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6章 镇三山娶亲-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66章 镇三山娶亲

    黑瞎子岭,黑瞎子寨。



    镇三山一边喝着烧酒,一边正在骂娘,骂谁?骂天、骂地、骂八路,也骂日本人,因为丢掉了通化县城这块宝地,镇三山心里别提有多不痛快,自从回到这黑瞎子岭的老巢,他是瞅谁谁都不顺眼,看哪哪都不顺心。



    正骂得痛快,外面又响起一阵脚步声。



    镇三山便把手中的酒碗往做工粗陋的木板桌上一顿,怒道:“耳朵塞驴毛了?老子让你们滚出去,有多远滚多远,别他妈来烦我,老子烦着呢!”



    然而,进来的人并没有滚出去,反而冷幽幽的说道:“镇大当家的好威风呢。”



    “嗯?”镇三山闻言顿时打了个冷颤,急抬头看时,便看到一个白色的窈窕倩影站在他面前不远,却是井上千代子的那个女弟子,名叫朝比什么舞的,反正在镇三山看起来,日本女人的名字真他妈的古怪,怎么叫都别拗。



    愣了片刻,镇三山道:“那个朝比小姐……”



    朝比奈舞打断镇三山,很不高兴的道:“我姓朝比奈,不姓朝比!”



    “哦,对,姓朝比奈,朝比奈。”镇三山讨好的笑笑,接着说道,“那个朝比小姐,您是怎么找到我们黑瞎子寨的?”



    朝比奈舞翻了下白眼,已经懒得再去纠正镇三山了。



    当下朝比奈舞冷然道:“只要我想,这世上就没我找不到的地方。”



    “呵,是,是是是是。”镇三山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被井上大队的特种兵吓破了胆,当下连连点头,然后接着问道,“却不知道,朝比小姐来到我们黑瞎子寨,又是为了啥事?其实你派个人知会一声就行了,完全用不着亲自跑这一趟的。”



    “少在我面前献殷勤。”朝比奈舞看着镇三山,脸上神情有些怪。



    因为她想起了临行前,井上千代子对她的吩咐,这次动身前来镇三山的黑瞎子寨,朝比奈舞是带着特殊使命来的,这个使命就是将长白山中的土匪串联起来,配合日军共同对付刚刚开进入长白山的新一团。



    要想把长白山中的土匪给串联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这些山中的土匪大多都有强烈的家国观念,他们虽然打家劫舍、无恶不作,但是打心眼里认同中国人的身份,对于投靠日本人很抗拒,所以,朝比奈舞得先成为土匪中间的一员。



    神情古怪的盯着镇三山看了好半天,朝比奈舞忽然说道:“当家的,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压寨夫人了,我的匪号是赛三山!”



    “啊?”镇三山听到前半后就直接懵逼了,后半句完全就没有听到。



    镇三山完全没有想到,朝比奈舞居然会主动提出来给他当压寨夫人!



    过了好半晌后,镇三山才终于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忸怩的道:“那个,嘿,朝比小姐,这个实在太突然了,我真是连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嘿,嘿嘿!”

天下无双:悍妃倾天下

    虽然没一点思想准备,但是镇三山眉梢眼角的喜意都已经遮掩不住了。



    能够娶一个像朝比奈舞这样漂亮的日本娘们当压寨夫人,老有面子了,这个事要是传扬出去,方圆几百里,上百个绺子上百个大当家都得羡慕死他,不过说真的,井上千代子那个骚娘貌似比她的这个女徒弟更加的勾人。



    不过井上千代子心里想想就可以了。



    看着镇三山满脸淫笑的样,朝比奈舞有着说不出的腻味,结这样龌龊的土匪头子当压寨夫人,哪怕只是名义上的,朝比奈舞也跟吃了只苍蝇似的感到恶心。



    要不是因为身怀使命,朝比奈舞真想一巴掌把镇三山的脸拍扁。



    当下朝比奈舞又说道:“不过我事先声明,这只是做给别人看的,在外人面前我会尽量配合,做好你的压寨夫人,但是在没有别人时,你最好还是放聪明些,千万不要真的对我有什么非份之想,如若不然,我会让你变成太监!”



    说完之后,朝比奈舞手中便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镇三山便立刻激泠泠的打了个冷颤,伸手护住了裤裆,嗳呀妈呀,这些日本娘们真太野蛮了,一言不合就要骟人,你说当个男人咋就这么命苦呢?想到成天守着这么个风骚诱人的骚娘却不能碰,镇三山便立刻感到怪没有滋味。



    当下镇三山懒懒的道:“朝比小姐这是存心消谴我呢?”



    “我消谴你做什么?”朝比奈舞轻哼一声,接着说道,“你虽然不能够碰我,但是我可以帮助你成为整个长白山区、上百个土匪绺子的总瓢把子!”



    镇三山闻言顿时眼前一亮,急声道:“朝比小姐,此话当真?”



    “当真!”朝比奈舞微微顿首,又道,“现在你就发出邀请帖,邀请长白山区、上百个绺子的大当家前来黑瞎子寨参加你的喜宴!”



    “好好,我这就发邀请帖!”镇三山立刻变得积极多了。



    不能碰朝比奈舞这小骚娘,虽然让人恼火,但要是真能在日本人的帮助之下,成为整个长白山区上百个土匪绺子的总瓢把子,那也是相当不错的!当年张作霖、张大帅,不出一样是绿林出身?谁也敢断言他镇三山不能成为第二个张大帅?



    当下镇三山兴冲冲的安排小喽罗去给各个绺子送喜帖。



    ……



    回头再说新一团这边。



    凌晨时分,徐锐和冷铁锋便带着狼牙大队从通化出发,经过五个小时急行军,终于在黎明时分赶到黑瞎子沟附近,狼牙大队之所以要来黑瞎子沟,却是因为镇三山的黑瞎子寨就在黑瞎子沟附近,是的没错,徐锐的头一个目标就是镇三山!



    镇三山不仅是通化县势力最大的一股土匪,而且一度还曾经占领了通化县城,以这些土匪的一贯作风,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在占领通化县城之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但是在狼牙大队赶跑镇三山的匪军、解放通化县城之后,却并没有在城内找到太多的钱粮。捉鬼游戏



    这个就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镇三山早就将从通化县城抢到的钱粮财货运回老巢黑瞎子寨藏起来了,正因为这,徐锐选了镇三山为第一个目标,因为镇三山的黑瞎子寨是整个通化县境内最肥的一头肥羊!



    没错,就是一头肥羊!



    在老百姓眼里穷凶极恶的土匪,在徐锐眼里就是肥羊!



    因为怕惊吓到老百姓,徐锐让狼牙大队的队员隐藏在村口的树林子里边,然后只带着地瓜和冷铁锋进了黑瞎子沟,想跟屯子里的百姓打听一下黑瞎子寨的大概方位,徐锐只需要知道大概的方位,接下来的事情狼牙大队完全可以自己解决。



    然而连续问了好几个当地百姓,都连连摇头说不知道。



    地瓜还想进村找人问,结果村民们直接躲进自己家里,把大门都给关了。



    “嗳,他们怎么这样?”地瓜不乐意了,怒道,“我们可是帮着他们来清剿鬼子的,他们不肯帮忙不说,居然还躲着咱们?这叫什么事儿?”



    徐锐却已经意识到了,局面比他想象中还要更加复杂,这些的村民肯定已经受了土匪的恐吓,因为担心遭到报复,所以不敢吐露有关土匪的信息,这种情况下再问也没什么用,只能另外想办法了,当下带着地瓜回到了村口。



    冷铁锋便立刻迎上来,问道:“老徐,问出来了没有?”



    徐锐摇了摇头,说道:“这里的老百姓明显受了土匪的恐吓,因为担心土匪的报复,所以不敢提供任何跟土匪有关的信息,看来我们得另外想办法了。”



    “另外的办法?”冷铁锋说道,“什么办法?还有什么办法?”



    “我有个主意。”徐锐沉声说道,“黑瞎子沟是方圆几十里最大的屯子,我怀疑屯子里边隐藏有土匪的眼线,所以咱们给他来个打草惊蛇!”



    冷铁锋顿时间眼前一亮,说道:“这个法子好!”



    当下冷铁锋回头对钻山豹说道:“豹子,你立刻带部队进村,让弟兄们把身上的家伙都亮出来,尤其是几个火力组的弟兄,不要再藏着掖着了,把家伙都亮出来,一定要让屯子里的老百姓全都知道,咱们新一团这回进山,就是为清剿土匪来的!”



    “是!”钻山豹答应一声,扭头大吼道,“弟兄们,都跟我走!”



    当下钻山豹便带着狼牙大队的百余名队员大摇大摆的进了黑瞎子沟,大兵、东北虎他们几个火力输出小组,更是把原本用布袋包裹着的加特林转轮机关枪都亮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还连续的拍打转轮,发出哗啦啦的滚轮声响。



    而徐锐、地瓜还有冷铁锋他们三个却在黑瞎子沟的外围悄悄的潜伏了下来,每个人各负责一个方向,专等潜伏在黑瞎子沟的土匪眼线自投罗网。



    等了没有多久,一个庄稼汉装束的男人就鬼鬼祟祟的从村子西头溜了出来,然后一弯腰钻进了苞米地里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