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7章 新式兵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27章 新式兵器

超过五百只反步兵定向地雷几乎同时被引爆,每只地雷射出的小铁钉多达上千枚,也就是说,在这短短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至少有五十万枚小铁钉在不到五百米长的大街上漫天溅射,面对这么高的密度,根本不存在射击死角!

  沿着北门大街向前快速挺进的一百多鬼子几乎同时倒在了血泊之中,更残忍的是,反步兵定向雷射击的小铁钉虽然足以造成重伤,足以让鬼子完全丧失战斗力,却不会立刻夺走他们的生命,霎那间,哀嚎声便响成了一片。

  “啊,我的腿,这什么鬼东西,好疼!”

  “八嘎,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我什么都不见了。”

  “啊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医护兵?医护兵?!”

  “八嘎牙鲁,这些该死的支那人究竟对我们干了什么啊?”

  “小野田君,救我,快救救我,看在我们是同乡的份上,拉我一把……”

  一霎那之间,出击的整个鬼子步兵中队,一百八十多个鬼子步兵,就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而且一个比一个叫得凄惨可怜,简直就不亚于人间地狱。

  在前引导的六辆T-34坦克里的鬼子坦克兵也发现了不对,赶紧停了下来,坦克虽然防护力足够的强悍,火力更是强大,但如果没有步兵的随行保护,还是很容易被步兵干掉,尤其是这样的巷战,更容易被敌方的步兵干掉。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鬼子有些懵。

  一百八十多个鬼子步兵躺在大街上哀嚎,六辆坦克里边的二十几个坦克兵却是懵了,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继续向前挺进肯定是不行的,救人?他们根本救不过来,可就这样停在这里,好像也不行,该怎么办才好呢?

  小鬼子懵了,对面的独立团官兵可没懵。

  几乎是在五百多只反步兵定向地雷被引爆之后的第一时间,二营警卫排的二十多名官兵便已经通过地道,迅速进入到大街两侧的十多间民房建筑之中,然后这二十多名官兵迅速分成六个爆破小组,各自扑向了一辆T-34坦克!

  在常年累月的战斗中,二营官兵积累下了丰富的战斗经验,在向前突进的时候,六个爆破小组的爆破手,都完美的利用了鬼子坦克机枪手的观察死角,偶尔不小心被看到,往往也处死坦克车载机枪的射击死角,所以鬼子坦克根本就无能为力。

  这时候鬼子坦克唯一能够指望的,就只有跟进的鬼子步兵。

  可遗憾的是,跟进保护的将近两百个鬼子步兵已经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这会只顾着挣扎哀嚎,根本顾不上给坦克提供保护,情急之下,有一辆T-34坦克的车长居然掀开了炮塔的顶盖,从炮塔探出身来,举着王八盒子想射杀突进的爆破手。

  但是很遗憾,那个鬼子车长才刚刚举起王八盒子,两侧民房里便响起几声枪声,下一个霎那,鬼子车长的头部、咽喉以及胸口部位同时中枪,矮壮的身体在空中摇摆两下,最后往前一扑倒毙在了炮塔上。

  就这片刻间,六名爆破手已经抱着炸药包突进了各自的目标坦克跟前,然后先将导火索一拉,再将呲呲冒烟的炸药包往鬼子坦克的底下一扔,再一个翻身躲到了几米开外,然后炸药包便纷纷爆炸,六辆鬼子坦克根本来不及掉头逃走,就全部遭到了摧毁。

  看到沿着北门大街推进的六辆T-34坦克遭到摧毁,二营指挥部立刻欢呼一片。

  紧接着,二连、三连那边也先后传来捷报,沿着北门大街两侧、另外两条主干大街向前突进的两个鬼子步兵中队也遭到了重创,出击的三百多个鬼子步兵大多遭到击毙,只有不到十个鬼子逃了回去,负责引导的十二辆T-34坦克也全部遭到摧毁。

  二营首战告捷,除了歼灭鬼子将近三个步兵中队外,还摧毁了被石原莞尔视为最后底牌的十八辆T-34坦克!

  ……

  消息传到北门外的鬼子前沿观察哨,石原莞尔和跟他对弈的小泉纯三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破城之后的第一次进攻失利,这个其实早就在两个老鬼子的预料之中,如果这么容就能拿下奉天城,徐锐也不配被天皇陛下称为帝国死敌了!

  但是,遭受如此惨败,却是两个老鬼了万万没有想到的。

  因为过于震惊,石原莞尔死死的攥着手心里的一把白子,竟然攥得咯咯作响,真让人担心棋子会被攥碎了。

  “山口君,你是说出击的三个步兵中队同时遭到了重创?”石原莞尔死死的瞪着山口次男,因为过于震惊,甚至就连说声的语调都变了,听上去就像是捏着嗓子在说话,站在旁边的几个鬼子通信兵很想笑,却又很辛苦的忍住了。

  石原莞尔话音才刚落,小泉纯三郎又接着说:“协同作战的十八辆T-34坦克,也全部遭到支那军摧毁?全部摧毁?”

  “哈依!”山口次男重重顿首,满脸的苦涩。

  此刻回想起来,山口次男都还是跟做梦似的。

  就在一刻钟前,山口次男还跟装甲第二联队的联队长永田小山站在北门城垣的缺口外,大言不惭的说什么、中午之前就可以拿下奉天城,结果话音未落,前方就传回来了出击部队遭到了重创的噩耗,这落差太大,换成一般人还真未必承受得住。

  山口次男承受住了这个落差,因为事关重大,赶紧跑来向石原莞尔当面请示。

  石原莞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竭力平复下了胸中的惊骇之意,然后松开手掌,将攥在手心的十几枚白子放回到了棋篓里,然后才拍拍手,问山口次男道:“山口君,你跟我们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就败了,还败得这么惨?”

  石原莞尔的语气还算是平缓,心中却早已经打定主意。

  如果这是因为山口次男指挥不当导致的惨败,这次说不得就要阵前斩将,拿山口次男的人头来祭旗!

  山口次男看出了石原莞尔眸子里隐藏的杀机,当即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

  不过,下一刻,山口次田便又猛然上前一步,昂然道:“司令官阁下,这次进攻失利,绝非因为卑职指挥不当导致,而是因为支那军使用了某种不知名的兵器!”

  “纳尼?不知名的兵器?”石原莞尔闻言神情猛一凛,问道,“什么兵器?”

  “这个卑职也说不上来。”山口次男摇了摇头,因为他也只是听逃回来的鬼子兵说起反步兵定向雷的样子,而没有亲眼见过,说完了之后,山口次男担心石原莞尔不相信,当即又接着说道,“不过司令官阁下可以看看这种兵器的杀伤效果。”

  说完,山口次男一招手,便有两个鬼子抬进来一具尸体。

  山口次男这次来见石原莞尔,也是早有准备,把其中一个侥幸逃回来又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的鬼子的尸体都带来了观察哨,为的就是替自己开脱,用事实告诉石原莞尔,今天的失败并不是因为他山口次男指挥不当。

  石原莞尔和小泉纯三郎看到那具鬼子尸体的惨样后,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因为那具鬼子尸体上身的军装是已经脱了的,所以,脸上、脖子上、胸口位置上的密密麻麻的伤口都是清晰可见,山口次男又亲手将那具尸体翻过来,石原莞尔和小泉纯三郎霍然发现,那具尸体背面也是同样的密密麻麻的伤口。

  “这这……”小泉纯三郎颤声道,“这是什么兵器造成的?”

  石原莞尔的表情也是一样的震惊,因为他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伤口。

  只可惜,没有人能够回答小泉纯三郎的问题,至少山口次男不能够。

  石原莞尔深吸了口气,沉声问道:“山口君,还有没有幸存的官兵?”

  “哈依。”山口次男顿首道,“有十几个幸存的官兵,卑职已经全部带了过来,此刻就在观察哨外面。”

  “索嘎。”石原莞尔点点头,当下带着小泉纯三郎走出了前沿观察哨。

  前沿观察哨外,十几个死里逃生的鬼子兵已经站成了一排,看到石原莞尔和小泉纯三郎从观察哨里走出来,便赶紧顿首,石原莞尔抬手回了一记军礼,却看出来,这十几个鬼子还是惊魂未定,显然,还没有从之前所遭受到的惊吓中恢复过来。

  石原莞尔竭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更温和些,问道:“你们看到了什么?”

  “哈依!”其中一个鬼子曹长一顿首回答道,“司令官阁下,我们看到了铁盒子,许多许多的铁盒子,然后从铁盒子里射出了无数钉子,无数的小铁钉,漫天飞射,你根本找不到任何藏身死角,然后,我的战友就被射成了筛子。”

  说话时,鬼子曹长的语气还带着明显的颤抖。

  很显然,鬼子曹长还没有从惊吓中恢复过来。

  石原莞尔再询问另外十几个鬼子,说辞都差不多,有个受惊吓最严重的二等兵,更是说话都结巴了,絮絮叨叨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但是石原莞尔和小泉纯三郎已经获得了他们想要知道的,这是一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