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4章 唇亡齿寒-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54章 唇亡齿寒

与此同时,在重庆统帅部。

  蒋委员长正和陈诚、何应钦以及白崇禧等几个心腹幕僚在讨论绥远的战局。

  发生在东北以及绥远的剧变已经传回到了重庆,不过这次最先得到消息的,却不是戴局长的军统,而是陈氏的青白团。

  所谓青白团,也就是中统。

  得到消息后,重庆统帅部的一干大员百味俱陈。

  陈诚的语气不无幸灾乐祸:“包头失守,徐锐花了无数精力在包头兴建起来的工业区也被共产党自己给炸掉了,呵呵,这可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白崇禧看了眼陈诚,说道:“辞修兄似乎还挺高兴的呢?”

  陈诚闻言嘎了一声,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不妥当,再扭头看蒋委员长,却发现蒋委员长的脸色十分复杂,当下讪讪的说道:“健生兄说笑了,虽然国共统属有别,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咱们中国的国防力量,现在中国的国防力量受了损,我伤心尚且来不及,又怎么会反而感到高兴?你可不要害我。”

  白崇禧哼哼了两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蒋委员长叹息一声,忽然问白崇禧道:“健生,你还是分析一下绥远的局势。”

  在此之前,蒋委员长是满心巴望着徐锐能摔个大跟斗,八路军能吃个大败仗,但是当这一切真的成为了现实时,蒋委员长却发现,自己内心并没有一丝高兴之情!相反,他的心情反而充满了一种悲怆感,兔死狐悲的悲怆。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蒋委员长才终于惊醒起来,小鬼子才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更让蒋委员长感到悲怆的是,小鬼子这次也不知跟苏联政府达成了什么协议,居然能使得苏联政府帮着他们隐瞒分兵南下的消息,以至于精明如徐锐也被打个措手不及,不仅即将到手的东三省又要丢掉,就连老巢包头也宣告失守。

  正因为这,蒋委员长才无前例的同情起徐锐来。

  不过,蒋委员长更关心的还是鬼子攻占包头之后的下一步动向!

  毕竟,鬼子不可能事先将自己的作战计划通报给国民政府知道,所以这时候,蒋委员长和国军统帅部并不知道鬼子在攻占包头后,已经兵分三路,除了派出两个师团顺着进入河套地区之外,另外的两路已经分别向着归绥、大同攻击前进。

  这会,蒋委员长正在担心鬼子会趁机西渡黄河,攻入陕西腹地!

  陕西一旦失守,国民政府不仅会顷刻间丧失一个稳固的大后方,更糟糕的是,天府之国四川也会面临鬼子东、北两个方向的夹击,届时整个中国的抗战局也将极大恶化,蒋委员长恐怕就要考虑启用西宁作为国民政府的第二陪都了。

  所以,蒋委员长迫切的想要听听白崇禧的分析。

  白崇禧当然知道蒋委员长在担心什么,便说道:“委座不必担心,日本远东军虽然已经攻占包头,但是八路军是主动弃守的包头,其主力并未遭受太大损失,可以预见,接下来在黄河沿岸,双方还将会有一场惨烈的恶战!”重生极品大纨绔

  蒋委员长点点头,又道:“八路军能抵挡得住吗?”

  白崇禧沉吟片刻后说道:“难度肯定有,毕竟鬼子这次调集了重兵,不过呢,鬼子的作战物资不可能太充沛,所以,只要八路军能在河套地区坚持半个月左右,鬼子远东军也就只能偃旗息鼓,灰溜溜的撤兵!”

  顿了顿,白崇禧又说道:“而且,我怀疑鬼子远东军未必会在河套跟八路军拼命,以我的判断,鬼子远东军的主攻方向应该还是大同、归绥,直至恢复包括北平、天津在内的华北占领区,毕竟那才是核心区,相比之下,整个大西北地区实在太过贫瘠了,要钱没钱,要粮没粮,甚至人口也没多少。”

  蒋委员长幽幽的说道:“怕就怕,日本人效仿蒙古人哪。”

  “不会的。”白崇禧笃定的说道,“日本人纵然真想效仿蒙古人,也得有那实力才行,两年之前他们没有这个能力,现在日苏战争才刚刚结束,小日本恐怕也一样没有这个能力,不过再过两年可就不好说了,毕竟这次的远东会战,小日本可谓完胜,可以说是完整的接受了苏联在远东的整个工业区,小日本的工业制造基础有了极大的提升。”

  蒋委员长舒了一口气,沉声道:“也就是说,两年内小鬼子不可能进攻陕西?”

  “两年后只怕也不会。”白崇禧摇摇头说道,“毕竟相比走陆路,海路更便捷,如果我是裕仁这小鬼子,就一定会凭借优势的海军抢占整个东南亚,然后从海路封锁滇缅,这样的顺时针的攻势比当年蒙古人的逆时针攻势更有效。”

  蒋委员长闻言顿时间脸色一白,因为现在滇缅公路已经成为了国民政府与外界接触、接收外援的唯一的交通要道,如果日军大本营真如白崇禧所说的这样,出兵东南亚,占领整个东南亚然后切断滇缅公路,那国民政府可就真的要陷于孤立无援了!

  当下蒋委员长紧张的问道:“健生,你觉得日军会进攻东南亚?”

  “这只是卑职的推测而已。”白崇禧摇头说,“不过可能性极高。”

  蒋委员长的脸色顿时间越发难堪,然后扭头对何应钦说:“敬之,立刻以统帅部的命名义给二战区下达作战命令,让晋绥军、中央军还有傅作义的三十五军配合八路军,发起绥远会战,尽可能的迟滞日军,不令其顺利回师华北。”

  这一刻,蒋委员长真的感到了唇亡齿寒的滋味,所以也就顾不上命令阎锡山、卫立煌还有傅作义拖八路军的后腿,转而让他们配合八路军向鬼子发起攻击,虽然主观上,蒋委员长并不是真的想帮助八路军,但是客观上却的确给八路军提供了帮助。

  “好的,卑职这就办。”何应钦答应一声,匆匆离开了作战大厅。

  蒋委员长又对白崇禧说道:“健生,再分析一下东北的战局,徐锐会回关内吗?”风华绝代九千岁

  白崇禧摇了摇头,又说道:“以卑职判断,徐锐不太可能回关内,因为华北八路军的总兵力已经超过五十万,多徐锐这几千人不多,少徐锐这几千人也无妨,但是如果徐锐的这几千精锐有够留在东北,却好比一把锋利的匕首刺进了鬼子的胸腹要害,就会让小鬼子感到犹如芒刺在背,这比回到关内更能牵制小鬼子。”

  陈诚忍不住说道:“问题是,徐锐还能在东北立足吗?”

  顿了顿,陈诚又接着说道:“刚进东北时,徐锐不仅手握两万精锐,而且又是飞机,又是坦克啥的,可现在,他的部队已经只剩下区区五千余人,坦克部队更是已经全军覆灭,航空兵部队也被苏联人收了回去,他还拿什么跟日本人抗衡?”

  白崇禧道:“辞修兄忘了么,当初徐锐刚进大梅山时可只有几百人,可是不到半年,这家伙就拉起了好几万人的队伍,还在大梅山建起了兵工厂,更把大梅山修成了军事要塞,要不是因为后来徐锐被调去上海,鬼子根本别想打破大梅山。”

  停顿了下,白崇禧又说道:“如果换成别人,面对鬼子远东军的重压,多半是不可能立足的!但是如果是徐锐,一切就又要另当别论了。”

  蒋委员长欣然说道:“你认为徐锐还能在东北站住脚?”

  “肯定能!”白崇禧十分笃定的道,“委座,卑职不仅相信徐锐还能够在东北站住脚,而且相信他不会沉寂太多,要不了多久,这家伙就又会在东北闹出天大的动静,总而言之,有徐锐在东三省,鬼子关东军还有远东军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蒋委员长点了点头,又说道:“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话音刚落,戴局长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作战大厅的大门口。

  看到是戴局长到来,蒋委员长的脸色便一下子垮了下来,然后转身走了旁边休息室。

  戴局长跟着走进休息室,耷拉着脑袋就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走到蒋委员长面前,恭恭敬敬的站着一动都不敢动。

  蒋委员长冷幽幽的说道:“雨农,最近你们军统的工作很不力啊。”

  “委座息怒。”戴局长的额头上便立刻冒出豆大的冷汗,惶然道,“卑职这就再次致电裙带花,令她抓紧时间把徐锐铲除掉。”

  “铲除什么?”蒋委员长怒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我生气的是,你们军统的消息来源竟然还没有中统快速、可靠,那国府还养着你们军统这么多人干什么?”顿了顿,又道,“还有铲除徐锐这件事情,简直是胡闹,你们军统就是这样对待抗日英雄?”

  “啊?”戴局长立刻懵在那里,这什么情况?徐锐不是你让刺杀的吗?

  “啊什么啊?”蒋委员长义正词严的道,“你们军统的人最近闹得有些过分,雨农你也该好好的管管了,别等我亲自动手。”

  戴局长闻言,顿时间彻底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