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9章 被灭门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69章 被灭门了

先不说通化的攻防战,回过头再说徐锐那边。

  忍受着山蚊子的叮咬,狼牙队员们在山下的密林中一直潜伏到了第二天的下午,这一天至少有十几个土匪被人蒙着眼睛带进了黑瞎子寨,镇三山还是很谨慎的,早早的就把应邀前来的土匪头子的眼睛蒙住,以免让他们知道方位。

  为了保险起见,徐锐又等了几个小时,等到了傍晚,到了这个时候,会来的土匪头子基本上都来了,还有没来的估计也不会来了。

  当下徐锐向冷铁锋一摆头,冷铁峰便立刻举起右手,再冲前方一切。

  看到这,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的狼牙们便立刻起身,借着暮色掩护,悄无声息的摸向黑瞎子寨入口,徐锐、地瓜还有冷铁锋三个,更是先一步摸向了潜伏在山谷中的暗桩,之前的一整天时间,徐锐他们没事做,早把这几个暗桩的位置摸排得清清楚楚。

  清除暗桩的行动跟狼牙大队的行进几乎是同时进行,当狼牙大队的百余名队员出现在黑瞎子寨的洞口外时,山谷中的几个土匪暗桩也已经被徐锐他们清理干净。

  徐锐再一挥手,冷铁锋和地瓜便率先钻进了山洞内,紧接着,狼牙大队的一百余名队员便鱼贯而入,最后是徐锐断后,进入山洞后徐锐才发现,洞内非常宽敞,且岔道不少,在第一个岔道处,倒卧着一具尸体,这个土匪身上并无伤口,只是整个脑袋诡异的反过来,显然是被冷铁锋或地瓜拧断了脖子。

  以地瓜还有冷铁锋的能力,收拾这些个土匪简直是牛刀杀鸡,所以徐锐丝毫不担心会提前惊动里边的土匪,而事实上,直到清理完隐藏在山洞中的暗桩,整个狼牙大队从山洞的另一端走出来,里边黑瞎子寨的土匪们也是丝毫没有察觉。

  出了山洞之后,里边竟然是一个山谷,还真是个隐秘的所在!

  山谷中点起了无数的火把,尤其是靠近谷底的方位,更是亮如白昼,借着火把光,可以看到一排排的房子,错落有致,有木头的,也有石砌的,中间是一间最大的石头房子,这间房子里透出的火光也是最亮的。

  冷铁锋扭头对着徐锐咧嘴一笑,徐锐微微一点头,冷铁锋便立刻扬起右手往前一切,严阵以待的狼牙队员便立刻借着谷中树木的阴影悄无声息的摸了过去。

  ……

  镇三山今天晚上是又高兴又失落,高兴的原因不用多说,今天可是他大喜的日子,有道是洞房花烛夜,人间小登科,何况这回娶的压寨夫人还是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

  可让他无比失落的是,这个大美人是看得碰不得,看着正给那些土匪头子敬酒的朝比奈舞,看着她妖娆的身姿,精致绝伦的五官,镇三山的心里就跟一万只猫爪子在挠似的,别提有多难受了。

  不过,应邀前来喝喜酒的那十几个土匪头子却不知道这中间的内幕,一个个都羡慕的不行,羡慕镇三山好艳福。

  “镇大当家,你可真是好福气啊。”

  “是啊,镇大当家,嫂夫人好漂亮啊。”

  “可不,长得简直就跟天上的仙女似的。”月弯弯

  “谁说不是,我崔三就没见过这么标准的美人。”

  “就是就是,不仅长的标致,身段子更没得挑,这小腰细得,这屁股圆的,还有这胸脯子鼓的,真是让人看了直流口水呀。”

  “镇大当家,晚上你可悠着点儿,哈哈。”

  “嫂子,你可别让我们镇大当家的明天起不来床,嘿嘿嘿。”

  对于这些荤素不忌的笑话,朝比奈舞也是不生气,心情好了,甚至还会抛一个媚眼,却把这些土匪头子撩拨的不要不要的。

  朝比奈舞之所以这么舍得自己的色相,完全是在为今后取代镇三山,当上通化土匪总寨女当家做准备,虽说到现在为止镇三山还算配合,但是假借他人之手总没有把这些土匪直接掌握在自己手中更加有利。

  从目前看,朝比奈舞此举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然而,朝比奈舞的这番苦心却注定要白费了,她的这些媚眼也注定要白瞎了。

  悠忽之间,朝比奈舞耳畔隐隐听到一丝异响,正要侧耳倾听时,一个土匪头子便端着酒杯走了过来,流着哈喇子要给她敬酒,她便只能够敷衍着。

  过了一会,朝比奈舞隐隐又听到了一丝异响,刚要转身去找声音来源,却又有一个土匪头子过来找她敬酒,朝比奈舞想着黑瞎子寨足够隐秘,便也没把这一丝异样放在心上,又跟那个土匪头子说起了荤段子,把那土匪头子撩拨的心花怒放。

  就这样,朝比奈舞错过了最后的预警机会。

  说真的,朝比奈舞的警惕性其实还是挺高的,要是没有喜酒现场的干扰,不可能让狼牙杀到五十米内还是毫无察觉。

  只可惜,今天是朝比奈舞跟镇三山大喜的日子,而且她还花了大了大量精力来跟这些土匪头子周旋,警惕性就受到了严重的干扰。

  所以,狼牙大队都已经清理完外围的明哨暗桩,开始包围最后的大石头房子了,朝比奈舞都还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那些土匪就更别提了,一个个都喝得醉熏熏舌头打结,还在那里叫嚣着,要一直喝到天亮。

  有个土匪头更借着酒劲,非要跟朝比奈舞喝交杯酒,还胡扯说什么在他们老家,新人结婚时新娘子必须得跟重量级贺客喝交杯酒。

  朝比奈舞也有些酒上头,还真答应了。

  看到两人喝上了交杯酒,镇三山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滚你丫的。”镇三山上前按着那个土匪头子脑袋,一把就推开。

  然而让镇三山意外的是,一推之下,那个土匪头子的整个脑瓜子竟然像西瓜一般碎裂了开来,没有了脑袋的无头尸却没有倒下,兀自杵在那里不停的抽搐,看着在那不断抽搐的无头尸,周围的土匪头子和小头目全懵了。

  镇三山更感到非常意外,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手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是见鬼了,老子没练过铁砂掌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给力了?一掌过去,居然直接把崔老三的脑袋瓜子都震碎了?这掌打的,太敞亮了!冷情王妃太妖娆

  不过这时候,朝比奈舞却终于反应过来了。

  崔老三的脑袋瓜子根本不是镇三山打爆的,而是被狙击步枪打爆的!

  有狙击步枪?有狙击手!朝比奈舞激打了一个冷颤,浑身的酒意顿时不翼而飞,当下一个矮身躲到了一桌矮桌下面,然后声嘶力竭的高喊起来:“有人摸进来了,有敌人!有敌人偷袭!当家的赶紧召集人手,赶紧召集人手啊……”

  “啊?”镇三山却还是站在那里没动,他的酒意还没醒呢。

  然后,镇三山就永远没有机会醒酒了,就在朝比奈舞喊出第一声的瞬间,一发锉头毛瑟弹便已经高速旋转着飞过来,一下就就从镇三山后脑勺射进去,弹尖上锉了十字的弹头在与头骨撞击的瞬间就严重变形,发生了翻转。

  弹头翻转产生巨大动能,瞬间形成一个空腔并剧烈的膨胀。

  再然后就是碰的一声响,镇三山的脑袋也像西瓜般碎裂开。

  镇三山的倒下,就跟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似的,正在大堂上、院子里喝酒的土匪小喽罗便纷纷倒在了血泊中,唯一例外的只有那些应邀前来的土匪头子,子弹嗖嗖的从聚义大厅及院子里飞过,却没有一发打在他们的脑袋上。

  但是,黑瞎子寨的大小头目以及小喽罗却正被挨个的点名。

  “八嘎!”看着黑瞎子寨的大小头目以及小喽罗纷纷被狙杀,朝比奈舞瞬间就猜到这必定是狼牙大队到了,这一发现让她感到无比郁闷,你们狼牙大队要不要这么闲啊?我奉了师父的命令过来招揽一伙土匪,你们也要跑来破坏?

  朝比奈舞还真的想差了,狼牙大队这回真不是冲着她来的。

  对于狼牙狙击手的枪法,朝比奈舞有着清醒的认识,现在狼牙狙击手在暗处,而她则在明处,更糟的是还不知道周围埋伏了多少个狼牙狙击手,所以她不敢有任何妄动,只是蜷缩着身躯躲在矮桌下不敢动弹。

  “噗噗噗”的闷响声不绝于耳,不断有黑瞎子寨的土匪倒下。

  有个外寨的土匪头子按奈不住,刚准备要拔出镜面匣子反击,结果手刚摸到腰间的镜面匣子,右手腕上便立刻挨了一枪子,当时就疼的嗷的惨叫一嗓子,然后立刻吓得站在那里再不敢有一丝的妄动,以免招来无妄之灾。

  到了这个时候,这些土匪头子也是看明白了,前来偷袭的不明武装,好像只杀黑瞎子寨的人,对于他们这些外来者却相当友好,发现这一点之后,外来的十几个土匪头子便立刻聚集到了院子的中央,视野最为开阔之处。

  这下黑瞎子寨的土匪就更加的苦逼,面对来自大门口、房顶上甚至两侧厢房里的射出来的密集的交叉火力,躲都不知道上哪躲,只片刻,黑瞎子寨聚集在大院里喝喜酒的两百多个土匪就被杀个干净,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可怜黑瞎子寨,直接就被人灭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