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3章 图穷匕见-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23章 图穷匕见

一边养精蓄锐了一天,一边却劳累了一天,而且还没来得及进食,所以双方官兵的体力及精力完全不在一个水准,何况参与进攻的三个游击大队并不是民兵,尤其是林蔚带来的六百多官兵,更是百战老兵,结果也就可想而知。

  混战持续了不到片刻,整个步兵第三十六联队便已经死伤过半了。

  如果步兵第三十六联队的指挥体系还完整,剩下的几百个鬼子或许还会顽抗到底,可现在步兵第三十六联队的联队长以及联队副都已经被击毙,整个步兵联队已经丧失指挥,所以剩下的三百多个鬼子便立刻丧失了抵抗的意志。

  混乱中也不知道谁先带的头,三百多鬼子四散而逃。

  林蔚见状也没有下令去追杀,因为在战场的外围还有双辽县游击总队的两万多民兵在等着这几百个鬼子,就让这些倒霉的鬼子淹没在民兵的汪洋大海中吧,他们还是趁着天色还没有完全黑抓紧打扫战场才是正经。

  过了没一会,余奇和潘勇也先后来到战场。

  看着横七竖八躺满一地的鬼子尸体,余奇不由咋舌,既便是最保守估计,躺在公路上面的鬼子尸体也至少有上千具之多!这才多长一点儿时间?就歼灭了鬼子一个步兵联队?而且当场击毙一千多,这种战绩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林蔚嘿然道:“总队长,还有副总队长,只要战术运用得当,小鬼子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更非不可战胜!”说到这里,正好看到韩锋带着几个狼牙过来,便又说道,“如果能有狼牙的协助,事情就更加简单了。”

  余奇深以为然的点头,他已经亲眼见证狼牙的锋锐。

  停顿了一下,林蔚又对余奇说道:“总队长,双辽县的鬼子已经遭到我们的重创,剩下的鬼子残兵也不可能逃脱民兵的追杀,所以我们也应该告别了!”

  “啥,告别?”余奇错愕的问道,“小林,你这话什么意思?”

  韩锋替林蔚说道:“林参谋长的意思是说,他们还得去别处,帮助别的县的民兵对付扫荡的鬼子。”

  余奇惋惜的说道:“小林,还有韩队长,希望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

  “肯定有机会的。”林蔚啪的挺身立正,敬礼道,“而且我相信,这一天已经不远,因为东三省很快就要光复,那时候我们就能再次见面了。”

  “好。”余奇回礼,说道,“那就到时候再见了。”

  ……

  转眼间一夜过去。

  在奉天的蒲河镇,鬼子第七军司令部。

  急促的脚步声中,矢野音三郎铁青着脸走进了作战室。

  因为跟参谋次长小泉纯三郎关系恶劣,所以矢野音三郎被石原莞尔赶出去专门组建了一个指挥部,专事负责指挥对奉天周围各个县的叛军的围剿,不过石原莞尔还是够意思,先后两次足足拨给了矢野音三郎八个步兵联队。

  矢野音三郎在到任之后也是兢兢业业,全身心扑入到对叛军的围剿以及扫荡之上。

  但是,遗憾的是,矢野音三郎这次的对手并不是单纯的反水的伪洲国军或者民兵,而是有察哈尔独立团的正规军支援、甚至于有狼牙特种兵支援的伪满洲国军以及民兵武装,所以矢野音三郎的围剿工作很不顺。

  先是在昨天下午,扫荡双辽县的步兵第三十六联队在县城附近遭到伏击,联队长石川真央以下千余皇军官兵集体玉碎!

  紧接着,在昨天午夜时分,负责扫荡昌图县的步兵第七联队,在宿营时竟然遭到了叛军的夜间袭击,而且在激战之中,叛军竟然展现出了严密的组织性,各种战术的运用更是娴熟的让人发指,半晚上激战下来,步兵第七联队竟然遭到空前重创。

  就刚才,步兵第七联队发来电报,要求司令部紧急战术指导。

  要不然,步兵第七联队的五百多残兵就要被叛军一举歼灭了!

  然而矢野音三郎手中已经没有援军可派,不要说是一整个的步兵联队,甚至就连一个步兵大队都没,所以只能来找石原莞尔,向第七军司令部紧急请求战术指导,矢野音三郎相信石原莞尔不会眼睁睁看着外出扫荡的几个步兵联队被逐一吃掉。

  矢野音三郎的脚步声立刻吸引了作战室里几个高参的注意。

  正跟石原莞尔低声交谈什么的小泉纯三郎闻声也抬起了头,见是矢野音三郎,小泉纯三郎的嘴角便立刻流露出一抹嘲讽之色,尽管矢野音三郎是他理论上的顶头上司,但是因为有石原莞尔的支持,他早已经不把矢野音三郎这个上司放在眼里。

  石原莞尔虽然没抬头,但已经听出是矢野音三郎的脚步声。

  当下石原莞尔便问道:“矢野君,是不是扫荡的事遇阻了?”

  “哈依!”矢野音三郎重重顿首,满脸苦涩的道,“继步兵第三十六联队集体玉碎之后,步兵第七联队也遭到重创,现在只剩不到五百残部被困在昌图县城,请求军团司令部紧急战术指导。”停顿了下,矢野音三郎又道,“司令官阁下,请您务必尽快派谴援军。”

  “援军?”石原莞尔终于抬起了头,直直的盯着矢野音三郎,“恐怕不会有援军。”

  “纳尼?”矢野音三郎闻言便一愣,错愕的说道,“司令官阁下,你不准备派援军?”

  “我为什么要派援军?”石原莞尔摇摇头,又说道,“矢野君,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步兵第三十六联队为什么会在双辽县城集体玉碎,而步兵第七联队又为什么会在昌县图城遭到重创?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这背后有什么原因?”

  “哈依!”矢野音三郎重重顿首道,“司令官阁下说的这个问题,卑职也已经考虑过,如果卑职没猜错的话,双辽县还有昌图县的叛军明显已经得到了察哈尔独立团的军事援助,否则他们不可能有这样严密的组织,更加不可能如此娴熟的运用战术。”

  “矢野君,你说的对,全对。”石原莞尔点点头,旋即又摇头道,“但是,你没有说到点子上,这个问题的关键是,为了增强奉天周边的各路叛军的战斗力,徐锐这个家伙竟然蠢到派出宝贵的兵力支援他们!也就是说,现在察哈尔独立团的兵力更加的少了!”

  小泉纯三郎接着说道:“徐锐这家伙蠢到分散宝贵的兵力支援城外的叛军,但是我们却不能够跟他犯一样的错误,将极其宝贵的兵力分散到没有用的方向!事实就是,与其将宝贵的兵力用来对付这些叛军,还不如留在奉天对付察哈尔独立团主力。”

  “索代斯奈。”石原莞尔欣然点头,又对矢野音三郎说道,“所以,矢野君,我这里不会有一个兵的援军调拨给你,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凭借手中现有的兵力,在尽可能保全自己的前提下,再尽可能的扑灭各县的叛军。”

  “哈依!”矢野音三郎只能顿首应是。

  石原莞尔却再没有理会矢野音三郎,转而扭头对小泉纯三郎说道:“小泉君,经过了这几天的恶战,察哈尔独立团的伤亡数字至少也已经超过了一万五千人,既便这一万五千人中大部分只是负伤,并没有阵亡,但是短时间内这些伤员也不可能重新踏上战场了。”

  “哈依!”矢野音三郎重重一顿首,又道,“这也就是说,察哈尔独立团现在剩下的可战之兵,满打满算也就一万余人!这已经属于是一个临界点了!如果皇军在这个时候投入所有的T-34坦克,从北、西、东三个方向同时向奉天发起总攻,一举击溃察哈尔独立团并将之逐出奉天城,就是大概率事件。”

  “哟西!”石原莞尔欣然点头,旋即又道,“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今天还是先不要急于发起总攻的好,还是再在城外的废墟跟察哈尔独立团消耗一天,这样也能尽可能多的消耗对方的有生力量,明天总攻得手的机会也会更高。”

  “哈依!”小泉纯三郎顿首道,“司令官阁下英明,卑职佩服。”

  石原莞尔摆了摆手,旋又问道:“哦对了,参战的三百多辆T-34坦克到位了吗?”

  小泉纯三郎赶紧一顿首回答道:“司令官阁下放心,参加的三百五十八辆T-34坦克昨天就已经到达指定的区域,并且已经交给装甲第一师团。”

  “哟西。”石原莞尔欣然点头,悬着的心彻底放下。

  这时候,石原莞尔就像是赌桌上的赌徒,在消耗掉了绝大部分的筹码之后,终于将最后的筹码也押到了赌桌上,接下来是输是赢,就等着最后揭盖的那一刻了!或者说,现在就等着最后时刻的图穷见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难熬的。

  只不过,石原莞尔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他。

  为什么?因为石原莞尔已经将他所有能想到的因素都考虑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