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2章 回光返照-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32章 回光返照

徐锐压力大,其实石原莞尔压力更大,因为至少这个时候,鬼子第七军的损失要远远大过察哈尔独立团,尤其是航空兵团的损失,更让石原莞尔滴血。

  就在片刻前,石原莞尔也带着矢野音三郎、小泉线三郎还有几个高级上了司令部所在的小洋楼的天台上,由于方圆几十里都没有高楼,也没有一座山,所以小洋楼顶上的视野非常的开阔,既便不借助望远镜,也能够看到奉天上空的交战情形。

  看着敌军高射炮发射的炮弹云几乎遮蔽了整个夜空,还有敌军高射机枪的弹道轨迹在夜空中编织出一张绵密的火网,几个老鬼子忍不住一阵阵吸冷气,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见识察哈尔独立团的防空火力网,但上次是在白天,这次却是夜间,所以在视觉效果上就没有这次来得更加强烈。

  石原莞尔完全无法想象,察哈尔独立团究竟在奉天城内部署了多少门高射炮,又部署了多少挺高射机枪,才能够构筑出如此密集的防空火力网!八嘎,徐锐这个家伙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宁可削弱战斗部队的火力,也不在防空网上打半点折扣。

  必须得承认,徐锐这家伙还是很有远见的,他的这份坚持也换来了丰厚回报!

  从石原莞尔他们上到天台上,到现在短短不过半个多小时,就至少已经有十六架战斗机或者攻击机遭到防空火力网击落,看着一架又一架的飞机在夜空中绽放成大火团,饶是石原莞尔见惯大场面,脸上肌肉也是不免剧烈抽搐!

  损失太大了,损失太大了呀!按照这样子的损失法,一个晚上激战下来,第三飞行团至少要损失掉将近三分之一的飞机,就是当年的武汉空战,日军航空兵的损失也没这么大,石原莞尔无法想象,这一仗打完了,该怎么向大本营交待?

  矢野音三郎也看得心惊肉跳,忍了好半天,终究没能忍住,上前一步劝石原莞尔道:“司令官阁下,迎着察哈尔独立团密集的防空火力网进行低空轰炸,代价太大了!就这片刻,第三飞行团就已经损失了将近二十架飞机,如果再轰炸一个晚上,真无法想象,最后损失的战斗机还有攻击机将会高达多少架?”

  小泉纯三郎看了眼石原莞尔,想劝却没敢开口。

  小泉纯三郎一直看矢野音三郎不顺眼,更视对方为自己的晋升障碍,但是在空袭奉天这件事情上,他的看法却跟矢野音三郎一致,都认为这样不顾一切的低空轰炸太过疯狂了,这简直就是在拿第三飞行团进行一场豪赌啊。

  如果能赌赢也就罢了,万一赌不赢呢?

  老话说的好,十赌九输,十赌九输啊!

  看到石原莞尔没有反应,矢野音三郎再次劝道:“司令官阁下,还是收手吧,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因为皇军仍旧占据着绝对优势,无论装甲兵、航空兵还是步兵,皇军仍旧占据着绝对优势,如果这时候收手,察哈尔独立团是绝不可能出城追击的,所以,皇军完全可以在航空兵及装甲师团的掩护下,从容撤回新京……”

  “然后呢?”石原莞尔粗暴的打断了矢野音三郎,愤怒的说道,“然后怎么办?将奉天还有整个辽宁省送给徐锐吗?矢野君,你不会不知道,辽宁才是满洲国的精华所在,奉天才是满洲的中心,难道将奉天还有辽宁省拱手送给徐锐?”

  矢野音三郎叹息道:“司令官阁下,不是卑职非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但是以目前的局势,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放弃奉天还有大半个辽东,这么做,至少还能保住新京以北的区域及整个辽东半岛,但是如果再在奉天跟察哈尔独立团耗下去,一旦耗尽咱们第七军所有的主力,察哈尔独立团再纠集外围、已经数以十万计的民间武装,来一波反击,那时候沦陷的就不是辽东省,而是整个满洲了!”

  小泉纯三郎听了之后下意识点头,完全赞同矢野音三郎的分析。

  但是遗憾的是,石原莞尔却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现在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拿下奉天,想的是如何打败徐锐这个天皇钦定的帝国死敌,他就像一个在赌桌上输急了眼的亡命赌徒,已经不顾一切了!

  “命令第三飞行团,轰炸不能停!”

  说完,石原莞尔便转身下了天台,却留下矢野音三郎、小泉纯三郎还有司令部的几个高参在天台,小泉纯三郎对着前方奉天方向璀璨的夜空发了一会儿呆,也转身离开了,然后是几个高参,矢野音三郎却在天台上呆到深夜,才终于离开。

  在矢野音三郎离开司令部天台时,第三飞行团就已经损失了超过一百架飞机了,矢野音三郎完全无法想象,如果对奉天城的低空轰炸持续到天亮,第三飞行团最终将会损失掉多少架战斗机、攻击机?

  不过,这还不是最让矢野音三郎担心的。

  矢野音三郎最为担心的,还是整个战局。

  石原莞尔司令官明显已经钻进了牛角尖,为了他个人的名声以及荣誉,或者说为了他个人的前途,已经是不顾一切,甚至不惜搭上整个第七军及整个第三飞行团,但是作为第七军的参谋长,矢野音三郎觉得必须做点什么了。

  所以,从天台下来之后,矢野音三郎就分别给日军大本营还有新京的关东军司令部发了一封电报,除了向大本营还有关东军司令部、汇报了奉天会战的最新战况,还把他的担忧也说了出来。

  不过,让矢野音三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电报发到日军大本营时,闲院宫载仁正好因为近日过于操劳住院了,陆军部长寺内寿一则被打发去关西检查预备役,陆军次长小矶国昭倒是在,但这老鬼子并没有把矢野音三郎的电报当回事,还道矢野音三郎是因为石原莞尔的不信任,在向大本营告石原莞尔的黑状呢。

  不过,关东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接报后却是十分重视,鉴于事态严重,这个老鬼子果断将滞留在新京火车站的三百多辆T-34坦克强行收归关东军,同时将新京宪兵队刚刚搜刮上来的几吨柴油也截留起来,没有交给第七军。

  ……

  回过头再说奉天战场。

  石原莞尔老鬼子祭出的玉石俱焚的战法,在大量自伤自家军队的同时,也给察哈尔独立团造成了几乎等量的杀伤,因为从天而降的航空炸弹根本不分你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其杀伤效果完全是就是相等的。

  但是面对同样的伤亡,先撑不住的肯定是察哈尔独立团。

  伴随着一架九六式俯冲攻击机从低空掠过,又一枚五十公斤级的航空炸弹落下来,旋即轰然爆炸,爆炸产生的气浪瞬间席卷了方圆五六十米的范围,正在街垒后面指挥战斗的何书崖也被气浪的边缘所波及,一下被掀飞了出去。

  何书崖在空中飞行了至少十米,才撞上街边民房落下来,好在撞击的部位在背上,这要是在颈部,直接可能导致颈部骨折,小命玩完!但既便这样,何书崖也还是被这剧烈的撞击冲撞得七荤八素,半天回不过神来。

  迷迷糊糊中,不断有炸弹爆炸,不断有火箭弹拖着长长的尾焰从头顶的空中掠过,不过有子弹嗖嗖尖啸着从头顶掠过,在夜空中拉出一道道璀璨的弹道,此外,还有一团又一团巨大的烟花,在夜空中轰然绽放。

  然后,何书崖就看到铁牛出现在了他面前。

  铁牛满脸焦虑,嘴巴开合,似乎正在叫喊。

  但是,何书崖根本听不见,脑袋更是晕晕乎乎的,神志不清。

  直到过了差不多有十秒钟,何书崖终于恢复意识,然后各种声响就潮水般灌进了他的耳朵,同时也听到了铁牛的声音。

  铁牛大声喊道:“营长,营长你怎么样了?!”

  “没事,铁牛,我没事!”何书崖拍拍铁牛肩膀,又问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很糟!”铁牛惨然说道,“加上你和我,全营已经只剩下还不到五十个弟兄了,鬼子却又派了一拨人上来,至少得有一个步兵中队,而且有四辆坦克!”

  说完了,铁牛伸手一指,何书崖顺着铁牛手指的方向看去,便果然看到,横七竖八躺满双方将士尸体的北门大街上,又一批鬼子已经端着刺刀逼上来,在这群鬼子的前面,四辆坦克一字排开,唯一的好消息是这次上来的已经不是T-34坦克了。

  都到这时候了,何书崖居然还能笑出声,一边笑一边说道:“看来小鬼子也快到油尽灯枯的地步了,你看,鬼子已经没有T-34坦克,甚至九七式都没有了,而是只能出动皮最薄的九五式轻型坦克,嘿嘿嘿,鬼子快顶不住了。”

  铁牛却叫苦道:“问题是,就算只是九五式,也足够收拾我们了。”

  二营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既便是九五式坦克,也足以碾压他们。

  然而就在这时,二营官兵却的到了一阵即熟悉又陌生的引擎轰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