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5章 再不相见-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35章 再不相见

举枪,瞄准,轻轻扣下扳机,视野中最后一个鬼子往前一扑,再没有动静。

  徐锐放下毛瑟98K狙击步枪,再定睛看时,只见前方的主干大街上已经再没有一个活着的鬼子兵,鬼子的三辆坦克也已经全部被摧毁,中间的那辆T-34坦克更是被梅九龄的零零幺直接打爆油箱,燃烧成了火球。

  徐锐再抬头,前方一百米外,冷铁锋从一栋已经塌了半边的西洋教堂顶上探出身体,冲徐锐打了个手势,意思前方安全,没有鬼子了!

  长出一口气,徐锐一屁股就坐到了废墟上。

  何书崖和梅九龄也靠了过来,两个人凑在一起美滋滋的抽烟。

  北门大街的枪声稀疏了下来,远处高射机枪却仍在持续开火。

  直到这时候,徐锐才发现头顶的天空之中,鬼子的战斗机还有轰炸机已经少了许多,而且不再扔炸弹了,顶多就是俯冲下来扫射一下,然后又迅速拉升,不过既便这样,也仍旧不时有鬼子战斗机或轰炸机被击落。

  等了半小时,仍不见鬼子发起下一轮进攻,徐锐便可以肯定,鬼子第七军已经是组织不起像样的进攻了,激战了整整一晚上,再加上鬼子航空兵不分敌我的无差别轰炸,在给察哈尔独立团造成了惨重伤亡的同时,鬼子自身的伤亡只会更加惨重!

  算上之前几天的惨烈的巷战,鬼子第七军的二十多个步兵联队也应该打完了,毕竟,察哈尔独立团的九个主力步兵营都已经全部打完!自打察哈尔独立团成军的那天起,就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惨过,只是凭借这点,石原莞尔这老鬼子就足以自傲了。

  又等了片刻,发现还是没有鬼子前来进攻,徐锐便回到了团部。

  回到团部后,徐锐便立刻让警卫把第一飞行中队的中队长赖广东叫到了团部。

  刚走进团部,赖广东就发现里边的气氛有一些异样,包括团长还有政委在内,每个人看向他的眼神全都隐藏着某种含义。

  霎那之间,赖广东便是神情一惨,他已经意识到将要做什么了。

  王沪生有心想要安慰几句,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道跟赖广东说,你就好好的去,全国人民都会记住你?太惨忍,他真说不出口!

  但徐锐身为团长,却必须得开口:“赖广东,你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我还是之前的那句话,执行这个任务的前提必须得是你自愿……”

  “团长你不用说了。”不等徐锐说完,赖广东便把他打断,停顿了一下,又神情黯然的说道,“我只有一个要求,我死之后,每隔一个月给我妈妈写一封信,告诉她,我在这里一切都安好,直到她百年之后,可以吗?”

  不等徐锐发话,王沪生便哽咽着说道:“可以,这当然可以。”

  “好,谢谢政委,谢谢团长。”赖广东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又笑着对王沪生说,“政委,上面写有地址,请务必每个月按时寄出书信。”

  说完,赖广东又啪的挺身立正,向徐锐、王沪生分别敬了记军礼。

  徐锐、王沪生、杜俊杰还有团部所有的参谋、警卫齐刷刷的立正,抬手敬礼。

  赖广东放下右手,灿然一笑说:“团长,政委还有各位战友,再见,再不相见!”

  说完,赖广东便转身扬长而去,目送他瘦削的身影出门而去,留在团部的众人忽然觉得他的身影如此的高大,大山般巍峨!

  ……

  在蒲河镇,鬼子第七军司令部。

  石原莞尔将背挺得笔直,纹丝不动的跪坐在榻榻米上,自从半个多小时之前,第七军的最后一次进攻遭到瓦解之后,老鬼子就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然后跪在了榻榻米上,这半个多小时,居然连动都没有动过。

  “司令官阁下。”矢野音三郎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门外,劝道,“请回作战室吧?”

  奉天会战打到了现在这个份上,既便是司令部里最迟钝的鬼子参谋也看出来,第七军已经没有一点机会了,尽管第七军还拥有将近十万人的部队,但是遗憾的是,这十万人里除了伤员,绝大部分都是辎重兵、工兵、炮兵这样的辅助兵种。

  真正的步兵,已经是消耗殆尽,没有了步兵,航空兵、装甲兵再强大也没用。

  更何况,航空兵还有装甲兵也已经遭受重创,尤其是两个装甲师团,原有的三百多辆九七式或九五坦克,再加上后补充的三百多辆T-34坦克,已经基本打光,剩下的百余辆坦克大多损毁得严重,已经无法再参战。

  航空兵虽然也损失了两百多架飞机,但是还没有到伤筋动骨的程度,只不过,没有了地面步兵及装甲兵,单凭航空兵是不可能消灭奉天城内的察哈尔独立团的,所以说,打到现在这个份上,第七军事实上已经是输掉了奉天会战。

  而且,在拼光了几乎所有的战斗部队以及装甲部队之后,第七军还要面临察哈尔独立团即将到来的反攻!徐锐此人的一贯作风,历来都是睚眦必报,这次奉天会战他们察哈尔独立团的损失也很大,所以一定会疯狂报复。

  更麻烦的是,在奉天周围,在他们第七军的四周,正有超过十万人的满洲国军以及民兵武装正包围过来,这也就是说,他们第七军不仅仅已经输掉了奉天会战,而且正面临着全军覆灭的巨大危险,这不是吓人,而是真的有这个可能,而且可能性很大!

  要不是这样,石原莞尔也不可能像现在这副样子,跟个白痴般呆坐榻榻米上。

  看到石原莞尔没什么反应,矢野音三郎接着劝道:“司令官阁下,不出意外,察哈尔独立团很快就会发起全面反攻了,在这个时候,全军上下急需您的指挥,所以,请您务必回到指挥位置,带领我们尽快准备迎击察哈尔独立团的反击。”

  “呵,呵呵。”石原莞尔的眼珠转动了下,然后笑道,“迎击察哈尔独立团即将到来的反击么?这个跟我却是没什么关系了,矢野君,这个是你这个参谋长的使命了。”说完,石原莞尔终于从榻榻米上长身而起,赤脚走到刀架上抽出了上面那把短刀,不过想了一下,又把短刀搁回去,换了下面的太刀。

  矢野音三郎顿时瞳孔一缩,凛然道:“司令官阁下,事情还没到这份上!”

  “还没到这份上,什么才算到这份上?”石原莞尔惨然一笑,接着说道,“以一个军团的优势兵力,再加还有两个装甲师团以及一整个航空兵团的助战,却没能够消灭区区一个察哈尔独立团,甚至还有可能反过来被对方打得全军覆灭……”

  说到这,石原莞尔就没办法再往下说,他自己都觉得丢脸。

  矢野音三郎连忙劝道:“司令官阁下,这并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

  “不,这就是我一个人的责任,要不是因为我个人的一意孤行,第七军不会面临现在这样的绝境!”到了这时候,石原莞尔却是完全清醒了过来,就像一个赌徒,往往只有输光了所有筹码,才有可能重新恢复理智,可惜这时候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晚了!

  说完,石原莞尔又向着矢野音三郎深深鞠了一躬,说:“矢野君,第七军的残部就拜托您了,请您务必带着他们突围出去,为帝国保住这些宝贵的有生力量!”

  矢野音三郎茫然站着,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只能无助的看着石原莞尔又在榻榻米上跪坐下来,再解开衬衣,然后拔出太刀对准了腹部。

  眼看太刀就要刺下去,一个白色倩影却蓦然础现,一把抓住刀把。

  石原莞尔的这一刀便刺不下去,愕然抬起头看时,却发现竟然是井上千代子。

  “井上小姐,您这是?”石原莞尔一下有些发懵,井上为什么要阻止他自杀?

  井上千代子幽幽的道:“司令官阁下,我奉了皇室之命前来保护你的人身安全,在我的使命还没有结束之前,任何人都无权夺走你的生命,包括你自己!”说完,井上千代子轻轻发力,将太刀从石原莞尔手中夺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候,井上千代子心头忽生出警兆。

  当下来不及多说,井上千代子就像拎小鸡一般拎起石原莞尔,再快如闪电般冲出了司令部所在的小洋楼,出了这栋小洋楼之后,井上千代子一边往前跑,一边抬头往上看,正好看到一架伊尔十五型战斗机猛然俯冲下来。

  ……

  天空中,赖广东驾驶着伊尔十五型战斗机进入了最后的俯冲。

  看着驾驶舱外快速接近的地面建筑,赖广东眼前却蓦然出现了远在南洋的妈妈,妈妈就像往常一样,正安静的坐在自家大门口,拿着针线筐缝补旧衣服。

  “妈妈,再见。”赖广东默默的念道,“再见,再不相见……”

  下一刻,伊尔十五型战斗机便轰然撞击在下方的地面建筑上。

  再接着,由化工学博士李肖夏所设计,并且亲手制造的高爆炸弹轰的爆炸开来,整个第七军司令部几乎是一瞬间就被夷为了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