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0章 绑土匪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70章 绑土匪票

整个作战行动很顺利,没有出现一丝的纰漏,甚至就连几个隐藏得非常好的暗桩都被徐锐、地瓜还有冷铁锋从地缝里揪了出来,在清扫完了外围的暗桩以及明哨之后,狼牙大队便立刻向中间的大石头房子发起最后总攻。

  由于还要留着应邀前来的那十几个土匪头子,所以这次总攻火力组不能上,要不然加特林转轮机关枪一响,只怕是一个活口都留不下来。

  所以这次由狙击手担纲总攻,四十几个狙击手分成三个分队,一队从正门及门房顶上进攻,另外的两队则从两侧厢房以及厢房顶上进攻,三个分队组成的狙击火力交织成了几乎毫无死角的交叉火力,将整个院子及大堂彻底覆盖。

  不过为防万一,徐锐还是带着地瓜埋伏在了石头房子的后门,万一要是有机灵或当时正好不在大堂上的土匪头子从后门跑出来,就会被他们俩逮个正着,这原本是为防万一,结果还真的发挥了作用。

  前面的枪声稀疏了下来,显示战斗快结束了。

  地瓜刚想要站起身时,却让徐锐摁住了脑袋。

  下一刻,一个窈窕的身影便从后门一闪而出,闪电般扑向徐锐和地瓜藏身的那一簇灌木丛,这个倩影不是别人,就是朝比奈舞!这个小娘们还是有点本事的,在那么多狼牙狙击手的围攻之下,最后竟还是让她逃了出来。

  当然了,这个跟狼牙狙击手有顾忌也有关系。

  朝比奈舞闪电般扑向一步之遥的那簇灌木丛,对于黑瞎子寨的地形她已经很熟,知道这簇灌木丛后面就是树林,只要进了树林,她就有足够的把握从中脱身,就算是狼牙,也别想把她留下来,无论如何她都是井上千代子的弟子!

  眼看朝比奈舞的身影就要撞进那簇灌木丛中,一柄冷森森的刺刀忽然从灌木丛中毫无征兆的刺出来,这下,朝比奈舞便立刻成了自己往刺刀上撞!不过这小娘们确实了得,人在空中无处借力,居然硬生生的一拧腰,侧移了少许,终于躲过了这一刀!

  “呲啦!”刺刀贴着朝比奈舞的腋下刺了过去,将朝比奈舞的劲装挑了个破洞,却没有伤到她身体,朝比奈舞暗叫一声侥幸,以为躲过这一刀时,耳畔陡然听到啪的一声,遂即便感到臀部猛的一热,却是挨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力道十路,朝比奈舞因为还没落地,无处借力,立刻被打得一个趔趄,往前踉跄了好几步,这一下变起仓促,朝比奈舞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臀部已经挨了一巴掌,更让她心烦意乱的是逃生的机会也是没有了。

  因为好几个狼牙狙击手已经端着步枪围过来,拿黑洞洞的枪口瞄准她周身要害。

  这时候,朝比奈舞很确信,只要她稍有异动,这些狼牙狙击手就会无情的开枪!他们可不会因为她的美貌而手下留情。

  紧接着,又有两个身影从灌木丛中走了出来。

  看到前面那个高大英挺的男人时,朝比奈舞不由得美目猛然一凛,竟然是徐锐,那个打伤自己师父的男人!再看另外一个时,朝比奈舞却立刻气不打一处来,尽管已经过去了足足一年的时间,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是上次在上海遇到的那小赤佬!终极穿越者系统

  当时这小赤佬还被她耍得团团转,可是现在,这个小赤佬却很得意的举着右手,凑到自己鼻子底下,使劲的嗅了一口,还十分轻薄的说:“嗯,香,真的很香!”说完之后,还冲着朝比奈舞咧嘴一笑,接着说道,“关键手感也是棒极了。”

  听到这,从两侧围上来的狼牙狙击手也是轰然大笑。

  朝比奈舞却是快要气炸肺,作为一名受尊敬的忍者,还是影忍者井上千代子的首席女弟子,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轻薄?什么时候受过男人调戏?

  “八嘎,我杀了你!”朝比奈舞娇叱一声,不管不顾的猛扑了过来。

  两侧警戒的钻山豹、韩锋等人立刻举起枪,刚要扣动扳机时,却让徐锐制止了。

  眼下狼牙大队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寨中局面,不要说只是个井上千代子的女弟子,既便是井上千代子本人在这里,也别想活着离开!所以他并不介意借这个机会,让地瓜增加一点跟高手过招手的经验,无论如何,朝比奈舞都算得上高手。

  当下徐锐示意钻山豹他们别开枪,自己却往前半步,做好接应准备,虽然他对地瓜的身手有着足够的信心,但是凡事无绝对,万一朝比奈舞这小娘们也在东京之战后有了突破并且晋阶到影忍者了呢?小心些总是没错。

  “来呀,来呀,快来互相伤害呀。”地瓜嬉皮笑脸迎上来,出手更是十分下流,这会这小子已经把刺刀收了起来,空着双手,出的招不是爪,就是掌,而且招招不离朝比奈舞的下体、胸脯或者臀部,极尽轻薄之能事。

  习武之人最忌心浮气躁,忍者跟武者也是一样的。

  若是单论身手,朝比奈舞跟地瓜其实在伯仲之间,但是一来因为身处重围之中,尤其还有徐锐这样的大高手在压阵,给了她极大的心理压力,二来地瓜的下流打法也使得朝比奈舞羞怒不堪、气急交加,这严重的影响了她的发挥。

  所以在实战当中,地瓜就获得了碾压的优势。

  “啪!”地瓜重重的一巴掌扇在朝比奈舞的翘臀上,然后很夸张的叫道,“喔哇,弹性真好,弹得我手都疼了,喔哇!”

  “哇,真的好软,摸着好爽啊。”

  “噫,这什么味?怎么有点腥?”

  “嗳,你别亲我,我告你非礼啊。”

  “嗳,嗳嗳嗳嗳,你怎么哭了?小舞不哭,站起来撸!”

  在地瓜****及各种下流招式的猛攻下,朝比奈舞终于招架不住了,瞅准机会,地瓜一闪身从背后欺近到朝比奈舞身边,然后一下挟住朝比奈舞双臂并紧掴住,朝比奈舞见双臂失去自由,便立刻凭借身体柔韧性,曲腿后踢地瓜的下体。[傲慢+初代]罗新斯庄园保卫战

  “靠,你是想让我断子绝孙哪?”地瓜嘴上骂着,反应却是丝毫不慢,双腿一分再使劲一夹便将朝比奈舞的双腿紧紧夹住,竟然是直接跨骑在了朝比奈舞的身上,这下朝比奈舞彻底没招了,只能嘴巴一扁抽泣起来。

  这回,朝比奈舞被彻底打败了。

  看到朝比奈舞已经被控制住了,徐锐便不再理会两人,当下转身走进大石头房子,只见冷铁锋正带着人,在里边打扫战场,被打死的土匪被拖到了天井里,那十几个应邀前来喝喜酒的土匪头子却被驱赶到了大厅上,抱着脑袋蹲成了一圈。

  看到徐锐走进来,不少土匪头止便偷偷拿眼睛看徐锐。

  要说,这些个土匪头子也是冤,就是应邀来喝杯喜酒,不曾想竟成了别人的俘虏,还不知道最后,人家怎么处理他们几个?你说说,上哪说理去?

  徐锐走到镇三山的虎皮交椅上坐了下来,说道:“把脸转过来。”

  十几个土匪头子便立刻转个身,变成面朝徐锐,抱着脑袋的双手却是不敢放下来。

  徐锐四下里一扫,发现面前的桌子上有张红纸,还有支毛笔,再定睛一看,上面却记录下了数目不一的贺礼,大多都是小黄鱼一根、两根,要不就是仿毛瑟枪若干枝,还有个土匪头子送了支百年山参,这显然是各路土匪的贺礼了。

  徐锐将最上面的那张红纸揭过,露出底下空着的红纸,说道:“你们过来,给你们留在家里的二当家写个条,不会写字的,老子可以代劳,你们只需要按个手印就行,写个什么样的条子呢?就是让你们把寨子里的一半家底交出来!”

  十几个土匪头子顿时有些恍惚,看这架势,他们是被绑票了?

  他们当了半辈子的土匪,惯常绑别人的票,不想今天却反被别人给绑票了。

  “听不懂还是怎么着啊?”徐锐冷然说道,“我也不会多要,只要你们一半家底!什么时候你们把一半家底奉上了,老子立马就放人!”

  当下便有一个土匪头子上前来,提笔就开写。

  待那土匪头子写完条子,徐锐便立刻把它交给冷铁锋,冷铁锋立刻派了一名狼牙队员前往这个土匪绺子送信,名义是送信,其实是探路!事实上,绑票也只是个托词,只是为了摸清楚这些个土匪窝的确切方位而已。

  从一开始,徐锐就决定了要将这些土匪窝改造成密营,又岂会勒索他们一半的家底就满足?不过这些个土匪头子并不知道,有人带了头,剩下会写字的几个土匪头子便纷纷上前提笔给家里的二当家或者小喽罗写信,不会写信的只能口述,由徐锐代劳写书信,然后沾着印泥在书信下面按上手印,还挺正式。

  这边徐锐正忙着呢,那边时小迁匆匆进来了,报告说:“团长,找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