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0章 死伤惨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30章 死伤惨重

前沿阵地,官兵们看到的更加直观。

  就在刚才,六辰查完哨刚回到连部,正准备坐下来歇口气,冷不丁窗外响起咻咻的尖啸声,急抬头看,便看到有好几发照明弹已经呼啸着升上了夜空,在空中点燃了之后又冉冉下降,炽热的强光将方圆几公里的范围照得亮如白昼。

  六辰见状不由得愣了下,一直以来,小鬼子就从来没在夜间主动发起过进攻,难道今天要破了这个例,发起夜战么?

  正纳闷间,外面的一个哨兵忽然间大叫了起来:“有鬼子,鬼子上来了!”

  “真来了!”六辰心头一跳,急忙抓起钢盔扣在自己头上,然后抄起武装带急匆匆的冲出了连指挥部,来到前沿阵地上,果然看到数以百计的鬼子已经在六辆T-34坦克的引导下沿着北门大街,气势汹汹的猛扑了过来。

  看到这个,六辰便立刻大吼了起来:“全体都有,进入阵地,准备战斗!”

  六辰一声令下,二营二连的一百多官兵便迅速进入防御阵地,这个时候,二连已经从最初的八百多人打得只剩下不到两百人了,连续的恶战,不仅给鬼子第七军造成了大量杀伤,察哈尔独立团自身也蒙受了沉重的伤亡。

  比如说何书崖的第二营,这已经是第三次上阵了。

  二营并不是从一开始就一直坚守在北门大街上的,而是中间进行了轮换,二营在六天之内轮换了三次,由此可见战况有多惨烈!

  长街之上,六辆T-34坦克滚滚向前,履带从碎石断砖上碾过,不断的发出嘎吱嘎吱还有喀嚓喀嚓的声响,二连官兵缩在掩体里,全都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检查身上的装备,阵地上的空气似乎都快凝固了。

  刚刚补充进二连的五十多个新兵甚至都没办法呼吸了。

  其中一个名叫旺财的新兵蛋子更是紧张得牙齿都打战。

  却没有人嘲笑旺财,因为老兵都是从新兵蛋子过来的。

  六辰甚至走过来拍了拍旺财的肩膀,宽慰说:“旺财,不要怕,打仗也就那么回事,待会打上几枪你就适应了。”

  “嗯。”旺财用力点头,身体却抖得越发厉害。

  六辰便再不多说什么了,因为这种事情说没用。

  没多久,鬼子就进入到了射程之内,不过二连官兵并没有开火。

  反倒是鬼子率先开火了,前面一字排开的三辆T-34坦克主炮先后发炮,三发57mm口径的动能弹便立刻呼啸着射向前方的街垒以及两侧的民房,旋即就是轰隆隆的爆炸声,还有哗啦啦的建筑垮塌声,T-34坦克的主炮破坏力还是很猛的。

  其中一发炮弹就打在六辰他们藏身的那栋建筑的一楼,顷刻间就在正面墙上打出了一个脸盆大的窟窿,大量碎砖以及砂石更是向着四周呼啸溅射,其中不少打在了六辰身上,六辰只是咧了咧嘴,甚至都懒得伸手拍一下。

  打了一排炮弹后,鬼子坦克便不再发炮了。

  因为坦克主炮的炮弹也是有定数的,不能够随便浪费。

  履带的碾压声中,一整个鬼子步兵中队在六辆T-34坦克的引导下慢慢向前逼近,很快就进入到了五十米内,六辰当即直起身,举起盒子炮对着外面街上就是一枪,同时声嘶力竭的大吼了起来:“打,给老子狠狠的打!”

  几乎同时,二连剩下的一百多官兵也纷纷开火。

  密集的子弹顷刻间暴雨般扫向大街上的鬼子兵。

  更有几十枚反步兵定向雷被摆放到了掩体上面。

  但是鬼子也已经在连续的恶战中变得精明许多,几乎是在二连官兵直起身的同时,便纷纷卧倒在地上,或者躲到了坦克的身后,所以二连的火力急袭并没能够摞倒几个鬼子,反倒是几十枚反步兵定向雷摞倒了不少鬼子。

  必须承认,反步兵定向雷真的是混战中的利器!

  从开战的第一天,鬼子就吃足了定向雷的苦头,但是直到现在为止,定向雷仍旧还是鬼子所面临的头号威胁!

  连续不断的噗噗爆炸声中,数以万计的小铁钉呈扇形向着街上溅射,而且这种溅射几乎就不存在任何的死角!就是趴倒在地也没什么卵用,下一刻,大街上便立刻响起此起彼伏的惨烈哀嚎,一霎那间,至少二十个鬼子被射成筛子。

  但是负责引导的那六辆T-34坦克却是毫发无损。

  很快,六辆T-34坦克的炮塔便旋转过来,笔直的炮管已经对准了二连的机枪掩体以及步兵掩体,六辰见状便立刻转身向着后面狂奔,一边狂奔一边扯开嗓子怒吼:“撤,撤,快撤,快撤,撤到二道防线上去,快撤~~”

  二连剩下的一百多官兵便纷纷跳起身后撤。

  本来是可以从地道撤退的,但是在连续六天的恶战之中,这片交战区域的地道大多已经遭到破坏,所以二连官兵没办法再从地道撤退,只能够从地面上往后撤退,这就极大的增加了危险性,借着二连往后撤退的机会,小鬼子趁机猛烈开火。

  鬼子步兵也架起轻重机枪,对着后撤的二连官兵猛烈开火。

  好在,这一片的民房建筑大多都被打穿了,所以二连官兵无需到街上,直接就可以从民房里穿行,鬼子的机枪无法打穿墙壁,坦克的主炮虽然可以轻松打穿墙壁,但是动能弹的杀伤范围终究还是太小,所以威胁不大。

  六辰一边拔腿狂奔,一边高声叫喊。

  几乎是在六辰离开原地的同一时间,一发坦克炮弹便呼啸着打了进来,一下就打穿了六辰刚刚藏身的那间民房,仅仅毫厘之差,六辰直接就被这发炮弹打成碎块,六辰暗自庆幸之余,眼角余光却忽然发现一个身影缩在墙角簌簌发抖。

  定睛一看,却是旺财这个新兵蛋子,当下赶紧上前提溜了起来。

  旺财整个人都是软的,站都站不住,好在六辰力气大,直接提溜回来。

  二连的第二道防线上有两门战防炮,六辰随手将旺财扔在地上,喝道:“战防炮,快把战防炮推上来!”

  两个炮兵小组便赶紧把三门57mm口径的战防炮推到射击孔后。

  这个时候,鬼子的T-34坦克已经迫近到了五十米内,这么近的距离,中间又没有任何障碍物,就是闭着眼睛都能打中,只听轰轰轰的三声炮响,在前引导的三辆T-34坦克便同时中弹,其中一辆坦克更是直接被打中油箱,引发了殉爆。

  “装弹,快装弹!快快快快!”一炮打完,六辰便连声催促。

  三个炮兵组便赶紧打开炮门,先将滚烫的弹壳退出来,然后将又一发炮弹塞进去,57mm口径的动能弹看上去就像是一发巨型的子弹,三个炮兵组的战术素养相当不错,很快就重新完成了装填,接着就是炮手观瞄,寻找目标。

  这时候,另外三辆鬼子T-34坦克却率先发炮了。

  只不过,鬼子坦克在行进间,所以准心差了点,只听轰轰轰三声炮响,其中有一发炮弹直接命中了一个炮位,负责操控这门战防炮的四名炮兵当场牺牲,炮也被打坏,然而鬼子坦克发射的另外两发炮弹却打偏了,并没有命中目标。

  下一刻,剩下的两门战防炮先后发炮,又把剩下三辆坦克中的两辆打爆炸。

  不过鬼子坦克兵也的确凶悍,六辆坦克被打得只剩下了一辆,竟然是丝毫不为所动,为了提升命中概率,反而停了下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调整好射角,再然后与对面的一门战防炮几乎同时发炮,只听轰轰两声,两发炮弹几乎是同时命中目标。

  六辰顾不上察看炮兵的损失,便立刻率领二连官兵发起反击。

  协同鬼子进攻的六辆T-34坦克已经全部遭到摧毁,此时不反击更待何时?

  “跟我冲啊!”六辰不知道从哪里扒落出一杆莫辛纳甘步枪,一下就跃出单兵掩护,沿着笔直的北门大街向前发起冲锋,下一刻,二连剩下的百余名官兵也纷纷端着已经上好刺刀的莫辛纳甘步枪,向前发起冲锋。

  对面趴在地上的小鬼子见状,便毫不犹豫的起身,端着刺刀发起针锋相对的反冲锋。

  然而就在两军相距只剩下不到十米远,眼看就要撞在一起时,六辰却忽然蹲了下来,然后从挎包里掏出一枚反步兵定向雷放地上,冲在前面的十几个老兵也是有样学样,迅速从挎包里掏出反步兵定向雷搁在地上,然后转身就往回跑。

  对面冲过来的百余鬼子见状,立刻大声咒骂起来。

  八嘎牙鲁,真是防不胜防啊,还让不让人愉快的拼刺刀了啊?

  下一霎那,十几枚反步兵定向雷便同时猛烈爆炸,一万多枚小钢钉便立刻呈放射状,猛烈的呼啸飞射,一下就将前方百来个鬼子笼罩在其中,再下一刻,冲在前面的几十个鬼子便立刻倒了下来,倒地之后又发出了无比凄厉的哀嚎声。

  后面的鬼子也没好到哪里去,在二连又一轮的火力急袭之下,又倒下了至少一多半,最后只剩下不到十个鬼子逃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