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5章 城池破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25章 城池破了

二营驻地。

  昨天晚上没有打反击,所以二营官兵非常难得的睡了一个囫囵觉。

  何书崖一大清早起来,脸都顾不上洗,便匆匆来到食堂准备用餐,因为根据他总结出的经验,今天小鬼子十有八九会向奉天的城垣工事发起进攻,所以留给他们用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得抓紧时间了。

  何书崖走进食堂里时,二营的不少官兵已经在吃早饭。

  由于战斗强度非常大,官兵们体力消耗也就非常之大,所以徐锐特地下了一个命令,让各个营的食堂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准备米铁以及馒头等主食,除了主食,还要尽可能的多准备诸如猪肉白菜炖粉条这样的菜肴,而且所有官兵随到随吃,绝不限量。

  徐锐是完全有底气这么做的,因为在光复奉天城之后,他们缴获了大量的军需物资,之后又对奉天周围几十个县的武装垦殖团进行了无条件镇压,不仅枪毙了大量的日本侨民,而且收缴了他们的所有财产,这些财产里有一大半都是粮食。

  所以现在,察哈尔独立团的几个大仓库里有的是粮食,之前因为要在奉天守六个月,而且奉天城内除了五万军队,还有将近五十万百姓,如果要维持五十多万人六个月的所需,囤积的粮食就难免有些紧张,那样的话就要省着吃。

  但以目前的形势来讲,奉天之战绝不可能再拖六个月。

  按照徐锐的估计,最多半个月,双方就会分出胜负了。

  所以现在,完全不用节省粮食,尽可能让全团官兵敞开了可尽造!

  何书崖走进食堂里时,发现里边已经有不少二营官兵在吃早餐了,看到何书崖进来,在座的官兵便纷纷起身敬礼。

  何书崖示意官兵们不必多礼,一扭头却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六辰。

  “小六?”何书崖讶然问道,“你怎么回来了?身上的伤全好了?”

  六辰在五天前的一次反击中被流弹打中了肋部,好在没伤及要害,但流了不少血,被紧急送往野战医院救治,按理来说现在应该还在住院。

  “没事。”六辰拍了一下伤口,漫不在乎的说道,“就是蹭破点皮,当天就没事了,要不是纯子院长再三拦着,我早出院了。”

  “有事没事可不是你说了算的。”何书崖沉声道,“纯子院长的出院批条呢?”

  “早知道你会问,喏,在这呢。”六辰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

  看见真的是小鹿原纯子的批条,何书崖才放下心,又道:“小六你回来得正好,林蔚已经带着一连离开奉天,现在我们二营正是缺军事干部的时候。”

  六辰点了一下头,压低声音问:“营长,咱们二营少了好多兄弟?”

  何书崖叹息一声,说:“一连跟林蔚支援民兵去了,二连、三连又在之前六天的夜间反击中损失了不少兄弟,现在全营已经只剩下不足千人了!”停顿了下,何书崖又道,“其中还包括像你一样负伤后又归队的三百多伤员。”

  “我去。”六辰咋舌道,“伤亡这么大?”

  “可不。”何书崖说道,“不过没关系,有道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为了钓上石原莞尔这条大鳇鱼,为了东三省,不管花多大代价都是值得的。”

  六辰说:“说到这钓鱼,这次真能钓上石原莞尔这条鳇鱼?”

  “六子,你什么时候看见团长失算过?”何书崖嘿然说道,“这回,既然团长已经出了手了,石原莞尔这老鬼子就基本上没跑了。”停顿了下,何书崖又说道,“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这两天鬼子第七军就该发动总攻了。”

  何书崖话音刚落,一个哨兵便气喘吁吁的冲进来。

  “营长!”离何书崖还隔着至少十米远,那哨兵便立刻高喊了起来,“有鬼子,有小鬼子正靠近城垣,还有好几门大口径的榴弹炮!”

  “什么,大口径榴弹炮?”何书崖顿时心下一凛,霍然起身说道,“跟我走!”

  当下何书崖从竹篓里抓了两只白面馒头,一边走一边大口的咀嚼,等他带着六辰还有哨兵上到北门城垣上时,两只白在馒头已经被他啃完了,再抬头往外看,便果然看到两辆卡车拖拽着两门大口径的榴弹炮,沿着北门大街缓缓逼近。

  在榴弹炮的前后及左右,还有至少一个大队的鬼子步兵跟进保护,这也就罢了,居然还有整整六辆九七式中型坦克,何书崖正看呢,北方天际忽然响起巨大的引擎轰鸣声,急抬头看时,便看到十几个战斗机从云层中穿出来。

  六辰立刻咋舌道:“我艹,这又是大炮,又是坦克,又是飞机的,鬼子想干吗?”

  “还没看出来吗?”何书崖嘴角绽起一抹冷冽之色,又接着说道,“看这架势,小鬼子是拿重炮来打城墙了,鬼子这是要总攻了!”

  何书崖已经料到,鬼子这两天就会总攻,却没想到,今天就总攻!

  小鬼子如果总攻,他们二营是首当其冲,因为负责北城门内第一道防线的,就是他们二营,当下何书崖一面派人通知团部,一面命令各连排紧急进入防御阵地,然后,何书崖就从北门城楼上匆匆下来,鬼子的重炮马上就要开始轰城了,再留在上面等死呢么?

  ……

  当重炮准备好时,石原莞尔和小泉纯三郎也悄悄来到了前沿观察哨,当然,奉命保护石原莞尔安全的井上千代子也跟了来。

  听到石原莞尔司令官亲自前来,步兵第四联队的联队长坂井隆赶紧赶过来。

  见礼之后,石原莞尔直接问道:“坂井君,攻城重炮小队准备得怎么样了?”

  坂井隆道:“回禀司令官阁下,就在刚才,攻城重炮小队已经进入攻击位置。”

  “已经进入攻击位置了么。”石原莞尔讶然道,“支那军就没有派部队出来袭扰?”

  “并没有。”坂井隆摇头道,“从始至终,城内的察哈尔独立团都没有任何反应,他们似乎已经彻底的放弃了城垣工事。”

  “不尽然。”石原莞尔摇头道,“也可能是支那军在酝酿什么阴谋,务必要小心。”

  坂井隆哈依一声,然后又匆匆返回到了指挥部,过了没有两分钟,被鬼子拖到北门外的两门150mm口径的野战榴弹炮便开始发炮,同时,负责保护这两门重炮的六辆九七式中型坦克主炮也纷纷开火,猛烈的轰击北门两侧的城垣。

  虽然不是加农炮,而是榴弹炮,但这毕竟是150mm口径的大炮,威力还是大。

  在对着同一个位置发射了差不多十二发炮弹后,北门右侧的城墙便塌了一大截,但是小鬼子并没有见好就收,而是继续猛烈的发炮,又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这个原本只有不到二十米的缺口便扩展为超过五十米的巨大缺口。

  ……

  在前沿观察哨内。

  看到北门城墙被轰开了一个宽度超过五十米的巨大缺口,而且自始至终,城内的守军都没有冲出来进行捣乱,石原莞尔悬着的心终于落回到肚子里,城墙一旦破开,就意味着装甲第一师团及装甲第二师团装备的T-34坦克能直入奉天城内了。

  当下石原莞尔语气轻松的对着小泉纯三郎说道:“小泉君,这要是在古代,城池一旦被攻破,也就意味着战斗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进攻一方对城内守军的屠杀了,不过我们大日本皇军是不会做这种野蛮行径的。”

  石原莞尔说这话,居然没有脸红。

  真不知道三年之前攻破南京城时,在南京犯下累累兽行的,又是哪支部队?

  “哈依!”小泉纯三郎自然不会自讨没趣,去反驳石原莞尔,当下点头附和道,“现代的战争法则虽然变得跟古代完全不一样,但是,城池一旦被攻破,却还是会对守军的斗志造成极大的动摇,所以说,奉天之战已经结束了,皇军已经赢定了。”

  “哟西。”石原莞尔欣然的点头,又说道,“小泉君,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在前沿观察哨陪我手谈一局?”

  “当然。”小泉纯三郎欣然应允,顿首道,“就让我们用一场酣畅淋漓的对弈,来迎接今天这场大捷,百年之后,当帝国的军人说到奉天之战时,肯定也会提及这局对弈,卑职也能跟着沾司令官阁下的光,名垂青史了。”

  不用说,小泉纯三郎的这记马屁,拍的是极高明的。

  尤其是名垂青史这一句,简直就是挠到了石原莞尔的痒处,因为这老鬼子是个真正的中国通,熟知中国的古代历史,对于古代中国那些名垂青史的名将名臣十分的羡慕,相比晋升元帅,这老鬼子其实更希望名垂青史。

  当下石原莞尔便让副官找来围棋,然后两个老鬼子真的就在隆隆的炮声之中,在这距离前沿阵地不到一千米的前沿观察哨里,摆开棋枰,对弈了起来,装逼装到这份上,石原莞尔也是可以了,至少在这方面,他能甩徐锐两条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