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5章 生离死别-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45章 生离死别

“我能!”何书崖啪的挺身立正,说的更是斩钉截铁。

  然而多年之后,已经是耄耋之年的何书崖再回忆起来,才知道这两个字有多重,因为这两个字意味着好多生死兄弟的离去!

  召见完何书崖,冷铁锋也已经将狼牙大队召集了起来。

  徐锐又跟王沪生碰了一下头,然后就带着狼牙大队连夜离开了奉天。

  对于徐锐又一次“擅离职守”,抛下团主力却带着狼牙大队前往通化,王沪生这次倒是并没有多想,一来他不认为团主力会遇到什么危险,毕竟他们都已经把转移的日期提前到了明天,小鬼子就算是速度再快也绝对不可能赶得上,二来王沪生更知道通化的得失,将直接关系到他们独立团能不能够顺利的撤退进长白山区!

  因为通化可以说是通往长白山区的唯一的通道!

  此时的王沪生并不知道,鬼子远东军的两个装甲师团已经抵达了新京,而鬼子远东军的两个步兵师团也已经抵达了哈尔滨。

  东三省的战局,正在急剧恶化!

  ……

  几乎同一时间,在新京汽车站。

  服部熏正靠在自己的编号为零零三幺的九七式中型坦克前抽烟,他的副官则带着另外两个坦克兵在给坦克加油汽油,尽管远东军在西伯利亚会战中从苏军手中缴获了不少T-34坦克,便是服部熏的装甲第三师团也接收了一百多辆T-34坦克,但是,服部熏却还是更钟爱自己原来的这辆九七式坦克,开了这些年,已经开出感情来了。

  很快,零零三幺坦克便已经加满汽油,服部熏抄起搁在旁边的坦克帽往头上一戴,转身刚想要跨上坦克时,前方忽然响起轰轰隆隆的坦克引擎轰鸣声,抬头看时,却看到又一队坦克在滚滚烟尘中驶进了车站。

  看到当先那辆九七式中型坦克的编号,服部熏不由得乐了,也不急着登上坦克了。

  没别的,因为那辆编号为零零四幺的九七式中型坦克是他的老朋友关谷右的座驾。

  片刻后,来自装甲第四师团的这一队坦克便驶入了汽车站,编号为零零四幺的九七式坦克更是直接停在服部熏跟前,然后炮塔的顶盖从里边被打开来,再然后头戴着黑色坦克皮帽的关谷右便从炮塔里钻出来。

  服部熏便立刻笑着说道:“关谷君,这半程可是你输了哟。”

  关谷右便立刻嘁了一声,不屑的道:“比赛哪有比半程的,当然得到终点才算数,所以你现在还是先不要急着得意,你虽然是跑赢了前半程,但是最后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毕竟你们装甲第三师团领先我们也十分有限。”

  服部熏哈哈一笑,说道:“那咱们就奉天再见了。”

  说完,服部熏转身就想要跨上坦克,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边三轮摩托车却从车门外疾驰而来,然后径直向着两个老鬼子这边冲了过来,片刻后,边三轮摩托车便开到了两个老鬼子的两辆坦克近前,然后车身一横嘎吱停了下来。

  紧接着便从三轮车的边斗里跳下一个少佐军官。大帝仙

  “服部将军,关谷将军!”少佐军官一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急电!”

  “司令官阁下急电?”服部熏跟关谷右对了一个眼神,沉声道,“念!”

  “哈依!”少佐军官重重顿首,从挎包里拿出电报念道,“装甲第三、第四师团:突击之目标由奉天更改为抚顺,司令部!”

  “知道了。”服部熏伸手接过电报,又道,“请转告司令官阁下,明天天亮之前,装甲第三师团及装甲第四师团一定会准时赶到抚顺。”

  “哈依!”少佐军官重重顿首,转身走了。

  服部熏又扭头对关谷右说道:“关谷君,咱们抚顺见了!”

  “哟西,抚顺再见。”关谷右点了点头,又道,“服部君,我最后重审一遍,我们装甲第四师团是绝不会输给你们装甲第三师团的!”

  服部熏挥了一下手,矮身钻进了零零三七号坦克的炮塔。

  关谷右便立刻吩咐他的副官:“快快滴,快快加注汽油。”

  关谷右的副官便赶紧带着两个坦克兵从油库里边将一整桶的汽油滚出来,然后通过手动油泵往零零四幺号坦克的油箱里加油燃油。

  ……

  与此同时,在奉天。

  梅九龄的坦克营已经在东门外摆列好了队形。

  因为坦克目标太大,容易被鬼子侦察机发现,一旦招来大群鬼子轰炸机,对于整个坦克营来说那就是灭顶之灾,所以只能够在夜间行军!相比之下,各个步兵营以及骑兵营的行军就没有这么多的限制了,因为无处不在的青纱帐可以提供绝佳的掩护。

  梅九龄戴上坦克帽,对何书崖说道:“书呆子,咱们抚顺再见了。”

  “好,咱们抚顺见。”何书崖点点头,又说道,“一路上千万小心。”

  梅九龄却大大咧咧的道:“小心啥呀,奉天到旅顺不过五十公里,一脚油门就到了,能出什么事?难不成鬼子侦察机还能在夜里出来侦察?反倒是你们团主力要在大白天行军,所以要小心,能不走大路还是尽量别走大路。”

  “行,我知道了。”何书崖点点头说道,“九龄,总之一路保重。”

  “嘁,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梅九龄轻哼一声,一矮身钻进了炮塔。

  接着,梅九龄的那辆编号为零零幺的T-34B型坦克便发动起来,伴随着柴油机的巨大轰鸣声,一股股的黑烟从排气口排泄了出来,何书崖赶紧退到了一侧,再抬头看时,零零幺号坦克早已经窜了出去,只有烟尘滚滚而起。

  何书崖并不知道,跟梅九龄的这一别,既是生离,更加是死别!

  ……

  回头再说梅九龄。

  从奉天到抚顺不过五十公里,以坦克的行进速度,再加上是夜间行军,不用担心有鬼子的轰炸机突然来轰炸,所以完全可以从公路快速机动,结果只用两个小时,坦克营就已经很顺利的进至抚顺城外。古剑奇谭:缘定今生

  此时的抚顺仍在独立团手里。

  为了尽可能的隐匿坦克营的行踪,早在坦克营赶到抚顺之前,驻扎在抚顺的部队就已经对抚顺县城以及周边的村屯实施戒严,不过,为了谨慎起见,梅九龄却还是命令部队继续往前行进了将近十公里,然后找了一片茂密的森林隐蔽了起来。

  隐蔽好坦克之后,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梅九龄却不让全营官兵睡觉。

  因为从今天开始,他们坦克营就只能在夜间活动,所以,梅九龄就想要让全营官兵从现在开始适应日夜颠倒的作息时间,当下梅九龄下命令,将包括步兵连在内的全营官兵都召集起来,趁天还没亮进行队列训练。

  队列训练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到凌晨四点多钟时,东方天际已经流露出了一丝微微的鱼肚白,相比别的地区,东北的经度更加靠东,所以天亮的时间明显要早一些,既便现在是在白天最长的盛夏季节,别的地方也要五六点才会天亮。

  但是在东北这边,凌晨四点多天色就差不多亮了。

  梅九龄抬头看了眼东方天际,见全营官兵都已经很困了,便准备下令解散。

  然而,就在梅九龄准备下令的那一刻,耳畔忽然听到一阵隐隐的引擎轰鸣。

  作为一名坦克兵,梅九龄对于坦克引擎的轰鸣声是十分敏感的,尽管这个很轻,但是梅九龄还是能够判断出,前方的确有坦克引擎的轰鸣声传过来,几乎是同一时间,何大聪和铁冲等几个连长也听到了引擎轰鸣,向梅九龄投来疑惑的目光。

  何大聪更是问道:“营长,我们团还有别的坦克部队吗?”

  “屁话!”梅九龄没好气的道,“独立团就我们一个坦克营!”

  “那就怪了。”何大聪挠挠头,突然间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悚然道,“营长,该不会是小鬼子的坦克部队吧?”

  “鬼子的坦克部队?”梅九龄摇头道,“不可能,附近没有鬼子的坦克部队。”

  事实上,不要说坦克部队了,在奉天周围一百公里以内区域,连鬼子的步兵部队都不存在,因为所有的鬼子都已经被消灭殆尽了。

  然而,坦克引擎的轰鸣声却更加响了。

  而且,梅九龄从越来越近、越来越响的引擎轰鸣中分辩出来,开过来的坦克数量非常之多!至少,要比他们坦克营的坦克多得多!这个时候,就已经没有任何的悬念了,如果只是几辆坦克,还可能是兄弟部队缴获的鬼子坦克,但是这样一支庞大的坦克部队,那就只可能是鬼子的成建制的坦克部队了!

  梅九龄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当下带着何大聪他们几个爬上附近的一道山岗。

  片刻之后,梅九龄他们几个便爬到山岗上,然后站在山岗上居高临下一看,便顿时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全部愣在那里,但只见,一大群坦克正从北方田野上滚滚南下,既便是不计算后面被滚滚烟尘所遮掩住的,光是能看到的,就至少有上百辆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