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6章 丧心病狂-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26章 丧心病狂

正对北门就是奉天最直、最宽阔的北门大街。

  在北门大街的右侧、距离城门五百米的街口,有一栋五层楼的钢筋水泥大楼,北洋时期曾是奉天警察署办公楼,大楼建得还是很气派的,后来东三省沦陷,这栋大楼便成了日本一家株式会社的办公大楼。

  察哈尔独立团光复奉天之后,这栋大楼又被无条件收回,现在更是已经成了二营的指挥部,单以指挥部的豪华程度而言,何书崖的二营指挥部甚至还在徐锐的团部之上,因为徐锐的团部征用的是鬼子宪兵队大楼,只是一栋三层的老式大楼。

  这会,何书崖还有六辰正站在营部大楼顶上的观察哨里,拿着望远镜眺望前方五百米外的大缺口,尽管笼罩在城墙缺口内外的烟尘还没有完全散尽,但是相比之前城墙刚刚垮塌下来的时候,这会烟尘已经淡多了,至少可以隐约看见缺口了。

  “来了!”六辰突然叫了一声,“小鬼子已经上到缺口了。”

  何书崖闻言也赶紧举起望远镜,对准缺口随意一看,便果然看到几个鬼子兵已经端着刺刀爬上缺口,这几个鬼子上了缺口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赶紧卧倒,以免被不知何处射来的子弹打中,不过他们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因为根本没有枪声响起。

  片刻后,卧倒在地的几个鬼子又爬起身,仔细打量缺口内的情形,却发现城垣内靠近城墙五十米内的建筑都已经被拆除了,所以显得光秃秃的,当下几个鬼子便彻底放下心,其中一个鬼子曹长回头向着城外一招手。

  片刻后,一根黑乎乎的炮管便从缺口外慢慢冒出来。

  紧接着,履带碾动时的嘎吱声便越过城垣传进城内,从缺口外冒出来的炮管也变得越来越长,终于,后面的炮塔还有整个坦克的车身都露出来,不过,这辆坦克明显不同于鬼子的九五式坦克,跟九七式坦克也不同。

  “娘的!”六辰咒骂一声,说道,“还真是T-34坦克!”

  在对华北的闪电作战中,二营没少跟坦克营协同作战,所以,二营官兵对于T-34坦克的模样不要太清楚,几乎是这辆坦克才刚刚冒出半个轮廓,六辰便一眼认出来,除了主炮的口径不一样,跟坦克营装备的T-34B型坦克几乎如出一辙。

  何书崖嘿然道:“又让团长料中了,石原莞尔的底牌果然是T-34坦克!”

  六辰的脸色瞬间又变得凝重起来,回过头来问何书崖:“营长,T-34坦克可是要比鬼子的九七式皮实多了,咱们的六零火肯定打不穿,一二零火倒是可以打穿,但问题是咱们装备的一二零火太少了,全营加在一起也只有六具!”

  “怕什么?”何书崖道,“小鬼子拥有底牌,难道我们就没有?”

  “你是说反步兵定向雷?”六辰道,“也不知道这玩意好不好使。”

  “好不好使很快就能知道了。”何书崖却显得信心十足,也不知道是真的有信心,还是为了稳定军心,当下又对六辰道,“六子,让二连不要死扛,象征性的抵抗一下就撤,这是鬼子进城之后的第一次进攻,不利用就太可惜了。”

  六辰问道:“营长,你是不是又在憋啥大招了?”

  “少废话。”何书崖说道,“还不赶紧传达命令。”

  “是!”六辰赶紧立正敬礼,然后一溜烟的去了。

  ……

  从北门进攻的是第二师团所属的步兵第四联队,协同进攻的是装甲第一师团所属的装甲第二联队,两个联队的联队长已经来到城垣缺口外,这会正以军刀拄地,踌躇满志的看着手下的钢铁洪流潮水般漫过缺口,潮水般涌进奉天城。

  步兵第四联队的联队长叫山口次男,个子很矮,充其量也就一米六,但是嗓门却出奇的大,侧过头对装甲第二联队的联队长永田小山说道:“永田君,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中午你们就可以在奉天宪兵队吃午饭,到傍晚,奉天就该全部收回了。”

  “索嘎。”永田小山深以为然的说道,“经过之前六天的残酷的巷战,徐锐所部的兵力已经严重受损,现在他们已经不能组织起像样的抵抗,何况这次,我们还出动了从苏联人那里缴获的T-34坦克,对于支那军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两个老鬼子正在说话之间,一个通信兵便从缺口匆匆下来。

  来的是步兵第四联队的通信兵,下了缺口之后,便径来到山口次男面前。

  “大佐阁下!”通信兵重重顿首,然后气喘吁吁的报告道,“步兵第一大队报告,已经成功控制了北门内两百米区域,并且,只遭到支那军微弱的抵抗,现在步兵第一大队所属步兵第四中队正在朝着城中心快速挺进。”

  两个老鬼子便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笑完了,永田小山扭头对山口次男说道:“永田君,我刚才说什么来着?我说支那军已经不可能组织起像样的抵抗,结果果然就组织不起像样的抵抗,看来你之前的估计还是有些过于保守了,我看不用傍晚,中午之前就能夺回奉天了。”

  “索嘎。”山口次男同样很高兴,因为不管怎么样,这次担纲主攻的都是他们步兵第四联队,而装甲第二联队只是协同作战,所以破城首攻肯定要记在他山口次男的头上,当下对通信兵说道,“命令,步兵第一大队不要有任何的顾忌,尽管放心大碍的向前挺进!”

  “哈依!”通信兵再次重重顿首,又转身匆匆去了。

  ……

  在二营的指挥部。

  何书崖已经从顶楼的观察哨下来,回到了作战室里,无论如何他都是二营营长,而不是观察哨哨长,所以除非亲自带兵上阵,否则他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必须呆在作战室里,要不然整个部队还不得乱套?

  “担架队到齐了?”

  “请转告何队长,趁着战斗还没打响,让老乡们抓紧时间吃饭、睡觉,等会战斗一旦打响,他们就再没时间吃饭,更不会有时间睡觉了。”

  “一号坑道交通拥堵?老曹怎么搞的,传我命令,优先保障军需物资!在军需物资还没有运完之前,别的任何东西都暂且放一边!”

  “警卫排准备好了吗?你告诉张排长,这是首战,一定要打好!所以,千万别给老子节省什么地雷,要敞开了埋!”

  何书崖虽然年轻,但却已经当了差不多两年营长,指挥起来得心应手。

  倏忽之间,作战室外传来一声急促的脚步声,旋即六辰匆匆走了进来。

  “营长!”六辰喘息道,“小鬼子已经越过沙河街,距离营部已经不到百米了!”

  “是吗?”何书崖闻言一个转身便走到了窗户前,作战室的窗户原本是装着玻璃的,不过在鬼子航空兵空袭之中,所有的窗玻璃都被震碎了,所以现在只剩一个个的木制窗框,隔着光秃秃空荡荡的木窗框,侧前方又宽又直的北门大街尽收眼底。

  定睛看,果然看到鬼子的前锋部队已经挺进到了沙河街街口,而且鬼子的这支前锋部队规模还不小,至少有一个步兵中队将近两百个鬼子兵,还有六辆T-34坦克在前面引导,整个进攻队形拉开了近百米,所以视觉上显得非常稀疏。

  那种密密麻麻的队形,只会在影视剧中出现,实战中是不可能出现的,既便是巷战,也不会出现密集的步兵队形。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察哈尔独立团有的是地雷!

  何书崖的目光迅即又转向了北门大街的左右两侧,很容易就在两侧墙根下、台阶上,甚至民房的窗台上发现了一只又一只类似罐头的铁盒子,这些铁盒子大部分都做过了伪装,但也有一小部分来不及伪装,直接就那样摆在了窗台上。

  有鬼子发现了铁盒子,但是搞笑的是,发现铁盒子的小鬼子还真的把它当成了罐头,居然悄悄的收进了自己挎包,何书崖就亲眼看到一个鬼子少尉也将一只铁盒子收进了挎包,看到这一幕,何书崖嘴角不由绽出一抹微笑。

  只是,何书崖这笑容,怎么看怎么冷。

  下一刻,何书崖陡然喝道:“传我命令,起爆!”

  六辰早早的就已经站在了起爆器边上,手也搭在了起爆器的手柄上,听到何书崖的命令之后,便毫不犹豫的摁下了起爆器的手柄。

  摁下起爆器之后,六辰便立刻扭头看向窗外。

  过了大约两三秒,北门大街两侧的墙根之下、台阶之上甚至窗台上,便连续不断的绽放起一团又一团的红光,这些爆炸的声势并不猛烈,但是伴随着爆炸声响,每个铁盒子里都飞射出了一千多枚铁钉、钢珠,呈扇形,猛烈的射向街上行进的鬼子步兵。

  这个可就厉害了,在一霎那之间,街上行进的鬼子便纷纷倒了下来。

  二营警卫排在不到五百米的街上,至少埋下了五百只反步兵定向雷。

  五百只定向地雷,在不到五百米的街上爆炸,这效果简直丧心病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