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9章 巅峰对决(跪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59章 巅峰对决(跪求月票)

匪军刚一收缩,对面的狼牙便立刻感觉到了。

  不要说徐锐了,就是地瓜也在常年累月的战斗生涯中成了精,对徐锐说道:“团长,看样子土匪准备跑了,不过他们四面被围,能跑哪儿去?”

  “追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徐锐闷哼一声,抄着两把盒子炮就率先追上去,这时候毛瑟98K狙击步枪却已经绑回到了背包上,在近距离的混战中,步枪用起来不方便,还是火力强悍的二十响盒子炮更加顺手,能单发,还能够连续的扫射。

  狼牙大队的四个战队从四个方向同时发起了向心攻击,很快就迫近到了后院,徐锐所率领的那个战队更是率先冲到了垂花门外。

  徐锐一个健步冲到了分隔前后衙的垂花门前,稍一探头,便又立刻缩了回来。

  果不其然,几乎是在徐锐探头瞬间,垂花门后面便立刻响起了密集的哒哒声,这次却不是土匪使用的镜面匣子或者仿毛瑟步枪,而是小鬼子装备的汤姆森冲锋枪,显然,鬼子特种兵已经接替土匪担负起了断后的任务。

  讲真,这些土匪也确实担负不起断后的重任,面对狼牙大队的追击,让这些土匪承担断后的重任,基本与自杀没有任何区别。

  徐锐稍一探头便立刻又缩回门后,下一霎那,密集的冲锋枪火力便立刻倾泄过来,将垂花门的左右门框、门楣打得木屑纷飞,徐锐却已经在缩回身的同一时间后退了三大步,然后连续两个跨步冲向垂花门一侧的院墙,当徐锐跨出第三步时却已经踩在了院墙的中间,整个人瞬间冲天而起,一下就越过了院墙。

  几乎是在越过院墙顶的一霎那间,徐锐便已经将左右手的二十响盒子炮平举起来,然后轻轻的扣下扳机,下一刻,密集的子弹便立刻呈扇形猛烈的泼向了垂花门后面的回廊,正站在回廊里举着冲锋枪猛烈开火的那个鬼子特种兵应声倒地。

  下一个霎那,徐锐伸出脚尖在围墙的瓦檐上轻轻一钩,整个人还没有上升最高点,便硬生生的栽了下来,看似很狼狈的栽进了院子里边,这一栽,却直接躲过了躲在回廊后面的另外一个鬼子狙击手的狙杀,一发子弹几乎是紧贴着徐锐的脑门擦过去,仅仅毫厘之差,没能打中徐锐的脑袋,只不过,这毫厘之差就是生与死的差别!

  还没等落地,徐锐手中的二十响盒子炮便再次横过来,猛烈开火,刚刚开了一枪的鬼子狙击手甚至没来得及退壳,就已经被摞倒在地上,只可惜,二十响盒子炮的威力虽大,准头却还是差了一些,徐锐的这一波火力并没能打中鬼子要害。

  那个鬼子狙击手在倒地之后,居然紧接着一个后滚翻,闪进身后的房门消失不见。

  徐锐在落地之后又连续前滚,迅速贴到了天井右侧的滴水檐之下,然后从后腰摸出一颗手雷拔掉了保险,再扔进刚才鬼子狙击手消失的那道房门,红光一闪,那个房间的前板壁瞬间就被炸得粉碎,徐锐赶紧把脸别开,避免尖锐的木屑打在他的脸上,但还是一根快子粗细的木屑飞射过来,打在了他的钢盔上,发出当的一声轻响。兵甲三国

  然后,不等爆炸产生的硝烟散尽,徐锐便一个纵身从破碎的大门冲进去,几乎是在冲进大门的一霎那间,徐锐的身体便立刻顺势向后倒,整个人在惯性的作用之下,与地面形成一个向后的倾斜角,向着前方擦地滑行。

  徐锐的这一套战术动作无可挑剔,一梭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头顶扫过去,如果刚才他直愣愣的就冲进来,就正好就被这梭子弹打个正着,但现在,徐锐却毫发无损,转眼间,徐锐意便已经从硝烟之中滑行了出来,正好看到一个鬼子举着汤姆森冲锋检扫射。

  几乎是同时,鬼子特种兵也看到了徐锐,当即便压下枪口试图瞄准徐锐,但是已经到了这么近的距离上,徐锐又怎么可能给鬼子特种兵这个机会,说时迟,那时快,徐锐一探右手便抓住了鬼子特种兵的冲锋枪管,然后轻轻一带,鬼子特种兵便立刻倒下来,徐锐再顺势曲起手肘往前一顶,只听喀嚓一声,便将鬼子特种兵的喉骨撞得粉碎。

  这一整套动作只在转瞬之间,看上去就像是鬼子特种兵自己往徐锐手肘上撞似的,转眼之间,鬼子特种兵便被撞碎喉骨,倒在地上抽搐。

  徐锐一个鲤鱼打铤翻身坐起,正欲继续往前追杀之时,蚀骨的冰寒忽从脑后袭来,生死关头,徐锐猛的一低头再顺势往前一扑接着前滚,再然后,曲起的左手闪电般举起枪,对着身后就是一个短点射,哒,哒哒!

  然而,身后并没有人,徐锐只是眼角余光看到有一道白影闪过,隐入了他身体右侧视线看不到处,当下没有一丝的犹豫,以最快的速度反转双手,将两枝二十响盒子炮插入自己的左右肋下,同时扣下扳机。

  “哼!”枪声响起的同时,徐锐隐隐听到了一声轻哼。

  接着,徐锐便毫不犹豫的一个翻身躺倒在地,仰面朝上,同时举起了两枝二十响盒子炮准备射击,却发现在他的上方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但下一刻,一滴不知名液体却自空中悄然滴落下来,然后嗒的一声滴在了徐锐的左脸颊上。

  徐锐仍旧高举着左手的二十响盒子炮保持警戒,右手却收回来,再以小手指轻轻抹过自己的左脸颊,再放到眼前一看,却是抹鲜艳的红色,几乎同时,徐锐鼻际也嗅到了一丝说淡淡的血腥味,但是徐锐很确定,这绝不是他流的血!

  这时候,地瓜和老鹰他们几个也端着毛瑟98K狙击步枪冲进来。

  看到徐锐仰躺在地板之上,地瓜便立刻关切的问道:“团长,你咋了?”

  “没事!”徐锐摇了摇头,一扭头看到老鹰端着狙击步枪要往前边敞开着的门内闯,便立刻阻止道:“老鹰,你回来!”

  虽然两人没照面,但是徐锐严重怀疑刚才从背偷袭他的就是井上千代子。锦绣晴缘

  井上千代子的速度太快了,借助独特的影忍术,在夜间的威慑力尤其大,在不激发潜能的前提之下,甚至于连他都不是井上千代子的对手,老鹰就更加不用多说了,他追进去只能是白白送死,徐锐不想冒这险,狼牙队员可是宝贝。

  片刻后,冷铁锋、钻山豹和韩锋他们三个战队也从另外三个方向冲进来。

  “老徐,鬼子呢?”看到徐锐已经在了,冷铁锋便径直问道,“鬼子往哪跑了?”

  徐锐伸手指了一下前面最后的那个房间,说道:“鬼子和土匪都进了这个房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里边应该有地道。”

  冷铁锋便立刻端着步枪冲进了那个房间。

  这次徐锐没阻止,因为就算真的是井上千代子,这会也已经完成了断后的任务,早就已经退入地道,不可能还躲在房间里边等着伏击他们。

  徐锐跟着走进最后的房间,发现里边的摆设非常简单,看上去就像是个办公室,除了有一张大板桌,一条大班椅之外,就只有背后靠墙的大厨柜,冷铁锋带着两个狼牙队员将靠墙的厨柜推开,后面便立刻露出了一个嵌入式的暗门。

  冷铁锋很快又在附近找到了机关,轻轻一转动,暗门便向着两边缓缓的退开去,露出了后面一个斜着向着的地下通道,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地下通道里忽然传来轰隆一声,紧接着便有烟尘从地道里滚滚涌出来,得,地道被炸掉了。

  ……

  距离通化县城两千多米外,有一片幽深的竹林。

  因为竹林里边修了不少的坟墓,所以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既便白天这里也显得阴惨惨的,到了晚上就更是鬼影子都没有。

  可现在,竹林里却忽然响起咯咯的石板滑动声。

  紧接着,一座规模还挺大的大坟的坟面石便滑移到了一侧,露出了后面一个黑乎乎的窟窿,再接着,一个接一个的身影便从里边爬了出来,不用多说,从这座大坟里爬出来的肯定就是镇三山和他的警卫营残部,还有井上大队残部。

  两拨人马上来之后就立刻分成了两拨,互相之间拉开距离,井上大队的鬼子特种兵甚至直接把枪口对准镇三山的残部,镇三山和他的残部却不敢造次,现在他们丢了通化,已经成了丧家之犬,今后就得仰日本人的鼻息了。

  井上千代子最后一个上来,朝比奈舞迎上前来,一眼就看到了她胳膊上的血迹,便立刻关切的问道:“师父,你受伤了?”

  “没事!”井上千代子摆了摆手,说道,“一点小伤,不碍事。”

  井上千代子的语气显得很轻松,脑子里却不可遏止的回想起了之前跟徐锐交手的凶险情形,通过这一次交手,井上千代子也看明白了,如果是近身格斗,徐锐不是她对手,但是如果使用枪械,她就不是徐锐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