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2章 新一团(跪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62章 新一团(跪求月票)

傍晚时分,独立团的主力也纷纷到达通化。

  必须承认,独立团的这次转移工作还是组织得十分到位的,五千人的部队,三千多的伤员再加上数百吨的辎重,只用了不到三天时间,就从奉天转移到了将近四百里外的通化,这样的工作效率,也就是共产党人勉强能够做到。

  当天晚上,在通化召开了全体团党委会议。

  王沪生首先宣读了一份来自延安的电报:“由于作战任务的变更,原察哈尔独立团的番号撤销,改编成为东北抗日联队新编第一团,仍由徐锐同志担任团长,仍由王沪生同志,也就是我,担任政治委员,部队由之前的十个步兵营、六个骑兵营、一个工兵营、一个坦克营加一个高炮营,缩编为五个步兵营外加两个骑兵营。”

  与会的十几个营长便立刻耷拉下了脑袋,缩编总是让人不太愉快。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独立团的兵力规模已经遭到严重的削弱,缩编也就不可避免了,因为缩编可以将分散的手指攥紧成为拳头,可以提升部队的战斗力,现在唯一的悬念就是,在部队缩编之后仅有的这七个营长谁来当?

  王沪生扭头看了徐锐一眼,又说道:“现在我来宣布一下营级干部的任命。”

  与会的十几个营长便立刻竖起耳朵,虽然他们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一个比一个急,都担心自己的营长职务会被撸了。

  喝了一口水,王沪生念道:“新一营:营长,何书崖。”

  没有人吭声,何书崖虽然年轻,但无论资历还是能力,都没得说,论战绩更是碾压在座所有的营级干部,所以由他来担任新一营的营长,可以说是众望所归。

  停顿了一下,王沪生接着念道:“新二营营长,由黄守信同志担任。”

  当时就有几个营长脸上流露出了不快之色,但还是没人吭声,因为黄守信的资历以及能力跟何书崖相似,战绩虽然没有何书崖那样的出色,但是相比别的营长却毫不逊色,更重要的是他还是青训营的首期学员,团长的得意门生嘛。

  王沪生清了下嗓子,接着念道:“新三营的营长,由高楚同志担任。”

  这个也是众望所归,没人异议,高楚可是一度曾经当过团长的男人。

  说完了新三营的营长人选之后,王沪生没有立刻接着往下念,而是再次抬头跟徐锐对了一记眼神,关于新四营的营长人选,王沪生其实是有不同意见的,因为徐锐提的这个人选不利于团结,很容易激发一些老资格营长的不满情绪。

  但是徐锐却很坚持,坚决要求按他的意思来办。

  看到王沪生看过来,徐锐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王沪生无奈,便只好接着念道:“新四营的营长,由林蔚同志担任!”

  刚刚还在窃窃私语的十几个营长闻声同时抬起头,全都目露错愕之色,应邀列席会议的林蔚也有些发懵。

  作为一个连级干部,林蔚是没有资格参与今天的会议的,因为今天这次会议的一个硬杠杠,就是营级以上干部,所以接到通知时,林蔚也没有多想,他还以为是团部布置下来的某项工作要由他的连队来具体执行,所以团部才让他列席会议。

  林蔚万万没有想到,团部竟然要委任他为新四营的营长!

  这个任命太突然了,突然到林蔚没有一点儿的思想准备!

  不仅林蔚没有一点思想准备,与会的十几个营长全都没有思想准备。

  如果部队打了胜仗,扩编了,那么升官当然是不在话下,可问题是,现在分明是打了败仗,部队分明是在缩编,别的营长都要官降一级去当连长了,但你林蔚,却要在这个时候官升一级由连长晋升营长,这么做,合适吗?

  石长庆头一个叫嚷道:“政委,我不服!”

  王沪生的脸色沉下来,沉声道:“说说你的理由。”

  石长庆一梗脖子说道:“这次咱们独立团,哦不,这次咱们新一团吃了败仗,奉天没能守住,部队也损失了大半,所以部队缩编也是应该的,我们这些营长都去当连长,也是无话可说,但林蔚一个小字辈,凭什么反而从连长升营长?”

  “就凭他可以在没有团部任何帮助的前提之下,仅凭一个连的兵力,在奉天的周围连战连捷,歼灭鬼子至少四个步兵联队!”徐锐猛的一拍桌子,声色俱厉的道,“你石长庆要是不服气,也可以带一个连出去试试!”

  停顿了下,徐锐又厉声说道:“只要你石长庆有这个本事,不要说营长,我把新一团团长都让给你当!”说着徐锐又把目光转向了其余的十几个营长,又道,“这话,对你们也一样适用,只要你们有这个本事,我立马让贤!”

  看到徐锐发飙,石长庆便立刻不敢吭声了。

  其余十几个营长也纷纷把脑袋耷拉了下来。

  事实胜于雄辩,奉天这一战,新一团主力的确乏善可陈,相比之下林蔚的一连的战绩就要亮眼得多了,在别的部队齐刷刷作战不力的前提下就尤其显得亮眼,尽管这里有许多客观原因,比如进攻奉天的才是鬼子的主力,而且采取了玉石俱焚的战法。

  但是,战争永远都只看结果,而不看过程,如果最后结果是打输了,那么无论过程有多么的漂亮,也只能是白瞎!反之如果最后你打赢了,无论过程有多丑陋,世人也只会记住你是胜利者,这也是所谓的成者王败者寇。

  看到没有人再敢吭声,王沪生又道:“新五营由石长庆同志担任营长。”

  这又是一个众望所归的任命,石长庆从上海开始追随徐锐,除了已经牺牲的何光明以及高楚等少数几个营长之外,就数他的资历最老了,当然了,能力也是不差,别的不说,至少执行能力在新一团所有营长中绝对属于顶尖级别。

  五个步兵营的营长宣布完了,接下来就轮到宣布两个骑兵营长的人选。

  王沪生接着往下念道:“现在宣布骑兵营长的任命,骑一营营长,铁钢。”

  这又是一个众望所归的任命,铁钢不仅是西北军出身的骑兵悍将,而且追随徐锐的时间也是最长,尤为关键的是,在骑兵作战的指挥能力层面也是无可挑剔,对于铁钢担任骑兵一营的营长,没有一个人会有异议。

  悬念最大的是骑兵第二营的营长人选,因为无论是巴特、程鹿鸣,还是李峥嵘、赵昊,资历还有能力全都差不多,无论谁都可以胜任这个营长,但是反过来说也是一样的,那就是无论谁都没有绝对的优势。

  在座的营长立刻竖起了耳朵。

  尤其是巴特他们几个,更是屏住呼吸。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王沪生却说道:“骑兵第二营的营长暂由徐锐同志兼任。”

  闻言,巴特等几个骑兵营长顿时面露失望之色,同时也舒了口气,心里更承认,徐锐这么安排无疑是最为合理的。

  接着,王沪生又宣布了连级干部的任命。

  一营的三个连长分别为姚磊、丁力、雷鹏。

  这三个连长中,姚磊是西北军的悍将,丁力和雷鹏都是中央军的精英,这三个人有个共同点,那就是服从上级命令的意识非常强,执行力超强,徐锐把他们三个安排在何书崖的第一营,是铁了心要把一营打造成拳头部队。

  二营的三个连长则为孙长河、杨八难以及薛老幺,薛老幺的连队也是新一团中硕果仅存的川军连,总共还剩下三百多人。

  三营的三个连长分别为李海、黑皮以及徐野,李海和黑皮都是从无锡就跟着徐锐的老资格连排长,也只有高楚才能够压制得住他们两个。

  四营的三个连长则为金圣杰、余奇以及潘勇。

  徐锐这么安排,就是想看看林蔚能不能把这支伪军出身的部队带出来,如果不能够,那就说明他看走眼了,而如果能行,那就说明徐锐并没有看错林蔚,那就说明林蔚就是一个能够与何书崖、黄守信他们两个比肩的优秀指挥员。

  五营的三个连长则为丁文豹、秦刚和刘一鸣,这三个连长中,丁文豹和秦刚跟营长石长庆一样都是孤军营出身,刘一鸣虽然不是孤军营出来的,但也是在上海时加入的独立团,所以把他安排在石长庆的五营是合适的。

  必须得承认,除了林蔚的任命上稍微有点争议,徐锐对于新一团的营连级干部人事安排还是比较合理的,事实也证明了这点,团党委扩大会议开完之后,全团就立刻按照团部的部署开始缩编整顿,仅只用了一个晚上就完成了缩编。

  在缩编之后,新一团的指挥机构被精简了许多,像宣传部、后勤部、敌工部等政工部门直接并入政治部,级别也由部降为处,人员也大量分流到了各个主力营,杜俊杰的参谋部更是直接遭到裁撤,仅只保留了他和陈学冬两个参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