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8章 巅峰对决-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48章 巅峰对决

服部熏正率领装甲第三师团的一个装甲联队,专心孜孜的从左侧迂回,结果他的坦克正行进之间,却猛的震动了下,负责操控坦克的鬼子驾驶便立刻高喊了起来:“师团长,有人炮击我们,我们好像中弹了?”

  “八嘎,不是好像,而是真的中弹了!”服部熏怒不可遏的道,因为他的鼻际已经嗅到硝烟的气味,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零零三幺仅只是轻微的负伤,看样子敌方的炮弹只是擦着坦克车体飞了过去,并没有正面命中。

  不过让服部熏感到困惑的是,这是谁开的炮?

  当下服部熏转个身,凑到车体后部的观察孔。

  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服部熏却是吓了一跳。

  “八嘎,怎么可能?!”不由得服部熏不吃惊,因为透过零零三幺号的后观察孔,服部熏清楚的看到了,至少三十辆中国坦克一字摆开来,正咬着他们装甲第五联队的屁股,马力全开快速追上来,一边追一边还不停的发炮、射击。

  之所以说那是中国人的坦克,是因为上面涂着的青天白日徽标。

  虽然服部熏很困惑,抚顺怎么会有中国坦克兵,但是这的确是中国人的坦克无疑!

  而且中国坦克兵的火力很猛,射击精度也极高,就在服部熏回头观察的这片刻间,又有两辆九五式轻型坦克被炮弹击中,直接就被打爆炸。

  “八嘎牙鲁!”服部熏虽然吃惊,反应却也不慢,当即咆哮起来,“掉头,快掉头,快快滴,掉头,掉头!”

  鬼子驾驶员便手忙脚乱的掉头。

  看到服部熏的零零三幺号坦克突然减速,掉头,后面跟进的鬼子坦克也纷纷减速,再掉头,不过这样一来,就导致整个攻击阵形变得混乱,有好几辆坦克甚至还撞在了一起,其中一辆缴获的T-34坦克更是连炮管都被撞弯了,却把服部熏气个半死。

  而身后追击的中国坦克更是趁机猛烈开火,将一排排的炮弹倾泄过来。

  不到片刻功夫,便又有好几十辆坦克遭到摧毁,看着一辆又一辆的坦克遭到摧毁,服部熏肺都快要气炸了。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鬼子的装甲第五联队终于完成掉头,并且重新排列好了队形,不过这个时候,整个装甲联队已经只剩不到八十辆坦克,相比对面猛扑过来的中国坦克兵,虽然仍旧占据着数量的优势,但是优势已经不再明显了。

  终于重新整好队形,已经憋了一肚子火的服部熏便立刻对着对讲机大声咆哮起来:“各装甲中队,全速前进,全速前进,统统的全速前进!”

  七十多辆鬼子坦克速度全开,履带滚滚冲了回来。

  ……

  看到鬼子坦克兜头冲杀回来,梅九龄非但不害怕,反而变得更加兴奋。

  “来吧,狗曰的,放马过来!”梅九龄一边感受到零零幺坦克疾速冲刺之时的起伏,一边微微调整主炮射角,再次锁定一辆九七式中型坦克,刚才他看得很清楚,就是这一辆九七式中型坦克最先转向,不出意外,这应该就是指挥车!

  “来吧,狗曰的,看老子怎么把你一炮打成渣渣!”梅九龄狞笑两声,旋即轻轻的摁下了发射按钮,只听得嗵的一声响,一发炮弹便从零零幺号的炮口喷射而出,然后一瞬间就飞越了四五百米的距离,咣的一声打中前方的鬼子坦克。

  不过很遗憾的是,并没有正面命中,只打中了鬼子坦克的左侧叶子板,左侧叶子板顷刻之间被打飞,不过鬼子坦克的履带、主动轮以及从动轮却并没有遭到损伤,仍旧还在滚滚向前碾压过来,履带碾过草地带带起了大量的砂土碎草。

  “该死!”梅九龄狠狠的捶了一拳,眼睛继续紧盯着瞄准具,头也不抬的大吼道,“聚财快,快装填,该死的,快把该死的炮弹给老子装填好!”

  黄聚财便赶紧将主炮的炮门打开,一颗兀自热浪的炮弹壳立刻从炮膛里滑出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零零幺号坦克的车身突然猛的震动了下,原本直着往下落的弹壳便立刻变了方向,一下砸在了黄聚财左脚的脚板上,89mm口径炮弹的弹壳虽然不算重,但是关键温度很高,黄聚财又只穿了双薄薄的布鞋,顿时被烫得不行。

  但是在这种要命的节骨眼上,黄聚财根本顾不上喊一声疼,咬着牙从弹药架上取了发炮弹,冒着炮膛里喷出的灼人热浪,快速的将炮弹给塞进了炮膛,又迅速关上炮门,并且将锁扣也给锁上,最后冲梅九龄喝道:“装填完毕!”

  “收到!”梅九龄闷哼了一声,眼睛却始终没离开观察孔。

  透过观察孔,梅九龄的目光牢牢的锁定了前方那辆九七式中型坦克,这时候,他越发肯定这辆九七式就是小鬼子的指挥车,当下梅九龄再次调整射角锁定了那辆九七式,只不过这一段的地面突然变得沆洼不平,这严重的影响到了射击的精度。

  而且对面的色子坦克也在移动,这就使得射击精度更加低。

  所以这时候,梅九龄只能够凭借感觉射击,坦克兵的车感!

  某一刻,梅九龄突然目光一凝,用力摁下了主炮的发射按钮,不过遗憾的是,几乎就在梅九龄摁下主炮发射按钮的那一刻,对面鬼子坦克突然一个转向,结果又打偏了,炮弹只是从九七号坦克的炮塔左侧飞掠过去,在炮塔侧面留下了一道焦痕。

  “可恶!”梅九龄气得破口大骂,又让黄聚财赶紧装填炮弹。

  ……

  “呵呵!”服部熏却在得意的笑。

  比拼坦克的性能,服部熏的零零三幺号坦克远远不及梅九龄的零零幺号坦克,甚至比拼坦克战战术,服部熏也远不如师从徐锐的梅九龄,但是如果比拼操控坦克的经验,梅九龄就远远不如服部熏这个老鬼子了。

  无论如何,服部熏都已经开了二十多年坦克!

  而梅九龄,从他第一次摸坦克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两年!

  熟能生巧,所以在操控坦克的车感上,服部熏强出一大截!

  凭着丰富的经验,服部熏两次躲过了零零幺号坦克的炮弹。

  这个时候,双方坦克的距离已经不到三百米远,对于坦克对决来说,这个几乎已经是拼刺刀的距离了,但服部熏仍旧没有再度开火的意思,刚才在四百米距离,服部熏已经试着开了一炮,结果发现根本打不穿对面坦克的正面装甲。

  所以服部熏决定再靠近些,到了两百米的距离,他的九七式坦克的57mm口径主炮,就足以打穿当今世界上任何坦克的正面装甲,对面的T-34B型坦克也不例外,因为这是经过靶场实际测试的,服部熏对这一点非常清楚。

  服部熏忍着强烈的冲动,迟迟不肯发炮。

  让服部熏感到意外的是,对面的T-34B型坦克居然也不再开火了。

  “纳尼,已经意识到问题所在了吗?长进挺快的啊,有点意思。”服部熏狞笑一声,当即命令鬼子驾驶员再次加速,鬼子驾驶员便一脚将油门踩到了最底,零零三幺号坦克便立刻嗷嗷轰鸣着,向前狂奔而去。

  ……

  “小鬼子,你聪明,可老子也不傻!”梅九龄已经意识到了对面的鬼子坦克想干吗,同时也意识到了,对面鬼子坦克兵的车长绝对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家伙,对付这样的老家伙,急恐怕是不行的,还得找一个最好的机会。

  一个什么样的机会?等对面鬼子坦克车长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

  当下梅九龄大声对驾驶员魏震说道:“阿震,待会注意听我口令!”

  得到魏震回复之后,梅九龄便不再多说什么,而是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对面那辆鬼子坦克身上,某一刻,当双方坦克堪堪进入到两百米的距离,而对面的鬼子坦克又稍稍减速的一霎那间,梅九龄突然大吼了起来:“阿震!”

  魏震便一脚将刹车踩到底,先往右猛打方向,接着再回正。

  正向前疾驰的零零幺号坦克便猛的一个左甩,几乎是在零零幺号坦克左甩的瞬间,对面的鬼子坦克开火了,57mm口径主炮的炮口一亮,一团红光便朝着零零幺号呼啸而来,不过这个时候,零零幺号在左甩之后正好又猛的回正,这一来一回使得车身硬生生的侧移,结果呼啸而至的红光便擦着零零幺号的炮塔左侧飞过。

  仅仅毫厘之差,零零幺号坦克没被打中炮塔。

  如果你以为这样就完了,梅九龄这就满足了,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梅九龄他们这些青训营的学员,全盘继承了徐锐的军事思想,挨打不还手从来就不是他们的作风,挨了打之后反手打回来才是一贯作风!就在鬼子坦克发射的炮弹擦着炮塔飞过去的霎那间,零零幺号坦克也回正了,主炮正对着对面的鬼子坦克。

  梅九龄等的就是这一刻,然后用力的摁下了主炮的发射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