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8章 顺利通过-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78章 顺利通过

这下雪里红彻底的被激怒了,娇叱道:“你还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何书崖仍旧没有理会雪里红,只是对着镇三江说道:“镇大当家,是借道还是开战,你就给个痛快话吧?”

  雪里红怒道:“姑奶奶先给你个痛快!”

  说完,雪里红素手猛的一挥,匕首便锃的一声从何书崖颈侧划过,顷刻间在古胴色的肌肤上留下一道细细的血线,还有一缕头发飘然落下,不过雪里红的这一刀掌握的很好,只是割破了一点表皮,并没有割破何书崖的颈侧总动脉。

  在动手瞬间,雪里红的美目死死的盯着何书崖眼睛,然后让她无比失望的是,何书崖始终没眨一下眼睛。

  发丝落了地,雪里红沉声道:“姓何的,你真不怕死?”

  “怕!”这下何书崖终于理会雪里红了,回过头说道,“但是死亡,并不是你害怕,它就不会到来,对于我们军人来说事实正好相反,你越是害怕死亡,死亡就越会更快到来!而且这世界上总有些人或者事,比生命更加珍贵!”

  “比如说呢?”雪里红丝毫没有意识到,她说话的语气中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煞气,甚至还有了一丝温柔,又问道,“你心爱的女人?”

  何书崖报以微微一笑,眼前却浮现出了梁一笑的笑靥。

  雪里红便将匕首收起,转身坐回到了自己的虎皮椅上。

  花斑虎却猛的拍了下虎皮椅的扶手,站起身厉声喝道:“我却不相信你真就不怕死,小的们,把锅给老子架起来!”

  当下便有几个小喽罗抬来一口大锅,在天井里架起来,先在锅里倒了几大桶的油脂,然后在锅底下升火煮将起来,只片刻功夫,大锅里的油脂便冒出了滋滋的青烟,那热浪滚滚的样子,看着都十分的吓人。

  “小的们,把这小白脸给老子烹了!”

  花斑虎再一挥手,几个小喽罗便立刻一拥而上放倒何书崖,然后抬着就到了天井上,再悬空架到了油锅之上,这个时候,只要几个小喽罗一松手,何书崖立刻就会倒着一头栽进油锅里,以此时油锅的温度,顷刻之间就能把何书崖给炸熟。

  花斑虎缓步走到何书崖面前,狞声道:“小子,只要你开口求一声饶,就可以免死,不然爷爷今天就炸了你!”

  何书崖看了眼花斑虎,说道:“杀个人,其实不用这么麻烦。”

  花斑虎勃然大怒,一挥手道:“小的们,把这小白脸给炸了!”

  几个小喽罗答应一声,齐刷刷的一松手,何书崖便立刻从空中落下去。

  在何书崖下落的时候,花斑虎的一对环眼死死的盯着何书崖,试图从他脸上看到哪怕一丝的畏惧之色,然而让花斑虎无比失望的是,从始至终何书崖脸上都没有一丝的惧色,花斑虎只能很郁闷的得出结论,这书生真不怕死!

  噗嗵一声,何书崖一头倒栽进了油锅里。

  不过可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何书崖并没有被炸得满脸开花,而仅仅只是感觉到有些灼人的热意而已,但是还能够忍受,与此同时,何书崖的鼻际却嗅到了一丝浓冽的酸味,敢情这油锅里煮的油脂里边加了米醋。变异体

  当下花斑虎耷拉着脑袋坐回到虎皮椅上。

  何书崖翻身从油锅里爬出来,生气的道:“镇大当家,你们什么意思?”

  镇三江从虎皮大椅上站起身,鼓掌笑道:“何团长别生气,我二弟还有三妹就是想跟你开个玩笑,没有什么恶意,哈哈。”停顿了下,又紧接着说道,“话说回来,通过二弟还有三妹的玩笑,足以看出何团长是条真正的好汉!”

  何书崖抱拳一揖说道:“镇大当家过奖了。”

  镇三江又说道:“不冲别的,就冲何团长这份过人的胆气,我们借道!”

  稍稍停顿了下,镇三江又道:“不仅借道,贵军过去之后,我们还可以帮你们拖住鬼子至少两天!”

  何书崖肃然道:“镇大当家高义,在下佩服!”

  “谈不上高义!”镇三江摆摆手,嘿然说道,“这其实并不是在帮你们,因为就算没有你们新一团,我们也会跟鬼子干一仗!”

  花斑虎接着道:“没错,我们绝不会将县城白白让给鬼子!”

  “两位当家高义!”何书崖抱拳再揖,又道,“既然是这样,我们新一团也有一份薄礼奉上,奉天造仿毛瑟步枪五百枝,老套筒五百枝,子弹一万发!”

  镇三江闻言顿时眼前一亮,欣然道:“如此,谢过何团长!”

  “礼物回头就让人送过来。”何书崖再次抱拳一揖,说道,“三位当家,就此别过!”

  说完了,何书崖转身就走,雪里红目送着何书崖的身影出了县衙大堂,直到完全看不见了,还兀自看着前方照壁出神。

  镇三江便取笑道:“小妹,何团长已经走远了。”

  花斑虎也取笑道:“小妹,要不然你就跟何团长走吧。”

  雪里红的一张俏脸立刻变得通红,却出奇的没有反驳。

  ……

  白山县城西门外。

  石长庆双手叉腰,正在焦躁的来回踱步。

  王沪生被石长庆晃悠得有些烦躁,怒道:“老石你能不能坐下?别老在我的面前晃啊晃的,晃得我这心里都开始着急忙慌了。”

  石长庆便停下脚步,对王沪生说:“政委,小何营长进城都快两个钟头了,不会是已经遇害了吧?”

  “你说的什么屁话。”王沪生没好气的道,“你是不是巴不得书呆子遇害啊?”

  “哪有。”石长庆小声道,“这不是小何营长自己说的么,如果在他进城之后两个钟头还是没有消息,那他就一准已经遇害了。”

  王沪生抬起手腕看看表,眉头便也蹙紧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王沪生的警卫员田言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说道:“政委,小何营长已经回来了,他回来了!”

  王沪生和石长庆抬头看,果然看到何书崖毫发无损的回来了。

  “书崖,你没事吧?”王沪生立刻迎上来,先不问借道的事,而是问何书崖有没有受到土匪的伤害,“土匪没有怎么着你吧?”亚特兰蒂斯

  “没有。”何书崖摇摇头,又道,“政委,土匪答应借道了。”

  “真的?”王沪生闻言顿时大喜,又道,“书崖你可真行。”

  石长庆也不无钦佩的道:“小何营长可以呀,居然真让你借到了道!”

  何书崖摆摆手,又说道:“土匪不仅答应借道,还答应替咱们阻击鬼子两天,为了表示我们新一团的诚意,我就自作主张答应援助他们五百枝仿毛瑟步枪、五百枝老套筒外加一万发子弹,政委你不会怪我吧?”

  “怪你什么呀。”王沪生摇头说,“原本就是从土匪手中缴获的武器,咱们新一团根本就用不着,我正发愁不知道怎么处理,只要白山县城的土匪真的肯打鬼子,这些武器弹药送给他们也算是物尽其用,值了。”

  何书崖道:“政委,那我就安排人送武器弹药了。”

  “去吧。”王沪生点点头,又扭头对石长庆说道,“老石,你先带五营进城,记住,一定要保持警惕,但也不要挑事!”

  “是!”石长庆啪的立正,然后转过身匆匆去了。

  王沪生是担心土匪玩花样,等他们进城再打伏击。

  不过,最终的事实证明王沪生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直到殿后的第一营通过县城,双方之间都没有发生任何的不愉快,事实上,在穿城而过的中央大街两侧,根本就看不到一个土匪的影子,双方就是想闹矛盾都没机会。

  ……

  县衙,镇三江正在设筵款待何书崖。

  “来,干了!”镇三江端起酒碗跟何书崖撞了一下,再一饮而尽。

  何书崖便也跟着很豪气的一口喝干了碗里的烧刀子,花斑虎便立刻叫了一声痛快,又抱着酒坛子给何书崖重新倒满酒。

  “不能喝了,真不能喝了。”何书崖连连摆手,说道,“三位当家,咱们后会有期。”

  “先不着急。”镇三江看了眼雪里红,又说道,“兄弟,我看你们部队有不少伤员,这带着伤员行军可是有诸多不便哪,你要信得过我们,就把这些伤员留下,我一定找个稳妥的地方安置他们,等他们伤好之后再去找你们。”

  镇三江这么做,其实有隐含两层目的,一是为了创造雪里红跟何书崖接触的机会,因为何书崖是新一团的团长,有手下的伤员在白山县,以后接触的机会就多,第二个目的,就是希望通过与伤员的接触,提高土匪们的军事素养。

  如果有可能,撬墙角留几个老兵就更好不过。

  何书崖对于镇三江的第一层意图丝毫不清楚,但对他的第二重意图却是心知肚明,不过这对于新一团来说也有好处,当下便也有些心动,不过这么大的事情他肯定做不了主,必须得回去跟王沪生先商量一下。

  当下何书崖说道:“这事我得跟政委商量一下。”

  “那行,那咱就此别过。”镇三江抱拳揖了揖,又对雪里红说,“小妹,你代大哥和二哥送送何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