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8章 皇军之猪-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38章 皇军之猪

在新京,关东军司令部。

  梅津美治郎正在跟关东军参谋长木村兵太郎商量如何压制东三省此起彼伏的满洲国军反水及民变。

  梅津美治郎懊恼的说道:“我早就对他们说过,让他们不要做得太过分,可他们就是不听,现在好了,把辽东的百姓全都逼反了吧?唉!”

  梅津美治郎口中所说的他们,指的是武装垦殖团。

  自从占领了东三省之后,日本政府就开始有计划的往东北移民,这些从日本本土过来的移民并没有前往荒僻之地重新开垦耕地,而是在武装部队的保护下,直接强占当地的中国百姓的熟地好地,这种野蛮行径当然会招致激烈的反抗。

  最后这些反抗都被镇压下去,但是敌意已经形成。

  如果没有外部力量的挑动,或许还能够相安无事,但是现在有了察哈尔独立团的干涉以及撑腰,这些百姓立刻就反了,而且这股反抗的浪潮正朝着整个东三省迅速扩散,眼看着就要波及到吉林、黑龙江以及热河诸省了。

  正因为这,梅津美治郎才如此生气。

  木村兵太郎沉声道:“司令官阁下,事情已经然是发生了,这个时候再埋怨那些武装垦殖团已经是毫无用处了,何况那些武装垦殖团个个都有背景,并非我们所能干预,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办法在吉林、黑龙江以及热河三省严防死守!”

  “严防死守。”梅津美治郎苦笑说,“说容易,做起来却是太难了。”

  “是啊,关键是满洲国军也是军心不稳。”木村兵太郎深以为然,“早知这样,两年之前我们就不应该放松对满洲国军的控制,否则,满洲国军不会有今天这么大的声势,就算是全军都反水了,也不过是疥癣之疾,不足为虑。”

  两年前,满洲国军就三个旅,区区一万多人。

  可现在,为了加强对苏联的战备,关东军遵照日军大本营的指示,开始大规模的扩充满洲国军,短短两年内将满洲国军从三个旅扩充到十五个师,近九万人!面对苏联,这九万满洲国军的立场是不用担心的,但是谁能够想到最后打进满洲的却是察哈尔独立团?面对同为中国人的察哈尔独立团,原本就是奉军出身的满洲国军将士立刻就开始军心不稳,奉天周边几十个县的满洲国军更已经全部反水。

  顿了顿,木村兵太郎又接着说道:“眼下我关东军兵力严重不足,要想全面控制吉林、黑龙江及热河三省,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最后还是得倚重满洲国军,但问题是,满洲国军也军心不稳,这就形成了一个死结,打不开哪!”

  梅津美治郎的脸色立刻黑下来,沉声说道:“实在不行,就只能把远东方面军从我们关东军借调走的那几个师团先调回来!”停顿了下,又接着说道,“反正西伯利亚那边已经打成了一锅乱仗,短时间内不可能破局,调走几个师团也没什么。”

  木村兵太郎摇头说:“话虽如此,但就怕大本营不答应哪。”

  顿了顿,木村兵太郎又接着说道:“好在,现在奉天仍旧被第七军围困着,一旦奉天解了围,再把察哈尔独立团这头猛虎给放了出来,再跟满洲风起云涌的抵抗风潮形成联动,那麻烦才真的是大了,这个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然而话音刚落,一个通信参谋就急匆匆走进来。

  “司令官阁下!”通信参谋快步走到梅津美治郎面前,重重一顿首报告说,“刚接到航空侦察兵的报告,第七军已经让察哈尔独立团击溃了!现在,察哈尔独立团的骑兵部队正在反水的满洲国军以及民间武装的配合下,追杀第七军的溃兵!”

  “纳尼?”梅津美治郎瞬间石化,“第七军已经被击溃?!”

  木村兵太郎也是满脸的难以置信:“察哈尔独立团的骑兵、还有反水的满洲国军以及民兵正在追杀第七军的溃兵?”

  “哈依!”通信参谋再次重重顿首。

  “八嘎!”梅津美治郎这才反应过来,嘶声吼道,“第七军在搞什么啊?石原莞尔这个蠢货在搞什么,这个蠢货究竟在搞什么啊?”

  “是啊。”木村兵太郎也嘶声狂吼道,“一个军,这可是一个集团军哪!只剩一个步兵联队的第一师团就不说了,可既便不算步兵第一师团,第七军也足有七个步兵师团外加两个装甲师团,不,还有后来补充的一个师的T-34坦克!这相当于就是三个装甲师团!”

  “不只!”梅津美治郎铁青着脸吼道,“还有第三飞行团,一千多架作战飞机!”

  木村兵太郎一顿首,又道:“然后他的对手呢?徐锐呢?徐锐手下却只有区区一个察哈尔独立团,就只一个团!就算这个团的兵力多了些,可那也是一个团,在坦克部队、航空兵上的劣势就更加的明显,双方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

  梅津美治郎又说道:“这样的一次会战,就是派一个上等兵去指挥也绝不会输,可是石原莞尔这个蠢货不但指挥输了,而且居然反过来被察哈尔独立团击溃,不仅是击溃,甚至还有有可能被全歼,八嘎,这简直就是刷新了大日本皇军的耻辱记录了!”

  木村兵太郎咆哮道:“还说是皇军之智,简直就是皇军之猪,是猪!”

  ……

  与此同时,在东京。

  闲院宫载仁不顾医生的劝阻,已经强行出院了,因为不出院不行了,东北那边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他必须回陆军部坐镇。

  不过,相比梅津美治郎还有木村兵太郎,闲院宫载仁毕竟城府更深,所以勉强还能沉得住气,至少没有一上来就骂八嘎!

  “小矶君。”闲院宫载仁用手捂着嘴巴,强行压下强烈的咳嗽欲望,低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第七军在奉天不是明明占据着优势,不是已经攻破城坦、胜利在望了么?怎么只过了一夜,局面就出现了这样的逆转?”

  小矶国昭便将矢野音三郎的那份电报递了过来。

  闲院宫载仁看完这封电报后,脸色顷刻间涨成了猪肝色。

  小矶国昭沉声道:“亲王殿下,现在看起来石原莞尔一直都在撒谎,他一直在向大本营瞒报前线的真实战况,所谓的攻破奉天城垣,现在看来多半也只是徐锐在故意示弱,引诱第七军继续猛攻,以耗尽第七军最后一点战力!”

  闲院宫载仁怒道:“第七军的二十几个步兵联队死伤惨重,接近可以撤销编制,只剩下工兵、炮兵以及辎重兵等辅兵,他石原莞尔又不是猪,难道就感觉不到危险?这种不利情况之下居然还敢向奉天发起猛攻?嫌自己死得不够快么?”

  小矶国昭摇摇头说:“石原莞尔当然不是猪,更不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那你说这是什么?”闲院宫载仁终于忍不住暴发了,怒吼道,“你说!”

  “哈依!”小矶国昭顿首道,“亲王殿下,石原莞尔分明是输急了眼,就像一个赌徒输急了眼,所以押上了全部的筹码想要一把回本!从矢野君玉碎之前发回的电报,可以看得出来当时察哈尔独立团也的确是到了强弩之末了,如果第七军能够再坚持几小时,或许首先崩溃的就会是察哈尔独立团。”

  “强弩之末?”闲院宫载仁愤怒的咆哮,“强弩之末了,又哪来的骑兵?”

  小矶国昭道:“那不过是一千多骑兵而已,也就对付一下第七军的工兵、炮兵以及辎重兵等辅助兵,如果在巷战中对上第七军的精锐步兵,分分钟就能够干掉他们,不过这仍旧改变不了石原莞尔判断错误的事实!”

  “判断错误?”闲院宫载仁无比愤怒的道,“我看他根本就毫无判断力!”

  顿了顿,闲院宫载仁又大声咆哮道:“也不知道是谁给他冠上的皇军之智的美誉,以他今日今时之表现,还皇军之智呢,皇军之猪还差不多,对,他就是皇军之猪!我从来就没见过比他石原莞尔更愚蠢的指挥官!八嘎牙鲁!”

  到最后闲院宫载仁还是没能够忍住,骂了句八嘎牙鲁。

  不过骂完了,闲院宫载仁的脸色立刻又灰暗下来,因为骂人解决不了问题,石原莞尔可以回头再处理他,但是东三省的问题却必须想个应对之策,因为以徐锐的性格,在打败了第七军之后一定会发起疯狂的反扑。

  更糟糕的是,现在满洲国不只是察哈尔独立团的威胁,还有反水的满洲国军及风起云涌的民间抵抗武装,如果让这几股势力联合起来,那满洲国就真有可能天翻地覆,所以,当务之急还是怎么稳住满洲国的局势。

  当下闲院宫载仁铁青着脸说:“小矶君,立刻召集所有佐官以上参谋人员,召开紧急幕僚会议,商讨如何应对满洲危局!”顿了顿,闲院宫载仁轻轻叹息一声,又道,“满洲国这次只怕是有大麻烦了,有大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