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8章 白刃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18章 白刃战

“杀!”李蛋大喝一声,端着刺刀捅向一个鬼子。

  然而,那个鬼子一个闪身就躲过了李蛋这记捅刺,再顺势回转三八大盖,拿枣木做的枪托照着李蛋面门猛砸过来,李蛋猝不及防之下只是本能的缩了一下脖子,旋即便感到右脸颊猛的一麻,然后就眼冒金星什么都看不见了。

  敢情,李蛋被鬼子一枪托砸在了脸颊上,直接砸晕了。

  看到李蛋晕在了那里,却摇晃着没倒下,那个鬼子脸上便立刻露出一抹狞笑,旋即往后退了一步,再端着刺刀照着李蛋的心窝要害恶狠狠捅过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得噗的一声响,一截滴血的刺刀便从那个鬼子的胸口绽露出来。

  挨了这一刀之后,那个鬼子的身影便立刻僵在了那里。

  片刻之后,那个鬼子费力的想要回过头,看身后是谁偷袭他,却发现全身肌肉已经在顷刻之间丧失行动能力,小鬼子使尽浑身之力,都不能完成一个小小的扭头的动作,就这样在那里僵立片刻,终于呜咽一声颓然倒在地上。

  刚才救了李蛋命的却是五营营长岳振生。

  岳振生一刺刀捅死了那个鬼子兵,再过来轻轻的拍了下李蛋的脸颊,李蛋这才嗯啊一声洒醒过来,看到面前站了个人,条件反射的就想要端起刺刀捅人,然而,不等他举起刺刀耳畔便传来了岳振生的一声断喝:“李蛋,是我!”

  李蛋如梦方醒,错愕的道:“营长,是你?刚才出什么事了?”

  “刚才你小子差点没命了!下次可不要再这么大意了!我能救你一次,可救不了你两次三次!”岳振生说完,便端着刺刀大步流星冲进前方战场,跟一个手持军刀的鬼子军官对战起来,双方却斗了个旗鼓相当,短时间内谁也奈何不了谁。

  李蛋伸手摸了一下右脸颊,这时候却已经恢复知觉了,火辣辣一阵疼。

  然后李蛋就被彻底激怒了,捡起掉落在地的莫辛纳甘,咆哮着冲上去。

  “西内!”一个鬼子上等兵狞笑着,挡在了李蛋的面前,然后不由分说端起刺刀猛的捅过来,这次李蛋却是谨慎多了,先照着刺杀训练课上营长教的技巧一格挡,挡开了小鬼子捅过来的刺刀,再顺势倒转步枪,一枪托砸向鬼子上等兵面门。

  这只是个基本的刺杀动作,很简单,实战中却非常有效,刚才李蛋就没能躲开这招,现在这个鬼子上等兵也没能躲开,只听啪的一声,李蛋的枪托就重重砸在鬼子上等兵脸上,并一下就将鬼子上等兵右脸颊的骨骼都给砸碎了。

  鬼子上等兵托了一枪托后,也瞬间因为脑震荡丧失意识。

  趁着鬼子上等兵丧失意识,摇摇晃晃快要倒在地上之际,李蛋后退半步再以最快的速度收回步枪然后向前恶狠狠捅出,这下却没人来救鬼子上等兵,只听噗的一声脆响,那个鬼子上等兵已经被李蛋捅个透心凉。
不死战神
  心脏被刺刀,那个鬼子上等兵立刻呜咽一声倒在了地上。

  李蛋从鬼子身上拔出刺刀,一回头,却正好看到岳振生被那个鬼子军官一脚踹翻在了地上,然后就是一刀接一刀斩下,岳振生人在地上来不及爬起,只能双脚猛蹬地面,使得身体不断的向后滑行,虽然躲开了鬼子军官的军刀,却险象环生。

  李蛋便立刻端着刺刀冲向了那个鬼子军官,还剩两步时,李蛋脚下猛然一蹬,整个人便猛的腾空而起,然后借着腾空的机会,调整刺刀的角度对准那鬼子军官的背心要害,恶狠狠的捅刺了下去,眼看着就要捅进去了。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那个鬼子军官却仿佛长了后视眼似的,猛的一个侧身,李蛋的这一记志在必杀的凌空突刺,便紧贴着鬼子军官的前胸嗖的滑过去,仅仅毫厘之差,最终没能将那鬼子军官捅个透心凉。

  李蛋心下暗叫一声惋惜,正想着落地之后发动第二轮的攻击时,倏见寒光一闪,却是那鬼子军官的军刀已经照着李蛋腰间旋转了过来,这一刀要是斩实了,李蛋绝不怀疑,他一定会被鬼子军官生生斩成两截。

  间不容发之际,李蛋猛的竖起莫辛纳甘步枪挡在身前,霎那间,鬼子军官的这一刀便斩在了步枪的枪托上,只听噗的一声响,坚硬的枪托已经被斩为两截,军刀余势未竭之下,又斩在了李蛋的身上,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因为枪托挡这一下,导致鬼子军刀的方向被带偏,所以这一刀只在李蛋的胸口留下一道倾斜的两尺多长的伤口。

  但既便是这样,李蛋也是疼的嗷的叫起来,人也一下瘫软在地。

  那鬼子军官却不会因此就饶李蛋一条小命,一脚前踏,便将李蛋的身体踩在了脚下,然后回转军刀便照着李蛋的心口恶狠狠的刺下来,李蛋有心想要挣扎,向体却是无法动弹,所以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鬼子军官的军刀捅下来。

  眼看军刀就要刺进李蛋心口,那鬼子军官忽然一趔趄,刺下来的军刀便歪向了一侧,仅仅毫厘之差没能刺穿李蛋的心脏,但是左肺叶却被刺穿了,李蛋便再次杀猪般惨叫起来,并且感觉到生命力正在快速的消褪。

  刚才那鬼子军官的这一趔趄,却是被岳振生撞了一下。

  只不过这一撞并不致命,反而将鬼子军官彻底激怒了。

  “八嘎牙鲁,中国人,西内!”鬼子军官暴虐的咆哮着,挥舞着军刀再次向着岳振生斜斩下来,岳振生原本就已经负伤,勉强躲开了两刀,第三刀时终于被鬼子军官劈个正着,一条右胳膊顿时齐肩被卸下,鲜血顿时之间溅了一地。

  岳振生挨了这一刀后,整个人就更是虚弱不堪,紧接着又被鬼子军官一刀捅穿胸口。

  眼睁睁的看着营长死在面前,而且还是因为救自己而死,李蛋顿时间彻底的暴走了。

  “营长~~”李蛋犹如受伤的野兽仰天咆哮一声,然后一个翻身便坐了起来,这一刻,胸口的重伤竟然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翻身坐起来之后,李蛋又顺手抄起莫辛纳甘,大步流星迎向鬼子军官,竟完全没有考虑双方实力的巨大差距。摄政王的绝宠毒妃

  没有人注意到,李蛋原本漆黑的双眸忽然间红了,红得就像有两团火在烧。

  “嘿嘿,找死!”鬼子军官听到了李蛋的咆哮声,回头一看见是手下败将,嘴角便立刻绽起一抹嘲弄之色,然后扬起军刀毫无花巧的斩下来。

  这时候,李蛋也已经到了鬼子军官的面前,端起步枪毫无花巧的一记突刺。

  这一记突刺平平无奇,但鬼子军官却瞬间如同见了鬼似的,顿时脸色剧变,忙不迭的收刀想要闪避,却还是慢了!只听得噗的一声响,李蛋的刺刀便已经捅进鬼子军官胸口,虽然躲开了左胸,但是右胸及右肺叶还是被捅穿了。

  太快了,李蛋的这一记突刺实在是太快了,快到鬼子军官根本来不及躲避。

  不过这鬼子军官的确厉害,挨了一刀之后,居然还能反击,反手扬起军刀,向着李蛋的咽喉抹过来,但是李蛋更加快,不等军刀及身,李蛋的左手便已经闪电般探出,一下就攥住了鬼子军官持刀的右手腕,然后猛然发力一拧,只听喀巴一声,鬼子军官的右手小臂便被李蛋硬生生的拧断,断裂的骨刺甚至刺破了皮肉,暴露在空气中。

  因为营长岳振生的死,李蛋竟然奇迹般的暴走了,像当初地瓜一样暴走了,无论是速度、反应,还是力量,全都硬生生的提升了一大截!面对彻底暴走的李蛋,那个鬼子军官完全就丧失了反抗能力,连遭重创之下软瘫在了地上。

  李蛋却恨极了那鬼子军官,见状犹不肯放过,当下举起右脚照着鬼子军官的脖子上恶狠狠的踩下,只听得喀嚓一声响,鬼子军官的颈骨便立刻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弯曲过来,却是整个颈骨都被这一脚生生踩碎了。

  两下干掉鬼子军官,李蛋再抬头看时,却发现整个战场都被一片血色所笼罩着。

  血色中,刚刚还在大街上殊死搏杀的双方将士已经从数百人锐减至不到五十人。

  恍忽中,李蛋正要寻找下一个猎物时,十二点方向突然绽起一团团耀眼的红光,旋即便有几辆黑黝黝的坦克从废墟后面冒了出来,李蛋便不假思索的端着刺刀,一个转身,准备迎向鬼子坦克,这个时候,一声断喝如炸雷般在李蛋耳畔猛然炸响:李蛋!

  李蛋顿时惊醒过来,原本血红双的妖异双眸也瞬间褪去血色,恢复原来的黑色。

  再然后,李蛋便看到了冷铁锋,刚叫了一声冷铁长,便瘫倒在了冷铁锋的怀里。

  冷铁锋便赶紧拖着重伤的李蛋,一个闪身躲到断垣残壁后面,只听轰的一声响,冷铁锋刚刚所在的方位便被打得烟尘四溅,但是鬼子坦克也没嚣张太久,只听呲啦一声响,一发火箭弹便拖着长长的尾焰击中了坦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