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8章 骑虎难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28章 骑虎难下

同一时间,在察哈尔独立团的团部却是欢声雷动。

  在这之前,几乎每个人都是战战兢兢的,徐锐虽然嘴上没有说,但是对于反步兵定向雷能不能发挥出预期的效果,却也是心中没底,不过最终的事实证明,反步兵定向雷的确是一款用来对付步兵的大杀器!杀伤效果简直是丧心病狂。

  王沪生说:“真没想到,这反步兵定向雷这么好用!”

  杜俊杰说:“这下好了,这下小鬼子有得苦头吃了。”

  “谁说不是?”因为坦克全部遭到雪藏,已经变得无所事事的梅九龄,现在索性赖在团部当起参谋来了,也接着杜俊杰的话茬说道,“自从奉天光复之后,奉天军械厂里生产反步兵定向雷的生产线就没停过,现在少说也生产出一万多枚地雷了吧?”

  王沪生嘿嘿一笑,又道:“一万多枚地雷,就算一枚地雷干掉一个鬼子,也足够石原莞尔这老鬼子喝一壶了,何况,以反步兵定向雷的杀伤力,不可能只干掉一个。”

  冷铁锋摇了摇头,说道:“老王你说错了,反步兵定向雷的真正杀伤力不在于干掉多少鬼子,而在于杀伤多少鬼子,因为许多时候,杀伤鬼子,比干掉鬼子更能打击鬼子,因为遭到反步兵定向雷杀伤的伤员,不仅会大量消耗鬼子的药品等医疗资源,更会严重的动摇小鬼子的军心以及士气,这才是反步兵定向雷最可怕的地方!”

  冷铁锋说完后,王沪生、梅九龄等人深以为然的点头。

  只有徐锐说道:“但是你们也别高兴得太早,这一次反步兵定向雷之所以能够取得这么好的效果,完全是因为鬼子从来没有见过这玩意,所以更不可能有防备,但是现在鬼子已经知道有这么一种厉害的兵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他们就肯定会有防备,所以反步兵定向雷再想取得这么好的杀伤效果,却是绝对不可能了。”

  ……

  徐锐一语成谶,在接下来两天的战斗中,小鬼子果然没有重蹈覆辙,再让察哈尔独立团利用反步兵定向雷打出之前那样效果的伏击,但是,反步兵定向雷还是在实战中发挥出了极大的威力,给小鬼子造成了非惨惨重的杀伤。

  因为反步兵定向雷用起来实在太方便了。

  反步兵定向雷不像传统的地雷,传统地雷爆炸时,破片是无差别全范围覆盖,而反步兵雷爆炸时,盒子里的上千枚小铁钉,只会呈扇形向前方喷射,而处在铁盒子后面的独立团官兵既便是近在咫迟,也是毫发无损,这个就很可怕了。

  利用小鬼子喜欢拼刺刀的特战,二营长何书崖甚至还首创了一个阴险的战法,就是在近距离的激烈巷战中,突然之间出动一个组或者一个班的官兵发起冲锋,摆出要跟小鬼子白刃战的架势,对面的鬼子往往会发起针锋相对的反冲锋。

  然后,在双方即将要接触之时,突然之间掏出几只反步兵定向雷,然后引爆。

  到了这个时候,对面嗷嗷冲过来的鬼子步兵就基本上只能等死了,想要躲吧,根本就找不到死角,逃跑吧,怎么也快不过从反步兵向定雷里飞射出来的铁钉!偏偏独立团的官兵也近在咫尺,却是毫发无损,这对鬼子的士气是个沉重的打击。

  何书崖首创了这一阴险战法后,徐锐迅速推广到了全团。

  除了何书崖这一战法,其余各营也相继发明各种各样的古怪战法,借助地道,利用反步兵定向雷的巨大的杀伤力,鬼子第七军既便拥有大量的T-34坦克助战,依然在奉天城内的巷战之中寸步难行,两天激战下来,只往前推进不到两百米。

  而且,这两百米还是察哈尔独立团主动收缩之后的结果。

  察哈尔独立团为什么主动收缩?当然是为了将鬼子引入到城区之内,然后才能利用四通八达的地道以及大威力的反步兵定向雷给予鬼子连续的杀伤。

  ……

  又是一天过去,鬼子又一次无功而返,并付出惨重伤亡。

  这会,石原莞尔早已经没有心情留在前沿观察哨跟小泉纯三郎对弈,而是老实的呆在了蒲河镇的司令部里。

  急促的脚步声忽然从门外响起。

  石原莞尔扭头看时,却是小泉纯三郎匆匆走进了作战室。

  只是看小泉纯三郎脸上的神情,石原莞尔就猜到了结果。

  果然,小泉纯三郎走进来之后,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第九师团、第十一师团以及第十三师团的进攻已经全部失败了,担纲主攻的三个步兵联队均损失惨重,伤亡官兵总计超过三千人,其中绝大部分伤员已经不可能救活,协同作战的三个战车中队,也遭到重创,损失了十二辆T-34坦克。”

  听着一个又一个的数字从小泉纯三郎的嘴巴里边冒出来,石原莞尔的脸肌顿时间剧烈的抽搐起来,如果计算上今天的损失,破城之后的这短短三天,第七军就已经伤亡了一万五千多名官兵,而且这一万五千人中大多都是阵亡!

  这一万五千多人,可都是步兵,而不是诸如炮兵、工兵、辎重兵那样的辅助兵!这些步兵损失了,短时间内可是无从补充,想到这里,石原莞尔心疼得快要滴血,同时有一股火烧火燎的焦虑感从他的心底升腾而起。

  到了这个时候,石原莞尔也是有些着急了。

  因为按照现在这样的伤亡速度,再过几天,第七军所属八个师团的二十五个步兵联队就差不多全部打光了,到时候就只能让各个师团的炮兵、工兵、辎重兵上了,虽说这些辅助兵也接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不少辅兵还曾经在赤塔打过巷战,但是辅兵终归是辅兵,无论战斗意志还是技战术素养,都不可能跟真正的步兵相比。

  更让石原莞尔忧虑的是,对面的察哈尔独立团竟丝毫没有力竭的迹象!

  本来,按照石原莞尔的估计,打到现在这个时候,察哈尔独立团的有生力量应该基本上消耗殆尽,剩下的也就是些辅兵、新兵,顶天了还有些骑兵,但是这些士兵的战斗力是不可能跟真正的步兵相比的,所以第七军应该很容易就能够获胜。

  但是几天恶战下来,石原莞尔却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石原莞尔突然发现,察哈尔独立团的战斗力非但没下降,反而更强了!

  所以,石原莞尔有些犹豫了,奉天城内这场巷战,还要不要继续下去?

  如果换成开战之初,没有抓捕人质逼反满洲国军及满洲国的百姓之前,这个时候,石原莞尔就会毫不犹豫退兵,将军队撤出奉天城外,再然后采取长期围困战术,但是现在,这个办法却是不行了,因为,时间不在他们这一边!

  因为奉天周围数十县的局势已经完全失控。

  刚刚想到周边局势,作战室外便再次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石原莞尔和小泉纯三郎扭头看时,便看到矢野音三郎铁青着脸走进来。

  “司令官阁下!”矢野音三郎快步走到石原莞尔的面前,重重一顿首说,“今天又有六个县的满洲国军反水,而且据可靠情报,这六个县还有察哈尔独立团的活动,他们已经在极短的时间内组织起了上万人的民兵武装!”

  说到这顿了顿,矢野音三郎又道:“迄今为止,已经有总计五十九个县、二十三个团的满洲国军反水,反水的满洲国军已经超过了三万人,各县被动员起来的民兵武装更是已经超过了十五万人!就这还不是最严重的!”

  听完矢野音三郎嘴里冒出来的数字,石原莞尔的眼皮顿时好一阵狂跳。

  小泉纯三郎同样头皮发麻,沉声道:“矢野君,不知道最严重的又是什么?”

  矢野音三郎扭头不满的掠了小泉纯三郎一眼,接着说道:“现在最严重的,是起于奉天的这一股叛乱风潮,正在向着周边的吉林、黑龙江以及热河等几个省加速漫延,如果,再不采取断然措施,整个满洲国都将彻底沦陷!”

  小泉纯三郎闻言凛然,只能扭头看石原莞尔。

  这个事情就太严重了,已经不是小泉纯三郎所能决定的。

  石原莞尔脸上的肌肉,再次剧院的抽搐起来,当此时刻,石原莞尔的脑子里突然跳出来一个中国成语,骑虎难下!现在真是骑虎难下了!继续进攻?至少短时间内根本就看不到消灭察哈尔独立团的可能性,但是整个满洲国却很有可能沦陷。

  但是让石原莞尔撤围,老鬼子却又是无论如何也不甘心。

  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最后却打成半吊子?这不仅对石原莞尔本人来说是一个极大的羞辱,更糟的是,撤围之后,察哈尔独立团就会在奉天彻底的站稳脚跟,错过这次机会,再想从察哈尔独立团手里夺回奉天,就会难上百倍,甚至一万倍!

  更或者说,这次撤围之后,永远都不可能再夺回奉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