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5章 土匪镇三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55章 土匪镇三山

公路边的小树林中,狼牙大队正在休整。

  时小迁背着电台来到徐锐面前,报告道:“团长,团主力已经顺利撤离奉天,鬼子远东军虽然出动了大量的轰炸机来拦截,不过由于有苞米地以及高粱地的掩护,所以,人员物资的损失并不大,另外分散在各县的部队也已经在向抚顺方向集结了。”

  “知道了。”徐锐点点头,又问道,“抚顺那边呢?有没有鬼子的步兵?”

  在得知有鬼子的装甲集群出现在抚顺县城外之后,徐锐最担心的就是,鬼子装甲集群身后还跟了大规模的步兵集群,要是这样那麻烦就大了,团主力要想顺利冲破鬼子步兵集群的阻截并摆脱鬼子步兵的追击,就难了。

  好在徐锐最担心的局面,并未出现。

  “没有。”时小迁摇摇头,又说道,“至少到现在为止,抚顺县城附近、甚至往北五十里都还没有发现小鬼子的步兵,因为有好几个工作组从铁岭附近经过,再经由横道河子南下抚顺,一路上并没有遇到鬼子大队人马,甚至小部队都没有。”

  冷铁锋便立刻说道:“看来山下奉文这老鬼子的能耐也止于此了,除了派出两个坦克师团前来截击,他的步兵集群却是不可能这么快就赶到抚顺。”

  “还是不能够大意。”徐锐摇摇头,又扭头对时小迁说,“老时,电告何书崖,让他务必尽可能的加快行军速度,必要的时候,可以放弃部分辎重!”

  辎重虽然重要,但是部队才是根本,因为辎重没有了,还可以再想办法从鬼子还有伪军手里去抢,但要是部队损失掉了,以他们现在面临的处境,就很难及时得到补充,拥有丰富战斗经验的精锐老兵更无从补充。

  时小迁当即给何书崖发电报。

  部队休息片刻,便继续前行。

  ……

  徐锐并不知道,井上大队已经先一步赶到了通化县城。

  从新京到通化的路程虽然要比奉天到通化稍远,但是,井上千代子的部队可以全程乘坐汽车行军,徐锐他们却只能步行,有时候为了躲避天上飞过的鬼子侦察机,还必须停下来躲进路边的树林子里,所以速度就慢了些。

  就在一刻钟前,井上大队他们抢先赶到了通化。

  这里先介绍一下通化的情况,在整个东三省风起云涌掀起反抗大潮时,通化县城也是不例外,同样掀起了一波反抗鬼子的热潮,只不过在通化县城扯起反旗的并不是伪军或者民间武装,而是县里一股势力最大的土匪。

  这股土匪的匪首绰号叫做镇三山,手下原本就有一百多号人。

  趁着整个东北都掀起反抗的热潮,通化县城的鬼子伪军人心惶惶之际,镇三山动起了歪脑筋,带着百多号弟兄趁夜摸进了城,打着八路军旗号准备来个浑水摸鱼,这家伙原本只是想趁乱捞一票,结果却没想到直接迫降了通化县城的伪满洲国军。

  镇三山手下总共也就一百多人枪,结果却迫降了三百多伪军!绝世妖言:别惹悍妻

  这就好比出门捡了个大元宝,镇三山又惊又喜,胆子也大了,结果就带着刚投降过来的伪军把城里的一个班的小鬼子给灭了,并且还把十几个鬼子兵的尸体倒吊在城外口,让全县百姓都来观看,这下极大的获得了通化百姓的支持。

  镇三山又顺势摆开了招兵处,短短不到半个月就已经招募了五千多人。

  现在镇三山手下已经拥有了一支五千人的部队,不过随着实力的扩大,这家伙已经不屑于假借八路军的旗号了,而是弄了个极响亮的番号,东三省抗日挺进总队,还自封为东三省的挺进总司令,手下的四梁八柱也纷纷变成了师长、旅团,最小也是团长。

  所以现在,通化县城其实处在一伙土匪控制下,顺便再说一句,自从清末以来,东三省就是匪患成灾,奉系的大头目张作霖就是土匪出身,从北洋战争到北伐战争,然后到抗日战争,直至现在,东三省的匪患从来没有真正消除过。

  一直到新中国成立,东三省的匪患才真正消除。

  从这一点,又可以反证出国民党有多么的无能,国民党在大陆执政了三十八年,直到他们被赶出大陆,中国境内的土匪就从来没有消停过,但是在共产党执政之后,仅仅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就基本上将国内的土匪给灭杀殆尽。

  言归正传,发现城外来了一股鬼子,小喽罗便立刻上报给了镇三山知道。

  镇三山起先还有些担心,以为是鬼子大部队前来报复,真要是这样的话,他的东三省抗日挺进总队恐怕就只能跑路,但是听说来的鬼子就几百人,便立刻放下心来,所以当井上千代子提出单独进城见面之时,镇三山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

  片刻之后,井上千代子便出现在了镇三山的司令部里。

  为了不引起镇三山反感,井上千代子这次特意只带了朝比奈舞一个随从。

  看到两个身姿妖娆的日本女人袅袅婷婷的走进来,镇三山手下的那些个师长、旅长还有团长眼睛都看直了,哈喇子也流了一地。

  既便是镇三山本人也感到有些臊热。

  妈拉巴子,这两个日本小娘们实在是太勾人魂了。

  进了大厅,井上千代子先朝着镇三山微微一顿首,然后再用日语说了一通话。

  随行的朝比奈舞立刻转译成中国话:“总司令阁下,这位是我们大日本帝国远东方面军直属特战大队的大队长井上千代子大佐!”

  “哎哟,没想到这小娘们还是个大佐喔。”

  “大佐?嘿嘿,确实大,一把都未必握得过来呢。”

  “嘿嘿,嘿嘿,这娘们够骚气,就没见过比她更骚气的娘们。”

  朝比奈舞说完,大厅里的十几个土匪头目便立刻污言秽语狂喷。

  镇三山觉得有些丢脸,一拍虎皮大椅扶手,喝道:“都他妈闭嘴!”秀爷修真中

  唱止住了手下的喧嚣,镇三山又问井上千代子道:“井上大佐此来有何贵干?”

  不等井上千代子发话,朝比奈舞直接说道:“我们大佐阁下此来只为一件事,收编总司令阁下的部队,为大日本帝国效劳!”

  镇三山道:“可我如果不答应呢。”

  朝比奈舞冷酷的说道:“如果不答应被收编,则就地剿灭!”

  一听这话,大厅里的十几个土匪头目便纷纷擎出了锦面匣子,拿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大厅中央的井上千代子还有朝比奈舞。

  被十几支锦面匣子瞄准了全身,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却夷然不惧。

  因为在通化前,井上千代子就已经做过功课,知道镇三山是个什么样的人,更知道他接受收编的可能性还是极大的,何况,就算是镇三山不肯接受收编,双方翻了脸,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区区一伙土匪恐怕还奈何不了她们俩。

  井上千代子哂然一笑,用生硬的中国话说道:“总司令阁下,还是让你的人把枪收起来吧,这玩意儿也就吓唬一下小孩子,却吓不倒大日本皇军的军人!”

  有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土匪头目闻言立刻怒了,一下张开机头,再上前一步,几乎拿枪口顶在了井上千代子鼓腾腾的胸脯上,淫笑着说道:“臭娘们儿,你刚才说什么?竟然敢说爷们手中的家伙只有吓唬吓唬小孩子?信不信老子一枪打爆你的……”

  话音未落,络腮胡子子突然感到眼前猛然一花,便失去了井上千代子身影。

  下一霎那,络腮胡子子又感觉到右手手腕一疼,再然后手里的镜面匣子就莫名其妙的到了日本娘们手中,并且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脑门,更吓人的是机头也已张开,这要是轻轻一扣扳机,他立刻会被打得脑袋开花。

  络腮胡子顿时间吓得动都不敢动。

  镇三山和其余的土匪头目也是面面相觑,他们都没看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反正就只是眼前一花,胡老三手中的枪就到了日本娘们的手里。

  井上千代子拿枪顶着胡老三脑门,再次以生硬的中国话说:“如果我想杀人,此刻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胡老三说道:“杀了我,你们也别想活着离开。”

  “话的奉还,杀了我们,你们这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别想活,大日本皇军就算把整个满洲国翻过来,也会抓到你们再将你们剥皮抽筋!”说到这停顿了一下,井上千代子又接着说道,“更何况,你们未必能够杀得了我们。”

  胡老三狞声道:“你吹牛,我们这么多人还杀不了你们两个?”

  井上千代子再没有理会胡老三,而对扭头对着镇三山说道:“你们可以试试。”

  镇三山的眼皮便猛的跳了两下,说真的,他已经被井上千代子的身手惊到了,当下摆了摆手示意十几个匪首都把枪收起来,看到十几个匪首都收起了手枪,井上千代子便也不为己甚,把镜面匣子还给胡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