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9章 奉天大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39章 奉天大捷

奉天大捷的消息,像风一样传遍了整个中国。

  不过最先得到消息的还是重庆的国军统帅部,因为统帅部在察哈尔独立团内部有直接的情报来源,就在独立团所属六个骑兵营刚刚完成对城外鬼子军营凿穿的第一时间,作为随军战地记者的向影心就把消息传回了罗家湾十六号。

  当然,向影心的这一做法征得了徐锐的同意。

  戴局长接到了向影心的电报之后,不敢怠慢,立刻亲自驱车匆匆赶到统帅部,正好当时蒋委员长和几个心腹幕僚都在统帅部。

  听了戴局长的报告,蒋委员长和几个心腹幕僚瞬间震惊了。

  整个作战大厅瞬间变得一片死寂,所有人全都屏住了呼吸。

  过了好半晌,蒋委员长才终于回过神来,难以置信的问道:“雨农你刚才说,察哈尔独立团在奉天打了大胜仗,一举击溃了第七军?”

  “是的!”戴笠深吸了口气,重重点头道,“察哈尔独立团把第七军给击溃了!”

  然后整个作战大厅便再次陷入到死寂之中,蒋委员长和几个心腹幕僚便再一次被深深的刺激了一下,因为既便是白崇禧,虽然料想到了第七军抓捕人质之举已经埋下了隐患,也料想到察哈尔独立团有可能反败为胜,但是察哈尔独立团能够这么快就反败为胜,并且一举击溃第七军,却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按照白崇禧的推演,东北战局的最终结果应该是这样的:第七军在奉天久攻不下,东三省的民间反抗风起云涌,严重威胁到日伪军在地方上的统治,同时也严重威胁到了第七军的后勤补给,不得已之下,第七军只能选择撤围,退回到新京。

  也就是说,在白崇禧的预计中,察哈尔独立团最理想的结果也只能是光复辽东省,至于说击溃第七军,他却想都没有想过,怎么可能呢?徐锐手里就只有一个察哈尔独立团,他就是再计谋百出,又怎么可能抹平中日两军在兵力、兵器上的巨大差距?

  但是现在,徐锐却真的化不可能为可能,居然真的击溃了第七军!

  “我的天!”这时候,何应钦终于也回过神来,长长的舒了口浊气,再接着说道,“这仗究竟怎么打的?”

  陈诚也道:“是啊,这仗究竟怎么打的?反正我实在想象不出来,徐锐就一个团,兵力数量处于绝对的劣势,装甲兵还有航空兵就更加不用多说,差距更大!就这样的条件,察哈尔独立团能够守住奉天就已经是万幸了,居然还能反过来击溃第七军?”

  “是啊,没想到,万万没有想到啊。”白崇禧也说道,“我想到了察哈尔独立团可以守住奉天,甚至可以迫使第七军无功而返,却万万没有想到居然可以击溃第七军!我原本为已经足够高估徐锐的能力,却万万没想到,最后却还是低估了!”

  顿了顿,白崇禧又由衷的叹服道:“徐锐用兵,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叹为观止哪!”

  看得出,白崇禧这个素有小诸葛亮美誉的国军高级将领,已经被徐锐彻底折服了。

  白崇禧在不停的赞叹徐锐的能力,蒋委员长的脸色却变得越来越黑,而且白崇禧每赞叹一声,蒋委员长的脸色就更难看一分,到最后阴沉得都能够刮下霜来了,这也能理解,不管怎样,徐锐终究是共产党那边的悍将!他的能力的越强,将来对于党国的威胁就越大!

  看到蒋委员长脸色这么难看,陈诚才如梦方醒,赶紧说道:“不过,既便察哈尔独立团击溃了第七军,也并不意味着就能够全歼第七军了!而如果不能全歼第七军,让第七军的十几万溃兵逃回新京或者旅顺,转眼间立刻又能编成好几个师团!”

  “对对对。”何应钦赶紧顺着陈诚的口气说道,“也就是说,鬼子在东三省的军力其实并没有遭到根本性的削弱,而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虽然打赢了奉天会战,但是自身必定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所以接下来,充其量也就控制奉天周边的区域。”

  陈诚又道:“再往大了说,也就控制大半个辽东省,成不了气候。”

  “你们说够了没有?!”陈诚跟何应钦丝毫不脸红,蒋委员长却听得脸红了,当即拍案怒道,“还成不了气候,那你们倒是成个气候给我看看?我也不要你们奉天大捷,更不要你们击溃日本一个集团军,我只要你们击溃日本一个师团就心满意足了!你们能吗?”

  陈诚和何应钦便立刻耷拉下了脑袋,击溃日军一个师团?你这不是难为我们么?

  训完陈诚和何应钦,蒋委员长又扭头对白崇禧说道:“健生,立刻以统帅部的名义给察哈尔独立团发去嘉奖电,祝贺他们在东三省发动的积极攻势并取得空前大捷,大涨了全国军民的抗战士气以及决心,另,奖励法币三千元。”

  “好的,卑职这就去办。”白崇禧转身走了。

  蒋委员长又对戴笠说道:“雨农,你跟我来。”

  说完了,蒋委员长便带着戴老板走进了隔壁的密室,两个人在密室里说了半天,也不知道都说了些什么,反正戴老板最后从密室里出来的时候,脸上一片为难之色,仿佛蒋委员长交给了他一个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在东京,日军大本营。

  幕僚会议已经开到一半,与会的几十个高级参谋基本上都已经发过言了,陈述的观点基本上如出一辙,都认为满洲的局势已经十分恶劣。

  只有一个名叫绫部橘树的少将参谋意见相反。

  等所有同僚都发过言之后,绫部橘树才说道:“亲王殿下,诸君,满洲国的局势确实不容乐观,但是也没有坏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索得嘎。”闲院宫载仁道,“说说你的看法。”

  “哈依!”绫部橘树顿首道,“首先,经过奉天大战之后,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也已经遭受空前重创,这一点可以从最后的反击战看出来,因为参与反击的只有对方的少量骑兵,而并没有步兵,这并不是因为诸如骑兵机动性强之类的原因,而是因为,察哈尔独立团已经派不出哪怕一个步兵来追击第七军!”

  “说的很有道理。”闲院宫载仁欣然点头道,“接着说。”

  绫部橘树又说道:“也就是说,至少现阶段,我们用不着考虑察哈尔独立团的威胁,现在徐锐充其量也就是派出少部分老兵进入反水的满洲国军以及民间武装,充当基层军官,但是这不足以从根本上提升满洲国军以及民间武装的战斗力。”

  小矶国昭忍不住说道:“绫部君,你是不是搞错了一件事?”

  “哦,是吗?”绫部橘树微微一笑说,“还请次长阁下明言。”

  小矶国昭道:“现在的问题是,满洲国的兵力已经十分空虚,反水的满洲国军以及民间武装根本无需提升战斗力,就已经足可以席卷大半个满洲国了,而皇军对此却无能为力,今天这次幕僚会议,要解决的也是这个问题。”

  绫部橘树道:“卑职的观点跟次长阁下的观点并不矛盾哪,卑职也没有说,凭借满洲国现有的力量就能够解决满洲的困局,卑职想要说明的一点就是,满洲的局面虽然很凶险,但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恶化到不可收拾。”

  停顿了一下,绫部橘树又说道:“因为反水的满洲国军以及民间武装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获得长足的提升,因此,既便是他们席卷了整个满洲国,一旦有重兵集团回援满洲,很容易就能够将其扑灭,重新平熄满洲国的乱局。”

  小矶国昭道:“问题是,现在哪来的重兵集团回援?”

  “这就不是卑职该考虑的事了,毕竟卑职只是作战课一个小小的作战参谋。”绫部橘树耸了耸肩,又道,“不过我想提醒殿下及次长阁下的是,留给皇军平息满洲国乱局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最多半个月,等察哈尔独立团的伤员陆续痊愈出院,就再无机会了!”

  “纳尼,察哈尔独立团的伤员?”闲院宫载仁和小矶国昭闻言顿时脸色一变。

  “哈依!”绫部橘树一顿首说道,“在奉天会战之中,由于察哈尔独立团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掌握着战场的控制权,因此他们的大部分伤员都得到了救护,既便是保守估计,这些伤员的数量也有上万人之多!甚至有可能超过两万人!”

  顿了顿,绫部橘树又接着说道:“如果只是几百个老兵充实到了反水的满洲国军以及民间武装之中,问题不大,但如果有上万个甚至两万个身经百战的老兵充入到反水的满洲国军及民间武装,那问题就十分严重了!”

  小矶国昭凛然说道:“届时满洲国的抵抗武装的战斗力将有脱胎换骨的提升!”

  闲院宫截二也说道:“更为可怕的是,这是一支总兵力超过十万人的庞大军队,而且人数还在迅速的扩充之中!”

  与会幕僚尽皆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