间倒竖而起。

  下一刻,徐锐没有片刻犹豫,一个前空翻,整个人便已经从二楼护栏后面翻下来,直到徐锐的身体越过护栏,最后一个楼字才喊出口,卓力格图愣了一下,才赶紧跟着跳楼,几乎是卓力格图的身体越过护栏瞬间,前方鬼子坦克的炮口便猛的一亮。

  下一刻,一发57mm口径的动能弹便已经准确的命中二楼护栏。

  只听轰的一声响,二楼护栏顷刻间被打碎,溅起漫天价的烟尘。

  动能弹在打穿了水泥护栏后,形成了翻滚,弹头所带的巨大动能顷刻间倾泄出来,瞬间形成一团巨大的气浪,席卷之下,这栋还算坚固的二层小洋楼便哗啦啦的垮塌了下来,顿时之间绽放起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那场面就如引爆了一个小型核弹。

  徐锐反应快,落地之后接着又是连续前滚,躲过了倒塌的废墟,只是被几小块溅射的碎砖块砸中了身体,并无什么大碍,卓力格图却是慢了半拍,落地之后还没来得及往前翻滚出两米远,二层的小洋楼便已经轰然倒垮了下来,一下把他罩个正着。

  “阿图!”徐锐不等烟尘散尽便又折返回来,凭着之前的记忆在漫天烟尘中摸索到了卓力格图胳膊,然后猛然发力将他从废墟中拽出来,也就是卓力格图牛高马大足够结实,这要是换成别人,这下没准直接就被徐锐拽成两截了。

  但既便卓力格图长得够结实,被徐锐拽出来后也疼得昏死过去。

  徐锐叫来两个老兵,命他们将卓力格图紧急送往城内野战医院。

  再抬头,便看到四营一连连长丁力已经大步走过来,片刻不见,丁力已经是满头满脸都是灰尘硝烟,右脸颊上还多了一道很明显的灼痕,看样子应该是被流弹灼伤的,这发流弹要是再偏少许,丁力这两个字就可以刻到石碑上了。

  “团长!”丁力喘息道,“鬼子的攻势太猛了,我们快顶不住了!”

  “我看到了。”徐锐点点头,又道,“实在守不住,那就退守第二道防线吧。”

  鬼子的攻势确实非常凌厉,但主要还是因为大街两侧的民房大多火势未熄,导致四营的火箭手没办法通过民房来机动,这就严重制约了四营火箭手的发挥,同时也严重的提升了鬼子坦克的杀伤力,导致四营官兵找不到反制鬼子坦克的有效手段。

  又守了片刻,眼看鬼子步兵都已经迫近到三十米风,这时候,双方都已经开始在互掷手雷或者手榴弹了,看到手下官兵的伤亡正在急剧的增加,丁力便果断下达命令,全连退守后方的第二道街垒。

  到傍晚时分,北门外街区的火势仍然还没完全熄灭,但枪声却稀疏了下来,在占领了差不多半个街区后,鬼子便停止了进攻,转而开始就地构筑街垒,准备迎接反击,通过之前的一系列的较量后,鬼子也逐渐摸清了察哈尔独立团的一些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