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1章 土匪库藏-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71章 土匪库藏

找着了?找着什么了?

  自然是找着黑瞎子寨的库房了!

  当下徐锐便让钻山豹把那十几个土匪头子收押起来,然后跟冷铁锋两个人,跟着时小迁兴冲冲的直奔黑瞎子寨的库房而来。

  时小迁一边在前带路一边说道:“团长,你还别说,这土匪的心眼还挺多,居然弄了真假两个仓库,我先带你们去看看假的仓库,那叫个穷啊!”

  说话间,时小迁就带着徐锐两人来到一栋石头房子前。

  从外看,这就是山谷之中一栋再普通不过的石头房子,跟别的房子没区别,至少从外形上看不出任何区别!

  内在也没区别!

  一脚踹开大门,里边的陈设一目了然,就是左右两排架子床,两个破木柜,再然后就是架子床上堆得到处都是破棉被、破衣服的,还有地上扔得到处都是的破布烂鞋,也就知道这是个土匪窝,这要是不知情的,还以为进了哪个难民营呢。

  说真的,土匪窝跟难民营还真没区别,一样的脏乱差。

  徐锐是穿越者,看过不少的纪实文学,知道土匪的生存状况其实非常恶劣,尤其是最底层的小喽罗,真的比难民还要更加的不如,所以并不意外,但是冷铁锋还是头一次近距离观察土匪的日常生活,当下就有些意外的道:“土匪就住这?”

  “要不你以为他们住哪里?高楼大厦?”时小迁说道,“有栋石头房子给他们遮风挡雨就算不错了,你不知道有多少老百姓连个容身之所都没有,我们以前在棋盘寨,住的可是比他们差远了,我们哥四个也只能住茅草屋。”

  说话间,时小迁便走到了其中一个破木柜之前站定了。

  再然后,时小迁走到旁边,将那个破木柜推向了一侧,后面便立刻露出了一扇木门,再将木门推开,里边却是个暗间,一股霉味便立刻扑鼻而来。

  徐锐低头走进了木门,只见里边的摆设也是一目了然,整个暗间的四壁都是石砌的,面积大约有一百个平方左右,还是挺宽敞的,里边还放了不少的竹制的箩筐畚箕,这些箩筐畚箕显然是用来盛放粮食的,但大多是空的。

  所有的粮食全加起来,也就百十来斤,且已经发霉了。

  除了装粮的箩筐畚箕,四周还有一排一排的木头架子。

  这些木头架却是用来摆放枪械弹药的,上面搁着火铳、鸟枪还有大刀长矛,其中不少大刀长矛都已经是绣迹斑斑,显然已经很长时间没人保养了,徐锐顺手抄起其中一杆火铳,发现火门都已经被锈蚀住了,完全就是摆设。

  时小迁指指这些摆设,嘿嘿一笑说道:“团长,队长,你们是不是很失望?”

  徐锐没有吭声,冷铁锋却一点头说道:“如果就这些,那肯定会感到失望。”

  “我刚才也是很失望。”时小迁点点头,又道,“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啊,镇三山可是占领了通化县城将近两个月,城里的大户几乎被他洗劫一空,怎么可能穷成这样?可带路的小头目却赌咒发誓说这就是他们山寨的仓库,再没有第二处!”

  冷铁锋立刻反应过来,说道:“这么说,里边还有暗间?!”

  “对,里边还有暗间!”时小迁嘿然道,“暗间再套暗间,可真够狡猾的,幸好老子当年也干过没本的买卖,熟悉这套路,不然真就被他们给编过了。”

  说话间,时小迁便走到了仓库的一角,拿脚跺了下地面,发出嗵的一声。

  徐锐和冷铁锋便立刻听出这声音不对,不像是实地的声音,再过来看时,时小迁已经将铺在上面的高粱秸踢开来,露出了底下一块翻板。

  时小迁再把翻板翻开,底下便立刻露出一个仅供一人出入的洞口,在洞的一侧还嵌了一张木梯子,时小迁人瘦小,噗溜一声就从洞口滑了下去,冷铁锋和徐锐对视一眼,跟着从梯子爬下去,徐锐最后一个下去,却发现底下是一个地窖。

  而且,这个地窖占地极广,比上面暗室大两倍有余!

  这地窖里边的东西就多了,一排排的木柜子里装的全是小麦、高粱,地窖的四壁上还挂着密密麻麻的苞米棒子,还有那一排排的木头架子,上面搁着的全都是枪支弹药,而且再不是锈蚀了的火铳、鸟枪,全都是簇新的仿毛瑟步枪或者三八大盖、二十响盒子炮,甚至还有一门九二重机枪,一具掷弹筒。

  粗略的数数,至少有两百多支各式枪械,弹药大约两个基数。

  至于说粮食,以徐锐估计,其数量应该是在五吨到八吨之间。

  对于一个山寨来说,这样的家底基实已经很殷实了,但徐锐却还是不太满足,因为这点家底,也就维持一个连的部队!如果供给一个营的部队,立刻就显得十分吃力了,因为一个营一天就要吃掉将近一吨粮食,这点粮食十天就见底了。

  冷铁锋也道:“数目不对啊,怎么会只有这点儿粮食?”

  时小迁却道:“队长,这里的粮食不少了,你要知道,这只是一个黑瞎子寨,要是通化县的每一个山寨都有这样的家底,然后要是整个长白山区其余几个县的土匪也有通化县各路土匪的这个家底,守着这长白山,啥事不干,都够咱们吃几年了。”

  “你想多了,哪有这样好事。”冷铁锋道,“镇三山将整个通化县城搜刮干净,也只囤积了这么一点粮食,其余的十几股土匪最多抢劫几个镇屯,恐怕就连零头都凑不齐!所以就算把通化县的土匪窝都改造成密营,最多也就驻一两个连。”

  “不至于吧。”时小迁摇头说,“队长你太小看土匪的家底了。”

  这个时候徐锐说道:“其余各路土匪有什么样的家底,很快我们就会知道了。”

  当下三个人又回到了山寨大厅,这个时候,战场已经打扫完了,所有的土匪尸体都已经被堆放到天井里,钻山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桶煤油浇在尸体上,然后放了一把火,堆成了一堆的尸体便立刻熊熊燃烧起来。

  这些土匪大多无恶不作、恶贯满盈,也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十几个土匪头子也被收押起来,这些个土匪头子的心下仍旧存了幻想,但实际上,他们不可能再活着离黑瞎子寨了,只等送信的狼牙队员摸清了他们山寨的方位,徐锐便会立刻下令处决这里所有的土匪头子,然后带着狼牙大队逐一上门、扫平各个山寨。

  到天亮时分,前来接收黑瞎子寨的部队就到了,却是姚磊的一营一连。

  从今天开始,姚磊一连将负责将黑瞎子寨改造成密营,并隐蔽在这里。

  到中午时分,去送信的第一个狼牙队员回来了,冷铁锋便立刻命令狼牙大队集合。

  地瓜却推着朝比奈舞来到徐锐面前,苦着脸问:“团长,朝比奈这小娘皮怎么办?带着走走还是处理了?”

  “处理了?”徐锐说道,“你舍得?”

  地瓜挠头道:“杀了确实有些可惜了。”

  朝比奈舞却咬着牙说道:“你最好还是杀了我吧,不然我发誓,一旦我重获自由,就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给我闭嘴!”地瓜便立刻一巴掌扇在朝比奈舞脸上,训斥道,“你懂不懂规矩啊?男人说话,女人别插嘴,知道不?”

  “你?!”朝比奈舞被打得双目喷火,却又毫无办法。

  有什么办法呢?她整个人都被捆成了羞人的粽子形状,而且地瓜用的还是十分结实的细麻绳,朝比奈舞根本挣不断,这没有什么,更让朝比奈舞羞不可抑的是,地瓜这家伙不知道从哪学来的捆人法,把她的胸部还有臀部捆得格外的挺翘,羞死个人了。

  “你什么你?”地瓜继续以教训的口吻说道,“以后不许再插嘴了,知道不?”

  朝比奈舞真就不敢再插嘴了,因为她害怕呀,地瓜这家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真要把他惹恼了,不定会做出什么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来,比如说袭胸、摸臀,这一晚上,她简直让这个小赤佬欺负死了,全身上下都让他摸遍了呀。

  徐锐冷笑着说道:“你自己惹出的麻烦,自己想办法解决。”

  “我自己解决啊。”地瓜苦着脸挠挠头,又弯腰将朝比奈舞扛起,屁颠屁颠的来到姚磊的面前,涎着脸说道,“和尚大哥,求你个事呗。”

  姚磊看了眼地瓜,再看看被地瓜随手扔在脚边的朝比奈舞,问道:“啥事?”

  地瓜拿脚在朝比奈舞的翘臀上轻踹了一脚,说:“帮我照看这小娘皮几天,每天只要给她碗粥,别饿死就成。”

  姚磊没有理地瓜,而是拿眼睛看徐锐。

  要是没徐锐点头,姚磊可不想接这茬。

  见徐锐微微颔首,姚磊才没好气的道:“行,不过我先声明,只照看几天,你完事之后尽快把她带走,不然,我可不保证会出点什么事。”

  “行行行,谢了,多谢和尚哥了。”地瓜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