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0章 玉石俱焚-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50章 玉石俱焚

在新京机场,鬼子远东军司令部。

  小林浅三郎匆匆走到山下奉文的面前,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航空侦察兵报告,装甲第三师团在抚顺以北一公里的开阔地带遭到了中国坦克部队的伏击,经半小时之激战,装甲第三师团自师团长服部熏以下集体玉碎!”

  原来,就在梅九龄的坦克营在跟服部熏的装甲第三师团大战之时,天空中还是有一架鬼子侦察机看到了,这架鬼子侦察机赶到时,正好是服部熏的装甲第三师团遭到伏击之时,可以说是全程目睹了整个坦克大战的全过程。

  刚开始时候,既便是装甲第三师团遭到了伏击,并且还损失了一百多辆坦克,但是鬼子侦察机并不认为,装甲第三师团会吃败仗,所以只是在高空之中盘旋,监控战况,却并没有急于回新京机场向远东军司令部报告情况。

  但是仅仅过了半个小时,战况便开始急转直下。

  鬼子侦察机意识到不妙,这才赶紧飞回了新京。

  听完小林浅三郎的报告,山下奉文脸上顿时流露出吃惊的神色。

  “小林君,你刚才说什么?”山下奉文吃惊的道,“装甲第三师团遭到伏击,自师团长服部熏以下两千余人集体玉碎?”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顿首,满脸苦涩的道,“司令官阁下,虽然让人很难以接受,但是根据航空侦察兵的报告,装甲第三师团的确是已经集体玉碎了。”

  “八嘎!”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山下奉文顿时之间就怒发冲冠,“服部熏这个蠢货究竟是搞什么啊?一整个装甲师团三百多辆坦克,其中还包括一百多辆缴获的T-34坦克,却居然还打不对方一个坦克营?他究竟在搞什么?”

  小林浅三郎低声说道:“司令官阁下,航空侦察兵报告,装甲第三师团遭到了中国坦克部队的伏击?一开始就损失了将近一半的坦克。”

  山下奉文道:“就算损失了将近一半的坦克,也还有一百多辆坦克呢!面对中国坦克也仍旧占据着绝对的数量优势,为什么还是落败了?败就败了,居然还被人家给全歼了!简直是奇耻大辱,这简直就是大日本皇军的奇耻大辱!”

  “哈依!”小林浅三郎再次顿首,不再多说什么,虽然他跟服部熏私交还算不错,但是犯不着冒着得罪山下司令官的风险,去替服部熏的败绩做分辩,毕竟,服部熏的装甲第四师团遭到全歼,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顿了顿,山下奉文又厉声问道:“关谷右的装甲第四师团呢?这次南下抚顺截击,他们两个装甲师团是一起行动的,现在服部熏的装甲第三师团在抚顺附近遭到支那军全歼,关谷右的装甲第四师团又在哪里?”

  小林浅三郎顿首回答道:“因为新京准备的加油泵数量有限,所以装甲第四师团的行动受到了影响,要比装甲第三师团落后将近半个小时的行程,所以,当装甲第三师团遭到支那军全歼之时,关谷君的装甲第四师团才刚刚赶到抚顺城外。”

  “是吗?”山下奉文怒意稍息,又道,“装甲第四师团已经赶到抚顺了吗?”女帝归来:惊才绝艳九小姐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一顿首说道,“航空侦察兵返航前,关谷君的装甲第四师团就已经赶到抚顺城外,不出意外的话,这会肯定正在跟徐锐手下的坦克部队激战。”

  “徐锐手下的坦克部队,数量虽然不多,但是战斗力却极强,服部熏的装甲第三师团遭到全歼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山下奉文的脸色立刻便阴沉下来,想了想又说道,“命令,第三飞行团立刻出动五个、不,立刻出动十个攻击机中队前往抚顺。”

  顿了顿,山下奉文又道:“命令航空兵,不要心疼航空炸弹,不惜一切代价,务必要彻底摧毁掉徐锐手底下的这支强悍的坦克部队!”

  “哈依!“小林浅三郎一顿首,转身走了。

  目送小林浅三郎的身影远去,山下奉文又将目光投向窗外,看着抚顺的方向,喃喃低语道:“徐锐,很快我们就能见面了,我倒要看看,打败了大日本帝国诸多高级将领的所谓的帝国死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千万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

  呵欠,呵欠!

  毫无征兆的,徐锐连打了好几个响亮的喷嚏。

  悠然回过头,徐锐目露凶光,盯着新京方向冷幽幽的说道:“肯定是山下奉文这个老鬼子在背后念叨我!”

  冷铁锋说道:“这老鬼子现在一定非常得意!”

  “那还用说。”钻山豹哼声道,“能把我们独立团撵成兔子,他是头一个!”

  “还不是因为苏联人背后捣鬼。”地瓜恨恨的道,“要不是苏联人背信弃义,帮着小鬼子隐瞒他们的行踪,我们怎么可能落到今天这样的境地?”

  钻山豹又道:“我早就说过,老毛子靠不住,你们还不信,现在相信了吧?”

  那些个曾经去过苏联,并且已经娶了苏联女兵当妻子的狼牙队员便不吭声了。

  不过悲摧的是,跟着狼牙队员前来中国的那一批苏联女兵,包括苏联政府配给徐锐的专职俄语翻译狄安娜,并没有跟着独立团来东北,而是全部留在了包头,现在远东军的西部军已经兵临包头城下,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样了?

  看到气氛有些凝重,徐锐便训斥钻山豹道:“行了,豹子,你就少说两句吧,被苏联人出卖这件事,主要责任在我,是我太过信任苏联人了。”

  正说话之间,时小迁忽然背着电台追上来,喘息着说道:“团长,抚顺急电!”

  “抚顺急电?”徐锐闻言顿时间神情一凛,急伸手从时小迁手中接过了电报,看完电报后,徐锐的脸色顷刻间阴沉了下来。

  冷铁锋问道:“老徐,出什么事了?”

  徐锐沉声道:“山下奉文这老鬼子确实厉害,居然派了两个坦克师团急行军,一夜之间就赶到抚顺城外。”备胎正传

  “什么?”冷铁锋闻言脸色大变道,“这还得了?鬼子的这两个坦克师团根本用不着进攻抚顺县城,只需要在城外野地里一摆,就可以彻底切断我们团主力的撤退通道,到时候不要说伤员辎重了,连战斗部队都过不来。”

  徐锐点点头,又道:“所以,九龄已经率领坦克营向鬼子的坦克部队发起攻击。”

  “九龄的坦克营已经到抚顺县城了?”冷铁锋闻言神情稍稍一松,旋即又道,“但是仅凭九龄区区一个坦克营,只怕也不是鬼子两个坦克师协和的对手,最后抚顺这条通道免不了还是会被小鬼子所切断,老徐,要不赶紧让团主力从本溪转移吧?”

  “暂时还不用改道。”徐锐摇了摇头,又吩咐时小迁道,“老时,电台全程开机,时刻跟踪抚顺的坦克战,一有消息就立刻报告。”

  “是!”时小迁答应一声,打开电台。

  ……

  抚顺城外,坦克大战已经进入尾声。

  梅九龄的坦克营跟关谷右的装甲第四师团已经像骑兵般对冲数个来回,鬼子坦克损失了至少有两百辆,但是既便损失了两百辆,也仍还有百余辆,而梅九龄的坦克营却已经只剩下二十多辆坦克,并且不少坦克已经负伤。

  T-34B型坦克的装甲虽然厚,但也并不是无法击穿的。

  不说57mm口径的坦克主炮,既但是九五式轻型坦克装备的37mm主炮,在几十米甚至几米的距离,也足可以对T-34B型坦克构成致命的威胁,打不穿正面的装甲,难道还打不断你的履带么?只要打断了履带,就基本上意味着被摧毁。

  梅九龄的坦克营已经只剩下二十多辆坦克,但是气势上却是丝毫不弱。

  “黄聚财,炮弹!”梅九龄一边调整射角,一边大吼道,“快点装炮弹!”

  黄聚财答应一声,习惯性的转身往弹药架上去抓取炮弹,可转身之后,却发现,整个弹药架已经空了,上面一发炮弹都没有了。

  当下黄聚财便嘴巴一扁,嚎叫起来:“营长,没炮弹了!”

  梅九龄一下没有听清楚,厉声问道:“什么?你说什么?”

  黄聚财便立刻扯开嗓子,声嘶力竭的哀嚎道:“没炮弹了!没炮弹了!”

  “没炮弹了?”梅九龄闻言猛然一愣,然后目露疯狂之色,身形一矮便已经滑到了魏震的身边,大吼道,“阿震,你快起开,换老子来开!”

  魏震又哪里敢抗命,当下乖乖从驾驶座上站起身。

  梅九龄坐上驾驶位,透过观察孔锁定了前方一辆鬼子坦克,然后一脚就用力将油门踩到了最底,他的零零幺号坦克便立刻歇斯底里咆哮起来,然后就跟一头发了狂的公牛,朝着前方的那辆鬼子坦克猛烈的冲撞了过去。

  “狗曰的,跟我斗?”看着观察孔中迅速迫近的鬼子坦克,梅九龄的神情变得越发的疯狂,打不死你,老子撞死你,撞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