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6章 大举反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36章 大举反攻

把时间拨回到两秒钟之前。

  就在赖广东驾驶的伊尔十五战斗机撞地之前,井上千代之拎着石原莞尔跳进了司令部附近一口池塘,几乎是在池水堪堪没过两人的头顶,伊尔十五战斗机便已经猛烈的撞上了第七军司令部并且引发猛烈的爆炸。

  超过五十公斤的高爆炸药猛然爆炸,几乎是瞬间就将第七军的司令部夷为平地,爆炸产生的烈焰就像是一圈圈的涟漪,以撞击点为中心,向着周围猛烈的肆虐开来,石原莞尔和井上千代子藏身的池塘也完全被烈焰笼罩。

  只片刻,池水的温度便已经升高了至少十度!

  值得庆幸的是,翻滚的烈焰终于扩张到极限,然后迅速消褪,如若不然,石原莞尔和井上千代子就真可有会被池水活活的煮死,堂堂大日本帝国的大将,再加上一个传说中的影忍高手,要是在池塘里被煮死了,那才是个大笑话。

  过了不知道有关多长时间,就在石原莞尔感到肺都快炸开时,井上千代子终于放开了摁着他头顶上的小手,感到头上压力一轻,石原莞尔便赶紧用双腿使劲的一蹬,整颗脑袋终于从水底浮了上来,浮到水面之后便贪婪的深吸了一口气。

  再定睛看时,石原莞尔便立刻愣在那里,呆若木鸡。

  但只见,第七军司令部所在的那栋三层小洋楼以及外围充做各个课室的几十间民房建筑已经全部不见了,现场就只剩下了一个直径超过五十米、深度至少超过四米的大坑,大坑里边的泥土都外滚,却已经被熏烧得一片漆黑,还有袅袅的黑烟往外冒。

  就在石原莞尔怔忡的时候,只听噗一声,一截黑乎乎的物事从高空中落了下来,落进池塘里又往上浮起,老鬼子下意识的低头去看,却发现竟然是半截烧成了焦炭的胳膊,完全可以想象,这只胳膊的主人在临死之前遭受了怎样的折磨。

  “哗啦!”一声出水声近在石原莞尔的耳畔,扭头看,却是井上千代子也出水了。

  这时候,井上千代子身上的白色忍者服已经完全被池水给浸透,紧紧的贴在身上,顿时间将她饱满的胸部轮廓映衬得淋漓尽致,如果换成是以前,石原莞尔一定是大饱眼福,但是此时,老鬼子却完全没了任何旖旎之情。

  “井上小姐。”石原莞尔诚恳的说道,“请给我一把刀。”

  井上千代子秀眉微微一蹙,沉声说道:“司令官阁下,你恐怕不能自杀。”

  石原莞尔并没有过多哀求,只是站在池塘里向着井上千代子深深一鞠躬,又说道:“井上小姐,还请你务必成全于我。”

  井上千代子便不免有些为难。

  奉天会战打到现在,既便是对军事没什么概念的井上千代子也看得出来,第七军已经是输定了,如果察哈尔独立团趁着第七军的司令部被摧毁的机会发起大举反击,那么第七军的大败甚至全军覆灭,并非不可想象的结果。

  那么察哈尔独立团会趁此机会反攻吗?

  答案几乎就是肯定的,毕竟,对第七军司令部的这次自杀式空袭来得非常的精准,时机把握得简直就是妙到颠毫,要说这不是徐锐精心策划的斩首战,要说这只是偶然事件,井上千代子是无论如何也是不相信的。

  也就是说,察哈尔独立团的大举反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也就是说,第七军的惨败甚至全灭已经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那么,作为第七军的司令官,石原莞尔无疑必须得为这个结果负责!如果不自杀,那就只能等着被送上军事法庭,作为一名骄傲的武士,被送上军事法庭当成罪犯进行审判,无疑是极大的耻辱,所以井上千代子也不免有些犹豫。

  石原莞尔再一次深深的鞠躬,一颗脑袋几乎埋到了池水里。

  老鬼子的语气也是无比诚恳:“井上小姐,请您务必成全!”

  井上千代子轻轻的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将腰间的短刀拔出来,递给了石原莞尔。

  “井上小姐,我永远感激你。”石原莞尔接过短刀,向井上千代子投来感激的一瞥,然后仪式都顾不上,直接就拔出刀,恶狠狠戳进自己腹部,老鬼子还真是够狠,这一刀直接就深没及柄,接着还用力绞了一下。

  不过几秒钟,石原莞尔便咽下最后一口气,一头倒在池塘中。

  井上千代子幽幽的叹息一声,身影微微一晃,便沉入了水中消失不见了,片刻之后,水面上的涟漪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

  奉天战场却是不可能平静了。

  早在赖广东驾驶着满载高爆炸药的伊尔十五战斗机从中央大街起飞之前,察哈尔独立团的六个骑兵营就已经从地道悄悄的出城,埋伏在城外的苞米地里,徐锐让人事先挖掘的四纵四横八条主坑道,有两条是直通城外的!

  除了骑兵营,徐锐还跟城外的林蔚、潘勇两人也取得了联络。

  早在昨天下午,意识到石原莞尔有可能孤注一掷之后,徐锐就已经通过电台给林蔚和潘勇下达了作战命令,让他们将奉天周边几十县的伪军以及民兵武装全部集结起来,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完成编组,再尽快赶到奉天城外,准备最后总攻。

  就在天亮之前,林蔚、潘勇率领的二十多支游击总队,已经全部运动到了奉天外围,此时此刻,聚集在奉天外围二十里范围内的伪军及民兵武装,总兵力已经超过了二十万人!这无疑是个十分可怕的数字!

  当赖广东驾驶着满载炸药的伊尔十五战斗机撞地之时,察哈尔独立团的六个骑兵营、还有外围的二十多支游击总队已经全部到位,徐锐更是亲自担任骑兵第一营的营长,跨马横刀肃立在骑兵一营的队列前。

  某一刻,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蒲河镇方向突兀的响起。

  徐锐急抬头看,便看到一朵巨大的蘑菇云从蒲河镇方向缓缓升起、迅速扩大!

  看着这朵渐扬渐起并迅速扩大的蘑菇云,徐锐的眼睛瞬间就红了,下一霎那,已经压抑了差不多一个月的徐锐便立刻昂起头,扯开嗓子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骑兵一营,跟我冲啊,冲啊,冲啊,冲啊……”

  声嘶力竭的咆哮声中,徐锐跨骑着猛男,第一个从苞米地冲出来!

  在猛男左边,是通体灰黑的大王,右侧,却是通体土黄色的二皇!

  一狼一狗伴随在左右,徐锐高举着战刀,疯狂的催动着马王猛男,风卷残云一般向着前方的鬼子军营发起了冲锋,徐锐身后,数以百计的骑兵将士举着马刀,嗷嗷叫着,纷纷从苞米地冲杀了出来,只片刻,平原上便已经铺满了乌泱乌泱的中国骑兵。

  ……

  顺便说一句,鬼子第七军完成对奉天的C形包围后,便开始在城外修建工事,不过所修建的防御工事大多面向着奉天城方向,只为防御奉天城内的察哈尔独立团打反击,但是在背对奉天城的方向,虽然也修建了工事,但是并不算严密。

  再加上奉天战场的战况持续恶化,各个方向的鬼子步兵都被大量抽调到城内,并在巷战中基本消耗殆尽,现在鬼子军营外围的防御工事基本都是由工兵、辎重兵在把守,像野战重炮兵第四联队外围的防御工事,更是直接由炮兵接管了。

  工兵、炮兵、辎重兵虽然也接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但是无论是战斗意志还是战术素养都完全无法跟真正的步兵相比,更糟的是,这些辅兵的火力强度,根本无法跟真正的步兵联队相媲美,当然,就这还不是最为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突然失去了指挥!

  因为各个师团的师团当时基本都在蒲河镇的司令部,然后“轰”的一声巨响,奉天城外的八个步兵师团、两个装甲师团外加一个飞行团的团长,全都被一锅端了,现在,第七军剩下的将近十万辅助兵已经完全丧失了指挥。

  就在这时候,察哈尔独立团的骑兵开始了大举反攻。

  “冲啊,杀啊!”徐锐一边大声的咆哮,一边催动猛男向前极速冲刺。

  脚下的大地犹如潮水般向后倒退,而前方的鬼子军营却在快速的逼近。

  距离八百米时,前方军营里的鬼子就开始纷纷开火,这些辅兵果然都是渣渣,这个距离基本就是浪费子弹,徐锐甚至都懒得弯下腰,在这个距离要是也会被打中,那他就完全可以穿越回去买彩票了。

  距离继续拉近,很快就进入到五百米内。

  在这个距离上,鬼子的步枪就有威胁了,于是徐锐便从马背上伏下身,将身体整个藏在了马鞍一侧,同时将上半身以及脑袋压成了一条几乎与地面相平行的直线,以尽可能的减小被弹的面积,不时有子弹嗖嗖尖啸着从徐锐耳畔掠过,徐锐却是毫不在意,只不过几十杆三八大盖而已,甚至连歪把子都没有,能有多大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