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9章 虚实之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79章 虚实之计

与此同时,在柳河鬼子远东军司令部。

  山下奉文正时刻关注着新一团的动向。

  小林浅三郎指着地图说:“司令官阁下,徐锐的新一团主力已经过了白山县,正朝着临江方向急进,期间并没有与土匪发生冲突,第三十八师团却遭到了盘踞在白山县城内的土匪的顽强阻击,眼下皇军正与土匪在白山县城内逐屋巷战。”

  “巷战?”山下奉文道,“土匪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顽强了?”

  “哈依。”小林浅三郎顿首道,“白山县境内的土匪的反应,确实有些反常。”

  “八嘎!”山下奉文生气的道,“第三十八师团与徐锐的新一团之间,原本就已经拉开了半天的行程,这次再遭土匪阻击,距离还会被继续拉大!这距离一拉大,那就会平添无穷的变数,命令,第三十八师团尽快击溃城中土匪,通过白山县城!”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一顿首,转身匆匆奔通信处去了。

  山下奉文的目光却再次落到地图上,先用铅笔在地图上画了一条线,然后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道:“临江?难道新一团要转进朝鲜吗?”

  ……

  回头再说何书崖,骑上快马疾行不到两小时,就追上了王沪生一行。

  何书崖将镇三江的善意转达给了王沪生,然后说道:“政委,我认为可行!这样不仅可以提高部队的机动性,对于伤员来说也是有好处,利于他们恢复!不然,让伤员们这样跟着团主力行军,得不到休息的机会,伤势只会变得更加重!”

  王沪生有些犹豫,皱眉说道:“问题是,土匪可靠吗?”

  何书崖自信的道:“别的土匪我不敢说,但是镇三江他们这几股土匪,却还是可以相信的,不然他们也不会主动提出帮助咱们阻击鬼子!我离开白山县城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跟鬼子的先头部队接火了。”

  “这事我再想想。”王沪生摆摆手,又说道,“倒是部队下一步怎么走?书崖,现在你总可以说了吧?”

  跟在旁边的石长庆也问道:“是啊,不会真去临江吧?”

  临江可是在中朝边境,过了临江县就进入到朝鲜境内了,朝鲜跟东北可是两回事,朝鲜已经被小日本占领好多年,皇民化教育也已经半个多世纪了,所以他们新一团在朝鲜根本不可能得到当地百姓的支持,说不定还会遭到当地百姓的攻击。

  何书崖道:“团主力肯定不去临江,但是你们五营得去。”

  “啥意思?”石长庆茫然道,“我们五营得去临江,但是团主力不去?”

  何书崖道:“意思是说,你们五营马上要单独行动,冒充新一团主力,将鬼子追兵引往临江朝鲜方向。”

  石长庆讶然道:“让我们五营冒充团主力,把鬼子追兵引向临江方向?”

  见何书崖点头,石长庆又道:“这能行吗?天上可有小鬼子的侦察机,一看我们的行军队列只有这么点人,不就露馅了?”国师大人请滚开

  何书崖点头道:“所以,你们只能夜间行军。”

  停顿了下,何书崖又道:“而且行军的时候,要多打火把,拉开间距,这样八百多人甚至可以拉出八千多人的阵势!”

  “只在夜间行军?”石长庆道,“那早晚会被鬼子追上的。”

  “你们只要将鬼子追兵引入中朝边境就行了。”何书崖道,“然后你们就可以直接钻老林子,前往珲春与团长汇合了,鬼子意识到中计后,就不会再把注意力放在你们五营身上,何况,鬼子就算想要继续追击,也是追不上你们了。”

  “如果没有辎重和伤员,单单只是我们五营,摆脱鬼子不要太轻松。”石长庆轻哼了一声,又说道,“但是我们五营走了之后,团主力又准备去哪里?”

  “这你就不用管了。”何书崖说道,“你只要带着五营去珲春就是了。”

  何书崖没有解释的意思,王沪生也没有多说,石长庆便只能带着部队先一步走了。

  等石长庆带着五营走远,天色也完全黑下来,何书崖才带着部队上了另一条公路,通向抚松的公路,到了这时候,王沪生也已经猜到了何书崖的意图,这其实就是虚实之计,利用石长庆的假目标引开鬼子,然后团主力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行进,等到鬼子发现不对时,新一团主力早就已经走很远了。

  当然,为了隐匿形迹,从现在开始,无论是石长庆的五营,还是新一团主力部队,都只能在夜间行军了,这也是何书崖刻意要跟鬼子拉开两到三天的距离的主要原因,因为要是不拉开一定的距离,然后只能在夜间行军,不等虚实之计奏效就被小鬼子追上了。

  ……

  一夜过去,鬼子第三十八师团主力还是无法通过白山县城。

  山下奉文接到电报后,十分的焦虑,不过更让他焦虑的是,航空兵侦察兵报告说,突然失去了新一团主力的行迹!

  小林浅三郎猜测说道:“司令官阁下,新一团肯定是躲起来了。”

  “不可能。”山下奉文断然摇头,说,“徐锐不会那么愚蠢,以为找个山沟躲起来,皇军就不可能找不到他们了,他要是这么蠢,也不可能成为帝国之敌!”

  小林浅三郎再一想,忽又兴奋的道:“啊,我明白了,新一团一定是颠倒了昼夜,由正常的白天行军夜间宿营,改成了夜间行军白天宿营,这样就可以躲过皇军的空中侦察,这个家伙还真是狡猾得可以。”

  “嗯,这倒有可能。”山下奉文欣然点头,旋即又狞笑着说道,“不过,徐锐如果以为颠倒昼夜就可以躲过皇军的空中侦察,那是太天真了!他们夜间行军终归也要点火把吧?只要打起火把,就一样会被皇军的航空侦察兵所侦察到!”

  “哈依!”小林浅三郎顿首道,“航空兵侦察兵也是可以在夜间出动的。”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点头,又道,“命第三飞行团立刻派出足够数量的侦察机,对临江附近区域实施地毯式夜间侦察!”穿书之阴阳调

  “哈依!”小林浅三郎再次重重顿首,转身走了。

  在山下奉文的命令下达之后,第三飞行团便立刻从新京、奉天以及平壤几个方向,同时派出侦察机,前往临江附近实施夜间侦察,大约两个小时后,第三飞行团便传来消息,说是已经找到新一团的主力。

  “司令官阁下,航空侦察兵已经发现新一团行踪了。”小林浅三郎兴冲冲的走进山下奉文的办公室,向着正在察看地图的山下奉文报告道,“徐锐这个家伙还真是狡猾,竟然真的颠倒了昼夜,让部队白天隐蔽,却在夜间出来行军。”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道,“新一团现在到哪里了?”

  小林浅三郎道:“新一团现在已经绕过了临江县城,正向四道沟镇方向前进。”

  山下奉文拿角尺测量了一下,发现白山县城到四道沟的直线距离已经超过一百公里,考虑到山路起伏崎岖,实际距离比图上的距离两倍都不止,当下就气急败坏的道:“八嘎,这也就是说,皇军已经被新一团拉开了将近两天的路程了!”

  “哈依!”小林浅三郎顿首道,“好在新一团的逃跑方向是朝鲜,朝鲜可不比满洲国,新一团进了朝鲜之后,根本不可能像在满洲国这样获得老百姓的支持!更重要的是,皇军已经在惠山附近修建起坚固的封锁沟,新一团要想跨过封锁沟并不容易!”

  “未必!”山下奉文摇头道,“新一团也可能只是虚晃一枪,过了惠山立刻转道向北,就可以重新进入辽宁省的抚松县。”

  “哈依!”小林浅三郎顿首道,“司令官阁下英明。”

  山下奉文又道:“小林君,你立刻致电第三十八师团,让他们尽快的拿下白山县城,然后尽快追上新一团,断然不可以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顿首,然后转身扬长去了。

  小林浅三郎前脚才刚走,木村兵太郎后脚就又进来了。

  “木村君,你来了?”看到木村兵太郎进来,山下奉文主动起身招呼道,“奉天以及周边十数县的局面控制住了吗?”

  “哈依!”木村兵太郎顿首说道,“已经基本控制住了。”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点头说,“木村君,你辛苦了。”

  “哈依!”木村兵太郎再次顿首,谦虚的道,“能为帝国效劳,为天皇陛下尽忠,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呵呵,木村君真是忠君体国。”山下奉文拍了拍木村兵太郎的肩膀,又道,“那么接下来木村君又有什么具体打算?能否跟我说一说?”

  “哈依!”木村兵太郎第三次顿首,又说道,“再接下来,自然是尽快恢复奉天以及周边十数县的工业生产,尤其是奉天军械厂的生产必须尽快恢复。”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点头道,“真的是辛苦木村君了。”