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6章 石原莞尔的算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16章 石原莞尔的算计

蒲河镇,在鬼子第七军的司令部。

  小鬼子也同样正在召开军事会议。

  石原莞尔最后一个走进大会议室,与会的十几个师团长、参谋长便齐刷刷起立,又向着石原莞尔齐刷刷顿首致意。

  石原莞尔跟着一顿首,然后双手虚压。

  与会的十几个师团长、参谋长才又重新坐回到位子上。

  石原莞尔的目光首先落在了参谋长矢野音三郎的脸上,沉声道:“矢野君,发给大本营的请罪电报发出去了没有?”

  “哈依!”矢野音三郎起身顿首应道,“已经发出去了。”

  “哟西。”石原莞尔欣然点头,又把目光转向参谋次长小泉纯三郎,说道,“小泉君,把你们参谋部拟定的作战计划跟大家说说吧。”

  “哈依!”小泉纯三郎站起身,先向着石原莞尔一顿首,然后大步走到悬挂着东三省地图的墙壁前,手指着地图讲解道,“考虑到察哈尔独立团已经在奉天城内构筑起极其严密的防空火力网,航空兵的轰炸不仅效果有限,而且还面临着严重的威胁,所以,再对奉天进行大规模轰炸已经不太可行。”

  顿了顿,小泉纯三郎又说道:“不能进行大规模的轰炸,就没办法摧毁察哈尔独立团在奉天城内修建的大量的永固工事,在这样的前提下,突入奉天城内与察哈尔独立团巷战,是很不明智的,毕竟察哈尔独立团一贯以善于巷战而著称于世。”

  “所以,最好还是将察哈尔独立团引诱到城外,在城外已经完全成为废墟的城区中跟他们展开巷战,这样察哈尔独立团在城内所修建的防御工事就成了摆设,然后,皇军却可以通过巷战不断的削弱察哈尔独立团的兵力,等到对方的兵力削弱到一定程度,再投入即将赶到奉天的T-34坦克发起总攻,必定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必定可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察哈尔独立团逐出奉天城!”

  “说的倒轻松。”矢野音三郎冷然道,“徐锐素来就狡诈,他又岂会放着奉天城内的坚固的防御工事不利用,却愚蠢的选在城外废墟跟鬼军展开巷战?”

  听到这,石原莞尔的眉头便立刻蹙紧,小泉纯三郎却险些偷笑出声。

  只因为,这并非是小泉纯三郎的判断,而是石原莞尔本人作的判断。

  当下石原莞尔皱眉说道:“矢野君错了,察哈尔独立团素来喜欢夜战,所以他们一定会在夜间反击,这个时候皇军就可以抓住机会,在城外废墟跟他们展开巷战,只要皇军能在巷战中消灭掉差不多两万敌军,就可以总攻了。”

  矢野音三郎道:“司令官阁下,这个两万的数字有何根据?”

  “当然。”石原莞尔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根据可靠情报,察哈尔独立团在闪击满洲国之前,总兵力应该在两万人左右,攻战奉天之后部队有过扩充,但是撑死了也就三万人,只要皇军能在巷战中消灭两万敌军,察哈尔独立团的兵力就会下降到临界点,这个时候再投入我们一直没有动用的T-34坦克群,就有很大机会将其一举击溃!”情若覆流年:我在云上想你

  矢野音三郎哑然,因为从理论上,石原莞尔的计划简直堪称无懈可击。

  矢野音三郎很想对石原莞尔说句,这仅仅只是理论上的分析,实战中根本会出现这样那样的状况,所以还是要做好最坏打算,不过话到嘴边却又被他咽回肚子里,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石原莞尔根本就不可能听他的。

  当下石原莞尔又对小泉纯三郎道:“小泉君,现在重点说说夜间的巷战,为了实现尽可能杀伤察哈尔独立团有生力量的目标,我们第七军恐怕只能在夜间与敌巷战,好在在赤塔战场时,我们也没少跟苏联红军打巷战。”

  小泉纯三郎重重顿首道:“哈依!”

  ……

  在东京,日本陆军部。

  闲院宫载仁连夜乘车赶到陆军部,陆军次长小矶国昭早已经带着陆军部的一干高级参谋等在大门外,至于陆军部长寺内寿一,却被闲院宫载仁派到关西检查预备役去了,这也是寺内寿一即将被调整的先兆,至于原因,当然是因为寺内寿一这个陆军部长和小矶国昭这个陆军次长的配合太过默契了,所以无论如何也要调整一个。

  小矶国昭不能够调整,那就只能够调整寺内寿一了。

  下了车,闲院宫载仁在小矶国昭和一干高级参谋的簇拥下匆匆走向军部大楼。

  闲院宫载仁边走边问:“小矶君,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满洲国的局面突然之间就出现这么大的状况?”

  “哈依!”小矶国昭一顿首说道,“满洲国军的反水,以及满洲国百姓的造反,发生得的确非常突然,不过这个并不是没有任何先兆的,事实上,早在两天之前就有好几个县的伪满洲国军反正,不过卑职去电询问时,石原君回电说这只是偶发事件,与之前他们第七军抓捕百姓充当人质没什么关系,所以卑职也就没有再行过问。”

  “八嘎!”闲院宫载仁闻言顿时脸色一沉,黑着脸说,“这可真是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之前我就担心第七军的这一行为有可能招致反噬,结果果然就招致了反噬,现在奉天周边几十县的满洲国军全都反水了,还有几百个村屯的老百姓也全部都揭竿而起,我倒要看石原莞尔还能有什么说辞?”

  小矶国照边走边说道:“卑职刚刚已经去电质询了。”

  说话间,两个老鬼子便已经在十几个高级参谋的簇拥之下走进了陆军部大楼。

  紧接着,一个少佐参谋便抱着一个文件夹走过来,走到小矶国照面之前猛然收脚立正然后重重顿首,大声报告道:“次长阁下,第七军回电!”

  小矶国昭看了闲院宫载仁一眼,大手一挥道:“念!”

  “哈依!”少佐参谋再一次顿首,打开文件夹念道,“大本营:由于卑职战法失当,导致奉天周边数十县之满洲国军民反水,并由此酿成较为严重之后果,特此向大本营致以最为诚挚的谦意,并电请大本营予以处罚。”万道星辰录

  “哼!”闲院宫载仁闷哼一声说,“总算他还有一点自知之明!”

  少佐参谋停顿了下,又接着念道:“不过大本营无需过多担心,关东军已经派出部队严密把控辽东及吉林边境,驻守旅顺要塞之海军陆战队也已北上盖县,奉天局势很快就能得到有效控制,另,卑职已经加强对奉天之攻势,半个月之内必定破城!”

  “哼!”闲院宫载仁道,“半个月内破城?石原君还真是敢夸口!”

  小矶国昭犹豫了一下后还是说道:“殿下,或许还真有这个可能。”

  “哦?”闲院宫载仁闻言轻哦一声,讶然说道,“小矶君认为也有这个可能?”

  “哈依!”小矶国昭重重一顿首,又说道,“因为石原君隐藏了一个撒手锏,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用过,如果等到攻守双方都筋疲力尽时再突然使出这个撒手锏,还真的有可能打察哈尔一个独立团一个措手不及,趁机拿下奉天!”

  “石原君隐藏了一个撒手锏?”闲院宫载仁道,“什么撒手锏?”

  小矶国昭道:“就是从苏联红军手中缴获的那千余辆T-34坦克!”

  “T-34坦克?”闲院宫载仁闻言愣了一下,说,“不是没有配套的柴油,这些坦克都扔在赤塔战场上没有开回来吗?”

  “并非如此。”小矶国昭顿首道,“事实上,在第七军接下回援命令之后,石原君就从哈尔滨及新京两地紧急调集了大量柴油,有了这批柴油,至少五百辆T-34坦克已经从赤塔战南下满洲国,此时差不多应该已经运抵新京了。”

  顿了顿,小矶国昭又道:“唯一遗憾的是,石原君从哈尔滨还有新京筹集的柴油数量并不多,勉强只够五百辆T-34坦克维持四五日,或者进行五百公里远距离机动,然后这批坦克就只能当成固定炮塔使用。”

  闲院宫载仁欣然颔首道:“那也是足够了。”

  顿了顿,闲院宫载仁又接着说道:“毕竟,苏联红军装备的T-34坦克要比皇军装备的九五式轻型坦克或者九七式中型坦克厉害多了,这一点已经通过赤塔会战以及至今仍未结束的西伯利亚会战充分证明过了。”

  “哈依!”小矶国昭顿首。

  “哟西。”闲院宫载仁再一次点头,又道,“那就再给石原君一次机会,看看他是否能在半个月之内攻破奉天,并消灭察哈尔独立团!”顿了顿,闲院宫载仁又道,“他要真能在半个月内打败徐锐这个帝国死敌,我就亲自觐见天皇陛下,提请晋升他为陆军元帅!”

  闲院宫载仁说觐见天皇,其实就是他自己说了算,因为以裕仁现在的情形,根本就不太可能拿主意,所以这事其实就已经板上钉钉,只要第七军消灭了察哈尔独立团,石原莞尔就可以凭借这一战功成功的晋升陆军元帅军衔。

  想到这,小矶国昭顿时间也是眼热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