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4章 死期到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34章 死期到了

凌晨四点,正是黎明前最黑暗时分。

  鬼子的进攻仍未结束,鬼子航空兵对奉天的不要命的轰炸仍在持续,夜空中仍不时会有一团团的巨大的烟花绽放。

  察哈尔独立团的团部却吵成了一团。

  巴特、程鹿鸣、李峥嵘、铁钢、赵昊这五个骑兵营长同时找到徐锐,要求参战,除了骑兵一营因为没营长,没有派人过来,其余几个营长全来了。

  奉天保卫战打成这样,九个主力步兵营几乎全部拼光,可他们六个骑兵营却从始至终只能够看着,铁钢他们几个营长的心里即着急,又不是滋味,在多次单独找到徐锐、要求参战无果之后,五个营长几乎串联了起来,一起来向徐锐施压。

  铁钢急得嘴唇都起泡了,语含哀求的道:“团长,你就答应吧!”

  “是啊团长,你就答应了我们吧。”赵昊等几个团长也齐声附和。

  “不行,骑兵不能出动!”徐锐却直截了当的予以拒绝,作为一名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指挥员,徐锐继承了我军一贯的优良传统,无论打得有多艰苦,手里都始终会留着最后一支预备队,留着关键时刻打反击用。

  而骑兵,就是徐锐留着的预备队。

  如果最后跟小鬼子打成两败俱伤,眼睁睁看着鬼子逃走,却无力派兵追杀,那该是多么可悲的事情?徐锐是绝对不可能犯这种错误的。

  看到徐锐这里没有一点转圜余地,铁钢他们几个营长便把目标转向王沪生。

  铁钢绕到王沪生面前,着急的道:“政委,你快说句话吧,你快劝劝团长吧!”

  赵昊说的就更加直接,甚至带了一点情绪:“政委,您是政委,您要是发话,团长他也不能不听吧,您快发话吧!”

  “闭嘴!”在这件事上,王沪生却跟徐锐意见一致,作色说道,“什么政委不政委,枪声一响,咱们全团都得听团长的!我这个政委也不例外!”停顿了下,又道,“出不出战,这事团长说了算,你们找我没有用。”

  徐锐还有王沪生软硬不吃,几个营长只能够垂头丧气的离开。

  几个骑兵营长前脚才刚走,工兵营长王正昊就悄悄走了进来。

  “小王,你也来?”徐锐的眼睛立刻眯起来,也有些生气了。

  王正昊并没有因为徐锐生气而有丝毫的退缩,反而上前一步,说道:“团长,骑兵机动性强,在追击战中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所以你留着骑兵部队做预备队,这我能理解,但是我们工兵营在追击战中的作用十分有限,为什么不让我们工兵营顶上去?”

  徐锐懒得多解释,沉声道:“没有为什么,工兵营不能上就是不能上!”

  王正昊立刻急了,嚷嚷道:“团长,那我就要问了,我们工兵营还算不算察哈尔独立团建制下的战斗部队了?”

  徐锐脸色猛一沉,正要说话时却让王沪生制止了。

  王沪生制止了徐锐的发作,然后赶紧将王正昊拉到一边角落,王正昊不仅跟王沪生同属王姓,关键两人还是安徽老乡,所以王沪生一直视王正昊为晚辈。

  将王正昊拉到作战室角落,王沪生语重心长的道:“小王哪,你得理解你们团长的苦心哪,你们工兵营虽然名义上是战斗部队,但其实不然,工兵营的官兵大多都是高学历的大学生,这些可都是宝贝,你们在别的岗位,比在战场上更能发挥自身价值。”

  “政委,这个道理我也懂。”王正昊痛苦的说道,“但是看着兄弟部队在前线跟鬼子拼成那样,我们却只能在旁边看着,这心里不是滋味哪,尤其是看着那一具具的担架抬下来,躺在担架上的弟兄看我们的眼神,心里别提有多憋屈。”

  顿了顿,王正昊又道:“弟兄们都说,宁可上战场拼死了休。”

  “这点委屈就不行了?”王沪生说道,“你们就这点儿出息?”

  王正昊便耷拉下脑袋,不吭声了,王沪生又道:“这么说吧,鬼子第七军已经是油尽灯枯了,很快就要完蛋大吉,我们察哈尔独立团很快就要光复东北,到那时候,才是你们工兵营的官兵大展身手的时候,所以现在,你们绝不能白白的牺牲掉。”

  “好吧。”王正昊无奈的点了点头,又道,“政委,鬼子真的油尽灯枯了?”

  “真的。”王沪生用力的点了下头,又道,“刚刚前线阵地报告,小鬼子的T-34坦克已经消耗完了,再次动用了他们自己的九七式,甚至九五式轻型坦克,这说明,小鬼子的坦克部队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还有他们的步兵,估计也快要消耗完了。”

  “应该也快消耗光了。”王正昊深以为然,“毕竟我们的九个营都快拼光了。”

  两人正说话间,作战室里的电话铃声忽然间响起,徐锐抓起电话听了片刻,脸上的神色立刻就变了,再然后搁下电话又抓起武装带往腰上捆,一边又扭头对王沪生说:“老王,团部交给你了,我去一趟北城区,那边遇到一点小问题。”

  王沪生见状急忙说道:“老徐,北城区的防线垮了?”

  “没垮,有点小状况,但我得过去一趟。”徐锐说完就往外走。

  冷铁锋一个跨步跟上,说道:“老徐,我带一个战斗组跟你去。”

  徐锐看了冷铁锋一眼,最后点点头说:“行,顺便去趟医院找些轻伤员一起。”

  王沪生和王正昊闻言顿时间神情一紧,战况已经紧急到要动员轻伤员上战场了?

  冷铁锋嗯一声,转身快步走了,很快,两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作战室的大门外,只留下王沪生、王正昊还有杜俊杰他们几个作战参谋提心吊胆的留在原地。

  ……

  当徐锐、冷铁锋他们上到北城区的前沿阵地时,东方天际已经微微露出一丝鱼肚白。

  跟着徐锐他们一起的,还有从野战医院里紧急动员的一百多个轻伤员,医院里的伤员虽多,但是能够重新踏上战场的却是不太多,冷铁锋总共也只动员了四百多,然后三个战场一分,分到北城战场的就只有一百多个伤员。

  看着吊着胳膊或头部裹着纱布的伤员,徐锐不免心下愧疚。

  但是很快,徐锐便强迫自己狠下心来,侧过头问何书崖道:“书呆子,你们二营现在总共还剩多少人?”

  何书崖道:“包括我在内,一共十八人。”

  “说错了,一共二十个!”话音才刚落,另外一个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徐锐、冷铁锋还有何书崖回头看,却看到梅九龄从一辆已经报废的T-34B型坦克的炮塔里钻出来,在他身后还有一个坦克兵,梅九龄的额头破了个洞,鲜血正不停的流淌下来,冷铁锋便赶紧让吴寒上前给梅九龄包扎。

  看着梅九龄,何书崖微微一笑说:“对,一共二十个!”

  徐锐又问道:“九龄,你的坦克呢?另外三辆坦克呢?”

  “喏,不都在那儿呢。”梅九龄冲着前方三团正在熊熊燃烧的火团呶了呶嘴,眸子里掠过一丝黯然之色,又说道,“刚才鬼子突然出动了八辆T-34坦克,一通混战下来,零三九它们全都被打爆了,我的零零幺也坏了,现在只能当固定炮塔用了。”

  正说话之间,留在前方警戒的铁牛忽然嘶声大叫起来:“营长,鬼子上来了!”

  徐锐、何书崖还有冷铁锋他们急回头看,便看到三辆坦克引导着大约五十多个鬼子顺着北门大街扑过来,只不过,这三辆坦克的情况却有些异常,中间的那辆T-34坦克没有了车载重机枪,左侧的那一辆九七式坦克却是主炮炮管都弯了。

  右侧的却是一辆九五式轻型坦克,炮塔都破了个大洞。

  显然,这三辆坦克应该是受了损,经过紧急维修之后又投入战场的。

  这么看起来,小鬼子的坦克部队也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不然不会急着把还没有完全维修好的坦克都再次投入战斗。

  再看跟在三辆坦克后面的鬼子步兵,不少人脸上还有胳膊上都裹着纱布,看到这,徐锐嘴角不由绽起一抹狰狞的杀意,沉声道:“小鬼子已经油尽灯枯了!只要打退小鬼子的这一波进攻,就该轮到我们反攻了!这一仗,我们已经赢定了!”

  何书崖、冷铁锋等人闻言顿时精神一振,终于看到胜利曙光了。

  “全都有!”徐锐紧了紧手中的毛瑟98K狙击步,沉声道,“准备战斗!”

  徐锐一声令下,梅九龄便赶紧带着那个坦克兵爬进了他的零零幺坦克,何书崖也赶紧带着最后剩下的十几个残兵进入防御阵地,还有那一百多个伤员,也迅速抄起武器进入到大街上的环形街垒以及两侧的民房的废墟中。

  冷铁锋却带着吴寒等几个狼牙队员,转辗腾挪之间就已经上到了两侧民房的顶上,然后就跟跑酷似的,兔起鹘落之间向前飞渡,片刻间就已经迂回到了鬼子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