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1章 拼老命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31章 拼老命了

就是这十几个小鬼子,六辰也不愿意放过。

  “追,给我追!”六辰一边追一边咆哮道,“一个都不许放过!”

  为了追得快些,二连官兵便离开了大街两侧的民房,直接冲到了街上,几十个官兵端着步枪一边追一边连续开枪,可惜命中率并不高,行进间打移动目标还是难,既便是对于狼牙大队的狙击手来说,这也是个高难度的技术活。

  不过既便这样,六辰也还是不想轻轻放过。

  正追得起劲时,一个身影忽然旋风般从六辰身边刮过去。

  六辰定睛一看,却竟然是旺财这新兵蛋子,这家伙看上去已经完全没有刚才的萎靡不振的样子,整个人变得精神百倍,甚至表现出一种病态的亢奋,一个跨步便越过六辰,冲到了追击队列的最前面,一边追击,一边开枪,一边还嗷嗷直叫。

  旺财这家伙跑得还真不是一般的快,就在六辰愣神的这片刻功夫,他便已经被旺财拉下了好长一段距离,六辰不由得有些咋舌,这速度,恐怕跟狼牙大队的那个鼓上蚤也有得一拼了吧?转眼之间,旺财便已经追上鬼子。

  这个时候,逃跑的鬼子已经只剩下不到十个。

  旺财这新兵蛋子也真的是不知深浅,一个人端着刺刀,居然就直愣愣的追到了七八个鬼子的屁股后面,他也不怕鬼子突然停下来干掉他!只不过,那几个小鬼子已经完全丧失了斗志,从始至终,就没敢停下来发起反击。

  搞笑的是,旺财这家伙追上鬼子后,居然还照着刺杀课上教官教给他们的口令,一边喊着突刺刺,一边端起刺刀捅向鬼子背心。

  “突刺刺,杀!”

  “突刺刺,杀!”

  “突刺刺,杀!”

  旺财每喊一声突刺刺,便捅出一刀,喊了七八声之后,剩下的几个鬼子就被他全部捅死了,一个没剩,看到前面已经没有鬼子,旺财才有些失望的收住脚步,回过头看到六辰时还咧嘴笑了一下,六辰却生生打了个冷颤,这他妈也是新兵?

  “狗曰的,你小子跑得还挺快的啊?”六辰走过来瞪了旺财一眼,正要再摆一摆连长的威风时,脸色突然间变了,旋即就是一个饿虎扑食将旺财扑倒在地上,直到将旺财扑倒在地上之后,六辰的后一句咆哮才终于响起,“卧倒,快卧倒~~”

  下一霎那,一枚五十公斤级的航弹便已经从天上尖啸着攒落下来,旋即轰然爆炸。

  航弹的落点距离六辰和旺财两人只有二十米,爆炸产生的冲击**动空气,瞬间就形成了巨大的气浪,一下将六辰和旺财笼罩在了其中,被六辰压在身下的旺财只感到脑际嗡的一声轰鸣,然后整个人的意识就变得模糊。

  迷迷糊糊之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旺财才终于稍稍恢复些意识。

  翻动了下身体,将压在身上的六辰掀了下来,旺财终于坐了起来,坐起身之后再扭头一看,脸色立刻一变,只见六辰的半个脑袋已经被削飞,早已经牺牲了,很显然,六辰是为了保护他才被刚才的航弹给炸死的。

  “连长?!”旺财便立刻哀嚎起来,在愧疚之余,旺财还有些伤心、懊恼,甚至还有压不住的愤怒,哀嚎之余一扭头,却看到又一波鬼子已经在坦克的引导下,再次沿着北门大街气势汹汹的扑过来,旺财便立刻怒了。

  “小鬼子,我曰你姥姥!我跟你们拼了!”旺财咆哮着,一把抓起身边那杆已经上好刺刀的莫辛纳甘步枪,转身就要往前冲,然而,才刚迈出一步,却被人攥住胳膊,暴怒中扭头一看,却是二营营长何书崖。

  “营长!”旺财讶然问道,“你怎么来了?”

  “回去!”何书崖肃然道,“别让你们连长的血白流!”

  旺财闻言立刻神情一黯,乖乖跟着何书崖回了阵地。

  ……

  市中心,团部大楼天台。

  徐锐和王沪生、冷铁锋等人已经上到天台上,正仰头看着从低空中掠过的一群群的鬼子战斗机还有大型轰炸机,奉天城内的高射炮群连续不断的发炮,发射的炮弹在夜空中炸开一团又一团的耀眼的光团,但是照明弹一点亮,便立刻看不见了。

  还有遍布城内每个角落的高射机枪,也是猛烈的开火,在漆黑的夜空中拉出一道道璀璨的子弹轨迹,无数道子弹轨迹在夜空中交错,共同编织成一张密集的火力网,但是同样的,照明弹一亮,所有的轨迹也全部都看不到了。

  但是高射炮弹的破片云,还有高射机枪的密集火力网,却并不会因为照明弹的点亮就消散无形,无处不在的高射炮弹破片云还有高射机枪子弹,对低空掠行的鬼子战斗机、攻击机构成了致命的威胁,不时有鬼子战斗机或攻击机被击中。

  一架鬼子战斗机的前翼襟突然起火,鬼子飞行员见势不对,赶紧想要拉升逃离,却是已经晚了,还没拉起,这架战斗机便已经从天际一头栽下,撞入奉天城内的一栋民房,旋即爆炸成了一团大火球。

  过了没有多久,又一架俯冲轰炸机被高射炮弹的破片击中,呼啸着从空中坠落,最后摔落在了中心大街上,爆炸成一团大火球。

  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有鬼子战斗机、或者攻击机遭到击落。

  这种损失强度,除了徐锐,王沪生他们全都看得目瞪口呆。

  “我的个乖乖,看起来石原莞尔这个老鬼子真的是急眼了。”王沪生瞠目结舌道,“居然舍得让他的航空兵,这么不要命的轰炸?”

  冷铁锋也说道:“老王,让你说中了,石原莞尔这老鬼子真打算跟我们拼老命了。”

  徐锐没有吭声,脸上的神情看上去却有些凝重,因为在鬼子航空兵不惜代价的狂轰滥炸之下,他们察哈尔独立团也蒙受了极其惨重的损失,发电厂首先遭到摧毁,所有的电力供应已经全部中断,然后军械厂那边也燃起了冲天大火,情况多半也十分不妙。

  当然了,工厂的损毁还在其次,前线官兵的伤亡才是最让他担心的,因为鬼子航空兵的这波大轰炸,重点还是边缘的城区,诸如发电厂、军械厂还有钢铁厂之类,仅仅只是鬼子航空兵的附带的轰炸目标而已。

  看着北城、东城以及西城城区连续不断的绽放的耀眼光团,徐锐完全可以想象,那里遭受的轰炸强度,更糟糕的是,刚才察哈尔独立团正跟鬼子激战,完全没有想到鬼子会突然出动航空兵进行大规模的轰炸,所以被炸了个正着。

  可以想象,此时顶在前线的部队伤亡有多重。

  就这,还不是最麻烦的,最麻烦的是,如果石原莞尔这个老鬼子真舍得下血本,在接下来的巷战中持续出动航空兵维持这样的轰炸强度,那么,他们察哈尔独立团的伤亡,只怕会成倍增加,所以到了现在,徐锐心中也是没底了。

  如果石原莞尔拼上老命,宁可赔上大部份的航空兵,宁可自家航空兵扔的炸弹,将正在激战的鬼子连同察哈尔独立团的官兵都一并炸死,那么,察哈尔独立团还真有可能先于鬼子第七军被打垮。

  因为按照鬼子现在这样的拼命打法,双方的伤亡比率基本就是一比一,但是鬼子第七军到现在为止,都依然占据着兵力的优势,优势还不小,所以这样消耗下去,最先撑不住的一定是也只是察哈尔独立团。

  冷铁锋看出了徐锐眼中流露的焦虑,低声说道:“老徐,要不要我们狼牙再顶上?我不敢说有了我们狼牙的助战,就一定能守住外围阵地,但至少,小鬼子若要想突破防线,不付出两倍的代价是不可能的。”

  “不行。”徐锐断然摇头,开玩笑,如果没有鬼子航空兵的参战,他还是敢让狼牙大队再次上阵的,因为以狼牙大队的战斗力,既便有损伤,也必定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但是在有鬼子航空兵参战的前提下,那就立刻大不相同了。

  因为面对几十公斤级甚至上百公斤级的航弹面前,管你是普通兵,还是狼牙队员,照样炸成肉渣渣,你狼牙队员的反应再敏捷、速度再快、力量再大,在上百公斤级别的航空炸弹面前也是没有任何卵用,照样会被炸死、粉身碎骨。

  冷铁锋便轻叹一声,说道:“我们狼牙可以不上,但是二营、八营还有九营未必能够顶得住鬼子的这波进攻啊,你就是把三营、四营、五营调上去也是没用,我们必须承认,石原莞尔这个老鬼子发起疯来还是挺可怕的。”

  徐锐咬了咬牙,回头对梅九龄说道:“九龄,派一个坦克连,以排为单位分别驰援北城、东城还有西城战场,无论如何,也要顶住小鬼子的这波进攻!你告诉弟兄们,这已经是鬼子回光返照式的进攻,绝对不可能持久,我们只要撑过了这波,胜利就不远了!”

  梅九龄肃然道:“团长放心,我亲自率坦克一连前去支援!”

  说完,梅九龄转身扬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