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7章 遍撒喜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67章 遍撒喜帖

土匪眼线完全没有想到,地瓜早就在百米开外等着了。

  等到徐锐和冷铁锋从另外两个方向赶过来时,地瓜早已经将偷偷溜出村的土匪眼线制服了,地瓜也没有下什么黑手,只是捏住土匪眼线的琵琶骨,土匪眼线便立刻疼得额头上涔出豆大的冷汗,再也动弹不得。

  “说吧。”地瓜冷然问道,“这么着急忙慌的,干吗去?”

  “不干啥,就是内急,想进苞米地里拉个屎。”土匪眼线还是心存侥幸。

  “这可新鲜了。”地瓜道,“放着家里的茅坑不用,非要跑苞米地里拉屎?”

  土匪眼线面不改色的说道:“家里的茅坑满出来了,只能跑苞米地里解决。”

  徐锐不耐烦了,冷然说道:“孙子,明人不说暗话,你自己究竟干什么的,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们也明白,今天你落在了我们抗联新一团手里,活命就别想了,如果乖乖配合还能给你一个痛快,如果顽抗到底,就只能让你尝尝满清十大酷刑的滋味了。”

  徐锐这话,从表面上看是断了土匪眼线的侥幸心理,在自知无法活命之后,土匪眼线极可能顽抗到底,其实不然,正是因为知道自己死到临头,才更会激起求活之心,说到底这世上没有一个人不眷恋人世。

  所以当徐锐的匕首刚刚贴到脸上,土匪眼线就怂了。

  “我说,我说,只求你们别杀我!”土匪眼线一认怂,立刻变得气节全无,跪在地上叩头犹如捣蒜,一边涕泪交流的哀求道,“求求你们别杀我,你们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们,我把我知道的,统统都告诉你们。”

  徐锐道:“很好,那我问你,黑瞎子寨在哪里?”

  “这个,一下也是说不清楚。”土匪眼线说道,“因为那里的地形太复杂了,要不我还是带你们去吧?我只知道路怎么走,但是说不清楚。”

  徐锐自然不怕土匪眼线使诈,但也不会被区区一个土匪小喽罗牵着鼻子走,当下冷笑着说:“说不清楚还是不想说?要不要我们帮你一下?好让你回想得更加清楚些?”说完,徐锐的匕首便再次贴到了土匪眼线的脸上,然后一刀划下去。

  “啊!”土匪眼线便杀猪般惨叫起来,然后忙不迭的道,“我说,我说。”

  这次,土匪眼线再不敢耍什么小花招,犹如竹筒倒豆子般和盘托了出来。

  听完土匪眼线交待,徐锐也必须承认,镇三山真是深谙狡兔三窟的真谛,居然也在黑瞎子沟附近的大山深处设置了好几个假目标,但是真正的黑瞎子寨却隐藏在离黑瞎子沟不到五公里的一处隐秘山洞里,洞口十分的隐秘。

  找到黑瞎子寨的方位之后,徐锐便立刻处决了土匪眼线。

  如果换成是在平时,徐锐还能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但是在现在这个非常时刻,却只能够将土匪眼线处决,因为黑瞎子寨将被改造为一处密营,然而这个土匪眼线的存在,就会使这处密营暴露的风险激增,为了安全,只能够将其处决!

  不仅这个土匪眼线,黑瞎子寨里所有的土匪,都要处决!

  好在土匪没一个是无辜的,就算处决,也只是为民除害。

  处决掉了土匪眼线,徐锐又回头向冷铁锋打出一组手语,让冷铁锋掩护他端掉前方山谷里的土匪暗桩,他们现在所在的方位是在黑瞎子寨所在山谷的谷口,黑瞎子寨就隐藏在谷中的一处山洞里,但是中间还有大量的暗桩,还需要逐一的加以清理。

  冷铁锋回了组手语,意思是他明白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山谷中却忽然间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定睛看,便看到一个马队风卷残云般从谷中冲出来,徐锐的眉头立刻蹙成一团,冷铁锋也有些傻眼,这下有些棘手了。

  这伙骑马的土匪显然是准备下山,徐锐是准备要将黑瞎子寨的土匪一锅端的,那么就不能够放走这十几骑土匪,但如果干掉他们,就难免会惊动山谷中潜伏的土匪暗桩,这样一来奇袭立刻就变成了强攻,凭狼牙大队的战斗力,徐锐丝毫不担心拿不下黑瞎子寨,但他不敢保证不会出现漏网之鱼。

  万一有土匪从别的通道偷偷跑了,黑瞎子寨这处密营就不再安全了。

  就在徐锐犹豫之际,有十几骑土匪已经风卷残云般从他们藏身的谷口冲过去,只剩下最后一骑慢腾腾落在后面,这时拦截前面的骑匪已经来不及了,当下徐锐给冷铁锋打出一组手语,然后借着密林掩护,快速追上最后的那骑。

  徐锐必须得弄清楚,这些土匪是干吗去的?短时间内还回不回来?如果短时间内不回来了,那么打黑瞎子寨的计划就要改期甚至取消!

  这十数骑土匪正是镇三山派出去给通化县境内另外十几个土匪绺子送喜帖的,镇三山倒是也有自知之明,知道外县的土匪绺子根本不可能买他的账,所以只请了本县的另外十几个土匪绺子,这十几个绺子还是得给他这个面子。

  最后一骑土匪因为闹肚子,慢吞吞的落在了后面,被前面的十数骑越拉越远,徐锐追了大约百米,便瞅准时机从路边的土坎上一个纵身扑下,一下就将土匪扑倒在地上,那个土匪还没有闹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被徐锐扑倒在草丛中。

  地瓜跟着纵身扑下,迅速控制住土匪的坐骑并牵入树林。

  徐锐拿匕首顶着土匪咽喉,将他拖入路边的树林,问道:“你是镇三山的人?”

  那个小喽罗吓得浑身发抖,惶然道:“军爷饶命啊,饶命,我是被迫入伙的,我原本是二道沟子的良民,是被镇三山掳上山的……”

  “闭嘴!”徐锐喝道,“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老实点!”

  “是是是是。”小喽罗闻言连连点头,犹如小鸡啄米。

  徐锐沉声道:“你们下山是干什么去?去打家劫舍吗?”

  “现在哪还有大户人家可以劫呀。”小喽罗摇了摇头,说,“我们是送喜帖的。”

  “送喜帖?”徐锐闻言有些意外,又道,“谁的喜帖?送给什么人?”

  小喽罗道:“咱们大当家,哦不,是镇三山的喜帖,送给本县十几个绺子的当家,邀请他们明天前来黑瞎子寨观礼。”

  徐锐问道:“说的都是真的?”

  小喽罗赌咒发誓道:“我说的要是有一句假话,就让我天打五雷轰。”

  徐锐盯着小喽罗的眼睛看了足足有十几秒钟,然后用左手捂住小喽罗口鼻,右手所持匕首再轻轻一推,便呲的一声刺进了小喽罗的心脏,小喽罗的眼睛猛然之间瞪大,难以置信的瞪着徐锐,过了没一会儿,眼神就变得空洞无神。

  徐锐让地瓜处理尸体,然后回到了狼牙大队的潜伏点。

  冷铁锋便立刻迎上来,问道:“老徐,刚才怎么回事?”

  徐锐嘿嘿一笑,说道:“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停顿了下,徐锐又道:“原本我们最为担心的,就是这些土匪窝的方位太过于隐秘,找起来太过麻烦,现在好了,现在我们有机会将通化境内的十几股土匪的大头目一网打尽,然后让这些大头目领着咱们去端他们的老巢,就快捷多了。”

  冷铁锋有些错愕的道:“将通化县境内的十几股土匪大头目一网打尽?”

  徐锐嗯了一声,又道:“说来也是巧了,镇三山刚娶了一房压寨夫人,正遍撒喜帖,邀请通化境内所有的土匪头目来参加他的喜宴,刚才下山去的那十几骑马匪,就是去给其余十几股土匪的头目送喜帖的。”

  “还有这种事。”冷铁锋说道,“这下倒真是省事了。”

  徐锐点点头说:“看来我们的计划还得稍微调整一下,先不急着动手,等明天其余十几股土匪的大头目都到了黑瞎子寨,再动手不迟!”

  “行!”冷铁锋点头道,“那就明天再动手。”

  ……

  几乎是同时,在柳河县。

  山下奉文这个老鬼子也已经来到了柳河县,并且跟井上千代子汇合了。

  山下奉文关切的说道:“井上小姐,听说你与徐锐交过手了?并且还负伤了?”

  “多谢司令官阁下挂怀。”井上千代子淡淡的说道,“不过只是皮外伤,不碍事。”

  “没事就好。”山下奉文深深看了井上千代子一眼,又道,“井上小姐,在皇军这么多高级军官中,曾经与徐锐当面交手并且还能幸存下来的,你恐怕是唯一一个,请说说徐锐给你的印象吧?徐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井上千代子蹙眉道:“司令官阁下指的是哪一方面?”

  “任何方面。”山下奉文道,“他的身手、枪法还有长相,你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要有任何顾忌,尽可以直说,我希望尽可能的了解这个人的情况。”

  井上千代子便说道:“徐锐给我的第一印象,便是帅气。”

  “纳尼?帅气?”山下奉文闻言有些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