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9章 伤亡惨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19章 伤亡惨重

    黎明之前,激战了整整半个晚的街区终于沉寂下来。 



    察哈尔独立团的反击部队最终还是没能将鬼子完全逐出北门外街区,鬼子凭借炮兵的掩护,仍旧牢牢的占据着最外围的两条横街,这一来,天亮后他们不必再从城外野地发起进攻,而可以直接以这两个街区为前进基地发起进攻,作战效率高得多。



    当第一缕阳光终于从东方天际洒落时,察哈尔独立团主动后撤百米,而小鬼子也非常默契的没有追击,双方之间迅速脱离了接触,无论对于察哈尔独立团来说,还是对鬼子而言,这个时候都急需时间舐舔自己身的伤口。



    没过多久,伤亡数字便迅速统计出来。



    在昨天晚的反击,负责北门战场的五营伤亡了一千余人,其阵亡八百余人,这个阵亡率可是相当之高的!也是说,只是一次夜间反击,五营损失了将近一半人,要是再来一次这样的夜间反击,五营基本可以撤销编制了。



    负责东门战场的六营,负责西门战场的七营也差不多。



    全团的伤亡数字竟然超过三千人,其阵亡近两千人!



    看着这两个触目惊心的数字,王沪生的双手都在微微的颤抖,仿佛抓在手里的这张薄薄的小纸片竟有着千钧之重!三千多人,这可是三千多条鲜活生命!一个晚,仅仅只是一个晚,这三千多个活生生的汉子变成了三千多具冷冰冰的尸体!



    更令人痛心的是,相当一部分将士的遗体都没能从战场收回!



    深吸了一口燥热的空气,王沪生却还是压抑不住哀伤的情绪,颤声问道:“阿杰,伤亡怎么会这么大?尤其是阵亡率为什么这么高?”



    按理来说,察哈尔独立团是攻方,从始至终都牢牢的控制着交战的区域,所以负伤的将士有足够的机会和时间得到救护,因此阵亡率应该非常低才对,而鬼子因为丧失了对战场的控制权,阵亡率会高得多,但是现在却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杜俊杰叹息一声,黯然说道:“主要是白刃战太残酷了,负伤的基本都阵亡了。”



    “白刃战?!”王沪生一下跳起来,声嘶力竭的吼道,“反击之前我和老徐已经反复强调过了,不到万不得已不允许白刃战,他们为什么不听?为什么不听呢?!”因为心疼阵亡官兵,王沪生的情绪一下完全失控。



    徐锐拍了拍王沪生肩膀,说:“老王,你冷静些。”



    “我冷静不了!”王沪生一下甩开徐锐的手,接着又把怒火倾泄到徐锐头,无愤怒的道,“还没说你呢!我们明明在城内构筑了更完备的防御工事,甚至还挖了四纵四横的主坑道,放着这么坚固的防御工事不用,却非得在城外已经成为废墟的街区打反击,现在满意了吧,一个晚损失了三千多将士,这下你满意了吧?唵?!”



    整个团部一片寂静,只有王沪生的咆哮声一声接着一声响起。



    王沪生发泄了半天,冷铁锋才道:“老王,你错怪老徐了,老徐并不是为了保全城内防御工事而罔顾将士牺牲,更不是存心想要在城外的废墟打反击,而是因为石原莞尔这个老鬼子太过狡猾,如果直接不反击而缩回城内坚守,这个老鬼子可能暂时停止进攻,转而将矛头对准奉天周边的伪军以及农民武装!”以身相许



    “是啊!”杜俊杰也紧接着解释道,“以鬼子第七军的实力,如果石原莞尔现在改变作战方向,我们察哈尔独立团是无能为力的,恐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奉天周边反正的伪军及揭竿而起的农民武装被鬼子第七军逐一歼灭。”



    冷铁锋又接着说道:“这样一来呢,我们察哈尔独立团虽然可以轻松完成在奉天坚守六个月的目标,但是在完成这一目标之后,还是只能从奉天突围!”



    顿了顿,冷铁锋又道:“但是反过来,如果能够给予石原莞尔一点虚假希望,从而将鬼子第七军牢牢牵制在奉天,那么奉天周围的伪军及农民武装有足够的时间壮大,然后等鬼子第七军的有生力量下降到一个临界点时,我们可以发动全面反攻,如此一来,鬼子第七军有可能彻底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东三省能光复了!”



    说白了,察哈尔独立团现在是在拿人命填,填出光复东三省的一条血路来!



    在冷铁锋还有杜俊杰的连番劝说和解释之下,王沪生终于恢复冷静,叹息道:“老徐其实早说了,道理我都懂,只是一下牺牲这么多,我这心里有些过不去,而且我更担心,这样子耗下去,我们未必能够耗得过小鬼子,毕竟,鬼子可是有十五万人,而我们察哈尔独立团扩编之后,也五万人!兵力相差了整整三倍!”



    “这你放心!”徐锐终于发话了,笃定的说道,“老王,我向你保证,最先坚持不住的一定也只能是鬼子,而绝对不会是我们察哈尔独立团!”



    王沪生说道:“老徐,你真这么自信?鬼子还没动用-34坦克呢!”



    徐锐冷然道:“鬼子手握撒手锏,我们难道没?”稍稍停顿了一下,徐锐又道,“真到了刺刀见红那天,我们察哈尔独立团会用海量的反步兵定向雷告诉鬼子,奉天城区,对于他们来说是地狱,他们每前进一步都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



    王沪生再次叹息一声,说道:“好吧,我总是说不过你。”



    看到王沪生的情绪已经完全平复下来,冷铁锋忽又说道:“老王,其实昨夜一战也不全是环消息,还是有一个好消息的。”



    “哦?”王沪生问道,“什么好消息?”



    冷铁锋说道:“因为五营长岳振生的牺牲,李蛋也暴走了!”



    “李蛋暴走?”王沪生还没有说话,徐锐忍不住问道,“跟地瓜一样的暴走?”



    “那是当然,要不怎么能说是暴走?”冷铁锋嘿然说道,“我们狼牙大队很快又要迎来一个暴走队员了。”



    “这倒的确是个好消息。”王沪生点点头,又道,“不过,昨天晚的反击战,伤亡还是有些大了,能不能打个打法?”



    徐锐、冷铁锋只能够苦笑。TFBOYS四叶草只为遇见你



    ……



    心疼损失的不止王沪生一个人,还有石原莞尔这个老鬼子。



    因为这时候,鬼子的伤亡数字也已经统计出来,说起来有些让人难以接受,鬼子的伤亡数字竟然要察哈尔独立团少一些,只有两千余人!而且不是一个战场的伤亡,而是三个战场加起来的数字,只不过,由于鬼子没能控制战场,所以负伤也意味着阵亡,这两千多的伤亡基本是阵亡数字了。



    这也是说,在阵亡数字面,双方打成平手。



    对这个结果,石原莞尔这老鬼子还是有些心疼。



    原因很简单,因为第七军在打完赤塔会战之后,并没有经过片刻的休整,也是说现在剩下的这些官兵,全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全都是精锐之的精锐,所以每阵亡一个都是重大损失,可现在,一夜之间阵亡了两千多!



    如果算之前的几天以及在铁岭之战的伤亡,第七军更是已经阵亡了一万多人,这基本是一个三单位制师团的步兵数量!也是说,这短短几天的战斗下来,他的第七军团已经损失了一个三单位制的步兵师团!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察哈尔独立团的伤亡只会他们多而不会他们少。



    小泉纯三郎顿首道:“司令官阁下,虽然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但据估计,在昨夜的反击战,察哈尔独立团的伤亡数字一定会大大超过皇军的伤亡数字,保守估计,察哈尔独立团也至少伤亡了五千人!”



    “五千人?”石原莞尔却保持着足够的清醒,摇摇头然后说道,“小泉君,你恐怕过于乐观了,按照我的估计,察哈尔独立团的伤亡数字顶多也三千人,考虑到他们从始至终控制战场,伤员可以及时得到救治,所以其阵亡数字充其量也一半!”



    停顿了下,石原莞尔又说道:“也是说,昨夜一战其实是我们皇军输了。”



    “司令官阁下……”小泉纯三郎不服气,刚想要辩解时却被石原莞尔制止了。



    石原莞尔制止了小泉纯三郎,接着说道:“不过,既便是按照这样的伤亡率,最先支撑不住的也一定是察哈尔独立团,而不会是我们皇军,毕竟,我们足足有十五万人,而察哈尔独立团撑死了也三万多老兵。”



    “哈依!”小泉纯三郎重重顿首。



    石原莞尔又道:“小泉君,-34坦克运到哪里了?”



    “已运抵新京。”小泉纯三郎道,“不过从新京到奉天的的铁路线已经遭到破坏,所以无法再从铁路运输了,而只能依靠-34坦克自身机动,这又要消耗掉一半的柴油,所以只能保证一个师团的-34坦克来奉天。”



    “一个师团的-34么?足够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