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4章 鬼子总攻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24章 鬼子总攻了!

不仅是石原莞尔,此刻的徐锐也活脱脱就是一个已经押上全部筹码的赌徒,而唯一的区别就是,徐锐已经猜到了石原莞尔的底牌,但是石原莞尔并没有猜到他的底牌,此时此刻的石原莞尔完全不知道反步兵定向雷的存在。

  如果这真是对赌,那么徐锐现在所处的位置无疑是十分有利的。

  但徐锐也不知道,反步兵定向雷在实战中能否发挥预期的效果?

  万一反步兵定向雷发挥不出预期效果,那就相当于手中攥着的底牌明显没有石原莞尔的底牌大,真要是这样,既便徐锐能够看到石原莞尔的底牌也没卵用,最后开牌,徐锐免不了还是要输个倾家荡产。

  不过无论怎么样,都已经到这时候了,所有的筹码也已经全部押上了赌桌,所以再患得患失也没什么卵用了,所以徐锐索性就离开了团部,来到野战医院探望重伤员,这时候的野战医院,真的已经是人满为患了。

  如果从铁岭之战的那天算起,察哈尔独立团跟鬼子第七军之间的这场恶战,已经持续了十一天,这十一天来,在大量杀伤小鬼子的有生力量的同时,察哈尔独立团自身也出现了大量伤亡,其中光阵亡数字就已经超过了五千人之多!

  至于重伤员,更是已经超过了一万人,一万多的重伤员,几乎把奉天城内的所有的医院乃至小诊所都挤满了,因为床位严重不足,许多重伤员甚至只能够躺在院子里,好在五月底的奉天,夜间也已经不怎么凉了,不然伤员很容易冻出病来。

  医院的氛围总是阴沉压抑的,察哈尔独立团的也不例外。

  从徐锐踏入医院的那一刻起,充盈于耳畔的就是哀嚎声、呻吟声和咒骂声,有些被烧伤的重伤员因为忍受不住全身疼痛,甚至于还会打骂医务人员,就刚才片刻功夫,徐锐便已经看到好几个小护士抽泣着跑过去。

  在几家医院转了一圈,等徐锐再次回到团部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一天的恶战又结束了,经过了一天的恶战之后,察哈尔独立团很默契的放弃了城外大部分废墟,仅只是守住了紧挨着城垣的最后几个街区,而小鬼子也很默契的没有继续推进,反而主动后撤了将近五十米。

  虽然在中间的战场上,双方打得可谓惨烈至极,简直到了寸土必争的地步,但是在推进到了对方的底线附近之后,却又很默契的保持克制,说白了,无论是石原莞尔还是徐锐,打的算盘都是一样的,都想通过城外的巷战消耗对方有生力量。

  徐锐担心收缩到城内,会引起石原莞尔这老鬼子的警觉,而石原莞尔这老鬼子也同样担心如果推进得太狠,就会迫使察哈尔独立团放弃城外的阵地,察哈尔独立团真要退入奉天城内坚守,第七军还真是有些棘手。

  正是在这样的默契下,双方心照不宣的在城外废墟中你来我往的打了六天!

  六天恶战下来,察哈尔独立团伤亡了一万五千余人,其中有五千余人阵亡!

  不过小鬼子也没有占到便宜,小鬼子至少伤亡了两万人,其中大部分阵亡!无良尸姐驾到:美男快闪

  毫不夸张的说,奉天北门外、东门外以及西门外的街区,都已经被中日两军将士的鲜血染红了。

  徐锐一走进作战室,杜俊杰便立刻迎了上来,立正敬礼。

  徐锐军礼都懒得回,摆了摆手问道:“阿杰,情况怎么样?”

  杜俊杰黯然回答道:“又伤亡了两千多弟兄,其中五百多人阵亡!”

  旁边的王沪生便再一次提出建议道:“老徐,伤亡太大了,要不,咱们还是放弃城外的废墟吧?你之前是担心石原莞尔会警觉,可现在双方已经恶战了六日,我们察哈尔独立团已经遭受极其沉重的伤亡,这时候放弃城外阵地就顺理成章了吧?”

  徐锐稍稍犹豫了下,最终点点头说:“也行,今晚就不出城反击了!”

  见徐锐终于采纳了自己的建议,王沪生终于稍稍的松了口气,至少今天晚上他们察哈尔独立团不会再出现伤亡。

  ……

  在蒲河镇,鬼子第七军司令部。

  晚餐过后,石原莞尔便把小泉纯三郎叫进他的办公室,摆开棋枰开始对弈。

  奉天会战打到现在,所有的筹码都已经摆到了桌面上,作战计划也已确定,所以作为第七军的司令官,石原莞尔反正没什么事情做了,而小泉纯三郎这个第七军的参谋次长也已经变得十分轻闲,所以每天晚餐过后,两个人都会手谈一局。

  开局阶段都是套路,所以两个老鬼子下的都非常的快。

  不过进入中盘之后,对方落子的速度立刻就慢了下来。

  当小泉纯三郎在左上角落一子,摆开要跟石原莞尔争夺左上角的架势之后,石原莞尔便陷入到了长考,手中拈着一枚黑子,迟迟没有拍到棋枰上。

  犹豫半天,石原莞尔忽然间发现外面有些出奇的安静,便讶然道:“八嘎,外面为什么显得这么安静?难道今天晚上支那军没有发动夜间反击吗?”

  小泉纯三郎原本还没有感觉到,但是经石原莞尔一说,也发现了。

  “索代斯。”小泉纯三郎讶然道,“按理来说,这个时候支那军也该反击了。”

  事出反常,当下两个老鬼子也没心思下棋了,把手里的棋子往棋篓里一扔,便站起身来到外面作战室,作战室里,几个作战参谋也同样正在纳闷。

  当下石原莞尔便让小泉纯三郎给前沿阵地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就打退了,一问之下才知道,今天晚上察哈尔独立团果然没像之前那样发动反击。

  搁下电话,小泉纯三郎抬头对石原莞尔说道:“司令官阁下,前沿阵地报告,今天晚上察哈尔独立团不仅没有像之前那样发动夜间反击,甚至还放弃了城外的所有阵地,看样子徐锐是不打算要城外的防线,而要在城内跟我们第七军进行决战了。”超玄幻文明

  石原莞尔先是皱眉思索了半天,旋即眉锋一展得意的微笑说:“看来,在经过连续六天的夜间反击后,察哈尔独立团的有生力量已经遭受了严重的削弱,正因为徐锐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所以才果断的放弃了今晚的反击。

  停顿了下,石原莞尔接着说道:“不仅是今晚,今后察哈尔独立团也不太可能再主动出城发动反击了,因为他们的兵力已经不敷使用了。”

  “哈依!”小泉纯三郎顿首道,“这是肯定的。”

  石原莞尔嘿嘿的一笑,又说道:“不过,徐锐如果以为退守城内防线,就可以挡住我第七军的攻势却是太天真了。”说到这里停顿了下,石原莞尔立刻脸色一正,又道,“立刻召集各个师团长来司令部开会,总攻时间提前到明天!”

  “哈依!”小泉纯三郎重重顿首,挨个的前去给各个师团打电话去了。

  到夜里差不多十点钟,第七军所属八个步兵师团以及两个装甲师团的师团长,还有第五飞行团的司令官全都到了,并不宽敞的会议室里,坐了整整十二个中将,再加上石原莞尔这个陆军大将,真可谓是将星云集了。

  石原莞尔冷浚的目光从与会的鬼子中将脸上逐一扫过,然后沉声说道:“诸君,经过连续十日的恶战,皇军已经完美的达成了战前所制定的意图,奉天城内的察哈尔独立团的有生力量,已经下降到了一个极其危险的临界点!”

  停顿了下,石原莞尔接着说道:“当然了,对于察哈尔独立团来说是个危仔的临界点,但对皇军来说,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趁着察哈尔独立团的老兵已经被大量消耗,新兵又还没有成长起来,正是皇军发动总攻的最佳时机!”

  再顿了顿,石原莞尔突然间起身,沉声道:“命令!”

  包括小泉纯三郎在内,参与会议的十二个鬼子中将便齐刷刷的站起身。

  石原莞尔又接着说道:“野战重炮兵第四联队,天亮之后在航空兵的掩护下,对奉天北门、东门及西门的城垣发起抵近直射,不要顾忌察哈尔独立团的炮火反击,记住,不惜一切代价务必要在半个小时之内炸掉城垣!”

  “哈依!”重炮旅团的旅团长重重顿首,应答。

  石原莞尔再接着说道:“步兵第一联队,在装甲第一联队的协同之下,从西门方向发动总攻;步兵第四联队,在装甲第二联队的协同下,从北门方向发动总攻;步兵第十二联队,在装甲第三联队的协同下,从东门方向发起总攻。”

  “哈依!”被点到的三个鬼子师团长以及装甲第一师团的师团长先后站起身,朝石原莞尔重重顿首,再大声应答。

  说完了,石原莞尔又猛的收脚立正,向着起身的几个鬼子中将深深的一鞠躬,然后极其诚恳的说道:“诸君,明天对奉天的总攻,拜托了!”

  “哈依!”几个鬼子师团长同时顿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