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全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4章 全歼



“那就赶紧,赶紧做手术啊。复制网址访问 ”

因为关切李海的安危,冷铁锋几乎是对着小鹿原纯子在大吼。

小鹿原纯子被冷铁锋吼的一愣一愣的,连话都说不太利索了:“可是,可是……”

“你凶什么凶?”肖雁月忽然出现在小鹿原纯子身边,先是狠狠的瞪了冷铁锋一眼,然后回头对小鹿原纯子说道,“纯子别理他,他就是属狗的。”

冷铁锋听了直翻白眼,却不敢像刚才吼小鹿原纯子那样吼肖雁月。

“哈依。”小鹿原纯子闻言赶紧鞠躬,然后接着说道,“可是现在没有手术的条件呢,因为他的伤势非常重,必须做开胸手术,这个没有专业的手术器械是不可能的,还得输血,否则他不可能撑到手术结束。”

“什么?”冷铁锋闻言怅然,这岂不是说李海死定了?

据冷铁锋所知,梅镇镇上就只有一家店药,根本连诊所都没有,哪儿来的手术器械?至于输血设备,那就更加不用提了,因为输血可不是先抽血,然后再插跟管子输进去就行,万一血型不对,那可是会要人命的。

这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起:“不用着急,手术器械很快就有,输血设备也会有的,纯子还有雁子,你们先做手术准备。”

冷铁锋闻言抬头,却看到徐锐已经过来了。

再环顾四周,发现战斗已经基本上结束了,面对犹如下山猛虎一般的独立大队官兵,体力枯竭、精神懈怠的鬼子步兵根本就招架不住,四中队、五中队的官兵原本都是些土匪,这些土匪打硬仗肯定是不行,但打顺风仗却比正规军更猛。

在独立大队的猛攻下,鬼子步兵节节败退,接着又冲垮了后续鬼子的阵地,落在后面的鬼子重机枪中队、炮兵小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包围了,四中队、五中队的官兵气势如虹。砍瓜切菜般凿穿了鬼子阵地,然后左右迂回过来,将小鬼子分割包围在了战场上。

截止到现在,只剩下少量鬼子聚成六七个小团体,仍还在战场上负隅顽强,只不过,他们的覆灭已经是板上钉钉。谁也阻止不了,一场胜利。就这样被独立大队收入到了囊中,而且还是酣畅淋淳的歼灭战。

当下冷铁锋问道:“老徐,你上哪弄手术器械和输血设备?”

“当然是去县城。”徐锐嘿然道,“我就不信,蒲县驻了整整一个大队的宪兵,还会没有与之配套的野战医院?”

“县城?”冷铁锋闻言愣了一下,“老徐,你还要打县城?”

徐锐准备打县城,这的确有些出乎冷铁锋的意料。独立大队刚刚打了一场恶战,虽然全歼了来犯之敌,可自身伤亡也是不小,一中队、二中队先不说,三中队几乎打光了,冷铁锋估计活下来的也就五十来人,且大多身负重伤。

一听说徐锐还要打县城。万重山和肖雁月立刻就急了。

“大队长,你要打县城?这不行,不能行,断然不行。”

“是啊大队长,攻打县城可不是闹着玩的,还得慎重。”

不过南霸天和黑皮却支持徐锐。刚才他们还没打过瘾呢。

“对,就应该趁胜追击,直捣鬼子的老巢,此时不打县城更待何时?”

“小黑说的对,大队长,这次鬼子倾巢来犯,又让咱们给包了饺子。县城留守的鬼子肯定不会多,咱们应该能够轻松拿下!”

“你们这只是一厢情愿!”万重山立刻反驳,“你们怎么知道鬼子这次是倾巢来犯?万一蒲县还留有大量鬼子怎么办?”

肖雁月也说道:“就是,我们没有确切情报。”

“没有情报?”徐锐嘿然道,“侦察一下不就知道了?”

“侦察一下?”万重山和肖雁月面面相觑,什么意思,现在派人去县城侦察?从这里到县城五十多里路,一来一回就是百余里,就是让窜天猴去,也得耗掉半天时间吧,这还没算侦察需要的时间,就算一切顺利,怎么也得明天中午过了。

肖雁月说道:“大队长,现在派人去侦察来不及了吧?”

“派人去侦察?干吗要人去?”徐锐笑笑,扭头吼道,“把人带上来!”

众人回头看时,只见何书崖已经带着两个学员兵,押着一个五花大绑、浑身浴血的老鬼子往这边走了过来,何书崖手拿着一条武装带,虎视眈眈看着那个老鬼子,老鬼子脚下只是稍稍迟滞了下,何书崖便立刻劈头盖脸打过去。

何书崖下手极狠,武装带的铁扣直接抽在老鬼子脸上,半边脸便立刻肿起来,老鬼子又噗的吐出来一口血水,血水中竟还有一颗大牙,不过这老鬼子也是个狠人,被何书崖打得这么惨愣是没有吭一声。

众人这才注意到,何书崖的双眼竟是红的。

徐锐上前拍拍何书崖的肩膀,小声说了句,何书崖点点头,眸子里的血色很快隐去,神情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徐锐又把目光转向那老鬼子,用日语问道:“你是这支日军的指挥官?”

徐锐早就注意到这老鬼子了,毕竟,有如此剑道造诣的老鬼子可是不多。

“没错,我就是这支部队的指挥官。”龟田一郎大大方方的承认了,然后反问徐锐,“你是这支中**队的指挥官?”

“不错。”徐锐点头道,“我是。”

龟田一郎便说道:“尽管我非常不愿意承认,但是我必须得说,阁下拥有极其高超的战术指挥能力,今天能败在你的手下,我心服口服。”

“你的战术指挥其实也很不错。”徐锐微笑说,“只可惜你犯了个错误。”

“不错,我的确犯了一个错误,而且还是很严重的错误。”龟田一郎道,“我不应该在没有摸清楚你们底细之前,就贸然向梅镇发起进攻,兵法有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却是犯了兵家之大忌了。”

还真没看出来,龟田一郎竟然精通孙子兵法。

徐锐接着说道:“你的这个错误,已经给皖南日军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蒲县宪兵队主力被全歼才只是开始,接下来蒲县也会失守。”

徐锐在这里埋了一个非常隐蔽的语言陷阱。

其实,徐锐并不知道蒲县确切的留守兵力,但是眼前这个老鬼子并不知道他不知道,他刚才之所以把老鬼子的思维往知己知彼上面引,是为了暗示老鬼子,他是知己又知彼的,这就很容易给老鬼子造成一种错觉,认为他早已知晓蒲县日军的底细。

龟田一郎没有这么多弯弯绕,果然上当了,摇头说:“这却不是我该关心的事情了,因为我已是败军之将,只能够在一边作壁上观了。”

徐锐微微一笑,又道:“对了,还没请教足下贵姓?”

龟田一郎的心情已经完全放松,摆摆手说:“免贵,姓龟田。”

徐锐已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当即示意何书崖把老鬼子押了下去。

一俟龟田一郎被押走,徐锐便对万重山和肖雁月说:“情报到手了,蒲县的驻军就只有一个大队,而刚刚被我们全歼的鬼子差不多就有一个大队,这也就是说,蒲县的留守兵力充其量也就剩一个中队不到。”

万重山皱眉道:“既便是这样,我还是反对攻打县城。”

肖雁月也说道:“我同意万副大队长的意见,既便蒲县留守兵力不多,但是蒲县距离省城也不远,如果战事不顺,鬼子的援兵很快就能够赶到,到时候我们可就被动了,所以大队长,我坚决反对攻打县城。”

“反对?”徐锐嘿然道,“我让你拿主意了吗?你别忘了,我是大梅山独立大队的大队长兼政治指导员,我说了算。”

说完了,不等肖雁月说话,徐锐又道:“再说了,这次攻打县城根本毫无危险可言,简直易如反掌,为什么不打?”

“易如反掌?”肖雁月和万重山面面相觑。

冷铁锋却有些回过味来了,一下就叫起来:“老徐,你打算诈城?”

“诈城?”万重山和肖雁月听了心头一动,然后转头看向了前边,只见前边的路边停放着两辆卡车还有六辆边三轮摩托,由于独立大队攻势太凌厉,鬼子根本来不及撤退,整个车队也全都成了独立大队的战利品。

独立大队完全可以派出一支精兵,利用这支车队冒充成鬼子,这就可以轻松进入蒲县县城,然后就可以打鬼子一个措手不及,只要进了城,拿下县城也就再不会有什么县念了,毕竟,蒲县宪兵队的主力已经被全歼了。

徐锐再不理万重山和肖雁月,又喊道:“王书记?”

正帮着打扫战场、救护伤员的王沪生便赶紧跑了过来。

徐锐又道:“王书记,既然要打县城,咱们就绝不能白跑这一趟,所以,还得劳烦你连夜组织民夫,前往县城搬运物资,别忘了,鬼子可是给各乡各镇都派了军粮,算算时间,这批军粮应该还在县城仓库,还没运走呢。”

“没问题,我这就去安排。”王沪生兴冲冲的去了。

徐锐又道:“老万还有雁子,打扫战场就交给你们了。”

说完,徐锐又对南霸天和黑皮说道:“南瓜,小黑,你们挑五十名弟兄,全部换上鬼子军装,跟特战队一起行动,剩下的人跑步跟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