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2章 准备转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42章 准备转移

当下王沪生一行手忙脚乱的把徐锐送到了医院,得知徐锐吐血昏厥了,院长小鹿原纯子亲自过来给徐锐会诊,从头到脚一番全面检查下来,小鹿原纯子终于松了口气,因为徐锐的身体好着呢,壮得简直跟头牛似的,这次吐血昏厥,完全是急火攻火所致。

  小鹿原纯子掐了下徐锐的人口,徐锐便幽幽醒转,只是神情有些萎顿。

  醒来后,徐锐对于站在他面前、眼神幽怨的小鹿原纯子根本视而不见,而是一骨碌爬起身就往外走,边走边对王沪生说道:“老王,鬼子远东军这一次来势汹汹,进军速度快到超乎我们想象,明显是存了把我们围在奉天一举全歼的念头!”

  “做梦!”王沪生咬牙切齿的道,“大不了再来一次奉天会战!我们既然能够干掉石原莞尔的第七军,就一样可以干掉山下奉文的远东军!”

  王沪生的这句话,徐锐直接就当没听见,现在的情形跟之前能一样吗?先不说鬼了远东军跟第七军不是一个级别的重兵集团,就是他们自己的情形,也跟当初不可同日而语,当初跟鬼子第七军开战前,他们可真是兵强马壮,现在不说也罢。

  当下徐锐又道:“立刻下达命令,让外出的部队回来,然后打包物资准备转移!我们向通化临江方向转移,准备进入长白山跟小鬼子打游击战!”

  “行。”王沪生叹息一声,说道,“我这就下达命令。”

  ……

  徐锐的反应已经足够快了,但是,却还是慢了半拍。

  因为这个时候,山下奉文已经撇下自己部队搭乘飞机飞抵了新京,并且跟关东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见面了。

  “山下司令官!”梅津美治郎抢先敬礼。

  梅津美治郎的称呼并没有问题,因为山下奉文早在赤塔会战结束之后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被日军大本营正式晋升为远东军司令官。

  “梅津司令官。”山下奉文回了记军礼。

  “山下君,你们远东军可算回来了。”见礼之后,梅津美治郎对山下奉文的称呼立刻又变了,又说道,“你们远东军要是再不回来,整个满洲国军真的就要被叛军给颠覆了,你不知道,最近这半个月我是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哪。”

  山下奉文迅速进入状态,沉声道:“梅津君,能不能讲讲现在满洲是个什么情况?”

  “现在?”梅津美治郎讶然说道,“山下君,你刚刚坐了几个小时飞机,应该已经很疲惫了,要不还是先回我们关东军司令部休息片刻?”

  “不用了,我还挺得住。”山下奉文摆摆手说,“拜托梅津君了。”

  “那好吧。”梅津美治郎一顿首说,“实话实说,满洲现在的情况很不好,除了新京、哈尔滨、辽东半岛以及北满铁路沿线诸县,其余绝大部份的县城都已经沦陷了,各地涌现的叛军有据可查的,加起来差不多有三十万!”

  停顿了下,梅津美治郎又接着说道:“好消息是,这些叛军都是些乌合之众,而且暂时还没有跟徐锐所部形成合流,皇军还有将其各个击破的机会。”某东方的红萌馆

  “先不用理会这些叛军,梅津君你刚才也说了,这不过是乌合之众,不足虑。”山下奉文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我们的主要目标还是徐锐所部,徐锐的部队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大约还剩下多少兵力?多少装备?”

  “这个我还真问对人了。”梅津美治郎微微一笑,又说道,“徐锐的部队在与第七军的大战中伤亡极大,据可靠消息,奉天会战刚刚结束时,徐锐的手下就只剩千余骑兵,步兵甚至已经不足百人,这半个月来,大约有五千多伤员陆续伤愈归队。”

  “索得嘎。”山下奉文很高兴的问道,“就是说,徐锐的部队只剩六千多人了?”

  “至少目前是这个数字。”梅津美治郎点了点头,又说道,“不过要说明的是,对方还有一万多伤员正在医院里治疗,所以要是再过半个月,徐锐所部的兵力就极有可能从目前的六千余人再次恢复到两万余人!”

  “恐怕已经没有时间了!”山下奉文狞笑一声,又说道,“因为我不会再给他机会了。”

  说完之后,山下奉文又回过头对跟着梅津美治郎一起前来机场迎接的第三飞行团的团长值贺忠治说道:“值贺君,立刻从第三飞行团抽调三个侦察机中队,对奉天实施无间隔空中侦察,徐锐所部但有行动,立刻回报!”

  “哈依!”值贺忠治重重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山下奉文又扭头对已经升任远东军参谋长的小林浅三郎说道:“小林君,命令装甲第三师团、装甲第四师团不要坐火车了,直接从公路机动,全速南下!今天傍晚之前务必赶到新京城外加油,然后明天天亮之前必须得赶到奉天城外!”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顿首,然后转身匆匆去了。

  山下奉文最后对梅津美治郎说道:“梅津君,供给装甲第三师团、装甲第四师团的汽油就拜托你了,请你务必帮我军这个忙。”

  梅津美治郎微笑道:“山下君放心,汽油早就准备好了。”

  “谢谢你,梅津君。”山下奉文说完朝梅津美治郎深深鞠躬。

  “客气了,山下君,你太客气了。”梅津美治郎嘴上说着客气了,身体却一动没动,心安理得的受了山下奉文的这一记鞠躬。

  ……

  两小时后,在奉天。

  徐锐带着地瓜和卓力格图站在奉天军械厂的大门前,满脸感慨。

  地瓜不无惋惜的道:“团长,真的没办法了吗?真的非转移不可吗?”

  “没办法了,真的没办法了。”徐锐叹息一声,说道,“这次我们被苏联卖了个结实,不过通过这件事情,也帮助我们长了记性,打铁还得自身硬,指望别人最后难免要吃大亏,地瓜还有阿图,这句话你们一定要记牢了。”万法独尊

  “是!”卓力格图和地瓜恭应了一声是。

  徐锐又叹息了一声,挥手说:“开始吧。”

  地瓜回过头一招手,早就等待多时的工兵便立刻进入到了厂区之内,开始在各个车间以及大型设备下埋设炸药。

  正好木谷雄三挟着个公文包前来上班,见状便立刻急了,跑到徐锐面前问道:“徐君,你们这是要做什么?你们这是要炸掉奉天军械厂?”

  “是的。”徐锐点点头说道,“我们马上就要撤离奉天了,但是这么大一个工厂,还有工厂里的设备,根本不可能带走,所以只能够炸掉!我们宁可将奉天军械厂炸成废墟,也绝不会再将一个完整的军械厂还给日本侵略者,然后让它源源不断的生产枪炮以及弹药,用来屠杀我的同胞,木谷君,还希望你能够理解。”

  “不行,不理解!”木谷雄三生气的道,“我不允许你炸掉奉天军械厂!”

  徐锐便立刻给地瓜使了个眼色,地瓜会意,当即上前将木谷雄三控制起来。

  徐锐不仅要炸掉奉天军械厂,还要把木谷雄三这个老鬼子也带走,因为这老鬼子是个难得的兵器类专家,虽然年纪不小,但接受起新事物来却比一般人更快,徐锐很确信将来能用得着这个老鬼子,所以必须抓走。

  徐锐最后看了眼奉天军械厂,然后直接上车走人。

  同样的一幕,也在奉天发电厂、奉天钢铁厂等工厂的厂区内上演,由于鬼子远东军这次回来得太过突然,使得整个撤离行动变得十分的仓促,所以奉天城内的这几十家工厂的所有设备,根本就没办法运走或者隐藏,唯一的办法就是狠下心肠炸掉。

  徐锐的人生信条就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反正,无论如何也绝不能再让这些工厂落入到小鬼子的手里,再次沦为小鬼子侵略自己的祖国、屠杀自己的同胞的工具。

  离了军械厂,徐锐便让卓力格图驱车直奔奉天城内最大的野战医院而来。

  这一次转移,搬不走的工厂可以炸掉,运不走的设备可以毁掉,带不走的物资也尽可以烧掉,唯独伤员是个很棘手的问题!首先,伤员跟设备和物资一样携带不便,需要占用大量人力来进行携带,但是你又不能像处理设备和物资一样来处理伤员。

  设备可以毁掉,物资可以烧掉,伤员难道也杀掉?显然不可能!

  要知道这些伤员可都是跟着徐锐从包头一路打到东三省的老兵!更何况,等这些伤员伤愈归队了,立刻又是一名英勇善战的老兵!无论对于哪支军队来说,这样的老兵都是最为宝贵的财富,呵护爱惜尚且来不及,谁他妈又舍得杀掉?

  就是,伤员的数量有些多了,足足有三千多伤员!

  就算已经有五千多伤员出院,现在也仍旧还有三千多伤员没有伤愈出院,这跟鬼子估计的数量有很大出入,事实上,小鬼子有些过于高估独立团的战地救护能力了,对于奉天城内药品短缺的情况也缺乏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