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4章 有麻烦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64章 有麻烦了

新一团真的有麻烦了。

  新京,鬼子远东军司令部。

  木村兵太郎快步走进山下奉文的办公室,猛然收脚立正,然后顿首报告道:“司令官阁下,皇军已经重新占领了奉天。”

  山下奉文道:“皇军进城时,没有遭到抵抗吗?”

  “没有。”木村兵太郎摇摇头说道,“并未遭遇任何抵抗。”

  “哟西。”山下奉文闻言欣然点头,又道,“奉天这座满洲国最重要的工业重镇,终于又回到了皇军手里。”

  木村兵太郎脸上立刻露出一丝尴尬之色,欲言又止。

  山下奉文便立刻问道:“怎么,难道还有什么状况吗?”

  “哈依!”木村兵太郎顿首道,“徐锐的部队在离开奉天之前,将包括奉天军械厂在内的将近二十家工厂都给炸了,所以,奉天的重工业体系已经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没有三五年的建设,恐怕是不可能恢复到之前的气象了。”

  “八嘎!”山下奉文闻言顿时气得脸色铁青。

  不过炸都已经被炸了,再生气也没有什么用。

  木村兵太郎犹豫了下,又道:“司令官阁下,还有件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山下奉文脸上便立刻露出凝重之色,因为他已经镇压叛乱以及维持治安的事务全权交给木村兵太郎,如果只是一般重要的事情,木村兵不可能再来问他,而他决定不了的事情,则必定是了不得的重大事件,很有可能会关系到满洲国的长治久安。

  当下山下奉文沉声道:“木村君,有什么问题你尽可以对我说。”

  “哈依!”木村兵太郎重重顿首,又道,“特务机关的情报显示,徐锐的部队在逃跑前留下了大量的重伤员及带不走的粮食,这些重伤员及粮食全都隐藏在共产党暗中发展的所谓的堡垒户家里,按道理来说,对于反抗分子绝对不能够有丝毫的姑息,既然有八路的伤员隐藏在奉天城内,那就必须找出来然后处决掉,还有那些粮食,也是徐锐的部队从武装垦殖团和帝国侨民手中强行抢走的,所以理应找出来还给帝国桥民。”

  顿了顿,木村兵太郎接着说道:“但是,卑职又担心这么做会激起新一轮的反抗,就算最后被皇军强行镇压下去,奉天的工商业也一定会遭受沉重的打击,这样一来,再想恢复到之前的气象就更加困难了。”

  “不行,奉天绝对不能再乱了!”山下奉文断然说道,“皇军虽然打赢了远东会战,而且占领了远东地区以及半个西伯利亚,但是共青城、伯力以及前贝加尔湖的工业区在战火中遭受到了重创,恢复起来更加的缓慢,所以这时候,满洲国必须得保持工业生产的稳定,因为只凭借本土,是支撑不起上百万皇军庞大的军需消耗的。”

  “哈依!”木村兵太郎顿首道,“那司令官阁下的意思是,暂缓?”逆生之颜倾天下

  “暂缓!”山下奉文大手一挥,沉声道,“至少在满洲国的治安形势完全恢复之前,不宜在奉天城内采取大规模搜索行动。”顿了顿,山下奉文又道,“不过让特务机关的人暗中调查却是可以的,发现一户处理一户,切记不要盲目扩大规模!”

  “哈依,卑职明白了!”木村兵太郎再一顿首,转身走了。

  走到门口时,正好小林浅三郎急匆匆的走进来,两个老鬼子险些撞个满怀。

  幸好木村兵太郎反应足够快,一闪身让到旁边,然后向小林浅三郎做了一个请势,小林浅三郎微微顿首,然后转身进了山下奉文的办公室。

  山下奉文道:“小林君,是不是右路军有什么好消息了?”

  “哈依,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司令官阁下。”小林浅三郎微微一顿首,又道,“刚刚接到右路军的电报,大同以及归绥已经在今天傍晚时分夺回来了,不过很遗憾的是,在右路军包围大同城之前,八路军就已经将城内的百姓及物资转移殆尽,大同几成了空城!”

  “纳尼,可恨的八路军!”山下奉文气得拍了一下桌子,接着问道,“归绥呢?归绥是不是也变成了空城?”

  “归绥倒是没有。”小林浅三郎摇摇头,又道,“傅作义的绥军还是心存侥幸,试图守住归绥城,结果被隆美尔将军指挥的右路军打了个溃不成军,这一战后,傅作义的绥军已然元气大伤,不可能再对驻蒙军构成任何威胁了。”

  山下奉文沉声道:“但是八路军的实力却是有增无减!”

  “哈依!”小林浅三郎顿首道,“今后驻蒙军的首要任务将是防范绥远的八路,以及西伯利亚的苏军,所以卑职以为驻蒙军的司令部还是应该尽快迁移到库伦,并且着重组建骑兵军团,因为蒙古高原更适合骑兵作战。”

  顺便说一句,蒙古已经被隆美尔南下途中顺手给灭了。

  现在的蒙古,已经跟伪满洲国一样,沦为日本的傀儡保护国了。

  山下奉文欣然道:“小林君所言极是,我会向大本营转达你的建议。”

  小林浅三郎闻言顿时心下窃喜,他之所以向山下奉文提出这个建议,目的就是希望山下奉文向大本营转达他的建议,那么一旦大本营采纳了他的建议,就很可能会调他前往驻蒙军担任司令官,以他的资历以及战绩,已经有足够的资格担任军团司令官。

  山下奉文也是闻弦歌而知雅意,他其实也希望小林浅三郎更上层楼。

  小林浅三郎又道:“隆美尔将军指挥的右路军进展神速,夺回大同以及归绥之后,接下来就该长驱直入华北,进攻北平及天津了,以右路军的实力,八路军是无论如何也守不住北平及天津的,所以夺回北平以及天津也是早晚的事。”我的青春不可能那么萌

  山下奉文微笑说:“说起右路军,我这里还有个好消息,据特务机关提供的情报,北平以及天津的八路军已经在往城外转移人员以及各类物资,所以夺回北平以及天津,恢复华北的治安形势,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哈依!”小林浅三郎微微的一顿首,旋即又叹息道,“相比之下,我们左路军对徐锐残部的追剿却并不顺利,尤其是步兵第一七七联队未能抢先堵住通化县,更是使得整个战局急转直下,徐锐残部窜入长白山区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事实了。”

  山下奉文摆摆手,又道:“步兵第一七七联队没能抢先封住通化县,让徐锐的残部窜入长白山,这的确很让人遗憾,但是,徐锐残部窜入长白山,并不意味着我们左路军的追剿行动就已经彻底失败了,皇军仍还有机会。”

  “纳尼?皇军仍有机会?”小林浅三郎有些错愕的道,“司令官阁下,请如我直言,你是不是太过于乐观了?长白山山深林密,徐锐的残部在窜入长白山区之后,只需要将他的部队化整为零,往深山老林里一钻,皇军就根本毫无办法了。”

  顿了顿,小林浅三郎又说道:“当年,关东军为了清剿东北抗日联军,可是动用了超过二十万兵力,围剿了差不多十年!而现在,右路军剩余的作战物资仅够维持四个师团五六个月作战所需,大本营也指望不上,因为帝国的财政状况已经处于破产边缘。”

  山下奉文摇头说:“当年东北抗日联军之所以能在密林中坚持将近十年,是因为他们在密林中建了许多密营,但是徐锐的残部却是昨天才窜入长白山区,根本来不及修建密营,进入深山老林之后他们住在哪里?又吃什么?”

  小林浅三郎说道:“徐锐的部队撤离奉天时,带走了数百吨物资,其中至少有一半是粮食,他们还怕没吃的?要是再从通化县城以及附近集镇搜刮一些粮食,足够他们坚持两年甚至三年以上!而皇军却不可能在长白山区长时间驻守下去!”

  山下奉文微笑道:“刚刚木村君告诉我,徐锐的残部撤离奉天时,其实只带走了少部分的粮食,大部分粮食其实仍旧藏于奉天城内!”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刚才,井上小姐又向我提供了另一个情报,据说长白山区的匪患非常猖獗,富足的地主乡绅几乎已经被土匪抢得绝了迹,剩下的百姓都非常穷,所以徐锐的部队在山区怕是筹不到多少粮食。”

  “纳尼?”小林浅三郎顿时间两眼一亮,急声道,“司令官阁下,真要是这样,我们左路军还真有机会剿灭徐锐所部!”停顿了下,又狞笑着说道,“徐锐率领他的残部窜入长白山区,原本是想躲过皇军的追剿,却没想到,竟然进了死地!这可真成了自己找死了!”

  山下奉文狞笑道:“这就叫,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徐锐这家伙素来以狡猾著称,不知有多少皇军高级将领栽在他的阴谋诡计之下,不过今天,他却终于要死在自己的狡猾之下,也算是恶有恶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