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3章 明天就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43章 明天就走

就在徐锐感慨的时候,王沪生悄然来到了徐锐的身后。

  王沪生知道徐锐此刻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当下拍了拍徐锐肩膀说道:“老徐,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大部分的重伤员都已经安置好了。”

  伤员跟伤员并不相同,处理方式也是不同。

  对于那些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或者勉强还能够自己行动的伤员,转移的时候当然是要带走的,但是对于那些伤势比较重或者所需恢复时间比较长的重伤员,就只能就地安置在奉天城内,隐蔽在老百姓的家里养伤。

  这个,也是我党我军的一贯做法,虽然无奈,但有效的减轻了部队的负担,提升了部队的战斗力,要不然每次打完仗都会出现一批伤员,如果把这些伤员全带在身边,则不要说抗日打鬼子,甚至就连行军都是个问题,这既是对伤员的不负责任,更是对那些没有负伤的官兵的极大的不负责任。

  所以,王沪生的处理方式没毛病。

  徐锐也能够理解,但是他作为一个从现代穿越回去的后来者,情感上却终究有些接受不了,因为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不要说是伤员了,哪怕是战场上牺牲的战友的遗体,也是必须带回的,且之前徐锐的部队也很少有这种时候。

  所以,徐锐一时之间在情感上有些接受不了。

  王沪生便继续安慰徐锐道:“老徐你就放心吧,奉天的堡垒户会照顾好他们的。”

  徐锐长长的舒了一口浊气,又道:“奉天城内的父老乡亲,这会应该在骂娘了吧?”

  说起这个,王沪生也是无奈的道:“父老乡亲们有些情绪,这个也是能够理解的,不过大多数父老乡亲还是能够理解我们的,我刚才经过前门大街时,发现不少老大娘还有小媳妇在给我们赶制布鞋呢,说是山里的路不好走,让我们多带几双。”

  说到这里,王沪生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他心里感到愧疚哪。

  肯定愧疚,这么好的百姓,可是他们却要抛下他们转移走了。

  这下轮到徐锐反过来安慰王沪生,说道:“老王,你也不要太内疚,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替国家民族保全抗战的有生力量,对于奉天的父老乡亲来说,这么做确实很残忍,但是对于全国的同胞来说,却又是大幸事!”

  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而且我坚信,奉天的父老乡亲终有一天也会理解的,他们终究会明白的,我们之所以决定转移,并不是因为我们贪生怕死,更不是因为我们存心想要弃他们于不顾,而是为了全民族的抗战大业!”

  王沪生摆摆手,自嘲的道:“我这劝人的,反倒让人家给劝了,真是。”

  两人正说话间,头顶天空忽然响起隐隐的飞机引擎轰鸣,急抬头看时,便看到一大群机翼下涂着膏药图案的鬼子飞机从高空中飞过去,看到这队鬼子飞机并不是一架或两架,而是一大群至少有十架,徐锐的脸色顿时间就变了。

  之前的半个月,虽然每天也有鬼子侦察机飞临奉天上空实施空中侦察,但通常只有一架或者两架,最后的时候也就三架侦察机,可是现在,却一次过来了十多架。[红楼]薛蟠生平纪事

  中国有句老话,叫风起于青苹之末,从这个很小的细节,徐锐嗅出了危险的气息。

  当下徐锐说道:“老王,原定的转移时间得提前,不能等到后天再走了,明天就走!”

  “啊,明天就走?!”王沪生咋舌道,“可问题是,这么多军需物资还没来得及打包,而且还有许多连队没回来呢?”

  徐锐当机立断道:“来不及打包的物资,百姓用得上的,全部发给百姓,用不上的,就统统烧掉,至于来不及赶回来的那些个连队,立刻派通信员,通知他们不用再回奉天了,直接去抚顺待命,反正团主力也要从抚顺过。”

  王沪生道:“老徐,有必要这么着急吗?”

  停顿了下,王沪生又道:“毕竟鬼子远东军的前锋部队也才刚到哈尔滨,主力部队更是刚过齐齐哈尔,按照之前鬼子第七军的经验,怎么也得半个月才能赶到奉天,好吧,就算山下奉文的部队机动能力更强,咱们打个对折,那也得七八天吧?”

  然而徐锐根本不为所动,摇摇头坚持说:“老王,就这么着,明天就走!”

  见徐锐始终坚持明天走,王沪生便也不再反对了,点点头说:“那好吧。”

  ……

  与此同时,哈尔滨城外。

  一辆又一辆的九五式轻型坦克、九七式中型坦克以及T-34A型坦克,正装在一节节的火车上滚滚向前,鬼子装甲第三师团的师团长服部熏和装甲第四师团的师团长关谷右,两个老鬼子手拄军刀,踌躇满志的站在车站的站台上闲聊天。

  服部熏说:“关谷君,这次咱们两个师团在短短不到半个月内,就实现了将近两千公里的远距离机动,应该创造了世界军事史上的记录了吧?”

  “索得嘎。”关谷右点点头说,“之前隆美尔将军一直说我们的闪电战速度太慢,那其实是因为远东道路条件太差的缘故,通过这次长时间远距离的大机动,完全可以证明,如果能有西欧的道路条件,我们的作战效率绝不会输给德军!”

  服部熏点点头,正要再说时,一个通信参谋急匆匆的小跑过来。

  “师团长阁下!”来的是装甲第三师团的通信参谋,先向着服部熏重重一顿首,然后再向关谷右顿首致意,最后报告说,“司令官阁下刚刚从新京发来急电,命我们装甲第三师团及装甲第四师团不再从铁路运输,由公路全速南下奉天!”

  “纳尼?由公路全速南下奉天?”关谷右闻言顿时一愣。

  “知道了。”服部熏摆了摆手,示意通信参谋离开,然后扭头对关谷右说道,“关谷君,看来我们的山下司令官十分心急呀。”

  “这也能理解。”关谷右嘿然道,“西伯利亚会战没能分出胜负,最后只落了个停战谈判,这使得我们的司令官阁下脸上无光,所以他迫切的想要通过这一仗来证明自己。”婿谋已久之闲王宠妻

  服部熏点点头,又道:“既然这样,那么就让我们全力配合好山下司令官吧。”

  “索得嘎。”关谷右深以为然的道,“那就让我们比一比谁的部队速度更快吧。”

  “哟西。”服部熏欣然点头,又道,“关谷君,既然是比赛,那就应该有赌注,要是你们装甲第四师团输了,你就得把你们关谷家珍藏的军刀转赠给我。”

  “想要刀可以。”关谷右嘿然说道,“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

  当下两个老鬼子便命令哈尔滨车站方面帮忙将坦克卸下来。

  ……

  新京军用机场。

  山下奉文已经在机场设立了远东军的临时指挥部。

  这会,山下奉文这个老鬼子正跟他的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在研究地图。

  就在片刻之前,航空侦察兵传回来一个重要情报,奉天城内的中国军队正在打点行装、装载物资,看样子是准备要撤离奉天了。

  小林浅三郎说:“徐锐的狗鼻子还挺灵,这么快就嗅到气味了。”

  山下奉文说道:“其实,我们远东军从西伯利亚战场撤离的消息能够瞒到现在才让徐锐知道,已经是邀天之幸了!”停顿了下,山下奉文又道,“说真的,我是真不认为苏联人会替我们保守这个秘密,不过,没想到他们真没告诉徐锐。”

  “在这件事上,帝国可吃了大亏。”说起这个,小林浅三郎还是一副气不过的样子,恨恨的说道,“斯拉夫人可真是贪婪成性,就为了这个事,硬是要求我们将贝加尔湖以西区域全部让出,还要求我们释放五十万战俘!真是岂有此理!”

  “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山下奉文叹息一声,又说道,“德国对于苏联毕竟只是未来的威胁,而徐锐的部队对于帝国来说却是现实威胁,所以苏联政府趁机要挟也在情理之中,为了解决掉徐锐这个心腹之患,帝国适当做些让步也是可以。”

  小林浅三郎不服气道:“但是这可不是适当,而是很大的让步。”

  “小林君,不要只盯着眼前嘛。”山下奉文摆摆手说,“跟帝国的生死存亡相比较,这么点让步根本就不算什么了。”停顿了下,山下奉文又阴恻恻的说道,“而且,总有一天,斯拉夫人会为今天的鼠目寸光付出惨重代价。”

  “一定的。”小林浅三郎目露凶光,狞声道,“只等我们收拾完了中国,就该重新回过头来收拾苏联了,那时候苏德估计也全面开战了,我们正好配合德国东西两面夹击苏联,那时候我倒要看看,斯拉夫人拿什么跟我们讲条件?”

  山下奉文却摆摆手说:“不说这个,先讨论一下徐锐的部队吧,如果从奉天撤离,他们最可能往哪去,撤回关内还是去长白山打游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