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0章 双辽县游击总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20章 双辽县游击总队

    在奉天,二营指挥部。

    林蔚迈着标准的齐步走进房间,啪的挺身立正:“报告!”

    正在图上作业的何书崖便立刻放下手中的圆轨,先是回了一记军礼,然后上前跟林蔚握手,一边说:“林连长,你来的正好。”

    林蔚道:“营长,是不是又轮到我们二营上阵了?”

    “是的,今天白天又轮到我们二营防御北门阵地。”何书崖点了点头,又道,“不过这跟你们一连没啥关系了。”

    “凭啥?”林蔚一听立刻就急了,不高兴的叫道,“营长,你凭啥不让我们一连参加战斗?营长你做事不公平,我找团长去!”

    “你不用找团长了。”何书崖说道,“因为这是团长的意思。”

    “说啥,这是团长的意思?”林蔚闻言一张脸立刻垮了下来。

    如果这真是徐锐下的命令,那他找徐锐还有鸟用?倒是可以试着去找政委,不过政委说话也未必管用,许多时候政委都听团长的。

    看着林蔚就跟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下来,何书崖忍不住笑了。

    看到何书崖失笑,林蔚立刻来了精神,问道:“营长,你骗我的,是吧?”

    “我骗你做什么。”何书崖笑着摇摇头,又道,“不过,团长给你们一连单独下达了一个作战命令这倒是真的,你要是实在不想去,我可以考虑让二连顶替你们前去。”

    “别别别,别啊。”林蔚闻言立刻急了,问道,“营长,你快说说啥命令?”

    “是这样。”何书崖脸色一肃,沉声道,“由于鬼子大肆抓捕百姓当人质,在奉天周围各县激起了民怨,导致十几个县的伪满洲**以及百姓反正,这个你是知道的,是吧?”

    “我知道。”林蔚连连点头道,“为此嫂子都带着工作组前往奉天周边各县搞宣传。”

    林蔚口中的嫂子,自然就是宣传部长梁一笑了,梁一笑跟何书崖已经结婚小半年了。

    说到梁一笑,何书崖的脸上立刻流露出一抹思念之色,两人毕竟新婚不久,正是如胶似膝的时候,骤然分开自然想念得紧,不过很快,何书崖便将这份思念压在心底,脸上的神色也恢复了一贯的冷静。

    何书崖接着说道:“奉天周围十几个县的伪满洲**以及老百姓纷纷反正,石原莞尔这个老鬼子并没有坐视,而是派出了多个步兵联队前往镇压,由于缺乏组织以及战斗经验,反正的伪军以及农民武装没办法跟鬼子正面抗衡,处境不妙。”

    林蔚道:“不对啊,团长不是派了十营前去,十营在干吗?”

    何书崖没好气的道:“十营反正之前也是伪军,能跟我们比?”

    林蔚嘿嘿一笑,说:“这倒也是,说到战斗力,这些伪军可是差远了。”

    “所以,团长才决定派一支精锐的小部队前往,将这些反正的伪军以及农民武装组织起来,免遭鬼子各个击破。”何书崖道,“经再三甄选,团长选中了你们连。”重生帝女凰途

    林蔚啪的挺身立正,昂然道:“请营长转告团长,一连保证完成任务!”

    “很好!”何书崖拍了拍林蔚的肩膀,接着说道,“除了你们一连之外,还会有韩锋队长所率领的半个狼牙大队配合行动。”

    林蔚道:“那就再好不过了。”

    ……

    当下林蔚便率领一连的六百多官兵,从地道出城。

    尽管现在是大白天,不过林蔚一点都不担心会暴露行踪,因为地道的出口选在奉天城外的苞米地里,此时城外的苞米长势更盛,毁便是鬼子的侦察机从低空掠过,也很难发现隐藏在苞米地深处的地道口。

    从地道出了城之后,林蔚便率领一连直奔双辽县城而来。

    双辽县城是徐锐给林蔚选的第一站,因为双辽县城的伪满洲**第八团的战斗力相对比较强,潘勇的第十营主力就在双辽县城,更重要的是,韩锋率领的半个狼牙大队此时也已经汇聚到了双辽县城附近,徐锐正在酝酿一次大的动作。

    徐锐选择双辽作为突破口,还因为双辽位置绝佳,因为从双辽往东可以威胁四平,切断新京到奉天间的铁路线,向西可以威胁通辽,切断连通东三省的另一条重要的公路线,向北可以直接威胁伪都新京,向南更可以威胁第七军身后,支援团主力在奉天的防御作战,真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经过一天的强行军,林蔚的一连终于在深夜时分进入双辽县地界,不过这个时候,双辽县城早就已经失守多时,余奇率领的伪满洲**第八团已被逐出城外,值得庆幸的是,余奇的部队已经跟潘勇率领的十营主力汇合一起。

    “林连长你可来了。”潘勇伸出右手想跟林蔚握手。

    林蔚却是啪的立正,向着潘勇敬了一记标准的军礼。

    尽管潘勇曾是伪军,但那只能代表过去,现在潘勇正儿八经是独立团的一个营长,是他林蔚的上级,而且按照团部的指示,林蔚的一连、潘勇的十营、余奇的伪满洲**第八团还有双辽县的所有的上百支农民武装都将合编为双辽县游击总队。

    这支游击总队的总队长将由余奇担任,潘勇担任副总队长。

    而林蔚的职务则是双辽县游击总队的参谋长,兼任党代表。

    所以无论从独立团这边论,还是从即将成立的双辽县游击队总队论,潘勇正儿八经都是林蔚的领导,敬礼那是必须的。

    见过礼,林蔚又拿出团部的命令,当众念了。

    对于徐锐的命令,余奇没有意见,潘勇就更不会多说什么,至于双辽县的那上百支农民武装就更不会有意见,对于他们来说,能够有名震天下的察哈尔独立团的正规军来领导他们抗击小鬼子,那就是天大的好消息了。

    花了没多少时间,双辽县游击总队的领导机构便迅速成形。古剑奇谭:咫尺相思

    紧接着,林蔚又召集双辽县游击总队的几十个大队长开会,说是开会,其实主要目的还是见一个面,认个脸,然后统一号令。

    清理出头绪之后,林蔚才有时间跟余奇、潘勇开闭门会议。

    林蔚先问余奇道:“大队长,现在双辽县城是个什么情况?”

    对于林蔚这个游击总队的参谋长,余奇还是十分的尊重的,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察哈尔独立团连长,不像潘勇只是因为机缘凑巧闹了个独立团的营长,而且,余奇还听说林蔚还是青训营学员,这个可是不得了,因为这意味着他是徐锐的门生!

    当下余奇略带恭敬的说道:“林参谋长,是这样,前来扫荡双辽县城的鬼子足足拥有一个步兵联队,鉴于小鬼子势大,我们就没敢正面硬抗,而是主动撤离了县城,昨天傍晚小鬼子占了县城,若不出意外的话,今天肯定会外出扫荡。”

    林蔚道:“就是说,我们还没有跟鬼子正面交战过?”

    “没有。”潘勇道,“但是之前鬼子以小队、中队甚至大队为单位前来抓捕人质时,我们曾经伏击过鬼子多次,还消灭了好几百个鬼子。”

    “这个没有关系。”林蔚摆了摆手,又说道,“也就是说,前来扫荡双辽县城的鬼子并不知道我们的确实底细,既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也不知道我们的装备水平、训练水平!这就给了我们智取的机会!”

    “智取?”余奇道,“怎么智取法?”

    林蔚想了一下说道:“我们这么办,先别急着将各乡、各屯的独立大队集中起来,就让他们留在原地,等着小鬼子上门来扫荡,等鬼子到来之后,象征性的放几枪就赶紧撤,千万不要正面交锋,这样一来可以保存有生力量,二来还能尽可能的疲惫鬼子。”

    停顿了下,林蔚又说道:“更重要的是,这么做还能够极大的麻痹鬼子,使得他们误认为双辽县的抵抗武装不过如此,从而慢慢的丧失警惕之心,这样,就为到最后我们游击总队主力打他们的伏击创造了条件。”

    看到林蔚片刻之间便制定了一可切实可行的作战计划,潘勇还有余奇不由得叹服,人家正规军的干部就是不同,对于别人来说,制定一个好的作战计划比登天还难,可是对于他们来说,拿出一个又一个的作战计划就跟吃饭睡觉一样平常。

    不过余奇心下还是有所担心,问道:“最后的伏击,有把握吗?”

    林蔚点点头,对十分笃定的语气道:“把握是有的,只要能通过白天的消耗战术,成功的耗掉鬼子锐气,同时麻痹鬼子,这一战就不会有问题!”顿了顿,林蔚又接着说道,“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们恐怕还得选一个合适的伏击地点。”

    “伏击地点?”余奇提议道,“要不就选在黑瞎子沟吧?”

    “黑瞎子沟,这地儿我听过。”潘勇道,“据说挺凶险的。”

    “恐怕不行。”林蔚却摇头说,“在险要的地形行军,鬼子一定会相应的提高警惕,最好还是选一个足够隐蔽但不会提高鬼子戒备心理的地方。”

    余奇盯着眼前摇曳的苞米叶,眼睛忽然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